Blog

「呸,是你們先發現的就是你們的了,這小子誰先殺死便是誰的。」四刀客老大道。

「好,全憑本事,誰先殺死他就是誰的。」侏儒老大說完單手一變,居然一個老大的狼牙棒出現在手裡,胡亂揮舞之際惡狠狠的對著貝克。

就這個狼牙棒而言都比三個侏儒要長,看起來格外的怪異,就好似一個小孩子拿著大棒槌一樣,古怪和可笑,但卻沒有一個人笑的出來。

貝克眼睛也是一閃殺意,很明顯這些人都是為他而來,他站起來朗聲道:「看起來我今天是跑不掉了,你們這麼多人,而我只有一個人。」

「哼,小子,兩千萬星幣可不是小數目,足夠構建一個一流勢力還有所充裕,死你一個卻能夠振興我們一群啊。」四刀客其中一個站出來說了一句經典的話。

「兩千萬星幣,看來我的腦袋很值錢啊!你們說如果我將我的腦袋自己砍下來,去問亞希伯恩家族家族的人去要錢他們會給么?」貝克淡淡一笑。

眾人一怔,三侏儒中領頭的站出來,嘿嘿道:「你砍下來去試試。」

貝克笑的更加燦爛對三侏儒的老大道:「你當我是傻子么?還是你本身就是傻子。」

聽著貝克的話不少人忍住笑意,差點兒笑出了聲兒,不過卻被三侏儒的老大狠狠的瞪過去,一下子場面止住了聲兒,嚇得那些傢伙大氣也不敢出。

三侏儒的老大惡狠狠的對貝克道:「小子,你耍我?」

貝克嘲笑一聲,抄手將桌子上的那大罐子寒冰酒放入儲物鐲里,然後站起來對在場的人道:「想要摘我腦袋,就看你們有幾個膽子了。」

說完他身子促然從窗戶飄然而去。

七人一怔,猛喝一聲道:「別跑……」

於此同時也有不少人抱著當漁翁的心態跟了上去。

貝克一路而去,後面的人跟的越緊,雖然他的實力不錯,但若論速度卻無法比得上真正的星宗,畢竟他不過是依靠雷翼而進行飛行的,而隨著自身的實力提升,對戰的人實力越高,雷翼逐漸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他終於在一片沒有人煙處被七人追上。

緊隨著便是一場大戰,這場大戰打了三個時辰,七人用盡了手段也沒有拿下貝克,反而被貝克殺了兩個,現在三侏儒只剩下兩侏儒了,四刀客只剩下三刀客了。

而貝克也不好受,一人對戰七人,數量有點兒多了,而且都是成名已久的星宗個個都不遜色陰陽雙怪的實力,手段也是層出不窮,他也被七人重創。

此刻所有人,包括他在內都在極力療傷。

貝克的左手邊是兩個侏儒,右手邊是三個刀客,五個傢伙就算是在療傷也要把他盯得緊緊的。

貝克嘴角一絲血跡,微微朝上一楊,這是嘲弄,他看見這些人看向他的時候已經沒有在看一個人時候的樣子,反而在看一堆金子,他只是有些覺得好笑,為了錢連命都不要,這些人傻還是不傻。

「快看,那就是貝克,他被三侏儒跟四刀客擊傷了,快,現在就是我們的機會……」

原來貝克出現在這裡大戰,一傳十十傳百早已經驚動了不少勢力,這些勢力加起來也有五百人數,且實力還不低,一個個朝著貝克氣勢洶洶的而來。

貝克喃喃道:「亞希伯恩家族,真是看的起我啊!」

哪知這時兩位侏儒跳起來對著那些勢力狠狠的劈下一擊,當場死去十幾個,侏儒老大喊道:「滾,他是我的……」

侏儒老大的樣子震懾住了不少人,這一幕過後,他身子一折手舉狼牙棒對準貝克砸過來,只要他殺了貝克,搞下他的腦袋,兩千萬星幣就是他們的了。

貝克經過大戰之後,身體星力所存不多,眼看著兩位侏儒朝著他撲來,他只能硬著頭皮反擊,不過正當貝克想要再次大戰的時候,忽然胸衣中一道三色流光閃爍,這光芒極快,剎那間射穿了侏儒老大的肚皮,侏儒老大眼睛猛然一瞪,隨即一瞪腿倒在了地上,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侏儒老二見此,立即大呼一聲『大哥』,可是為時已晚,在他還未反應過來之際,一團火焰當場擊中了他的眼睛,波的一聲,侏儒老二的左眼一下子爆開了。

啊,侏儒老二滾地慘叫,貝克手疾眼快,身子一閃便來到侏儒老二身邊,一掌轟開了他的腦袋,貝克這一手讓不少人都吞了一口吐沫,因為沒有人看見剛才貝克到底使了什麼樣的招數,把侏儒給弄死了。

直到這時,三色流光再次閃爍,最終盤旋在貝克的頭頂上,現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蟲子,那些人才惱道:「蟲子,是一個蟲子而已,大家不要怕,幹了他……」

貝克長笑一聲,沒想到這時候小星忽然醒了過來,此刻的小星身體上面的四色已經變得比吞噬青蛟血那時候還要凝實,身體也從雞蛋大小變成了拳頭大小,看來它實力又有所提升。

小星可不同於普通蟲子,它口中所吐出的四屬性光芒,就是貝克也不一定能夠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躲開,更何況這些人。

小星茲茲的叫了兩聲,似乎在問貝克,這些人是不是在欺負他,貝克笑道:「這些人要殺我,說要摘我人頭去領錢。」

!! 小星似乎聽懂了貝克的話,周身立即四屬性光芒大放,蟲身立即脹大五六寸,本來拳頭大小的它一下子又到了碗般大小,四根口器中發出茲茲的聲音,對那些人充滿了惡意。

轉瞬間它對準一個方向駛去,見人釋放四屬性光芒,寒光,火焰,金芒,雷電,不過剎那便有五六人著了它的道,死在了他的攻擊下。

「管你什麼東西,老子劈了你。」三刀客其中一個忽然暴起朝著小星劈去,貝克見此,眸子中閃過一道暴戾之氣,對於小星他已經將其當做最重要的夥伴,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它。

所以那位用刀的光頭,瞬間被貝克判定了死刑。

他身子一閃,頭頂瞬間化作一道地象虛影,同時手中拳頭猛地擊去,那光頭感受到自己被一股氣機鎖定,便轉頭看去,這一看直接被那股強大的勁力給淹沒,一拳轟得爛肉四射,似得不能再死了。

「啊……」剩下的兩位刀客見著同伴已經死了兩個,頓時紅了眼,惡狠狠的朝著貝克撲來,而同時;兩個侏儒也要勢必斬殺貝克,還有不少時不時對貝克進行偷襲的人。

貝克身體血液在這一刻徹底沸騰了起來,體內混沌雷獸的血液終於在這一刻顯化出了獸類特有的暴戾性質,他身體中一個奇特的運行路線緩緩而動。

周身雷霆頓時閃爍起來,混沌雷訣,這是帝虛交給他的星法,這回他終於利用了起來,龐大的雷霆當即將周圍十丈範圍內淹沒,貝克眼中暴戾之氣更重,居然開始大開殺戒。

就連三侏儒與四刀客中的剩餘四位都被圍在了裡面。

眾人能夠看見雷屬性規則範圍之內,一個接一個的人倒下。



巨響。

貝克的十丈雷屬性規則範圍在經過高強度運作之後被幾人合力破開,但其中被他圍住的那些數十人九成以上都死在了他的雷霆之威下,就是兩個侏儒也瞬間被他的雷霆淹沒,四刀客現在還剩下一個,斷了一隻腳,但是逃了出來,可惜他還沒有逃多遠便被小星追上,射穿了腦袋。

不過貝克也因為手段運用太過頻繁,哇出了兩口鮮血,見此那些圍著他的近五百人找到了機會。

「快啊,這小子快不行了,殺了他……」不知是誰喊了一句。

所有人一擁而上。

貝克低吼一聲,狠狠的撞進那數百人的隊伍中,當成被他撞飛十幾個,其後他利用自己各種手段,猶如人體攪動機一樣,只要近身皆是被他殺死,而且死的很難看。

小星也在人影中穿梭,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就有一百多人死在了他們的手裡,這時候貝克感知到自己的體力已經快要到極限了,那些人也看到了這一點,攻擊更加猛了,但這樣又過了半個小時之後,所有人看向貝克的眼神變了,因為他們發現貝克猶如打不死的小強一樣,每次看似就要倒下了可是總是能夠出其不意的殺死他們的人。

漸漸的那些人被貝克嚇到了,此刻貝克渾身沾染了不知多少人的鮮血,就猶如一個血人,看起來格外的猙獰。

「瑪的,兩千萬,老子不要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一個人差點兒被嚇尿,連滾帶爬的跑掉了。

一時間很多人都退卻了,不敢再上前攻擊,因為現在貝克已經殺死了他們近六成的人,大概是三百人的樣子,這還了得,誰還敢去殺啊。

最主要的是他永遠似乎都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而每次這種樣子卻總是給人一種驚懼的感覺,因為每次爆發出來的力量總是能夠殺死不少人。

現在這些人看著他這副表情就害怕,未戰先懼,他們在這層上面已經輸給了貝克了,哪裡還敢去殺他,況且他們這行人中實力最高的只是大星師,而在貝克那裡不管是大星師還是星師好似都一樣,他總是一拳頭砸死一個,兩拳頭砸死兩個,星師是一拳頭砸死,大星師也不列外。

這他媽是什麼怪胎,不少人腳下一軟,一動也不敢動了,貝克撐著有些疲憊的身體哈哈大笑,一點點鮮血順著他的臉,也不知是誰的血,竟然流進了他的嘴裡,好似鹹鹹的,惺惺的,他當即啐了一口,爾後對著那些遙望著他不敢再戰了的人朗聲道:「人多有什麼用,哼。」

他嘲弄般的哼了一聲,身子緩緩的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不少人狠狠的吞了一口吐沫,卻沒有一個有膽量追上去,小星圍繞著貝克轉了兩圈,朝著後面的人茲茲兩聲,似乎在警告,隨即才射進他的胸衣內,看樣子小星也累了。

走遠之後貝克忽然狂笑了起來,嚇得後面幾個傢伙一屁股瞪在了地上,惶惶不已。

貝克卻沒有再看後面,只是狂笑聲更大了兩分,這無疑是在眾人的臉上狠狠的拉了一坨屎,還讓他們不敢上去理論啊……

一切來得這麼平淡,但這一戰,卻給在場活著的人無比強烈的衝擊,那些人怎麼都不相信一個連星宗都沒有達到的人會爆發出這樣大的戰力。

數百實力強大的星師,近百位大星師,七位暗之三角城如雷貫耳的星宗居然全滅,能夠活著的都是膽小者,其實也不算膽小,可是卻被貝克的堅強與那股不畏懼死的精神給嚇到了。

這一戰是貝克第一次暢快淋漓的廝殺,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自身強大的實力,如果是前世他會覺得這樣的人很狂妄,但今世他覺得這樣的人不是狂妄,而是在追尋戰鬥中那股暢快淋漓的感覺,那股快感。

儘管他的戰鬥經驗並不老練,但他卻有一股一往無前的心,他相信他的戰鬥經驗會隨著他不斷的戰鬥變得越加的老成。

貝克能夠有這樣的執念,完全歸功於他前世是一個星藥師,是一個追求星葯極致的人,今世他有機會修鍊星力,便將那股信念轉而到了這裡。

儘管他如今什麼都沒有了,沒有了榮譽,沒有了聖山,但是他內心那股堅定從未變過,對星葯如此,對強大也是如此。

他需要強大,因為只有強大才能夠保護自己,他也需要星葯,因為他是一位星藥師,追尋星葯是他一生的夢想。

他忽然發現他現在除了星葯之外,又喜歡了一樣東西,那就是戰鬥,因為戰鬥裡面的那種暢快淋漓的感覺,讓人心中不免沸騰。

不知不覺他已經對著一個方向走了老遠,小星時不時的從胸衣中探出一個腦袋,茲茲叫了起來。

「小星,別擔心,我沒什麼事,現在我們已經進了火鍛谷範圍之內,那些人暫時不敢來打我們的主意,等到了火鍛谷中心再療傷也不遲,說起來,百鍛老人還欠我一個星葯煉製器,不知道他煉製的怎麼樣了。」貝克受了這麼重的傷,但最關注的仍然是自己的星葯煉製器,對星葯的執著可想而知。

……

巨神星力學院,奧布里急匆匆的跑進來,在學院中的某個房間中,他推門而入,迎上了數人的目光。

露琪,薩琳娜,千鳳,佐羅,安其羅,達姆。

「不好了,不好了……」

「你怎麼了,奧布里,這麼急匆匆的,什麼不好了。」露琪沒好氣的對奧布里道。

奧布里狠狠的踹了幾口氣,然後道:「不是我不好了,是貝克啊,他不好了……」

「什麼,貝克他怎麼了。」

一時間露琪,薩琳娜,千鳳都同時出聲,一下子站了起來,看得出來她們都很緊張。

奧布里苦笑一聲,對著眾人道:「是這樣的,我剛才去城裡,聽說了一件轟動的大事情,幾個時辰前亞希伯恩家族發下千萬懸賞令,放言說誰只要殺了貝克,帶著他的人頭,就能夠去城主府領取千萬星幣啊,現在暗之三角城,乃至暗之三角城臨邊城鎮,包括萊特城都不少人揚言要去取貝克的腦袋。」

!! 「昨天就知道了。」聽著奧布里的話露琪道。

「不是啊,昨天是昨天,今天亞希伯恩家族又發了懸賞令,現在貝克的人頭已經達到了兩千萬了。」奧布里連忙道。

「什麼」露琪震驚,「天啊,這下完了,這不是要讓貝克成為整個暗之三角城的敵人嘛!」

奧布里點點頭道:「可不是么,而且聽說半個時辰前貝克已經與暗之三角城的勢力大戰了一場,聽聞死在他手裡的人不計其數,其中包括成名已久的三侏儒,以及四刀客,還有近百位各大勢力中前去試水的實力不錯的大星師,近兩百位大星師以下的強者。」

「你說什麼。」達姆眼睛一瞪,瞬間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抓起奧布里的衣領道,「你說他殺了三侏儒,四刀客,還有數百位實力高強的各勢力強者,難道這都是他一個人乾的。」

奧布里被達姆抓的差點兒踹不過氣來,只得點點頭。

達姆臉色一寒,喃喃道:「他這麼強了,怎麼會這樣強了,不,我要修鍊,我要變強,啊……」

達姆情緒相當的激動,背著他背後那把碩大的刀,一下子跑出了門外。

眾人始料不及,還沒有反應過來達姆已經不知蹤影。

「唉,達姆還是放不下啊!」奧布里搖了搖頭道。

而他們哪裡知道達姆,他近一年來幾乎就沒有斷過修鍊,沒日沒夜的修鍊啊,居然還是被貝克甩的老遠,而且越甩越遠,這讓他的小心臟怎麼受得了。

就當達姆跑出巨神星力學院大門的瞬間,同樣一道急匆匆的身影朝學院之內跑了過來,兩人好似都很急,當兩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剎不住了,而達姆此刻正惱著,見著有人衝過來他二話不說直接蜂擁一股星力朝著那人而去。

轟隆。

那人連忙運轉自己的力量,與達姆擋了一擊,兩人居然同時後退數步。

「好濃郁的星力。」達姆震驚的看過去,這一看他的臉瞬間黑了,這人不是別人居然是去星域森林找藥材回來的阿諾,阿諾去了星域森林一個多月了,在星域森林裡碰到了不知多少困難,那裡有很多強大的星獸他無時無刻都在擔心自己的生命。

每天都在戰鬥,而在哪裡他的修為也突飛猛進,現在阿諾的境界已經達到了三階星師的地步,修為速度可謂神速,要知道達姆沒日沒夜的修鍊現在才三階星師而已,而且是剛不久晉陞的。

阿諾穿著一身白衣,衣服上面有些泥土與污垢,背後背著一個大袋子,見著達姆阿諾先是一愣,然後一喜道:「達姆,是你啊,幹嘛這麼急匆匆的。」

哪知道達姆頓時暴起,上去抓住阿諾的衣服狠狠的一拽,大聲道:「為什麼,為什麼啊,你們師徒是怎麼回事,一個比一個怪胎,你他瑪是吃藥吃多了是不是……」

阿諾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就被達姆一手給推開了,阿諾也不生氣,達姆練功練得都快走火入魔了,反而關切的喊道:「達姆,你幹什麼去啊……」

「我要變強,我要修鍊……」

阿諾瞬間無語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