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哎呀!」小雨捂著額頭怒視江瀾:

「師弟你幹嘛?」

「好奇師姐成為真仙,龍鱗是否變得結實。」江瀾回答道。

小雨望着江瀾,搶過了木劍。

敲了下江瀾的額頭:

「師弟感覺到疼痛了嗎?」

「倒是…沒有。」江瀾搖頭。

小雨把木劍放在一邊,隨後用頭對着江瀾的額頭重重撞來。

咚!

巨響響起。

然後小雨捂著額頭直接倒在江瀾懷裏,吃痛的叫着。

江瀾:「…….」

這龍腦子怎麼了?

居然用仙軀撞他金身。

還是已經調動一部分力量的金身。

隨後江瀾用手摸著小雨的額頭,幫她恢復。

他有些好奇,以後要是有半龍破殼而出,不知道會不會跟師姐一樣。

陪了師姐幾天。

江瀾便開始打理第九峰。

這些年第九峰沒人打理,路都有些看不清了。

當然,他並非一人打掃。

師姐也在陪着他。

「師姐,你看着我忙碌就好。」江瀾看着一邊把他陣法破壞的小雨說道。

「失,失誤。」小雨把拔出來的陣法草種了回去。

江瀾只是望着小雨,雖然師姐一直破壞陣法,但他不怎麼在意。

相對來說,這樣更能讓他的心靜下來。

感覺自己的世界沒有那麼安靜。

絕仙的他,世界本應該是安靜。

或者如同師父哪樣孤獨的。

但是他並沒有,師姐如同一道光,如同天籟之音。

照耀着他,撥動他的內心。

師姐的身影,是他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隨後他便繼續忙碌,繼續為師姐的失誤進行補充。

「師弟,這次真的是它先碰我的。」

「…….」

7017k 波塞冬一開始就並沒有想隱藏。

作為西方主神的波塞冬,他有屬於自己的驕傲。

在孟章神君說出這番話后,波塞冬就直接展露身形。

「西方海神波塞冬,不知道海神來到域外戰場有何事?」孟章神君淡淡說道。

波塞冬儒雅一笑。

「之前天庭所說,除了一些禁地之外都可以去遊覽一番,前些時日,在下也來過這,今日感覺到這域外戰場散發出一陣波動所以特意前來看一下,同時是否能在其中幫上忙。」波塞冬的語氣沒有絲毫波瀾。

同時波塞冬也沒有藏著掖著,直接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孟章神君呵呵一笑。

「好了,剩下的人也都出來吧,在下也了解了諸位來到此地的原因。」

還沒等孟章神君說完,周圍一個個身影已經悄然出現。

一共九人,包含了八大神界以及佛界的過去未來現在佛。

過去未來現在佛站在人群中的最後方,那一臉祥和的樣子簡直讓人以為這過去未來現在佛是一個和藹的長者一樣。

「如果是平時,天庭的域外戰場是可以供諸位遊玩,切磋,但是近日不行,我天庭有人飛升渡劫,地點就定在了域外戰場,所以目前域外戰場暫時關閉。」孟章神君淡然的看著眾人。

雖然四大神君在天庭之中職位和實力不算太過突出。

但是這四大神君可仍然是赫然有名。

此話一出,場面上直接陷入了僵局。

轟隆隆——

遠方一陣震耳欲聾的雷聲響徹大地。

一陣陣無形的氣浪朝著四周不斷蔓延。

波塞冬朝著域外戰場深深的看了一眼后隨後微微一鞠躬。

「既然如此,那就打擾了,如果有什麼需要我西方神界可以幫忙的,儘管開口。」波塞冬一副平靜的說道。

「多謝西方神界大義。」

嗖——

一道藍金色的流光直接消失在遠方天際。

現在連海神波塞冬都走了,其他的人待下去也沒有絲毫意思。

對著孟章神君一鞠躬后,紛紛直接離開域外戰場。

只是唯一留下來的卻是渾身金光的過去未來現在佛。

一身金色袈裟的過去未來現在佛超前一步,對著四大神君微微一拜。

「貧僧早就聽聞四大神君威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過去未來現在佛一副溫和的說道。

孟章神君也是微微鞠躬。

只是對於這過去未來現在佛,孟章神君心裡也是充滿了警惕。

「佛祖過獎了,只是不知道佛祖來這所為何事?」孟章神君淡淡問道。

過去未來現在佛輕輕一笑。

雙手捏著佛手,渾身散發著一種祥和氣息。

想讓過去未來現在佛這樣就走顯然不大可能。

因為他也想知道這能夠招來至高仙劫的人究竟是什麼人。

「其實我的目的和海神波塞冬一樣,恕我妄言,我預測到了天庭可能會有一個不小的麻煩,所以特意前來看一下,如果佛界能夠幫得上忙,佛界也會義不容辭。」過去未來現在佛一副認真的說道。

孟章神君一抱拳。

「多謝佛祖提醒,在下已然知曉,如果佛祖說的是真,天庭一定會對佛界感激不盡,這其中還有一些天庭人員正在渡劫,所以佛祖就莫要進去。」孟章神君的語氣沒有絲毫謙卑。

看著孟章神君如此強勢的樣子,過去未來現在佛只是略微有些失望。

畢竟如果搞清楚了誰是召喚至高仙劫的人,那麼以後就可以額外關注一下。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離去。」

「恭送佛祖。」

直到過去未來現在佛徹底離去后。

孟章神君才不禁撇撇嘴。

「這群神界沒有一個好東西,每個人都妄圖窺探天庭的秘密,但是天庭是這麼容易被他們窺視的嗎?真是有意思。」孟章神君嘲諷的說道。

監兵神君也是深有體會的點點頭。

「不錯,畢竟天庭太強大了,每個人也都妄圖想要分割天庭,只是他們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這個實力。」

一向沉默寡言的執明神君也是點頭。

在他們心裡是絕對的擁護天庭。

天庭對他們來說就是至高無上的。

任何人都不能沾染天庭一分一厘。

正在一陣心思安遼之中,一陣恐怖的雷鳴之聲直接震醒了他們。

轉身一看,背後那黑色的劫雲已經越來越厚重。

蔓延的面積越來越廣。

其他十二人只感受到渾身一輕,他們能夠很明顯的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天劫的力量消失了很多。

甚至有人已經完全無恙的突破了九魂聚靈的屏障。

這完全就是有史以來最輕鬆的突破。

準確的說應該是薛維的至高仙劫將其他人的劫雲完全吸收了。

一道道的紅色雷電在雲層中翻滾著,彷彿這恐怖的雷劫在不斷醞釀,就等著最終的爆發。

感受著那其中恐怖的波動,薛維心裡不禁咯噔了一下。

這尼瑪的。

為什麼自己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呢?

「小子,你要好好利用好這次機會。」

看著滿天的雷電,紫薇天火突然說道。

薛維處於雷海的正中心,那空氣中都彷彿充斥著雷電因子。

「煉體嗎?」薛維直接抓到了紫薇天火的重點。

紫薇天火緩緩的點點頭。

「不錯,正是煉體,這至高仙劫已經把其他十二人的劫雲全部彙集到你這裡,雖然以往也有你這種情況,但是一旦出現至高神劫,那所面臨的雷劫是無比恐怖的,你現在煉體也有七百八十多層,一旦可以撐過去,可以在這至高神劫之中突破一千層,屆時,塑造完整版的神魂仙體,你可以成為真正的仙人。」

這一點紫薇天火倒是沒有說錯,至高仙劫薛維並不是獨一份。

以往出現的至高仙劫次數是在是太多了。

甚至多到數不勝數。

天才亘古就有。

而且數不勝數,但是誰能保證每一個天才都能在這至高仙劫之中活下來?

這太難了。

。 「時間緊迫,我沒時間跟你掰扯這個事情,你若是想休息路上休息便可!」

聽了這話,一向大大咧咧的白龍竟然罕見的露出了慍怒的神色,整個人的氣勢也微微的有所上升。

聽了這話,林贊只好無奈地站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自己去外面等著。

過了一會兒,白龍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收拾完畢了,看著自己山寨當中的眾人平靜地說著。

「從現在開始,我們黑風寨將併入森林宗門,願意跟我走的可以走,不願意跟我走的留在這裡,我保證不會有過多的為難!」

出乎意料的,這些以前還對森林宗門飽含厭惡的傢伙們竟然一個一個地欣然同意了,林贊這才明白,他們無常不是想要找上一個更適合自己居住的場所,只不過他們對於白龍的信任超過了對於自己環境的將就。

「既然大家沒有異議,現在可以回去收拾東西了,我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

說完這話,白龍便招了招手,林贊見狀緩緩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