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呼呼……」也不管這矜貴的寶貝蛋同不同意,喬安一把將他抱進懷裡,「太好了,沒傻!」

慕靖西端著早餐踏進卧室,看到這一幕,漆黑的冷眸深諳了幾分。

「你在幹什麼?」

冷冽低沉,卻又異常磁性的聲音響起。

兩人同時轉頭,看向站在門口高大俊美的男人。

呵呵,他還敢出現在她面前。

喬安鬆開慕少璽,高貴冷艷的睨了他一眼,「可笑,我為什麼要回答你。」 王子端坐在沙發上,豎起耳朵聆聽腳步聲漸行漸遠,直到消失不見。

他一口悶完杯中的酒,凝神望了會兒空酒杯,開始講述。

鄭飛和公爵離開那間房,進了另一間,仍舊那般僻靜。

外面的喧嘩聲愈來愈小,那些商人和貴族,大多回家提錢去了。

進屋,公爵立刻變了副神態,愜意無比地往沙發上一躺,身體散架了般,連喘了幾口粗氣。

「你的那個手下真能演,騙人真不容易!」

「是嗎,那你還笑。」

「哈哈,我很快就要成為義大利最富有的公爵了!」

公爵激動得拍了下大腿,左手捏著煙斗直顫,突然,面色一緊。

被利益沖昏頭腦的他,終於想到了潛在隱患。

「你,不會也是在耍我吧?」他幽幽盯著鄭飛,直起身來,緊緊捏著手裡的煙斗。

「怎麼會呢~我說過,我想和你交個朋友,這樣對我在義大利的發展很有幫助。」

鄭飛不慌不忙地坐下來,目光落在緊閉的窗帘上,一線陽光透過那縫隙,映在黑漆漆的地板上。

「呵,也是~」

公爵的顧慮輕易消散,他的安全感源於對自己的名聲和實力太過自信。

一遇葉少誤終身 之後是持續半分鐘的沉默。

公爵點著了煙斗,美滋滋地嘬了一口,眯起眼睛,飄飄忽忽地吐出縷縷煙圈。

「話說,你是怎麼從東方來到這裡的?路不是都被西亞蠻子封了么?」

「海路。」

鄭飛心不在焉的,坐等阿瑞斯的問話結果。

「天吶,你找到了東西方的海上路線?」

語氣中,儘是驚愕。

在公爵的印象里,幾十年來,總有層出不窮的航海家,抱著能抵達東方天.朝的夢,探索那所謂的新航路。

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

在他眼裡,航海家只是在陸地上混不好的失敗者罷了。

「沒有,我的船隊在大海上遭遇了一場風暴,莫名其妙就到了這裡,連我自己都不記得是怎麼來的。」鄭飛敷衍道。

公爵剛要再說些什麼,只聽吱呀一聲,有人推開了半掩的門。

來人是阿瑞斯,吹了個不太熟練的口哨。

鄭飛微微抬眉,立即起身迎了過去。

公爵望著他倆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若有所思,念叨。

「東方……航路。」

他覺得鄭飛必定是在撒謊,他得想點辦法,挖出新航路的秘密。

但他不知道,自己幾分鐘后就要被搞了。

鄭飛和阿瑞斯漫步到了樓道的另一端,這才停下腳步,駐足。

「王子說了什麼?」

「他要猛獁象牙是為了進貢給他父親,羅馬尼亞國王。國王說過,四個繼承者誰進貢的象牙最好,王位就是誰的。我還問了關於斯巴達的事,他起初不願意承認,後來被我用猛獁象牙逼迫才坦白,原來那傢伙統領斯巴達不是去殺敵,而是為了確保自己順利登上王位。」

「荒唐……你覺得王子要是當上國王會怎麼樣?」

「呵呵,簡直是羅馬尼亞人的災難,既幼稚又無能。」阿瑞斯坦然道,不禁笑了起來,頓了會兒接著說:「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你現在到外面去,指揮夥計們把貨物賣掉,把錢先運往碼頭裝船,然後再回來穩住王子。」

「呃,我有件事想不明白……」

停了片刻,鄭飛遲遲沒搭上一句:你說。

阿瑞斯尷尬地撓了下耳朵:「反正是要強行離開威尼斯的,為什麼還要把那批貨物賣給他們,直接連貨帶錢一起捲走不就好了?」

聞言,鄭飛注視著他,認真道:「我們不是流氓。」

「那怎麼還搶王子的信物,還騙公爵……」阿瑞斯縮著脖子咧嘴道。

「你……你很討厭你知道不?」

玩笑歸玩笑,鄭飛皺皺眉,正色道:「商人是花了錢買貨物的,拿錢交貨天經地義。至於公爵,他又沒付出什麼,只是提供了個場地而已,我也沒興趣和他交朋友。王子就更不用說了,假如他統領斯巴達是為了抵禦外敵,我沒準還不會和他搶,現在,必搶無疑!」

阿瑞斯努嘴,好奇問:「用你們東方傳過來的話說,是盜亦有道?」

「盜亦有道~可以可以!」鄭飛哈哈一笑,沒想到莊子語錄竟然已經傳到了義大利,馬可波羅的力量真不一般。

「好了,按我說的去做吧,現在我得做另外一件事。」

……

公爵嘴裡叼著煙斗,眉頭始終舒展不開,盤算通往東方航路的事。

該怎麼能讓鄭飛開口呢?顯然不太現實……要不安排個人混到他的船隊離去?

想到這裡,突如其來的叩門聲,驚得他一哆嗦,煙斗險些掉落。

他清清嗓,沉聲道:「請進!」

鄭飛推門而入,漢斯跟著他的身後,卡下大沿帽遮住自己的臉。

「怎麼樣,最後要了王子多少錢?」

公爵迫切想要知道這次究竟能賺多少,彷彿看到了一座金山,油燈照亮他的眼睛,閃爍著貪婪的光芒。

鄭飛坐下,拔出匕首,耍了個刀花,垂眉道:「這你就別管了,說說吧,你要多少?」

「不是一半嗎?」公爵心裡打起了鼓,旋即,下意識地摸向了腰間,那裡別著把火槍。

「怎麼說呢,我最多能給你十萬銀幣,算是你幫我的酬勞。」

「哼,你在耍我?」公爵冷笑。

「嗯。」鄭飛微笑。

沉默少頃,公爵倏然拔出火槍。

只不過,他還未來得及抬起槍口,電光火石間,鄭飛便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擰,硬生生疼得他撒開手,火槍砸向地板。

鄭飛毫不費力地掐住他的脖子,緊握匕首,威懾道:「別逼我殺了你。」

驚惶,但公爵的嘴角,依然是冷笑不減。

「殺了我是么,你覺得你逃得出我的莊園?外面的蠻牛部隊和刀鋒騎士,再加上我的護衛隊,能把這座城堡圍得水泄不通!就算你逃出了莊園,你也逃不出威尼斯!逃不出義大利!你殺了亞伯拉罕公爵!」

公爵怒喝,眼球中血絲密閉,惡狠狠地瞪著鄭飛,恨不得吃了他。

「可是,你真的是亞伯拉罕公爵么?」

鄭飛漫不經心地回了句。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話音落下,漢斯上前一步,摘下大沿帽。(未完待續。) 臉蛋終於得救的慕少璽,氣嘟嘟的用小爪子揉著自己的小臉蛋。

看到慕靖西,委委屈屈的叫了一聲:「小叔叔……」

尾音拖得長長的,委屈得不要不要的。

慕靖西冷眸微沉,將早餐放在茶几上,才過來將長子長孫抱進懷裡。

「臉疼不疼?」慕靖西低頭,深邃的眼眸縈繞著一抹極淡的寵溺。

慕少璽撅著小嘴巴,點了點頭。

習慣性的抬起兩條小胳膊,緊緊抱住他的脖子。

接收到慕靖西那滿含警告的冷冽眼神,喬安挺直背脊,哼了一聲:「請你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喬小姐,這是我的卧室。」

「你要我走?」喬安以為自己聽錯了,所以呢?

她連趕他的權利都沒有了是吧?

美眸微瞪,她正要發怒,慕靖西清冷的道:「有力氣就把早餐吃了,再暈倒,我可不負責。」

慕少璽小手一指,指向了已經空了的水杯。

慕靖西欣慰的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嗯,少璽乖。」

喬安:「……」

什麼意思?

那杯糖水……是他準備的么?

哼!

別以為這樣,她就會感激他,她還生著氣呢!

生氣歸生氣,喬安可不會因為賭氣而餓著了自己。

掀開被子,起身下床,目不斜視,倨傲高冷的到沙發上坐下,不受影響的開始進食。

慕少璽掙扎著要去找林霜霜,慕靖西抱著他離開。

不一會兒,腳步聲靠近。

喬安頭也沒抬,精緻冷艷的面容上,浮現出了一抹不耐,「慕靖西,有什麼事等我吃完早餐再說!」

預想中的男聲沒出現,響起的,是一道不疾不徐溫柔的聲音:「好,喬小姐先用餐。」

狠狠一怔。

喬安抬起頭,不期然的看到了周君儀,眸底劃過一抹錯愕,轉瞬即逝。

她放下筷子,站起身,「伯母,您怎麼來了?」

寶寶五歲·首席總裁,別碰我 周君儀示意她坐下,「聽靖西說你醒了,所以過來看看你。怎麼樣,感覺還好么?」

坐下后,喬安點了點頭,「我沒事了,謝謝伯母關心。」

「不管怎麼說,你都是在官邸里出的事,於情於理我們都有責任。」

周君儀話鋒一轉,「聽喬小姐的意思,似乎不滿意靖西。喬小姐有沒有換人的打算?」

呃……

喬安囧了囧。

她就是奔著慕靖西來的,怎麼可能換人。

就算慕靖西這個大西瓜讓她再不爽,她也不會輕易換人的。

「伯母,您誤會了。」她端起虛假的笑意,尷尬的硬著頭皮解釋,「我跟慕靖西之間,是鬧了點不愉快。不過您放心,這並不會影響到我們之前的關係。」

周君儀笑意悠然,輕輕頷首,「那就好。靖西性格有點悶,希望喬小姐不要介意。」

「不會。」

她不會介意,只會吐槽他而已!

「昨晚的事,喬小姐有什麼想說的?」周君儀的目光,和煦的落在她臉上。

沒有威壓,也沒有懷疑,坦然得令人心生愉悅。

喬安不答反問,「伯母,您覺得是我做的么?」

「喬小姐是聰明人。」 明浩心中既然存在著疑問,當然沒有隱瞞,對著侯東侯直接問了出來,而侯東侯在聽到明浩的疑問時一臉的驚異,好像對於明浩能夠問出這麼幼稚的問題有些不解,可惜,現在死神之塔明浩才是塔主,而侯東侯也只是明浩的下屬,現在面對明浩的疑問,就算侯東侯再是不解也只能急忙解釋。

「我的死神大人啊,難道你真的不知道嗎?這可是你們公孫家族的辦法啊?」死神這個稱呼還是明浩在落鳳鎮時決定組建死神之塔時臨時相出的殺手代號,驚訝下,侯東侯也想起明浩這個塔主的身份。

聽到侯東侯的震驚,明浩也有些詫異:「這和我們家有什麼關係啊?難道我們公孫家有什麼辦法可以測試一個人的忠誠度?可是他們幾個才是一年前為了各自目的加入的,現在也就只有師騰飛有可能心中有些情誼。」

「你真的不知道?這…………….」

隨後,侯東侯為明浩講述了一件事情,這也是明浩之前並不知道的。

那就是這個片大陸上,每個家族都不避諱吸入新鮮血液,而讓他們這麼做的資本就是噬魂液,這噬魂液造價特別高,十分昂貴,每一滴都不下五萬兩白銀,雖然這麼多年,誰都不知道噬魂液是如何製作,甚至不知道噬魂液是何人所做,但是噬魂液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給人服用后,他只能服從服用后眼睛見到的第一個人,只要出現一絲的異心它都會被噬魂液所吞噬,最初沒有人相信,後來幾個家族出錢購買后嘗試了一下,他們發現這竟然是真的,也就是這個效果之後每個家族都是會盡量囤積這個奇葯的,用來給新加入的人員服用,但是噬魂液也有一絲壞處,那就是服用后的人很大機會會失去突破的可能,所以肯服用的人並不多,都是一些卡在七階多年無望突破之人為了王階聖丹才會服用,而且噬魂液只能持續二十年,等到二十年後噬魂液的效果就會慢慢消失,在消失后,再次服用噬魂液也不會起到任何作用,並且這個對於尊級強者沒有任何威脅,只要突破到尊級就能突破噬魂液的限制,玄天大陸上也不乏別人被引誘下服用噬魂液或者在服用噬魂液后突破到尊級,反噬其主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