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哈哈!對!即便他從天地橋出來了!也是廢物一個!」

周元臉色陰沉道。

而此刻的陳威自然不知道周家的兩個兄弟在惦念這自己,他只是繼續的在練劍。

「陳家中並沒有好劍,看樣子我需要弄一把好劍去,正好靈武學院那裡的萬寶樓中擁有好東西,如今我並不缺少金錢,倒是可以去哪裡賣一把好劍去。」陳威暗自想到,同時想要和自己的父親說上一聲、

不過自己的父親如今正在閉關,所以陳威只能隨便喝一個下人說了一身便獨自牽出來一匹青鬃馬出來,這種馬日行千里,僅僅半日的時間,陳威就可以達到靈武城進入到靈武學院之中。

「少爺,我們跟你一去吧!」幾個下人向陳威說道。

「不比了!我自己去就行了!」陳威道,同時轉身拍馬便直接離去。

而這個時候,在陳家門口的小販卻是偷偷的推著板車離開了陳家,而後放下了板車迅速的向周家走去。

「大少爺!陳威已經出了陳家,看樣子去的方嚮應該是靈武城!」

「好!這是給你的賞賜,繼續幫我盯著陳家那裡。」周元扔了一大錠銀子,隨後從周家牽出了一匹黑馬,拍馬而去。

黑馬名為黑水仙,是有名的良駒,可以日行兩萬字,速度奇快。

並且黑水仙的價格價值萬斤,切不可多得。

陳威並不知道身後有人在追他,不過在走到了一半的路程之後,卻是聽到了身後急促的馬蹄聲。

他轉過了頭,已自己強大的目力卻是看到了縱馬疾奔的周元。

陳威露出了一絲輕笑,看樣子周元是奔自己來的,否則根本不需要騎這麼快。

既然如此,那自己是有必要等等他了!

自己與周家人的賬!是也該找一個機會算算了!

陳威下了馬,而後將馬拴在了一顆樹上,而自己則就是靜靜的站在那裡等著周元。

很快,周元就拍著黑水仙來到了這裡,拉出了馬韁停止了下來。

「你怎麼不跑了?」周元看著陳威,卻是眯起了眼睛。

「青鬃馬跑不過黑水仙,你不會連這點常識都不知道吧!」陳威看著周元道。

「你打算束手就擒?哈哈!你要將從天地橋得到的寶物交出來我或許會放過你一碼!」周元翻身下馬,看著陳威說道。

「你以為我是傻子嗎?我給了你東西你能放過我?笑話!不要說太多!你不久是想要搶我的東西順便殺了我嗎?出手吧。」陳威不想跟他說太多的廢話。

「哈!沒想到你在天地橋中出來倒是漲了不少脾氣,今天不好好的教訓你一下,你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就憑你!還不配!」陳威凌厲道,同時身上的氣勢也猛然增長,一道靈氣在身體外旋轉。

「哎呦,我說你怎麼有膽子敢這麼跟我說話了!原來是達到了靈體境,不過可惜我的境界比你要高很多!」周元也直接釋放出了自己的力量,卻是達到了靈體后境。

「你認為達到了靈體后境就能殺了我?」

「為什麼不能!」

「那你就試試!」陳威從自己的納虛戒中拿出了一把青鋼劍,雖然不比真正的神兵寶刃,但是好歹這也能夠施展出劍術。

「好!捶骨聽風!」周元二話不說,一章直接向陳威拍了過來,掌上有灰霧繚繞,卻是有毒。

「用毒的都是雕蟲小計!滄海一栗!」陳威不多說什麼,滄海一栗直接施展而出,自身化成一道極快的光!直接出現在周元的身前。

長劍刺中的周元的手掌,但是卻沒有將他的手掌刺穿,反而擦出了一串火花。

「原來帶著一副金蠶絲受到,不過你者卻依舊不能擋住我的長劍。」陳威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劍氣,周圍的書葉刷刷而落,而後被這龐大的劍氣瞬間切成兩半。

「滄海劍訣第十四重,滄海劍氣!」滄海劍氣是完全有靈氣構成的劍氣,此刻就懸浮在葉辰的身邊,此刻全部向周元洞穿而去。

劍氣主功法,再加上這些劍氣氣勢渾厚,周元不得不運掌抵抗,渾厚的掌力將一道道氣劍震碎,但是最終卻無可避免的被幾道氣劍擦中,最終在身上留下了幾道傷口!

「開來我低估你了!」周元看著陳威,臉上露出了一分鄭重!

「我也低估你了!」陳威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鄭重,同時青鋼劍橫在了自己的身前。

「滄海第四式!滄海橫流!」陳威一劍斜斜的向周元斬了過去,氣勢磅礴,並且這一劍也鋒利無比,彷彿一劍就可以將滄海斬斷成兩截。

「看來你得到了不少的奇遇,不過我周家的功法也不是廢物!血凝七步!」一道血光在周元的身上直接閃現而出! 陳威與周元直接碰在了一起,多日的恩怨一招爆發,一上來便完整的展現出了所有的實力。

陳威很強,二十萬斤的力量加上靈體境初境足以媲美靈體後期的強者,但是周元也不弱,畢竟是周家的天才,即便沒有陳威那種機遇也修鍊到了靈體境後期,有很大的希望成為神威境的強者。

不過周元的天賦與現在陳威的天賦比起來,卻是差的太多!

滄海十三式劍法的是滄海劍宗入門的劍法,品階在玄階極品,不過由於前幾式的緣故,這威力並不算太強,但是比之一般的玄階中品也足夠了,甚至第五式之後的威力堪比玄階上品。

而腐骨掌則是周家的絕學,雖然是玄階中品,但是附帶的毒性效果卻是可以媲美玄階上品的武學,最重要的是腐骨掌的掌風觸之既死,招式也詭異難測。

不過還好葉辰的劍長,可以避免直接可以和掌風接觸,所以葉辰到不怎麼畏懼腐骨掌的毒性,最重要的是他的納虛戒之中用著許多解毒丹,腐骨掌的特效對他自然就沒有什麼效果。

滄海橫流最終於血凝七步撞在了一起,天地間好像升起了驚天的海浪,直接將周元的血光淹沒。

周元下意識的後退了三步。

「從天地橋中出來了果然變得更加厲害了!不過你得到的東西最終都會成為我的嫁衣,憑藉你這個廢物還不配得到這麼多的寶物。」

周元臉色陰沉,更是露出了猙獰的笑容,同時一股黑氣完全將他包裹住了,周圍的空氣都發出了「噗……噗……」的聲響,顯然他運轉的找事帶有巨大的毒性!

陳威橫劍與胸前,一道水光從劍中升起,最終一點點的想外擴散而去,讓別人看到他的四周皆是浪花飄蕩。

「你想得到我的傳承?恐怕你會無福消受。」陳威酷酷的說道。

「哈哈!看來你去了天地橋倒是自負了不少。」

「這是自信!」陳威糾正道!

「到底是自負還是自信要打過才知道!腐骨奪魂!」周元帶著龐大的灰霧直接向陳威打了過來。

陳威看著急速湧來的灰霧,臉上卻是無悲無喜,一道劍光卻是直接將海水分成了兩半。

「第五式!劍起滄瀾!」陳威大吼一聲,那碧波浩蕩的景象已經消失不見,能夠看到的只是一道劍光。

而劍光之中,則帶著那滄海一般的氣勢,攝人心魄。

周元這一招同樣也擁有著一點靈魂攻擊,不過這點靈魂攻擊卻是影響不到意志堅定的陳威。

曾幾何時,陳威沒有悟性,有的便是堅持,看著別人的嘲諷疾步而行,這已經將他的意志磨練的十分堅定。

雖然腐骨奪魂氣勢驚人,但是卻不比那一道劍光!

周元看著那帶著滄海氣勢一般的劍光,不由感覺到壓力大增,一股死亡的威脅瞬間籠罩在他的身上。

「給我破!」周元大和一聲,危機關頭之下身影急速橫移,最終生生躲過了陳威的攻擊。

但是雖然躲過了致命的一擊,但是身上卻禁不住受傷。

一道長長的劍創在他的腹部形成,差一點就徹底的將他的肚子劃破!

陳威收了劍,靜靜的看著他。

「真的是太弱了!」陳威的眼中漏出了一絲嘲諷。

周元眼中火冒三丈,他沒有想到自己會被這個廢物給幾傷,這對於他來說完全就是恥辱!絕對的恥辱!

「你讓我動了真怒!給我去死吧!」周元飛速的往嘴裡扔了一枚黑色的丹藥,而後手臂開始變粗,大腿也便的更加粗壯,並且他的身上也長出了一些黑毛。

他的臉開始變平變方,少了英俊,看起來確實十分的猙獰!

「吼……」他與山林中大吼了一聲,雙拳卻是不斷的錘著自己的胸膛,看起來就如同發狂的大猩猩。

「竟然是獸化丹。」葉辰眯起了眼睛,身體繼續後退,確實流出了一道道幻影!

「劍影步!」陳威移形換位,卻是瞬間留下了一道道身影,這顯然是這些日子自己一地淬鍊的滄海劍派的身法劍影步!

劍影步是玄階極品的招式,自己現在劍影步小成,可以一步五影,就是一步走出留下五道幻影,不過這個幻影可以迷惑敵人,卻不能進行攻擊。

而周元猶豫進行了獸化雖然擁有很大的力量,但是靈智卻是若上一分,連劍影步的真假都無法分辨出來,龐大的力量落下了之後,卻只能擊碎一道道歡迎。

陳威看著有趣,卻是繼續施展出了劍影步!

「來!來追我啊!」陳威不斷地留下一道道的幻影,而那周元則赤紅著雙眼,直接撲向那一道道的幻影,雖然能將幻影撲碎,但是卻要耗費極其強大的體力才行。

獸化雖然能夠讓人短暫的體力大增,但是如果短時間內解決不掉敵人的話,獸化結束註定會被敵人給殺死!

很快周元就已經開始穿著粗氣了,顯然是他已經快要脫力了,只要他一旦脫力,就是他死亡的時候。

想到這裡,周元卻是不再繼續撲擊陳威的幻影,而是直接轉身飛速的向遠處奔去!

他要逃!

「想跑?沒那麼容易!劍影步!」陳威大喝了一身,直接來到了周元的身前。

「滄海橫流!」葉辰一劍直接斬紮起了周元的身上,但是卻這一劍威力雖然很強,但是最終卻只能在周元的身上擦出了火花,而後將他逼退了幾步!

「好強硬的體魄,比我的天魔第一變還要強些!」陳威不由感嘆了一句。

今生有你甜心頭 其實獸化並沒有天魔第一變強,因為獸化讓周元的某些能力斷然的可以抗衡神威境,但是陳威的境界依舊是靈體境,他的天魔第一變也不過僅僅是靈體初境而已,如果他能到靈體后境,自然要比這獸化的周元強上太多!

陳威一劍將周元逼退,周元不由大吼了一身,將周圍的樹木震得都搖動了起來。

不過很快周元就調轉了一個方向,他不想戰鬥,只想套。

但是陳威又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

「你給我留下來吧!」陳威劍影步施展,卻是瞬間再此來到了周元的身前,一劍斬了過去,周元再次被逼退!

周元的嘴中開始流淌噁心的口水,他猛地撲向了陳威,陳威橫劍與身前,這一擊卻是直接將陳威撲退了數步,但是卻沒能然陳威受傷。

周元則再次趁著這個機會急速向遠方套路,不過當陳威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的時候,周元終於被耗盡了所有的力氣,最終倒在了地上。

「獸化下的力量果然非同小可,不過現在你失去了獸化,我看你還有什麼手段?」陳威看著周元,臉上帶著一次嘲諷。

如今的周元已經如同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胳膊腿不再粗大,那恐怖的黑毛也退去了,不過身上卻有很多的鮮血,看起龍獸化的副作用這得很大。

當然陳威卻不會管太多,他只是想讓周元死而已。

「如今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嗎?」陳威將長劍放在了周元的脖子上問道。

「你若敢殺我,我周家不會放過你陳家的!到時候將會死很多的人,包括你的父親也會死!」周元看著陳威向他威脅道。

陳威臉色一冷:「你在威脅我?」

「我只是在是事論事而已,放了我,我不會再找你的麻煩了。」

「你以為我是傻子嗎?」陳威道。

「你敢殺我?」周元道。

「這荒郊野嶺!我殺了你也沒有人知道。」陳威道。

周元卻是在地上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