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咔咔咔咔咔咔……」

伴隨著一陣空間撕裂的聲音,那滾滾迷霧頓時消散的一乾二淨!

所有的人頓時看的清清楚楚。

「含九姨!」

「九姨……」

含蒼煙與含流蘇等人頓時臉色大變。

其他的真神眼中也滿是意外之色……

在羅征的頭頂上出現在了一塊黑色的空間裂縫,而含九姨則墜在了羅征身邊,那張柔媚的俏臉上滿是痛苦之色,腰間更是多了三道黑色的爪印,爪印之上正冒著一縷縷黑色的氣息。

東方純鈞的手上,也有淡淡的黑色氣息冒出來,他緩緩將手收回來,輕輕甩了甩右手,淡淡的望著含九姨笑道:「含家的亞聖還沒斷了情根?為了羅霄也肯犧牲自己的一切,救這小傢伙命,真是讓人有些驚訝。」

含九姨半坐在地上,噗的一聲,吐出大量的鮮血,滿臉不甘心的表情,她的手依舊死死抓著羅征,慘笑一聲,對羅征說道:「對不起……失敗了……」

想要在東方純鈞的面前逃走,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羅征甚至運用了玉璽的幫助,依舊無法規避東方純鈞的那一抓。

含青帝這一刻他的拳頭也緊緊握著,他皺眉凝視著東方純鈞,心中隱隱流露出一絲殺機。

大約是感受到了含青帝的情緒,東方純鈞滿臉輕鬆的朝含青帝笑了笑,「青帝兄,你們含家的亞聖要帶著這小子逃走,這又是什麼意思?」

聽到東方純鈞這麼一問,含青帝的臉色頓時一滯,捏緊的拳頭又鬆懈下來,臉上略微尷尬的說道:「我,我也不清楚含九姨為何如此!」

東方純鈞哈哈一笑,凌空拾階而下,朝著含九姨緩緩走去,同時朗聲說道:「不知者不怪,不過青帝兄也知道我東方純鈞的脾氣,我最討厭有人擾亂我的事,含家的亞聖找死就不要怪我了!」

含流蘇,含蒼煙緊盯著自己的父皇……

含九姨終究是含家的亞聖!

父皇不會真的見死不救吧?

含青帝死死地盯著東方純鈞,身體有些僵硬。

看著東方純鈞信步走向含九姨,他十分艱難的點了點頭,勉強的說道:「自然應當如此,任憑東方大聖處置。」

聽到這話,含流蘇肺都氣炸了,忍不住大聲喊道:「爹!你怎麼能這樣!」

含初月,含碧蘿與含蒼煙都用難以接受的表情,望著半空上的含青帝……

含九姨和羅征看著信步而來的東方純鈞,雙目中全然都是絕望之色。

(生病,脫水……手都抬不起來,幾乎是咬牙打完)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那些聖人們也是冷眼望著羅征。

他們身為神域中的巔峰人物,最忌諱有人相要挾,也樂於看到東方純鈞去處置亞聖。

就在東方純鈞一步一步走向羅征與含九姨的時候。

女族長的身體微微一顫,沒見她有任何動作,已詭異的出現在東方純鈞的面前。

「你答應過,不會在凌日的時候鬧事,」女族長略顯清脆的聲音傳來。

東方純鈞凌空踩踏的動作嘎然而止,那一對寬厚的劍眉微微一擰,「這是特例。」

「凡是你想動手的時候,都是特例?」盲族女族長問。

「是,又如何?你想阻攔我?或者說,你能阻攔我?」東方純鈞逼視著帶著面具的女族長,那一股如沫春風的氣勢中隱隱流露出一絲張牙舞爪的霸氣。

面具下的女族長沉默了一會兒。

她掌控著時間海禁地,但不代表她掌控著時間海。

當然,東方純鈞也不是時間海的主人,只是現在的她,的確拿東方純鈞沒有太好的辦法……

「讓開吧,」東方純鈞淡淡地說道。

女族長只能悄無聲息的挪到了一邊。

可在同一時間……@^^$

神域某處……

綿延百萬里的厚重黑雲遮天蔽日

即便是最剛正凌厲的陽光,也無法穿透這黑色的雲層。

若是在白天,這些黑色的雲層聚在一起,保持著靜止……

到了夜晚,黑雲就活過來了。!$*!

千千萬萬道魂魄復甦了,它們在雲層中尖叫著,翻滾著,纏鬥著,撕碎著,一個神紀元是如此,一百個神紀元也是如此。

強大的魂魄吞吃掉細小的魂魄,更加強大的魂魄,則能通吃。

最原始的叢林法則,在這些厚重的雲層中展現的淋漓盡致。

偶爾會有強大的靈魂體在充分變強后,從黑雲中墜落下來,但面對這些強大的靈魂又將是另外一番廝殺考驗,在魂荒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強大的靈魂……

伴隨著那巨大厚重的黑雲,綿延到魂荒的極深處。

法醫狂妃:王爺你命中缺我 有一個巨大的黑影。

那是「荒」巨人。

完全由靈魂體所構建的形態。

有自己的智慧以及專屬於靈魂的能力。

即使在極為殘酷的魂荒中,荒巨人也能站在食物鏈的頂層。

但此刻荒巨人半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托舉著自己的肩膀……

如山一般寬闊的肩膀上,躺著一位身材曼妙的女人。

一襲淡綠色的連衣裙從肩膀一路覆蓋至她雪白的大腿上,極為貼身的裙裝將她的身材完全凸顯出來,而荒巨人寬闊的肩膀逸散出一絲絲黑色的氣息,將她雪白而修長的雙腿覆蓋了一半,彷彿睡在軟綿綿的黑雲之中,看上去慵懶而倦怠,美好而迷人。

那正是魂荒的掌控者施小巧。

她躺在這巨人的肩膀上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通過荒巨人那強大的靈魂,源源不斷的滋養著她自身的靈魂,這種感覺讓她安寧,從而陷入沉睡之中。

就在這一刻。

施小巧忽然睜開了雙目。

那股極為神秘的氣息,也從她極美的眸子中散發出來。

那眸子的深處,透露出一抹驚色,臉上乃至於流露出一絲苦笑。

「可愛的小傢伙……惹事的能力真是超出我的想象啊!」她嘆息了一句。

「咕嚕……」

荒巨人喉嚨中發出一絲古怪的聲音。

施小巧輕輕的拍了拍荒巨人,「不是說你!」

她也萬萬沒想到,自己離開瀧漩森林的時間並不長久,羅征竟然就沖了時間海去了。

以羅征的天賦……

進入時間海也不是什麼想不通的事情。

可短短時間,惹到東方純鈞,未免就令施小巧為之側目了。

我只是個穿越者 她斜依在荒巨人的肩膀上,輕輕抬起了一隻皓臂,一把閃爍著橘黃色光芒的權杖出現在她手中。

那是「眾神的沉默權杖」。

「嗚吖」

「噶」

「嗚嗚嗚」

魂荒的天空中原本極為吵鬧。

那些該死的魂魄們沒日沒夜的廝殺,散發出來的聲音十分刺耳,讓人心生煩躁。

當那把橘黃色的權杖出現在施小巧的手中后。

一切聲音嘎然而止。

一股股敬畏,不安,恐懼的情緒蔓延出來。

那些情緒散發自純粹的靈魂體,沒有絲毫的遮掩。

重生之喪屍圍城 施小巧一手抓著權杖,同時兩根如青蔥一般的白皙手指,已放在了她那晶瑩透粉的嘴唇邊上。

淡硃色的嘴唇輕輕一啟,隨即吹出了一口氣。

「噓不要說話了……」

剎那之間……

一股無形的力量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擴散出去。

擴散的速度超出了常理,在不到半息時間,覆蓋了半個神域,一個呼吸后,覆蓋了整個神域。

全神域沉默!

整個神域中,所有的神民,所有的真神,所有的生靈都成了啞巴。

潮水拍打岸邊的海浪聲……

昆蟲的嗡鳴聲……

風兒吹拂樹林的簌簌聲……

雨水順著屋檐濺落,那滴滴答答的聲音……

說話聲,嘆息聲,炸裂聲……

一切聲音都消失了。

有上位真神在空中飛馳而去。

剎那之間,感覺到自己無法運轉體內的勢,朝著下方急墜而去,大驚失色,驚呼之下,卻發現自己喊不出聲音,他以為自己變成了聾子!

不僅僅是他,神域中所有的人都以為自己聾了。

因為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

所有的真神,亦無法施展出任何能力。

所有的神紋法陣也受到了遏制……

漂浮在時間海上的浮島中的翔空法陣,也被沉默了,其中的能量無法運轉之下,開始向下急墜而去。

盲族島嶼之上……

原本漂浮在半空中的聖人們也從半空中墜了下來。

大部分聖人都保持著站立的形態,即使被沉默后,落地的姿勢都飄逸而穩妥。

唐侖懶洋洋的躺在那寬厚的火焰王座上。

被沉默的一剎那,包圍著他那一層暖洋洋的火焰驟然消失了。

他那雙如銅鈴一般大小的眼睛猛然一瞪,忍不住「喔」了一聲,但他發現喉嚨里並無聲音發出來。

尚且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整個人就不由自主的朝著下方砸去,他那寬厚的身軀四仰八叉,將地面砸了一個大坑。

不遠處的牧凝,含流蘇,還有一眾真神們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驚的連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一名聖人竟然會摔得這麼難看,實在是出乎意料,一個個想笑又不敢笑,只能強行忍住。

東方純鈞穩穩的站在了地上。

在剎那之間,他已經明白了發生什麼事,他構築的寰宇中,九顆星辰如糖葫蘆串聯在一起,九星化為這種形態,能夠在最快的速度凝聚力量!

若信仰之力被沉默,東方純鈞便醞釀以純粹力量出手。

雖然東方純鈞的反應相當之快,但在施小巧舉起眾神的沉默權杖的剎那間,羅征的眉心,那道小小的花瓣已經擴散出來。

那花瓣形成了一個形狀獨特的菱形花紋,籠罩了一塊小小的區域,而這塊區域正好將含九姨和羅征囊括其中。

整個神域,恐怕也只有這一小塊地方沒有被沉默。

絕望之下的含九姨,根本未曾想過羅征會有這一後手!

不過在眾聖迅速跌落的剎那,含九姨已經反應過來,眼看著東方純鈞爆發出力量,直奔這邊而來,她再度一把抓住了羅征,目光甚至還不忘記掃了不遠處,摔的十分狼狽的唐侖一眼,一隻手掩住朱唇,聲音中帶著一絲按捺不住的笑意,「走!」

「唰……」

眨眼之間,她和羅征已從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東方純鈞的那一抓,極為厲害。

不過身負重傷的含九姨,依舊以極為輕盈的姿態,拖著羅征挪移出了時間海,出現在時間海的某一處海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