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哈哈」陳葉思與亞倫相似一笑。

「一般的女生看見了安格斯會花痴,但是漢娜不會,安格斯在她面前也沒有刻意裝X,真是美好的一對。」陳葉思有些欣羨的的笑著說。

亞倫倒是有些心不在焉,口頭應著,看著夕陽下她的側臉覺得也是十分美好。

見陳葉思扭過頭來,他趕緊把視線移開,裝作在看桌子上立著的水晶筆。

塞西亞很自覺的做一個安靜的電燈泡,陳葉思倒以為亞倫喜歡那隻水晶筆,直接拿起來遞給了他。

「我比較喜歡買這些筆,因為好看就買的比較多,你要是喜歡這隻就給你了。」母胎單身的陳葉思,嘿嘿笑著,對其他的細節渾然不覺。

塞西亞直扶額,臉上可能掛著幾根黑線(如果這是漫畫的話),之後陳葉思很直接了當的謝客,拉著塞西亞到客廳去了,亞倫在路上走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

憑藉著陳葉思的努力和天賦,在開學后的幾個星期內,她就升到了六級。陳葉思從床上蹦了下來,心想:自從升級後身軀越發輕盈了,四肢如灌清風,老輕老有勁兒了,哈哈。

第一次憑藉自己升級,陳葉思還是有一些激動的,在房間里適應了一下就去找塞西亞了。

「塞西亞,我升級了,比你快!」

「誰知道你卡在5級多久啊。」塞西亞裝作憤憤不平的說道。愛看小說網

「emmmm,一…一年。」陳葉思尷尬的抓了抓頭髮。

「不過你也是吧,開學是五級,現在還是五級,留在五級的時間可是比我長的。」她覺得自己機智的發現了塞西亞話語中的漏洞。

塞西亞笑笑沒說什麼,臉上卻有一些苦澀。

第二天,陳葉思就去辦了升級證明,她的「狐朋狗友」們都過去慶祝(courenao)。

「好先進,好智能啊。」她搗鼓著已經錄入信息的手牌讚歎道。

「羅爾梅斯城在這方面可是最先進的。」亞倫自豪的說,「不過出了城之後只有部分城市統一了身份信息,可以憑手牌做出身份證明,有一些相對落後的城市就做不到這一點了。」

「這手牌的功能有點像有身份證功能的手機一樣。」

「嗯?」亞倫疑問。

「沒有什麼。」

陳葉思鬆了一口氣,心想:還好他沒有注意到。

雖然升了一級,但是課還是要上的,陳葉思抱著坩堝跑到了草藥學教室。麗塔握著一把活蹦亂跳的種子,讓同學們捏著互相傳看,不一會這些種子就在地上四處亂蹦了,陳葉思沒有參與這場熱鬧的種子捕捉活動,而是在後排用她的坩堝在調配一些普通的低級魔葯,這時她已經到了透明視野藥劑的關鍵一步,只要把被稱為氣水的液體—其實就是冷凝水,加入略微降溫就可以了。

不過事與願違,地上有一顆「不知好歹」的種子居然蹦到了陳葉思的坩堝里,陳葉思的臉上變了變,果不其然,藥劑發生了爆炸,還好是比較輕微的爆炸,只是把她的外套燒出了一些焦痕,但是陳葉思已經來不及讚歎她們附魔的校服了,這裡的動靜足以把前面和同學們一起抓捕種子的麗塔給「吸引」過來。

她手腳麻利的把坩堝中剩餘的藥液裝進試管,雖然製作失敗了但這些材料可不能浪費。然後她想跑開躲入「捉種子大隊」,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麗塔嚴厲而大聲的說:「這位同學,如果你知道這個種子是什麼,有什麼特性,那你不和大家一起觀察是沒有問題的。」她頓了頓繼續道,「所以我考考你,這是什麼植物的種子,又有什麼作用。」

麗塔這麼一開口,那些蹲在地上低著頭在找種子的學生們紛紛抬起頭來,陳葉思有些尷尬的張張嘴,卻沒說出什麼,這時候她在懊惱為什麼選到的課和塞西亞不是同一節,如果她在是一定知道的。

好在麗塔給了陳葉思足夠的時間用來思考,陳葉思想到之前在圖書館內館偶然看到的一本《偏門的草藥大全》里有這種種子的相關介紹。忙答道:「這是運氣種子,不易發芽,不宜食用,攜帶在身上可以獲得少量的運氣加成,但是沒有人會這麼做,因為根本攜帶不了,種子產於高級運氣樹,多分佈在北方草原一帶。」

麗塔認可的點了點頭:「不錯,比我教的還詳細。但是你知道如何採摘以及如何捕捉嗎?」

陳葉思搖頭。

「所以即使你知道我們教的是什麼,上課還是要聽!」麗塔最終還是說出了她要說的話。

陳葉思有些慚愧,如果不是材料剛好準備齊全終於可以開始製作讓她有些迫不及待,她也不會在上課煉製魔葯。這下倒好「賠了夫人又折兵」。

搖搖頭揮去心中的沮喪,開始加入了「捉種子大隊」,抓了幾次之後她就很快掌握了技巧,捏著一把運氣種子塞進了盒子里。

看著盒子里還在蹦跳的種子,她無奈的笑了笑。 被告知自己的家庭教師是黑塔管理者的查爾斯很驚訝,很快請假回家去告訴父母,陳葉思他們就在學校里等待消息。

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黑塔的那位管理者很有自知之明的向查爾斯的父母提出辭退,並且離開了。

「該死,要他給逃掉了!」亞倫猛拍桌子,「早知道就讓老師先把他抓起來,這樣我們也就有了與黑塔抗衡的資本。」

「你說的是拿他作為威脅嗎?我認為我們學院不屑於這麼做。」艾米麗抱胸站在一邊,淡淡的說道。

「哎,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陳葉思有些無奈的讀了一句「俗話說得好」。來進行結尾。

………

學習還在繼續,這星期老師竟給她們放了5天的「假」,要求是去詛咒森林中圈尋找詛咒森林特有的材料,食人菇,說是食人菇但其實不吃人也不吃肉,只因其外貌駭人而因此得名。已近五年級的他們已經不需要再由老師帶領了,陳葉思終於知道為什麼一開始布萊恩給她介紹的時候會說詛咒森林外圍是高年級魔法學生和戰士學生喜愛的試煉場所了。

「這個蘑菇我喜歡,味道很不錯的。」陳葉思一邊走一邊說道,「這是詛咒森林中少數可以食用的東西了,蘑菇中蘊含的魔力不至於這麼龐大。」她顯得很開心。

「這種食人菇常生長在巨大樹妖的本體腳下,極其稀少,瑟琳娜老師竟然要整個五年一班的學生去中區找。」艾米麗翻著一班人手一本的食人菇分布圖說道。

陳葉思倒是沒覺得什麼,依然是比較高興的,這種「實訓課」可是比單講理論要來的有趣的多。

如同往常那樣,陳葉思召出了她的小黑打算飛到詛咒森林較安全的入口大高加索山。

降落後,塞西亞向陳葉思問道:「你有龍血墨水嗎?我想在手牌上標記一下我們要去採摘食人菇的路線。」

小黑聽了一驚,忙把頭縮進了它長條的身軀中,陳葉思大笑:「小黑,你也不用擔心啦,此龍血非彼龍血,我們用的這種煉金材料來源於一種邪惡的大蜥蜴,不過會飛罷了。」她輕輕拍了拍小黑的頭,「放心好了,不會有人傷害你的。」小黑聽罷這才肯變小縮在陳葉思的袖子里。

龍血墨水,一種常用的魔法墨水,用來在紙上書寫或者修改法陣都是很不錯的。塞西亞用來在手牌上標記路線倒是一種最近出現的新手段。

「我們就從這裡沿著上次進去的線路到達中圈。」塞西亞手指從手牌上顯示的地圖上劃出了一條彎曲的路線。

至於地圖上的地形是陳葉思自己通過對詛咒森林的觀察及了解畫出來的,學校發的地圖—或者說這個世界的地圖,居然是沒有地形圖這種東西的。陳葉思和同學們普及了地形圖的常識並且做出了示範,才使這種簡單好用的地形圖在學院里傳開至各個魔法學院和戰士學院。

陳葉思還是很有成就感的,地形圖可以讓人們在制定路線時避開陡峭的山路和危險的懸崖。

沿著上次的山壁行走,因為這次是直衝中圈的,所以他們沒有做什麼停留,直接到達了中圈邊緣,長時間的趕路使整個隊伍有些疲憊。見天色漸暗,便決定在中圈邊緣紮營休息。

陳葉思撐好帳篷后,想著趁天色還沒徹底暗的時候去附近轉轉。沒想到運氣不錯,沒走出多遠陳葉思就看到一顆枝繁葉茂的大樹,以及樹底下那幾顆看上去有些駭人,想要擇人而噬的食人菇。

早已知道食人菇沒有攻擊能力只會嚇人,嘴饞的她忙上前幾步迅速摘下,彷彿會有人跟她搶似的。

摘完蘑菇她還左右看了看,想看看附近還有沒有,不過能找到這麼幾顆蘑菇已經是幸運至極,哪還會有別的什麼蘑菇。陳葉思不是很失望,倒是心滿意足的回去了。

就在她剛剛站著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人,這人衣著黑色寬大斗篷,用法術蒙面看不清樣貌,只聽得他低聲說道:「她怎麼到這裡來了。」終點小說網

………

「大家快看。」陳葉思抓著幾顆碩大的蘑菇揮著,大老遠的喊道。

「我找到食人菇了!」

「第一天就找到了,運氣好好。」亞倫羨慕道。

「一人一個上交的話,我們還多了一個。」陳葉思有些躍躍欲試,「要不…我們就把它吃了吧。」

「你知道食人菇的製作方法嗎?」塞西亞提醒道。

「那個…嗯…我看看。」陳葉思結結巴巴的答道。

「使用清水少許,煮沸後放入,待蘑菇下沉,撈出烤至焦黑即可。」安格斯在一旁輕搖著紙扇提醒道。

「對!就是這樣。」陳葉思右手握拳敲了敲左手手掌,表示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水元素和火元素也就只有在這個時候派上了用場,煮著那個碩大的蘑菇,陳葉思托著臉在一邊坐著,看上去很是期待。

調料什麼的陳葉思從背包空間里掏了出來,相處了一年多早已知陳葉思有空間道具的朋友們,都早已習以為常了。

待蘑菇下沉后,陳葉思拿出了她的拿手好戲—燒烤。

均勻的切開這個有些大的蘑菇,把它分成幾塊斜插在火堆的邊上,「光是聞味道就覺得不錯呢!」她嘴饞的讚歎道,暗暗的吸了吸口水,剋制住現在就想把它吃掉的慾望,「對待美食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耐心』。」

已經沒有人在意她的自語了,幾雙眼睛都盯著那噴香的蘑菇發著奇異光芒。

………

「呼哈哈,」陳葉思哈了哈口中還有些燙的蘑菇,一臉滿意,「食人菇,果然名不虛傳。」

塞西亞也握著分到的那一塊,細細的品嘗起來。

一夜無話。

早上,清晨的陽光從樹葉的縫隙中照了下來,空氣中還帶著一些水分。與外圈不太一樣,早晨的中圈外圍,薄霧淡淡的,有一些朦朧,勾勒而出陽光的痕迹。

陳葉思走出帳篷,微微伸了個懶腰,微笑著欣賞著眼前的景色,慢慢靠近不遠處坐著的人輕聲說道:「亞倫,換班了。」

運氣很好,陳葉思抽到的換崗時間在清晨,這隻不過比平時少睡了兩個小時,而且早已用冥想代替睡眠的魔法師們很快就能恢復過來。 「這五個蘑菇要上交,太可惜了。」

天漸漸明朗起來,林中的的霧散了。艾米麗遺憾的抱怨著。

「那我們要不要再深入一些,到達地圖上預定的地方再摘一些?」陳葉思托著下巴作沉思狀,「我和亞倫最近都升到6級了,進去也不用太擔心。」

畢竟五年級去中區的人也是相當多的,危險也存在著,有兩個6級會讓那存在的危險降低不少,畢竟只要不去禁地,詛咒森林便不是什麼特別危險的地方。不過以他們的實力,內圈是萬萬不能去的。

沒有人反對,甚至都有一些期待起來,畢竟食人菇可以說是非常有名和略微昂貴的美食了。

依然沿著地圖上規劃的路線,他們慢慢接近了那個地圖上標註的區域。但是他們沒有發現的是,一直遠遠綴在他們後面的黑影也開始慢慢接近過來。

突然,一道不屬於他們五個人任何一個的沉厚聲音有些突兀的從後方響起。

「你們來的真的不是時候。」

https://ptt9.com/143856/ 以陳葉思「強大」的可以繞地球幾圈再打個結的心理素質,到沒有被嚇到。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小小的驚了一下。

「呼,堂哥不要這麼嚇人。」亞倫發現來者是布萊恩堂哥之後鬆了一口氣。

「好久不見,」陳葉思打了個招呼,注意到了關鍵的地方,「為什麼說不是時候?」

「黑塔的人快要到達詛咒森林內圈,根據家族搜集到的資料,他們可能想要找到詛咒巫師死前遺留下來的『寶藏』。」布萊恩頓了頓,繼續說道,「但是沒有誰知道那個『寶藏』究竟是什麼。」

「嗯,那可真是巧了,我們本來還想再找一些食人菇來吃,一班這三天的任務就是到森林找食人菇。」陳葉思說道,會不會是什麼人的安排?她暗暗想著。

「你又接了任務?接內圈的任務對你來說比較吃力的。」陳葉思勸道。

「不,不是我一個人,這是我們家族與安德法學院的合作,我負責利用家族的渠道搜集資料以及黑塔他們的意圖,而學院的人們負責暗中保護和與黑塔的正面較量。」

「今天我要去內圈傳遞這個重要的消息,讓學院的人做好準備,預防黑塔的偷襲和沒有準備的「相遇」。

陳葉思微微點頭開口道:「那我們就不耽誤你了,我們會儘快撤離,不在詛咒森林之中久留,你趕快去吧!」 總裁爹地超給力1:天才萌寶 今日文學網

一眨眼,布萊恩便消失在眾人面前。

陳葉思幾人也開始沿著原路返回,20分鐘之後,他們卻聽到了聲后遠遠傳來激烈的打鬥聲,陳葉思瞬間就想到了布萊恩和他要傳達的重要消息,忙轉身就跑向了打鬥聲發出的地方。

過程中,可以聽見打鬥聲由激烈漸漸變得零散直至最後再無聲響,陳葉思的心提了起來,不禁加快了腳步,「是誰贏了?」

她知道,輸的那一方,不管是哪一方結局都是死亡。在高等戰力的戰鬥中不存在手下留情,否則死亡的就可能是自己。

不久,戰鬥之後的場面就映入了眾人的眼帘。一片狼籍,一些兵刃被隨意的丟在土地上,幾個人或是倒在地上,或是被極為殘忍的手段釘在了樹上。

陳葉思睜大了眼睛,捂住嘴巴,才沒讓聲音發出來。是的,那些奄奄一息的人們是布萊恩和他的護衛,還有幾個陳葉思眼熟的學院的學長。

她極速跑到幾個人身前,用手探了探,發現都沒了呼吸,陳葉思的呼吸急促了起來。望向她的同學們,他們都搖了搖頭,一臉陰沉。

陳葉思到布萊恩身邊,幫他靠在一顆樹下,因為他是重點的保護對象,也就只有他還活著。布萊恩喘著氣,發出拉扯氣管的「嗬嗬」聲,側過頭,望向了蹲在他面前面露擔心的幾個人,用力扯出了笑容,吃力的安慰道:「沒事的…我已經…發出了救援信號了,很快就會…會有人來…快…快去讓我們小隊的人…他們在內圈…地…地址…黑塔要偷襲…你們…小心。」他的話斷斷續續,漸漸只是張嘴卻不再有聲音發出來,手上捏著有抽象地址的紙張。

陳葉思幾人跪在他前面,她低著頭,眼中帶著淚光,亞倫用手輕輕的合上了他堂哥的雙眼。

………

一路上,陳葉思一直沉默往內圈走著。「我們得找到小隊,可以把消息傳達給他們,又要避開黑塔的人,正面的戰力我們是打不過,所以我們要非常小心……」亞倫在碎碎念著分析著局勢。塞西亞點頭證明她在聽,安格斯收起了他風淡雲輕的模樣,臉上表現的有些沉重,艾米麗低著頭有些抽泣。

陳葉思怔怔的,任身體在往前在往前走,腦子裡特別的亂,根本沒有去聽亞倫的分析,「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死了嗎?這不是遊戲嗎?不能復活?系統,上次用的金創葯不能用嗎,再用一次不就好了嗎?遊戲不是能存檔嗎?」陳葉思很錯亂,忘記了思考,無謂的一遍一遍的詢問,不知道是在問那不靠譜的系統,還是在問她自己。

「金創葯是針對普通外傷的,布萊恩已經不能復活,『人物』以及『玩家』死後均不能復活。」系統沒有感情的聲音一直在陳葉思腦中迴響。

她早就知道,早就知道!這不是遊戲,沒有存檔,她早就知道沒有真正的NPC,人死了也不會復活,這是真實的不能再真實的世界了!可是她不太能夠接受,剛剛還在和他們談話的人就這樣傷痕纍纍的再也不會醒來了。

「不能白費,不能白費,不能白費…」陳葉思心裡不斷重複著同樣的話,停下了腳步,但是恢復了一些理智,抬頭堅定的說:「走!我們去找小隊通報消息,這個仇,我總有一天會報的!」

塞西亞見陳葉思緩過來了,開口說道:「對,打起精神來,我們要接著完成布萊恩的任務,不能讓他的犧牲失去意義。」

萌妻食神 「呼」,五個人抬起頭,眼中的迷茫褪去,留下了堅定,走向前方未知的道路。 內圈,巨大的古木佇立在大地上,上方的陰暗使地上的熒綠顯得有些突兀。幾個人忙忙碌碌的,有些在採集樣本,有些在製作法陣,有些在防範一些強大的魔獸。

「既然黑塔懷疑這裡有詛咒巫師遺留的寶藏,那麼我們必須在他們之前找到它,防止他們得到後繼續為非作歹。」一個較為年輕穿著白色研究服的女性一本正經的說著,還握了握拳。

「根據資料,黑塔還有4天就要抵達詛咒森林,你既然要阻止他們,你就趕快在他們來之前找出來吧。」一個有些成熟的男子笑著奚落到。

………

「你們到達深淵,不要輕舉妄動,小心埋伏,大人對於詛咒巫師的寶藏是勢在必得,只許成功不能失敗!」一個身穿黑袍手臂上紋有盾牌蛇身標誌的男子沙啞的命令道。

「是!」十幾個人半跪,低著頭應后立馬分散離開,靠近深淵,有一種隱隱包圍之勢。

………

「我們就快到了,希望還來得及趕在黑塔他們到之前…」陳葉思的話戛然而止。

可以看見,幾個黑袍的人在逐漸靠近深淵,「我們學院派出的小隊應該在禁地里調查,黑塔的混蛋居然已經開始準備偷襲了,不過他們的謹慎給了我們足夠的時間,試煉樓的場景大家都知道吧!就像那樣,不過不能從樓梯那邊下去了。」陳葉思分析道。

「怎麼辦,我們該如何靠近那裡?」艾米麗問道。

「我可以帶一個人下去,但是如果下面有威脅,我無法做到安全避開。」亞倫有些嚴肅的說道。

「我也可以帶一個人,用我們精靈的天賦光翼。」塞西亞開口道。「但是我帶的那個人可以是任意狀態,也就是即使那個人還抱著一個人,我也是可以運輸的。」

陳葉思精神一振:「這樣我們的問題就解決了,我們從後方繞過去,然後從那裡進入深淵。」

幾人輕手輕腳,繞開了一個區域,到達了深淵的另一處,可以遠遠的看見黑塔的人在布置些什麼。

按照計劃的那樣,亞倫先帶著安格斯跳了下去,其次是塞西亞,不過這一組的姿勢就有些奇怪了,塞西亞抱著陳葉思,陳葉思又抱著艾米麗,在空中有些搖搖晃晃的。

「艾米麗,你那兩塊贅肉,簡直是加重了我們組的負擔。」陳葉思有些半開玩笑道。

「陳葉思,你不要動,抓緊了,我要下降了。」搜狗書庫

「等等等等等…我還沒準備好……啊!」陳葉思有些慌張,等著她的就是突如其來的墜落感,而陳葉思的視線完全被她手上抱的艾米麗那兩座「巨峰」佔據,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唯獨腰上抱著她的一雙手讓她感到安心。

不久,墜落感減去,腰上的拉力加大再漸漸趨於平緩,腳上有了著地的感覺,抱著的艾米麗也沒有那麼重了,扭扭頭,努力從縫隙中看到外面的景象,才放心的鬆了手。

萬古神帝 回頭看看塞西亞,塞西亞有些尷尬的抓了抓臉,「這不是人多嘛,我得把能量攢到後面。」

「所以我們前一段都是在自由落體?」陳葉思攤攤手,「至少是下來了,我們抓緊時間吧。」

幾個人往中間走去,這裡簡直和試煉樓一模一樣,要不是充沛的魔力在四周環繞不止,我真的會以為還在剛開學的那場測試中,真是令人懷念。

「意外的沒有遇見那些強大的魔獸,應該都被驅散法陣給趕走了,我們得注意避開這些法陣的中央。」

由於法陣布置的隱蔽陳葉思她們的步伐就像跳起了奇怪的舞蹈,忽左忽右,偶爾還會跳躍一下。很快,她們就看見了遠處的人影,快步上前,跑到了那些人附近,小隊的人們還有些警惕,拿著法杖做好了防禦,發現是來者穿著學院的校服后,便鬆了一口氣,陳葉思將黑塔在外做了包圍的事情告訴了小隊的隊長,那位叫做洛維亞的隊長點了點頭,表示他們會做好準備,並且讓陳葉思她們住在禁區內設好的帳篷內,等待小隊研究結束后一起回校,以及處理同伴們的葬禮。

整個隊伍的氣氛都有一些壓抑,隊長鼓舞了一下士氣,讓所有人關注到復仇以及準備上面。

回到帳篷,洛維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疲憊和哀傷,他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臉,喃喃道:「這次居然犧牲了這麼多夥伴,這次黑塔可能派出了實力強大的對手,他們是想把我們一網打盡么?」藉助捂臉的動作洛維亞擦了擦臉,抬起頭眼中閃著異樣的光彩,「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

第二天,隊伍中多了些緊張的氣氛,為了與黑塔正面對抗,他們需要做更多的準備。黑塔在上他們在下,如果不是籠罩深淵的那個神秘的結界,學院的小隊此時可能會處在更加不利的地位。

在全隊警惕的時候,異象發生了,一片刺眼的火光之後,幾個黑袍人出現在他們面前。隨即混亂的打鬥開始了。

「我們設在外圍的保險機制完全沒有發揮作用!」被保護著的白色研究服女性不忿的揮揮拳頭。

糟糕了,這些是那天阿爾泰山上見到的那些空間能力極強的人,陳葉思一邊閃躲著對面的攻擊,發出一個名為「冰霜之環」的6級控制魔法,使場上所有對手的行動隨機減緩,讓戰局能夠向己方有利的地步推進。

不斷有人受傷,陳葉思從來沒有如此討厭過這個一直可以穿梭來穿梭去的能力。神出鬼沒的黑袍人,下手毒辣毫不留情,戰局在實力面前毫無扳回的可能。陳葉思有些著急,想到了身上帶著的一些藥劑,「或許有些藥劑還可以發揮出作用。」陳葉思想到這麼一句話「死馬當作活馬醫」自嘲的笑了笑,拿出一瓶裝了「透明視野」藥劑的試管,拔開塞子就往嘴裡倒。

「味道有些不太一樣。」陳葉思舔舔嘴唇回味了一下,還有閑心的想著。

……… 喝下藥劑之後,陳葉思眨了眨眼,發現並沒有什麼變化。

「奇了怪了。」陳葉思暗暗想著,一邊把試管丟到地上,一邊躲避對面扛著巨刀的大個子的橫掃,「這傢伙太狠了,不給人留活路啊。我得找個突破點,穿過他的包圍,和隊長他們集合,單單我一個人完全打不過啊………

隨手又丟出幾個炎爆彈,遮擋了一下那個大個子的視線,打算從他胳膊那露出縫隙中穿出去。不知道為什麼,本來那個巨人完全可以把那幾個「小火球」排掉,但是他反應意外的慢了一拍,「小火球」好巧不巧的打進了巨人的眼睛里,巨人頓時痛的嗷嗷直叫,手舞足蹈,倒是讓陳葉思有很大的機會逃開巨人的糾纏與隊長匯合。

運氣真好……她這樣想著,忙再布置了一個冰霜之環,延遲巨人的動作后,跑向隊伍。

「隊長,你們沒事吧!」陳葉思問了問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