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哎,你們那個項鏈,能借我看看嗎?」秦天從不會給自己留下心病,有病就得馬上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問道。

即使語氣不夠溫和,但秦天覺得沒必要溫和,畢竟像這類的女人,出來了,那就是什麼都能賣的。

「啊,不行,這可是家傳的護身符。」張雯雯性格雖然直爽,但也分得清輕重。

「是不能取下的!」

對於張家人來說,凡事直系的親眷,不管男女,身上都配有這麼一枚項鏈。

趨吉避凶,神鬼莫近。

雖然家裏人沒有明確說明用處,但在家裏人中,這也是一個身份的象徵。

張家人,一般直系親眷,都互相稱做家裏人,而不是直系的,或者混血的,一般只能稱自己為張家人。

秦天想索要項鏈一看,可惜並不是長得帥就能辦到,還得看運氣。

「不過,你要真想要看啊,那要做我們男朋友才可以,畢竟這種地方嘛,不是你想看,就能隨便看的。」秦天剛準備放棄,另一旁的張萌萌又說了起來,挺著成熟蜜桃微微嬌氣。

兩女都穿着小半露胸裝,脖子上的吊墜深入溝壑之內,如果項鏈不能拿下,秦天要是想要一觀明白,那可得近距離好好研究一下。

「那成,反正我又不吃虧。」秦天一口答應,其實心底有些不定。

這兩女的,長得靚麗,可不會是玩仙人跳的吧?

秦天暗自放出一道神識探查著,整個車廂之內,似乎沒有其他目光看向自己,有那麼一兩個猥瑣眼神,還是剛和兩女換過座位的兩男子。

可能在兩人眼裏,秦天就是賺大發了。

「來吧,給你看。」秦天一答應完,兩女就樂得花開。

一把撲上桌子,抬頭含胸看着秦天,想讓秦天好一觀天下美景。

場面一陣尷尬,秦天也猝不及防。

「嘿,你們別這樣,我就只是想看你們的項鏈而已,真的……」

「真的?」張萌萌不信,信了,那還真是有鬼。

男人不好美色,打死都不信。

「那你要看它幹嘛?」兩女取下項鏈,一把都給了秦天。

這操作,秦天又學到了。

「你,你們不是說,不能取下嘛?」

「哦,你除外呀,都是自己家人的,還有什麼捨不得的。」

秦天不語,眉頭緊蹙。

又過了一刻鐘之後,秦天才慢慢恢復神態,又緩緩問道:「你說,你們倆都姓張是嗎?」

這種事情並非巧合,同樣的姓張,同樣的項鏈,就連那麼骨子裏的氣息,都有些絲絲縷縷的聯繫。

秦天一直懸在心上很久,卻沒想到還是要面對。

……

直至中午——

嘉海,城北,岳王湖畔…… 想到這裏的星河很是靦腆的笑了笑,接着便從身下的草地之上站了起來。

「先別想這麼多了,去把小貓咪叫過來,把魂兮龍游教給她。」

他心中想到這裏,「嗖」的一下便從原地竄出,朝山腳下女生宿舍的方向趕去。

不多時后,星河去到了女生宿舍的房門外,「咚咚咚」的敲了兩下。

「誰啊。」

聽見門響,屋內又傳來小舞的說話聲。

「我。」

星河開口應道。

便在他話音剛落的剎那,「吱呀」一聲,身前就快報廢的房門被人拉開,精靈可愛的小舞出現在他身前。

「哥?你怎麼來了?」

小舞滿心疑惑的問道,明亮的眼睛一閃一閃的,像是星星在眨眼一般。

「這個,我找竹清……」

星河支支吾吾的回答,在他跟前的小舞聞言微愣了下,接着便一臉幽怨的撅起嘴巴,狠狠瞪了星河一眼。

「竹清,又是找你的。」

她轉身對屋內的朱竹清道,接着怨氣沖沖的輕哼了聲,回到自己的床邊坐下。

接着朱竹清便來到了宿舍門外。

她順手將身後的房門拉上,對星河道:

「怎麼了?」

話音輕柔,但在朱竹清的眼中卻蘊著些許埋怨,很明顯,她仍舊在意方才戴沐白說出的那一番話,

「跟我走,有東西要給你。」

星河簡單答道,接着一把抓住朱竹清雪白柔嫩的小手,朝學院後山走去。

朱竹清的小手冰冰涼涼的,就像是嬰兒的肌膚一般柔軟嫩滑,握著很是舒服。

小手被星河緊緊握住,在朱竹清的臉上忍不住泛起些許紅潤來。

她只象徵性的輕輕用力掙扎了下,沒能從星河手中掙脫出來,便乖乖把手給他握住,低着頭不說話了。

兩人再次來到了學院後山的山頂,朱竹清鼓著小嘴看着眼前的星河,開口問道:

「你有什麼東西要給我?」

「嘿嘿,我要教你一種功法。」

聽完星河這話,朱竹清的眼中泛起幾抹好奇,輕聲問道:

「功法?是一種特殊的魂技嗎?」

「不是魂技」

星河搖了搖頭,接着答道:

「它是一種能增加魂力修鍊速度特殊方法,名叫魂兮龍游。

這魂兮龍游奧妙無窮,等我先把它教給你了,再來告訴你它的各種作用。」

「好吧。」

朱竹清點了點頭,星河心念一轉,將體內來回遊走的魂力通過朱竹清的手掌,在一點一點的導入到她的身體之中。

「感受到在你體內流轉的魂力波動了嗎?那是我的魂力。

現在我會操控這縷少許的魂力,帶動你體內的魂力遊走諸身,你簡單配合一下就好了。」

星河出聲提醒了下,接着便已自身無比強大的靈識,控制着那一縷魂力帶動朱竹清的魂力遊走。

接着便是小半柱香的時間過去,在星河的幫助之下,朱竹清毫不費力便學會了魂兮龍游。

此刻她體內的魂力無時無刻不在遊走全身,魂力修鍊的速度比之前增加了一倍以上。

感受着在體內徐徐流轉的魂力波動,朱竹清的眼中浮現出幾縷欣喜的神色,輕聲開口道:

「這魂兮龍游好厲害啊!

我體內魂力的增長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如果我的體內的魂力一直照這個速度增長下去的話,說不定我能在四十歲前突破到封號斗羅。」

「四十歲成為封號斗羅?」

聽到這話的星河忍不住白了跟前的朱竹清一眼,撇嘴道:

「你是瞧不起我的魂兮龍游呢,還是瞧不起我呀?

就算沒有這能增加魂力修鍊速度的魂兮龍游,我也能讓你在二十歲之內成為封號斗羅。

不就一個簡簡單單的封號斗羅而已嘛,有什麼難的,還要幾十年這麼久……」

「你就吹牛吧!」

朱竹清一臉嫌棄的輕哼了聲,星河沒有固執的與她爭論,只是道:

「你不信就等著看唄。」

緊接着,星河又花了小半柱香的時間向朱竹清說明了魂兮龍游的各種作用,一邊說的同時,還很是認真的為她親身示範了下。

見識了魂兮龍游功法的各種妙用之後,朱竹清深深看了跟前的星河兩眼,忍不住嘆道:

「戴沐白和奧斯卡他們說得沒錯,你真的是個變態,竟然能創造出這麼厲害的功法來。

我用魂兮龍游模擬我的第一第二魂技,竟然能將它們的威力提升至少一倍以上……」

「這有什麼,小貓咪你等著,我再教你兩種特殊的魂技。」

星河柔聲笑道,接着伸出手去,在朱竹清的額前輕輕一點。

便在星河這一指點出的瞬間,無數玄妙非凡的記憶擁入朱竹清的腦海。

他以佛家醍醐灌頂的特殊法門,將從小舞那學到的無敵金身與他自創的魂翼,一起傳授給了朱竹清。

轉眼便是小半柱香的時間過去,星河鬆開了點在朱竹清眉心的食指。

朱竹清睜開雙眸,眼裏滿滿都是疑惑與迷惘之色。

「剛才在我腦中浮現的記憶是?」

星河出聲解釋道:「那是我要教給你的兩種魂技呀,你利用魂兮龍游運轉體內魂力,便像剛才模擬魂技那樣,使它們按照特定的魂力路線流轉,便能將無敵金身與魂翼釋放出來了。」

朱竹清聞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着面色一凝,開始如星河剛才所說的那般,利用魂兮龍游運轉體內魂力。

約莫兩三秒的時間過去,在朱竹清的身上忽的亮起一抹淺淺的金光,下一瞬后,光芒大放。

「這就是整個大陸之上數一數二的防禦型技能,無敵金身了。

你現在的魂力是四十八級,以魂兮龍游模擬魂技的年限,應該在兩萬年左右。

兩萬年四十八級魂力的無敵金身,應該能持續六秒時間。

長達六秒的無敵防禦,同時為你增加一倍以上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