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哦?」傲爽劍眉一挑:「怎麼體會?」

「當然是把我當作對手,和我比試一場了。」傲石笑著說到。

「什麼時候?」傲爽當即也是說到。

「好,這份果斷,就是我當年也是有所不及。」傲石雙目微眯:「明日午時,傲家內院,演武場。」

「不是現在么?」傲爽看著傲石,一聲輕笑。

這兩人還未真正比試,但是暗中已經開始較勁,道道靈力漸漸從二人身上逸散而出,在兩人之間開始碰撞。

「砰砰砰!」

一團團狂暴的靈力也是在二人之間爆發開來,震的離二人較近的傲奇和傲雷也是不禁後退了幾步!

「哈哈,好!」傲石突然身軀一震,周身的靈力也是隨之散去,看著傲爽一字一句的說到:「那明日午時,我便在內院演武場等你咯,爽弟!」

「可以。」傲爽無所謂的說到。

「那我先離去了,爽弟,明日午時,期待你的英姿。」傲石說完便在傲奇和傲石的簇擁之下離去了。

傲爽看著傲石離去的背影,喃喃自語到:「這個傲石,看來是心中有些不服氣啊,你可以直接說出來啊,整這些虛的有什麼用?」 傲石確實有些不服氣,雖說這三年接觸的天才俊傑不在少數,傲石前幾年的那份傲氣也是收斂了許多。但是同是青雲城這麼一個小城鎮走出來人,居然能受到家族長老和家族小輩見如此的稱讚。不知怎的,當年的傲氣,似乎又有些死而復燃。

而傲爽,自然是不在乎傲石的傲氣什麼的,這都相當於當面對自己發出挑戰了,以傲爽的性格,當然是當仁不讓。

在乾習秘境的山洞外,傲爽都敢口出狂言逆天,何況是一個巔峰靈師?

傲爽的小院內。

「少爺回來了?」綠兒看到傲爽回來,也是欣喜的說到,隨後鼻子嗅了嗅,也是敏銳的感覺到了傲爽身上的異味,當即說到:「少爺我去給你打洗澡水!」

「這小丫頭,還挺貼心的啊。」傲爽看著綠兒離去的背影低聲自語到。

————————————————————————————————————

「呼!」傲爽躺在木製浴盆之內,後背靠在浴盆邊緣處,感受著溫水給身體帶來的舒爽的感覺,也是不禁舒暢的深吸幾口氣。

「風雲亂戰,遠古大戰時戰場,奇珍異寶無數……但是據說能進入風雲亂戰的人,都是有著越階戰鬥的能力。其中更是會有一些大宗門的弟子進入風雲亂戰,試圖召募一些天之驕子,用來壯大宗門的力量。」傲爽躺在浴盆中,雙目微眯:「明天和傲石比試完后,順便向父親打聽一下這風雲亂戰一些事宜,也是有備無患。」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穿越前曾為殺手的傲爽,每次任務,都要踩點,打聽情況。這也養成了一個習慣,不打沒把握的仗。

「少爺。」這時綠兒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要不要我現在去準備寫吃的?順便拿點酒?」

「嗯。」傲爽輕聲說到。

「那綠兒去了。」腳步聲越來越遠,綠兒應該是去準備飯菜和酒食了。

「嘩啦啦……」傲爽自浴盆之中站了起來,將身體擦拭乾凈之後,抬了抬雙臂,看著自己雙臂上的黑色龍形紋身。此時龍傲戰紋略微有些泛紅,還在散發著淡淡的靈力波動,甚是奇異。

「嗯?」傲爽好像突然想起來什麼,自己雙臂上的紋身是龍傲戰紋,那麼自己後背上的魔舞日月紋身,又是什麼?

算了,何必想那麼多呢,該知道的時候,自己也許便會知道了。傲爽搖了搖頭,穿好了衣服,感覺到綠兒已經端著飯菜往自己房間這裡走來了,也是打開了房門。

「少爺,沒什麼事我便走了。」綠兒將飯菜和酒擺放在桌子上后說到。

「嗯。」傲爽點了點頭。

綠兒又將浴盆之中的水倒掉,還把傲爽的換洗衣物也拿走了。

天色漸晚,秋風習習。明日,是傲爽和傲石在傲家內院比試的日子,這兩人的比試,也是代表著兩代人,一代便是傲石這一代二十左右歲的傲家子弟,而另一代便是傲爽這一代了。

傲石,自然是他們那一代的翹楚,而傲爽,更是青雲城有名的絕世天才。兩人的戰鬥,也是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

第二天正午,傲家內院演武場。四周一片片黑壓壓的人群,而傲天豪也是和傲家眾長老坐在觀戰席之上。

「傲雷大哥,不知道這次傲爽大哥和傲石大哥的比試,誰會勝啊?」旁邊一名傲家子弟看到身形高大健壯的傲雷走來,也是問道。

「那還用說嗎?我石哥三年前便是傲家出了名的天才,三年前參加風雲亂戰,更是被六品宗門玄雪門選中,收為弟子。這傲爽敢答應我石哥提出的比試,真是有些自負了。」傲雷笑著說道。

這次來的不止傲家小輩,就連傲石那一代,許多二十一、二歲的傲家子弟也是前來觀戰,不知是想替傲石壯壯聲勢,還是只是前來觀看比試的。

「三年沒見傲石,不知道傲石在玄雪門修鍊的怎麼樣啊?」一名二十二歲的傲家子弟說到。

「嗯,三年了啊,這三年過的真快,我都沒什麼感覺。境界都沒有提升,還是中階靈師,今年各大家族比試之時,聽說很多比咱們小四、五歲的少年都是達到了中階靈師的境界,真是慚愧啊。」旁邊一人搖著頭說到。

「當年傲石在咱們這一代中便是天才,可以說是獨領風騷,不知這次回歸之後和傲爽這名新秀,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啊。」

不光這些傲家子弟議論紛紛,就是觀戰席上坐著的傲家眾長老,也是在討論著二人的比試。

「三弟,你說石兒怎麼剛回來就向爽兒提出比試的請求呢?」此時傲天豪也為傲爽捏了一把汗,皺著眉頭問道。

雖說傲天豪知道傲爽曾經以低階靈師境界震殺高階靈師虎山,但是傲石畢竟是在玄雪門修鍊了三年。大宗門之中,不光是有著完整的修鍊體系,更是每個月都有靈王階的強者傳道解惑。可以說不光是修鍊的條件比傲家強上許多,就連平時接觸的人,也儘是天才。

再說虎山是什麼人?說好聽點,沒被傲爽殺死之前,猛虎傭兵團,一個大型傭兵團的團長,在青雲森林附近也是享有盛名。說不好聽點,就是一個強盜頭子。一個強盜頭子,能有什麼強大的武力,一身靈技都是野路子。而傲石,卻是真真正正六品宗門裡面出來的弟子。功法和一身靈技,都不是虎山能比的。

「大哥,你不是一直說,小輩之間的事就讓小輩們自己去解決么?再說既然爽兒決定去參加三個月之後的風雲亂戰,那麼這正好是個機會。通過和石兒的比試,爽兒也許會發現自身的不足,這總比到時候參加風雲亂戰之時出醜強吧?」傲天雲捋了捋鬍鬚,輕聲說到。

「呼!」傲天豪吐出一口濁氣,沒有再說話。傲天豪現在也拿捏不準自己的兒子傲爽到底能不能挺過這一關……

「傲石大哥來了!」

「這就是傲石大哥,好帥啊!」

許多傲爽一代的少女也是第一次見到傲石,那英俊的容顏,還有那天生的桃花眼,在此時對於她們來說更是巨大的誘惑。

傲石看著眼前居然來了這麼多人,也是微微一笑,身形一個起落便來到演武台之上。對著觀戰席上的眾長老行了一禮之後,便開始閉目養神,等待傲爽的到來。

這一等,便是半個時辰,就在眾人等的都是有些不耐煩之時,一道略微有些瘦弱的身影,也是自傲家內院的大門外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了過來…… 「傲爽大哥來了!」

「看傲爽的表情,竟然這麼鎮定?難道是有什麼依仗么?」

「切,我看是裝出來的吧?」傲奇站在傲雷的身邊,看著傲爽淡然的神情,不屑的說到。

一朝天子一朝臣,在傲石沒回來之前,傲奇是萬萬不敢如此說傲爽的。現在傲石回來了,傲奇的腰板也挺直了,也敢當眾說傲爽了。

只是不知道,傲爽和傲石比試之後,傲奇還敢不敢這麼說……

……

傲爽沒有理會眾人的議論,而是對著演武台走了過去,人群也是自覺的分開,為其讓出一條道路。

當傲爽經過傲奇的身邊時,傲爽眼角的餘光也是掃了傲奇一下,但就是這道餘光,卻讓傲奇打了一個冷顫,臉色也是瞬間變的慘白!

傲爽微微一笑,沒有再理會傲奇,徑自走上了演武台。

「呼!」

傲奇站在原地喘著粗氣,右手也是竭力摸著自己的胸口處,剛才傲爽眼角的餘光,竟然如此恐怖!

「敢惹傲爽大哥,嘗到苦頭了吧?」站在不遠處的傲宇,後背上還背著傲爽贈與他的魔紋刀,看著傲奇說到。

傲奇根本沒時間理會傲宇,雖說現在傲爽都已經走上了演武台,但是傲宇想起剛才傲爽犀利的一眼,仍舊有些心有餘悸。

「呵呵。」傲石看著走到演武台之上,站在自己對面的傲爽笑了笑:「爽弟,看著如今意氣風發,正值風華正茂的你,我彷彿看到了當初的自己。」

傲爽聽到如此說,居然有些想笑,看著傲石說到:「開不開始?」

「沒想到你是如此著急啊,那麼,我也是不會讓你失望的……」傲石說完自空間戒中取出一把雪亮的長刀,左手輕撫刀身:「地階低級靈器,千年雪鋼打造,雪影刀。」

傲爽自從上次在和劉金的比試中,自己用的比較趁手的青雲劍被毀之後,一直便是使用著盤龍匕。但是盤龍匕是天階靈器,恐怕力道稍微控制不好,便是會毀了傲石的雪影刀。兩人也沒什麼仇怨,傲爽並不打算使用盤龍匕。

視線略微在台下一掃,看著傲宇的方向叫道:「宇弟,魔紋刀借我一用!」

眾人的視線也是隨之看去,傲宇被這麼多人看著,有些靦腆,最終點了點頭,從背上將魔紋刀取了下來,向傲爽扔了過去。

傲爽穩穩的接過魔紋刀,看著手中造型奇特,刀身之上漫布著黑色魔紋的魔紋刀,緩緩說到:「地階低級靈器,魔紋刀,青雲城各大家族族比之時李家家主李成雲答應的彩頭。」

要說傲爽是怎麼得到這把魔紋刀的,台下眾人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當日李雄羞辱傲力,傲爽也是含怒出手,先是用狠辣的手段擊敗李文,隨後更是廢了李雄一身的靈力。最後一舉奪得菜頭,可是讓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傲爽得到魔紋刀還沒到一炷香的時間,便是送給了傲宇。

「爽弟,聽說你是用劍的?要不這樣,我換一把人階靈器,你也換一把靈器,當然你不換也可以。怎樣?這樣對你來說,也公平一些。」傲石昨日也是跟傲奇和傲雷打聽了許多傲爽的事迹,如今看到傲爽拿著魔紋刀和自己比試,覺得就算自己贏了也有失風範,當即出口說到。

「不必了,天下靈器,本沒有形狀類別之分,是有趁不趁手之說。這把魔紋刀,我用著還可以。」傲爽淡然的說到。

「狂妄!」傲石聽到傲爽如此說,也是不僅皺眉:「那我便讓你領教一下真正的刀法!爽弟,你知不知道,以你這種自負的態度,恐怕連參加風雲亂戰的預選資格都沒有!」

「廢話少說,戰吧!」傲爽將魔紋刀斜橫在胸前,看著傲石說到。

「好!那就讓你領教一下我的漫雪刀法!」傲石說完也是運轉自身靈力,藍色衣袍在此時無風自動,身體外也慢慢浮現出一道道白色的靈力,就連演武場周圍的溫度,也是在此時下降了許多。

「這玄雪門的功法,配合著漫雪刀法,果然犀利,這也就是爽兒,換上一般的中階靈師,恐怕動作都會受到這溫度的影響。」傲天豪感受著傲石體外渾厚的白色靈力,也是不禁讚歎到。

站在演武台四周的傲家子弟們,有些實力弱的,感受著四周突然降低的溫度。也是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雙手抱緊雙肩,瑟瑟發抖。許多人赫然已經堅持不住,要回家取些衣物過來了。

而距離傲石最近的傲爽,這種感覺也是尤為明顯。但是傲爽的練體程度可是達到了煉皮小成之境,很顯然這種程度的低溫,對傲爽不能造成一絲一毫的影響。

「飛雪漫天!」

傲石見自己的靈力對傲爽沒有造成影響,當即也是猛然一蹬地面,猶如猛虎出山一般,無數記雪白的刀影,也是向傲爽揮砍而去!

而傲爽根本沒修鍊過什麼刀法,但是也不代表傲爽不會用刀。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么?傲爽也是微微提氣,手中魔紋刀也是瞬間砍出數十刀!

「鏘鏘鏘!」

白色的刀影和黑色的刀光層層疊疊的交織在一起,兩人的靈力也是在此時發生了碰撞,令許多距離演武台近的人,皆是不由後退了幾步!

白色的刀影加上黑色的刀光,漫布在演武台之上,猶如滔滔江水一般連綿不絕!

「好!」

「精彩!今天沒白來!」

「太帥了!」

傲家子弟見二人戰在一團,也是不禁拍手叫好,歡呼一堂!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傲天豪起初見傲爽用刀也是有些緊張,畢竟在傲天豪的記憶中,伴隨自己兒子傲爽的一直是一把劍。但是令傲天豪沒有想到的是,傲爽僅憑著刀式,便是將傲石的刀法全部攔截了下來!

有些震驚的說到:「沒想到爽兒是用劍出身,可這使用起刀來,也是刀刀剛猛,大開大合。如果不是我知道的話,恐怕會以為爽兒是善用刀的。」

「嗯……」二長老傲天源也是有著震驚的點了點頭:「難道是無師自通?這悟性,太過於恐怖了!」

前文也是提到過,傲爽穿越前是殺手。各種招式,和各種武器都是略有一些涉獵,因此此刻用起刀來,也是像模像樣,刀式剛猛,大開大合!

「鏘!」

又是一道刀身互相碰撞的聲音傳來,一招過後,二人也是不約而同的向後退出幾步。

傲石看著傲爽,雙目微眯:「沒想到爽弟用起刀來也是像模像樣?」

「呵呵。」傲爽微微一笑:「多謝稱讚了,都是一些野路子……」

「那麼我也開始認真了!」傲石見傲爽如此輕鬆,氣也是不打一處來,恨聲說到。

「來吧,少說廢話,我午飯還沒吃呢!」傲爽調侃著說到…… 「哈哈!」

「爽哥好氣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