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哦,好的….劍來….」秦玄以掩耳不及之勢,迅速出招,瞬間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土遁….」秦玄出劍的那一剎那胡秀英身前瞬間出現一枚盾牌,退出數丈之外的胡秀英再次被震驚。

「哈哈….不錯….你這修鍊速度堪稱天才,大哥我修鍊這麼多年也只能和你打成平手。」胡秀英誇讚道。

「大哥謬讚,還望多多指教。」秦玄收劍后說道。

「指教不敢當,咱們兄弟倆切磋而已。」胡秀英謙虛的說道。

「走吧,我想大師他們應該也醒來了。」秦玄說道。

「走。」胡秀英和秦玄一瞬間又出現在房間裏面,此刻秦玄內心是震驚的,世間竟有如此神奇的陣法。

秦玄和胡秀英倆人走出房間,來到酒店大堂,徐掌門坐在大堂沙發上抽著旱煙,臉色看起來已經紅潤很多,不像昨晚那麼蒼白。

「老爺子好。」胡秀英說道。

「喲,你們倆吃飯了嗎?」徐掌門問道。

「嘿嘿….還沒呢。」秦玄撓了撓腦袋尷尬說道。

「那快去食堂吧,徐福正在那兒給大傢伙下麵條呢。」徐掌門說道。

「好的,老爺子您吃了嗎?那個食堂在幾樓啊?」胡秀英問道。

「吃了吃了,電梯上5樓就是。」徐掌門說道。

「哦,那我們就先去啦,您歇會兒。」胡秀英說完帶着秦玄坐電梯直達5樓。

「喲,你們倆怎麼才來呀,要是再不來我一會兒可就不給你們下面咯。」徐福吃着麵條說道。

「昨晚太累了,這不才起來嘛。」胡秀英說道。

「坐會兒啊,我給你倆煮苗條去。」徐福端著碗一邊吃面一邊朝着廚房走去。

「我說徐老師,你這生意做得可以啊,聽說這酒店是你的?」胡秀英問道。

「嗨…這算什麼..」徐福感嘆著說道。

「我說,你這些年不會幹了什麼勾當吧,一個學院院長收入這麼高的嗎?」胡秀英盯着正在廚房忙活的徐福問道。

「你看你…職業病犯了不是….我可告訴你啊,這酒店還真是我自個掏錢買下的。」徐福說道。

「這麼大一酒店那得花多少錢買?」胡秀英問道。

「我要給你說不到100萬信不信?」徐福玩味的看着胡秀英說道。

「什麼….這麼大酒店,不到100萬你就給買下了?」胡秀英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你別不信啊,你去打聽打聽就知道了。」徐福說道。

「你今兒要不說清楚,我立馬讓檢察院的過來信不信?」胡秀英威脅著說道。

「來….面好了,要什麼佐料自己加啊。不是,我說….你這真是職業病犯了是不是?」徐福無語的說道。

「說不說?」胡秀英問道。

「行…行…行….告訴你得了,反正這也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不是撒秘密。」徐福無奈的說道。

「坐這兒吧,說說。」胡秀英和秦玄端著面找個位置坐下說道。

「是這麼回事兒,這酒店吧它確實不止這個價,不過呢這酒店有些邪乎,前幾任賣家都是着急出手,所以呢這價格就一跌再跌,就這麼個價了。」徐福說道。

「邪乎?」胡秀英問道。

「這酒店吧,在我沒接手之前它鬧鬼,好幾個房客都說在酒店房間看見鬼了,就這麼一傳十,十傳百酒店就沒什麼生意了,方圓幾十里的人都知道這就是棟『鬼樓』。」徐福說道。

「有鬼你還敢買?」胡秀英問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本家是撒對吧。」徐福驕傲的說道。

「那這酒店到底有鬼沒?」胡秀英問道。

「其實吧,要擱這之前我肯定不相信鬧鬼。所以我就請咱們家老爺子來作法,然後又在酒店化糞池裏面放了幾條魚進去。

找了幾家媒體記者前來拍照,就說這酒店其實不鬧鬼,之所以晚上有人聽見響聲那是到了晚上房客們都在打開熱水洗澡,這熱水順着管子流下去,那下面的魚感受到溫度不對,那肯定在裏面瞎撲騰,這不就有聲音了么。」徐福說道。

「高,實在是高,這麼損的招你也能想到。」胡秀英豎起大拇指誇讚道。

「嘿嘿,誰知道報紙這麼一寫,那些小年輕就喜歡這種刺激的環境,所以酒店的生意就這麼好起來了,特別是周末的時候,那根本沒有一間空房。」徐福說道。

「徐院長,你還真是個人才,那你說這酒店到底有鬼沒?」胡秀英看着徐院長問道。

「昨晚那一仗,我覺得吧這酒店可能真有鬼,昨晚我才發現泉眼就在酒店下方。」徐福說道。

「那昨晚怎麼沒見鬼?」秦玄問道。

「你傻呀,昨晚咱們幹嘛來了?」胡秀英反問道。

「誒,你說咱們昨晚那麼大動靜,怎麼周邊這些人好像一點也不知情?」秦玄問道。

「你小子是不是虎啊,我老爺子之前在這兒佈陣,這胡警官在這兒佈陣,你以為玩兒呢?」徐院長瞪了一眼秦玄說道。

「所以我覺得吧,這酒店你該關還是得關,不然到時真的鬧出人命可不好收場。」胡秀英看着徐福說道。

「誰說不是呢,我昨晚就在琢磨這事兒,反正這些年早就賺錢了,關了也就關了。」徐福滿不在乎的說道。

「徐院長是個明白人,在下佩服。」胡秀英說道。

「嗨,這不是也沒辦法的事兒嘛,我準備等這段時間過了就叫人來拆了,也不賣了。」徐福說道。

「仗義,徐院長你太仗義,這要擱其他人止不住找哪個冤大頭呢。」胡秀英一頓誇讚道。

「哎呀,行了,行了,這吃面還堵不住你的嘴呀,夠不夠?」徐福不樂意的問道。

「夠了,夠了,謝謝啊。」胡秀英擦了擦嘴說道。

「那行吧,你們去大堂等我會兒,我把這收拾一下就來。」徐福說道。

「好勒,一會兒見。」倆人吃好麵條就坐電梯下樓去了。 忘仙鎮坊市,女人街。

街道兩旁,大多都是出售女修衣衫,首飾,駐顏丹之類的店鋪,顧客都是女修為主,因此得名。

此時。

女人街上,騷動不已,人滿為患。

林逸和孟瑤來到女人街,在人群中擠來擠去。

很快。

兩人就來到一家專門出售女修衣衫的店鋪。

靚衣閣!

靚衣閣門前,站著一位絕美女子。

這女子看上去約莫三十歲上下,一頭烏黑秀髮,面容姣好,肌膚白皙透紅,身姿玲瓏曼妙,尤其是胸前一對飽滿,極其傲人。

最為勾人是,她穿著一身青色鏤空紗裙,將她身姿襯托得更加曼妙動人。

紗裙鏤空,雪白肌膚若隱若現,讓人充滿好奇,想要探索。

「絕了,真是絕了!」

「美艷至極!」

「若是能和這樣美人共度一宿,死也無憾!」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許多男修們,留著口水,讚不絕口。

一眾女修們,也都欣賞著這絕美女子,尤其是被她所穿的青色鏤空紗裙所吸引。

若是她們穿上這鏤空紗裙,是不是也能這麼好看?

是不是也有很多男修頻頻為她們回頭,盯著她們目不轉睛?

很多女修都是心動了。

這時。

靚衣閣的夥計,站在門前,朗聲吆喝。

「最新潮,最好看衣衫,盡在靚衣閣,快來搶購!」

「今天所有購買者,一律八折!」

青衫夥計扯著嗓子喊道。

聽到這話。

本來還在觀望,還有所猶豫,要不要購買這麼暴露紗裙的女修們,在打折促銷下,再也按耐不住。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

很快。

在這裡圍觀的女修們,大多都是走進靚衣閣中。

而靚衣閣門前這位絕美女子,靜靜站在店門前,望著人群,美艷不可方物。

突然。

她看到人群中的林逸,不由莞爾一笑,風情萬種。

頓時很多人,都一起望向林逸。

「你和這嬌媚女子認識?」

孟瑤有些酸溜溜問道。

「不認識!」

「我第一次見她!」

林逸連忙搖頭,撇清關係。

「既然不認識,她為何要對你笑?」

孟瑤追問道。

「我哪知道!」

林逸沒好氣道。

人家對他笑,他上哪管得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