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哎!」

良久,卻是嘆息了一聲,李天卻是想起了之前的許多,在藏樂坊當中的種種經歷,還有女飛賊一枝花的來襲,若非有這位神秘的羅剎族強者暗中相助,自己恐怕早已死了無數次。

不過如今既然已經來到了這天海城中,身在這泥潭深處,以李天的性格,又怎會輕易離去?不把這天海城掀個底朝天,探個究竟,弄清楚萬族聚會的目的,還有自己那尚未謀面的師兄,李天卻是不會善罷甘休。

搖了搖頭,李天卻是一時覺得頗有些心煩意亂,打開房門,朝向外面而去……

時間就這般一點一滴的過去,可謂稍縱即逝。

一晃眼,李天卻是在天海城中呆了大半個月,在這大半個月中,天海城中卻是發生了不少事情。

比如說城外冥神谷中血祭壇,吸引了無數強者的目光,離恨天中萬族聚首,諸多早已隱世不出,甚至被人一度懷疑絕滅的上古強族現身。

無數流寇大軍出現在了天海城疆域,朝向冥神谷集結而去。諸多縱橫離恨天的傭兵團以及各大勢力的親衛亦是如此。

天海城內,一副山雨欲來之景。不過還好,礙於天海城主的強大實力,諸多強族與傳承還算守規矩,並未將軍隊開進天海城,而是散落在附近大荒間,悄悄朝向冥神谷而去。

而明面上卻是派出族中代表,進入天海城中,打著給城主拜壽的幌子,求見城主。

不僅如此,天海城中,各族俊傑齊聚,號稱離恨天中年輕一輩的空前盛會。其間修羅族最強天驕赤淼,血海殿聖女夜叉天女辰曦,月犀族聖女小玉,天狼族皇女若離,金狽族少主狽軒等等紛紛現身,引起一場場轟動。

當然,最令人矚目的,卻莫過於那號稱離恨天最高傳承的太虛宮聖女朧月現身,幾乎引起了整座天海城地震。各路天驕的接連現身,卻是引發了空前的大碰撞。

無數天驕在此一戰成名,就此崛起了,又有多少俊傑在此折戟,從此一蹶不振。當中風頭最勁的,卻是修羅族赤淼,一路連敗數十同階強者,近乎稱王。

臣服吧小乖 而朧月仙子等人雖然極少出手,但卻也有驚人表現。倒是地藏宮弟子還素現身,以一式大悲掌法,身受十位強者至強一擊,而身形未動,成為一時佳話。

至於李天,外面的一切卻是與他無關,半個多月時間,整個人卻如同消失了一般。

其實大半個月時間以來,李天卻是一直留在了天海城中,在游少少所贈予的豪宅當中潛心修行,深居簡出。即使外出,也是前往天海書院,那典藏豐富的藏書館,借閱各種典籍。

這般生活雖然枯燥,但李天卻是自得其樂。之前對於離恨天一知半解的李天,此時卻是如同乾涸了許久的海綿,在學院的圖書館中瘋狂汲取「水分」。

從有關離恨天、天海城的各種奇事異聞,關於各大種族、上古傳承的介紹以及猜測。到修鍊當中的許多經驗、嘗試,許多古代天才的修鍊手札,天海書院的藏書館當中可謂應有盡有。

而李天那般不管什麼,都借閱一堆,囫圇吞棗的速度,令得學院當中的學生,咋舌不已。就連那守門的書院長老,在見到李天的閱讀速度之後,也驚為天人。

更是那負責記錄的長老,在與李天一席長談之後,對於這個表現驚人的少年刮目相看,大有要將其邀請進入書院學習的意思。

終於,這一日早晨,李天從入定當中醒來,走出了自己的房門。卻並未按照往日的習慣那般前往天海書院,而是出了門徑自在天海城中閑逛起來。

因為今日,李天需要去赴一場盛會,正是大半個月前,在藏樂坊中,受天海城少城主海天明所邀請的那場集會。

時間尚早,李天卻是並未直接前往,也並未通知金蟾阿飛三人,因為知曉那三人昨日已經被游少少派來的人接了過去。

清晨的天海城,卻是別有一番景緻,一層薄薄的海霧,從那廣闊無垠的灌愁海中升起,將整個天海城籠罩,妝點得如同仙境。

面上露出些許慵懶之色,李天卻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似乎感到了難得的放鬆。出了正門,李天卻是緩緩朝向市集之上行去,選了一個剛開門的麵館坐了下來。

最強嫡妃,王爺乖莫鬧! 「小二,來兩碟小菜,一壺燒酒!」

望著街道上,三三兩兩的行人,與麵館當中稀稀拉拉的食客。從打扮上分辨,有很多都應該是清晨早起的學生。時間還很早,薄涼的街口,顯得有些冷清。

「好咧!」

滿臉堆笑,一身乾淨整潔的靈族小廝卻是身姿飄逸,手捧著一大碟花生米,拎著一壺清茶來到近前。

快速的替李天抹乾凈桌面,將那免費贈送的花生米和清茶放下,而後快速轉身朝向廚房而去。

「聽到了么?」

一個聲音忽而響起,三道人影出現在門前,快速進了麵館,來到李天隔壁的飯桌前坐下。卻是三個異族青年,看上去年歲都還不大,應該是天海書院的學生。氣宇軒昂,頭角崢嶸,氣度不凡。

「什麼?」

伸手端起桌上的茶壺,往自己面前的茶碗里倒去,其中一人卻是轉頭望向自己的同伴。

「據說今日,城主府的天明少爺卻是要大擺筵席,款待這天海城中諸多強族的青年俊傑。」

最先說話那人再次開口,將自己身前的空茶碗亦是推了出去。

「哦?」

聞得這話,那倒水的人先是微微一愣,而後卻是露出驚訝之色,開口問道:「什麼時候的消息?這麼說來卻是有熱鬧可看了。」

「端木兄閉關三月,今日方才出關,自然不知道這城中變化。」

聞得端木之言,那人微微嘆息了一聲,一臉故作高深。

在其對面,端木發現手中茶壺太輕,輕輕搖了搖,沒有一絲聲響發出,卻是直接放到了一邊,轉頭對著櫃檯方向喊道:「小二,上茶!」

而後轉身望向自己的同伴,面上露出感興趣之色,開口催促道:「東明兄就別賣關子了,誰不知道東明兄乃是天海書院百曉生。」

「哪裡哪裡!」

聞得這話,東明卻是微微現出些許得色,似乎頗為享受同伴的這種恭維,快速的從一旁小二手中接過茶水。

也不再遲疑,轉頭對著兩位同伴望去,故意壓低了聲音,微不可聞道:「傳言此番萬族聚首天海城,跟六道殘卷有關。」

「六道殘卷?」

端木聞言,眉頭微皺,輕聲問道:「這東西,怎麼又出世了?」

「不止呢,據說與冥神谷血祭壇有關,聽說修羅族燕雲十三騎已經鎩羽而歸。」

搖了搖頭,東明卻是一聲嘆息,也不知道是為了修羅族,還是為了血祭壇。抬頭望向高天,如同夢囈一般開口:「據說已經有數個強族聯手,請到了神運算元一脈出山,疑似要對付五百年前……」

嘶!

聞得這話,一旁二人卻是面色微變,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露出些許擔憂之色。轉頭朝向四周望去,卻見那麵館當中,不少正在用餐的人都停下了,齊齊朝向三人投去好奇的目光。

很顯然,三人的話題,卻是引起了眾人的興趣。令得端木面色大變,慌忙對著近旁的友人使了一個眼色。

「咳咳!」

似乎也知道自己失言,東明卻是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而是端起一杯茶水一飲而盡。

而一旁眾人見此,也都不再關注,如今萬族聚會天海城,每一天都會有不同的傳聞在城中流傳,東明所言之事,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

「嘿嘿!」

微微搖了搖頭,李天卻是輕笑了一聲,抓起手邊的的筷子,夾住一粒花生往嘴裡送去,忽而生出一種過去只能在武俠當中才感受過的感覺,江湖!

如果說,人與人之間的爭鬥,便是江湖,那江湖卻是顯得太過單調乏味。滾滾紅塵,浸透著人生百態,包容著景象萬千,就如這清晨小麵館里的一番對話,不也就是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微微點頭,眼角的餘光卻是看見店小二手中端著兩盤小菜,一壺燒酒,朝向自己走來,正是自家之前點過的。

啪!

放下一錠赤金,李天卻是望了一眼店小二,開口道:「請問小哥,城主府怎麼走?」

「城主府?」

聞得李天之言,那靈族的小廝卻是面上露出訝然之色,就連一旁眾人聞言,亦是齊齊轉頭朝向李天望去。

「出了小店,往東直行三十里就到了。」

眼中帶著疑惑之色,店小二卻是望著李天,不過當望見李天手心那一錠赤金的時候,卻是面上露出喜色,一臉諂媚的問道:「不知公子打聽城主府所為何事?」

要知道李天一身打扮並不華貴,雖然外表不凡,氣質出塵,但怎麼看都不像是大族子弟。少城主海天明大擺筵席宴請四方來客,李天可不像是在受邀之列。

「赴宴!」

輕聲一笑,李天卻是搖了搖頭,將那一錠金子送到了小二手中,身形微動,已然出了大門而去……

發現精彩天地,贏取多樣好禮!

馬上打開微信,掃描二維碼或搜索公眾號「起點中文網」,

添加關注,拿下起點微信獨享好禮!

… 這一刻,路瑾突然有些厭倦了這樣的生活。

活在世界之外,像一個無家的流浪者,奔忙著體會不一樣的人生,但沒有一個,是自己的人生。

不過這也是一瞬間的想法,下一刻,這種心思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相比這些平凡的人生,星辰大海才是她的歸宿。

閉上眼,她彷彿又看見了無盡的混沌無黑暗,那天地間,彷彿什麼也沒有,耳邊的聲音越發清晰。

「死亡,亦是新生,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

畫面一轉。

天降流火,大地一片火海。

那火水澆不滅,能吞噬世間萬物。

好多人,好多人都在火里,他們彷彿如沒了靈魂的木偶,不動不喊,任由大火焚燒著他們的身體,直至化為灰燼。

為什麼?

為什麼要他們死?

已經躲到了這裡還不夠嗎?

為什麼要趕盡殺絕!

路瑾只覺得一股滔天怒氣在胸口翻湧。

她腦子裡生出了一句話:天即不仁,那便弒天!

……

猛然從夢中驚醒,路瑾感覺到有人在擦拭她的額頭。

睜開眼,四目相對。

「……」

「醒來。」陸天陽把手中的毛巾收起,「醒了就趕緊起來,出了滿身臭汗,都是味。」

「……」

「陸少爺,你難道不應該解釋解釋,你——為什麼會在我家!」路瑾坐起身,看到自己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心中鬆了一口氣。

被這個小賤男佔便宜,她會忍不住,弄死他!

可能是昨晚她又做噩夢的緣故,現在確實出了滿身汗,雖不至於有臭汗味,但身上黏膩膩的感覺,也讓人受不了。

自從做任務以來,已經許久不在做那個夢了,沒想到昨晚又複發了。

路瑾拿了換衣衣物,看見陸天陽還在房間,忍不住皺眉,「陸少爺,我現在要洗澡,麻煩你出去,還有,等我出來后,希望陸少爺能告訴我剛才的答案。」

她說的是你為什麼會在她家。

陸天陽聽明白了她的意思。

被人這個態度對待,陸少爺心裡很不爽,況且……

「蕭離,你到底知不知道感恩?如果不是我,你昨天晚上燒死在家裡,都沒人知道,說起來,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昨天晚上送她回來的時候,不想,這個女人居然在車上睡著了,怎麼都叫不醒。

把她送到家,準備走的時候,被人打電話告知了一件事,讓他決定留下來等她醒來,也省的明天再來找她。

沒想到他半夜起來喝水的時候,發現這個女人在發燒,原本是想送醫院的,但這個女人實在是……

「統子,他說的是事實嗎?」她怎麼都不信這個小賤男的話。

系統誠懇回答:【他說的是事實,昨天晚上宿主突然發燒,高燒不退,是他照顧了你一晚上。】

「生病了不把我送醫院,這小賤男安得什麼心。」路瑾嘴硬。

魔鬼總裁:虐愛成癮 系統一言難盡的看了她一眼。

你自己睡覺的時候什麼樣子,心裡真的沒點逼-數嗎?

真的好同情陸天陽了,挨了那麼多腳,還被人懷疑,宿主太沒良心了。 ?「神運算元一脈?」

麵館門口,李天輕聲自語,眼中露出微微疑惑之色,抬頭望天,卻是想起了曾了解過的些許關於這一脈的信息。

離恨天中,諸多仙佛道統流傳,無數上古強族在此方天地牢籠當中,延續著上古的輝煌。萬族爭輝,一片欣欣向榮之景。

雖然末劫之後,天地法則大變,如今離恨天中仙神絕跡,但諸多傳承卻是較之人間界完整許多。

比如,那號稱代表著某一天至高傳承,號稱九大至高傳承之一的血海修羅殿、西土佛宗,號稱離恨天第一傳承的太虛宮。

又比如,神秘莫測,號稱不輸至高傳承的地藏宮,天妖閣,以及酆都殿等太古傳承,亦是強大無比,無人敢小覷。

但在諸多傳承當中,地位最為特殊的,卻是神運算元一脈。從太古傳承至今,從未斷絕,亦是保持絕對的中立,因為這一脈掌控著世間最詭異的力量,命運。

修行者畏懼天命,離恨天中,周易卜卦之術盛行。而修行者本身到達一定境界之後,對於天地元氣與命運長河的感應都會有顯著的不同。

所以諸多大勢力,都豢養著自己的占卜師,幫助族人未卜先知,尋找福緣,躲過各種劫難。許多強者推演之術登峰造極,名揚離恨天,可是卻沒有任何一人能夠超過神運算元一脈的傳人。

關於神運算元一脈的來源,有著許多說法,有說乃是當初九天之主當中的某一位傳下的至高傳承,端能洞徹先機,窺測命運長河,令人敬畏。

也有人說,神運算元一脈的傳承,較之九天還要更加深遠,其源流可以追溯到太古蠻荒時期,開天闢地之後,乃是一位洪荒時代的大能留下的道統。

但究竟是如何傳承,便是連神運算元一脈自己都諱莫如深,不過不管是哪一種說法,都必定是非凡而殊勝,也因此造就了神運算元一脈的超凡。

這一脈卻是與其他傳承不同,傳言每一代傳人只有八人,從未超過。蓋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天道之下,大衍五十,其用四九。九則為天道極數,留一線以為天道生機。

神運算元一脈在離恨天中傳承無數載歲月,卻是最懂得趨吉避凶,也因此備受離恨天諸族追捧。

並且,有傳聞,五百年前李尋歡縱橫整片東域無敵手,但卻從來沒有人能夠探尋到李尋歡的來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