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咔嚓……」傷勢恢復之後,陣陣的脆裂之聲再次響起,在洛天幾人驚嘆的目光之下,陳戰鏢原本就見狀無比的身軀,再次緩緩的生長起來。

轉眼之間,陳戰鏢的身軀便是暴漲到了十幾丈,而且還再繼續,直到長到了二十丈,才停止了下來。

「古王親子!」下一刻,所有人都是震動起來,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著那身高近二十丈龐大的身影。

「蠻神七踏崩萬古!」洪亮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彷彿響起了一聲炸雷,粗壯的大腳,轟然踏出,蠻神的身影在陳戰鏢身後升起,彷彿復活了一般,目光柔和的看著陳戰鏢。

「轟隆隆……」一步踏出,崩碎萬古,整個星空彷彿只剩下了這一隻大腳,強大的威力,甚至比起洛天剛才施展出來的第七踏更加強勢。

「這才是真正的蠻七踏!」洛天眼中露出感嘆之色,看著那已經踏在了羽梵天身軀上的大腳,輕聲開口。

「嘭……」血霧升騰,羽梵天畢竟經過了連番大戰,縱然還是強大,但是也不是巔峰的狀態。

「我蠻族的蠻神的孩子,終於找到了!」老薩蠻臉上帶著激動之色,大笑起來。

蠻族,這些年在王族這中有些勢微,一方面是由於紀元巔峰的大能,比其他的王族要少,但是這一點老薩蠻從來沒有在意過,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在,那麼其他王族的紀元巔峰,便不敢拿蠻族怎麼樣。

而另外一個原因則是其他王族都有王者的子嗣留下,但是蠻神當年卻是不知道將子嗣放到了哪裡,沒有了王者的嫡親血脈,這就讓萬族有些不太服氣了。

「嗡……」洛天腳踏幽冥鬼步,瞬間便是出下在了羽梵天的神魂跟前,一把將羽梵天的神魂抓到了手中。

「羽梵天,我現在倒要看看你拿什麼囂張!」貂得助幾人臉上帶著猙獰之色,飛身衝到了洛天的身前,目光譏諷的看著羽梵天的神魂。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殺了就殺了

「放開我!」羽梵天灰色的臉上帶著猙獰,在洛天手中,感受洛天身上傳出的強大的威壓,心神顫抖,不是神魂,根本不知道鎮魂師對神魂那強大的剋制,根本就是無法反抗。

「洛天!」十幾名王族的巔峰大能,飛身站到了洛天的頭頂之上,目光看向洛天。

「將兩位王族放了,我太古王族可以讓步,十年之內不入侵人族!」十幾名巔峰大能,沖著洛天開口,沒有輕舉妄動。

「羽梵天的神魂我可以放了,但是冥幻,不可能!」洛天雙眼再次變的血紅起來,另外一隻手一揮,七色的火焰不斷灼燒下的冥幻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在冥幻出現的一瞬間,凄厲的聲音便是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讓人們的臉上露出顫抖起來,能然紀元後期的神魂發出如此凄厲的慘叫,可見承受的是怎樣的痛苦。

「這是個祖宗!」洛天的儲物戒指之中,古樂康的神魂看著痛苦無比的冥幻,心中打定主意,從今以後對洛天惟命是從。

太古萬族的人們徹底沉默起來,目光看向洛天,轉眼之間,三名古王親子,一名被洛天打的滴血重生,一名被洛天收服,一名被陳戰鏢踏碎,這讓古王親子無敵的神話徹底打破。

最讓人們震撼的是,蠻族的蠻神親子,竟然以如此的方式出現,讓萬族的人們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不可能,兩個都要放,否則就開戰!」十幾名巔峰大能臉上震怒之色,沒想到洛天竟然真的敢當著他們的面擊殺掉兩名古王親子。

「我的晚輩全死了,你讓我還放過自己的仇人?我做不到!」洛天一把將冥幻的神魂抓到了手中,眼中露出瘋狂之色。

「殺!」鄭欣,古雷等人的雙眼也是爆發出仇恨的光芒,看著那不斷痛苦哀嚎的冥幻的身影,雙手不斷變化,一道道符文從兩人的手中飛出,烙印在冥幻的神魂之上。

「殺了我,你們所有人都要陪葬!」冥幻大聲嘶吼,聲音之中帶著虛弱之色,但是卻依然猙獰。

「死吧!」洛天手掌一握,七色的火焰瞬間將冥幻的神魂包裹起來,陣陣的青煙從洛天的手中飛出。

「找死!」十幾名巔峰大能,臉色瞬間變化起來,目光盯著洛天,身上的氣勢升騰而起。

「你們敢么?若是想對我出手,那麼就要再搭上一個!」洛天另外一隻手瞬間微微聚攏,羽梵天的神魂也瘋狂的慘叫起來。

看著洛天的做法,十幾名王族大能,停下了身軀,臉色難看的看著洛天。

「你這是自己在找死!」冥族的紀元巔峰強者看著洛天手中冥幻的神魂越來越弱,眼看著就要徹底消散,終於有些坐不住,沖著洛天呵斥,身上灰氣閃動,灰色大手凝聚而出,朝著洛天拍了過去。

「滾!」冰冷的聲音在洛天的身旁響起,寒冰老祖自然不會不理會,揮手間,再次同冥族的巔峰強者對抗起來。

「嘭……」兩人短暫的對碰了一下之後,便是再次回到了原位,目光彼此對視著。

在兩人對視的瞬間,洛天手中冥幻的神魂也是徹底湮滅在了七色的火焰之下。

「冥幻隕落了!」在冥幻神魂消失的瞬間,整個星空死一般的安靜,太古萬族之中,尊貴無比的古王親子隕落,徹底讓人們有些不敢相信起來。

「真的殺了!」不只是太古萬族震驚,就連人族的人們也是看著洛天久久說不出話來。

「小子,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十幾名王族巔峰的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目光之中帶著殺意看向洛天。

「吼……」萬族怒吼,目光看向洛天,人們紛紛震動起來。

「殺了就殺了,又能怎麼樣!」楊敬華臉色冰冷,帶著身後四聖星域的人們冷眼看著那些太古萬族。

十幾名紀元巔峰,站在那裡,氣勢再次緩緩的攀升起來,目光之中帶著冰冷看著洛天等人。

「嗡……」幾件紀元之寶,爆發出陣陣的華光,孫勝天等人臉上帶著苦笑,打心裡他們是不願意與王族開戰,但是若是真的要戰,那麼人族也只能選擇迎戰。

「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我人族也可以做出適當的補償!」孫勝天等人開口。

「補償,血債血嘗,除非將洛天交出來,任憑我們處置!談,你們又有什麼資格與我們談,就憑你們幾個紀元後期靠著幾件紀元之寶,還有一個紀元巔峰的畜生么?」十幾名巔峰的大能,臉上帶著不屑。

「我太古王族也有王者之兵,而且已經有族人帶來,到時候,你們人族又有什麼東西抵擋。」不等人族的人們開口,十幾名巔峰大能,臉上再次露出不屑。

「你們!」人族的人們臉上露出憤怒之色,怒目而視,但對方說的的確是事實,若是太古萬族真的將王者之兵祭出來,那麼人族真的無法抵擋。

「連一個跟有資格跟我們說話的人的資格都沒有,你們拿什麼談?現在給你們兩條路,一是將古王親子的神魂和那個洛天的小子交出來,另外一個便是過段時間,我們的王者之兵到來,人族滅族!」

「也不要拿什麼混沌之主威脅我們,人族的紀元之雖然實力通天,但是我們並不認為還有紀元之主,還在這一紀元!」十幾名太古王巔峰,咄咄逼人,隨著洛天將冥幻擊殺,徹底將王族巔峰的耐性磨滅,決定強勢碾壓。

人族的人們沉默起來,目光看向洛天,看向洛天手中的羽梵天的神魂,交出羽梵天的神魂,還能辦到,但是交出洛天,根本不可能。

不說洛天的實力,未來有著證道的可能,單單是一個四聖星域的實力,根本就沒人能夠制衡的了。

「既然王族選擇開戰,那麼就戰吧!」就在人們沉默的時候,一道劍芒猛然沖星空之下飛出。

金色的劍芒,將整個星空點亮,下一刻便是到了眾人的近前,即使是那些紀元巔峰的強者都沒反應過來。

金色的劍芒瞬間便是到了洛天的近前,瞬間斬在了洛天手中的羽梵天的神魂之上。

「嘭……」劍芒帶著無上的波動,羽梵天的神魂徹底湮滅在了洛天的手中。

「是誰!」下一刻人們徹底嘩然起來,目光看向遠處的星空,隨後臉色變化起來。

視線中,兩道身影踏著諸天星辰而來,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一把金色的長劍背在後背之上,手中一把紫色的玉簫,冷峻的面孔,臉上帶著戲謔之意。

妙音之主與大成輪迴體的親子,鍾子軒,洛天瞬間便是認出了此人,隨後感受到鍾子軒身上的波動,洛天的臉上便是露出大喜之色。

「紀元巔峰!」人族的人們震動起來,目光看向鍾子軒,沒想人族竟然還有如此年輕的強者,直接進入到了巔峰大能行列。

「父母不愧都是通天徹地的人物,竟然這麼快便是到了紀元巔峰!」洛天眼中露出感嘆,目光再次看向另外一人,隨後身軀忍不住顫抖起來。

不同於鍾子軒的年輕,中年人身軀挺拔,白衣勝雪,目光帶著無盡的滄桑,目光看向洛天眾人,眼中露出陣陣的柔和之意。

「古祖!」四聖星域的人們臉上露出震撼之色,看著那氣息內斂,但是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感覺的中年,失聲開口。

當年古天輸無敵的身影,還歷歷在目,神族的神山之上,以一人之力,滅殺兩名神族同級底蘊,一名紀元後期的底蘊,隨後便是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這麼多年,人們以為古天輸早已死去,卻不曾想出現在了這裡。

當年的古天輸是個氣血衰敗的老人,但是如今的古天輸,卻是氣息衝天,與當年那副乾癟的模樣,完全就是兩個人,若不是仔細辨別,根本就認不出來。

「參見古祖!」大片的人們拜下,目光之中帶著恭敬之色,看向站在那裡目光平靜的古天輸。

「辛苦了,有點事情耽誤了,接下來交給我吧!」古天輸來到洛天的身前,拍了拍了洛天的肩膀,隨後伸手一揮,幾道青澀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爹!」

「師傅……」

「大姨夫……」一聲聲喊聲,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的眼中頓時激動起來。

「你們!」洛天看著一個個將自己圍攏起來的年輕身影,顫聲開口,隨後輕輕的拍了拍沖在自己身前洛離的腦袋,隨後仰天長笑起來。

「哈哈,活著,還活著!」洛天大笑一聲,眼角有些濕潤起來,貂得助幾人的臉上也是露出激動之色,將幾個後輩圍攏起來。

「現在我們有資格和你們談談了么?」古天輸沒有去理會激動的眾人,將目光看向十幾名王族巔峰大能。

鍾子軒站在那裡,將紫玉簫收了起來,隨後將背後的長劍拿了出來,目光盯著那些巔峰大能,眼中露出陣陣的殺氣,尤其是看著蠻族的老薩蠻,雙眼頓時變的伶俐起來。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我是古天輸

古天輸的話雖然平淡,但是卻是讓太古王族的巔峰強者們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隨著古天輸的到來,南宮御清,諸葛青天,還有閆洪濤,關星劍幾人也是停止了戰鬥,他們知道,接下來或許有可能爆發的是巔峰強者的戰鬥,他們也沒有什麼必要戰下去。

狼狽的身影,回到萬族之中,蠻魂,伏星月,屠飛揚,還有金陽惜四人是如今王族唯一還相對完整的萬族天驕。

天驕一戰,太古萬族損失慘重,冥族冥晨戰死,麒麟一族麒子昂戰死,甚至就連古王親子都是有兩人隕落。

相對於萬族來說,人族就要好的太多,只有一個諸葛皇朝戰死,剩下的如同孫滅辰幾人雖然遭到了重創,但是相信過段時間,也會恢復過來。

而讓人們感到恐怖的是,只有一個麒子昂的死,是被諸葛青天給擊殺,剩下的全部都是與洛天有著大大小小的關係。

擊殺兩名古王親子,這在太古萬族的人們看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是死仇。

一名古王親子,代表著正宗的王族,沒有古王親子的王族,會讓萬族的人,感到不是那麼正統,這也是古王親子的重要性,太古王族的那些古王,在太古萬族的地位根本無人能及。

「資格,是要自己來爭取的!」十幾名巔峰大能,雖然感覺到鍾子軒和古天輸兩人的不好對付,但是還不認為兩人是他們十多人的對手。

「嗡……」古天輸臉上帶著笑意,伸手一揮,一道華光撒落,一顆灰氣翻滾的頭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這是顆頭顱有我冥族的氣息!」在灰色頭顱出現的是一瞬間,冥族的那名巔峰大能便是認出了這顆頭顱來自冥族。

「冥真言!」而九域的人們瞬間便是認出了這顆頭顱是誰的,眼中露出驚駭之色。

「冥域九聖的冥真言!」洛天等人臉上帶著震撼之色,看著古天輸扔出的頭顱,沒想到古天輸,竟然將冥真言給斬殺了。

冥真言的實力,人們自然是知道的,紀元巔峰的修為,這是這麼多年來,人們看到的第二個死去的紀元巔峰的大能。

第一個則是當年洛天入主鍾離天的肉身和凌雲之主兩人合力擊殺的冥九聖的老大。

「古祖竟然有擊殺紀元巔峰的實力!」四聖星域的人們振奮無比,看著臉上依然帶著笑意的古天輸。

「你是誰!」十多名太古王族的巔峰大能,臉色也是變化起來,他們自然能夠看出,冥真言生前的實力是紀元巔峰。

「我是古天輸!」古天輸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自信之意,無敵的氣勢在古天輸的身上散發而出。

「擊殺我冥族的強者,古王親子還有聖子,你們該死!」冥族的那名紀元巔峰強者眼中露出殺意,飛身而起,朝著古天輸沖了過去。

此次冥族入侵損失慘重,冥族在萬族之中的實力不弱,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大虧,此時終於爆發而出。

「你還不配!」鍾子軒看了冥族的大能一眼,隨後臉上帶著一絲冰冷之意,手中的神劍爆發出陣陣的神光,瞬間出現在了那名冥族的巔峰大能跟前。

「轟……」轟亂的聲音頓時在兩方人員之中升起,紛紛身形爆退,紀元巔峰的戰鬥,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光是波動,都會傷到不少。

兩方人員足足倒退了十萬里才停下了身形,而且還有祭出寶物護身,這才看向星空之下的十幾人。

人族的人們臉上帶著擔憂主色,古天輸,和鍾子軒雖然強大,但是對方畢竟十多名的巔峰大能。

「殺!」鍾子軒舞動著金色的神劍,如同金色的戰神,朝著冥族的那名巔峰強者沖了過去。

「一起出手,圍殺他們兩人!」剩下的十幾名巔峰強者臉上也是露出冰冷,對古天輸和鍾子軒兩人升起了強大的殺意。

兩人的存在給了他們深深的危機感,若是不殺,那麼將來萬族入侵九域之時,兩人必然會是王族的大敵。

「來吧!」古天輸身上的氣勢滔天而起,沒有絲毫的懼色,甚至主動朝著十幾名太古王族大能沖了過去。

「不愧是古天輸,一人獨佔萬族巔峰大能!這份氣魄便不是我們能夠比擬的!」孫勝天等人臉上露出敬畏之色,看著那身上散發著滔天氣息的古天輸。

「我到是想知道,當初他已經油盡燈枯,為什現在又有如此氣血,彷彿死而復生了一般!」孫勝天輕聲嘆息。

「轟隆隆……」在人們嘆息間,古天輸和鍾子軒兩人也是同王族的巔峰的大能們碰撞在了一起,轟鳴之聲滔天,強大的爆炸之音即使離的很遠,依然讓人們感道陣陣的心驚。

足足十四名紀元巔峰的王族大能將古天輸和鍾子軒兩人圍攏起來,眼中露出冰冷之色。

「你們縱然再逆天又如何,我就不信我們這麼人,還抹殺不了你們兩人!」十四人很快便是分開,七名朝著古天輸衝去,七名朝著鍾子軒沖了過去。

七名紀元巔峰,光是身聲的氣勢,便是能夠碾壓任何紀元後期,鍾子軒也是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手中的金色長劍爆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舞動起來,一道道驚世劍芒朝著七名巔峰強者殺了過去。

另外一面,古天輸黑髮張揚,雙手飛速的變化,無量的神光在古天輸,手中飛出,隨後整個星空也是隨之震動起,澎湃的光芒瞬間在古天輸的頭頂之上匯聚起來。

「鎮壓!」看到古天輸動手,七名紀元頂峰的王族,臉上露出冰冷,手中紛紛露出華光,七色的光芒從七名大能的手中飛出,在古天輸的頭頂之上匯聚,彷彿一熔煉出了一片小世界一般,朝著古天輸鎮壓而去。

強大的壓力,即使是洛天等人遠在萬里之外都是感覺到無法反抗。

「這就是紀元巔峰的手段!七人合力之下,誰能夠抗衡!」洛天等人心中驚懼,沒想到七名紀元巔峰,剛一出手便是絕殺,想要以全力鎮殺古天輸。

面對七名古王那毀天滅地的攻擊,古天輸眼中閃過一縷神光,雙手的不斷演化,契機牽引之下,強大的壓力,也是瞬間降臨在七名紀元巔峰的身上。

金色的大鼎,帶著無量神光,彷彿能將整片天地鎮壓,一道道灼熱的印記古天輸的手中傳出。

「這是梵天攻殺大術!」所有人之中也只有洛天能夠看出古天輸用的是什麼大術。

但是洛天沒想到古天輸,彷彿又將梵天攻殺演繹到極致,不似自己那樣,只是單純的融入到武技和肉身之中。

金色大鼎的鼎蓋,緩緩的掀開,陣陣的煙霞瞬間從大鼎之中迸發而出,發出陣陣的轟鳴朝著七名巔峰大能合力演化出來的神土撞去。

「嘭……」虛空崩滅,金色的大鼎狠狠的撞擊在了神土之上,整片神土轟然碎裂,化成一道道神光,崩滅在大鼎的鎮壓之下。

「噗……」七名巔峰大能臉色蒼白,嘴角有鮮血流淌而出,眼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那依然完好無損的金色大鼎。

「那是什麼難道是紀元之寶不成!」七人眼中帶著驚懼,雖然口中那麼說,但是卻知道,那金色的大鼎,絕對不是紀元之寶,而是真真正正古天輸用出來的武技。

「梵天攻殺術,演化出來的武技!」洛天雙眼明亮,看著那鎮壓天地的金色大鼎,心中彷彿也是開啟了一道新的大門。

「吼……」人族的人們徹底震動起來,發出驚天的大吼之聲,看著近乎無敵的古天輸,熱血澎湃。

星空之下,崩滅了神土之後,金色的大鼎再次朝著七名紀元巔峰的大能,震殺而去,強大的壓力,瞬間讓七人變色。

「咔嚓……」本來七道氣息衝天的身影,身上在曠世的威壓之下,身上傳出陣陣的脆裂之聲,身軀更是不受控制的彎曲起來。

「一人對抗七名巔峰大能!竟然還能將七人壓制!」人們臉色震動,看著站在那裡,衣衫飄蕩的古天輸,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七名巔峰大能大吼,吼聲震天,金色大鼎之上傳出的壓力,讓他們感覺有些窒息,但是幾人畢竟是紀元巔峰,鮮血不斷的從身體之中迸發的同時,雙手也是不斷的變化起來。

「嗡……」一把長戟橫空落下,如同太陽與月亮同時升起,帶著極致之力,朝著金色大鼎狠狠的撞去,這把長戟正是出自星月神族的大供奉伏文斌之手。

「蠻神七踏崩萬古!」老薩蠻也是大吼一聲,身軀猛然暴漲,頂著的大鼎上的壓力,抬腿朝著金色大鼎狠狠的踏了下去。

「呱……」刺耳的叫聲響起,金色的神鳥沐浴在神火之下,化成一片毀天滅的火海,從老金烏的手中飛出,朝著金色的大鼎狠狠的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