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哪裡?難道不是為了逃婚,隱匿到某遺迹中閉關修鍊?」

「當然不是!玲瓏仙子的修為,何須逃婚?她不喜歡,誰還能強迫她?我跟你們說,玲瓏仙子是推衍到她的有緣人是在世俗界的凌雲市,所以才隱藏身份,去了那裡,並且成為了遠古大能王宇大大的老師,而且,據說,他們關係可不只是師生……」

「還有,你們知道藥王谷的聖女李悠藍心怡的對象是誰嗎?不錯,就是王宇大大!」

「還有一條更誇張的,你們知道咱們修鍊界第一妖仙九尾靈貓吧? 愛妻好甜跟我去私奔 據說成了王宇大大的寵物貓,嘖,聽我們宗門的老祖說,九尾靈貓是末法時代前便修鍊成仙的大能,能存活到現在,便是因為其一早便推衍到天機,抓住了遁去的一……相傳,她化形后的容顏,堪稱絕世……」

「你們都想多了,王大大的真愛是楊家外孫女百里晴雪,那才是真正的絕色!」

「別上眼藥,據說真愛是他沒有血緣關係的小姨孫穎,當世最清純的人間少女!」

「什麼真愛?王宇大大是博愛,你們不知道?以王宇大大的身份,道侶怎麼可能僅僅一兩個呢?」

……

高考如期到來,但原本要參加,也確實參加了的王宇,卻悲哀地發現,

寂寞如雪……

沒人給他裝逼的機會!

最終只能興緻缺缺,草草收場,被帝都大學特招,成為帝都大學的學生,同時也成為帝都大學的客座叫獸,不,是教授。

人稱,當世道祖!

最帥最強最牛逼的道祖!

所幸,學生身份隱藏了真實身份,還能跟小姨、晴雪以及被背後勢力逼迫跟來的波霸妹等等,成為親密無間的好同學。

至於親自到楊家迎娶晴雪,已經成為過去。

楊家親自將晴雪送到了王宇面前,生怕王宇反悔的樣子……

有一天,那一晚,那一夜,

堂堂教授,堂堂道祖,堂堂真仙,竟然喝醉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終於成功地,將自己變成男人。

帶著淘寶到古代 清純嬌俏的小姨,

出塵如仙的晴雪,

清麗脫俗卻又波濤洶湧的聖女幽藍,

嫵媚無雙、魅惑天下的美女老師,

無雙長腿英姿颯爽的警中之花龍玥小姐姐……

重生,重修的仙生,他的心境,獲得大圓滿……

而神秘強大的地球,靈氣復甦,新紀元到來的地球,才剛剛開始,

從八九玄功開始,

王宇攜帶著一眾絕色道侶,開啟了無雙霸體,走向永生不滅的修行之旅,

當他的肉身再次渡真仙劫時,

便是他帶著眾女踏上星空之旅,開啟更精彩人生的時刻,

人生,

總有殘缺,完美的心境,不意味著事事如意,

比如,幾女上演的后~宮大戰,

比如,小姨依舊蠻橫,一不順心便揪著耳朵訓斥……

比如,晴雪修鍊的最契合她的冰清玉潔大道,不是你想要就能要,隨時撩的王宇要焚身,

再比如,天生媚骨的玲瓏仙子,馬蚤起來,堂堂真仙也得跪……

比如波濤洶湧的卻又有天使般清麗脫俗顏值的聖女,一不如意,就煉製點自創的丹藥讓某人試藥……

再比如,英姿颯爽的長腿小姐姐,特愛咬,真的咬!

還有那隻遠古便存在的九尾靈貓……

簡直了!

人生吶……

不,

仙生啊……

某一天,王宇抬頭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沉默良久,看了一眼身後恍若仙宮的豪宅,幽幽道:

「老婆們,神武大陸終於鎖定了!分身留給你們,本尊要重返神武大陸,嗯,帶著你們的靈魂印記,讓你們化凡!哼,我倒要看看,因果究竟是什麼東西,異世千年,我為凡……仙人,有什麼好的,我要重修,我要上學,我要度假,我要重新泡你們,哼哼……」

唰!

人生才有更多的美好和美妙。

仙生漫漫,好生無聊,

王宇大大帶著眾美的神魂印記,

再次墜入了萬丈紅塵……

仙武大陸,

他,

他們來了!

(結束了,成績太差,差到無法獲得推薦,也就是……堅持都幾乎沒有希望,最重要的是,不吃推薦,推薦都沒效果,對不住大家,烏山不是十七八歲的少年了,可以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為了生活……希望大家理解。再次,抱歉……我比你們更捨不得,真的,幾個月的時間和心血,就這麼白瞎了……心痛,真的很痛,壓力也很大……或者這就是人生,起起伏伏,我沒喪失信心,只是需要自我檢討,需要反省,需要努力……謝謝能陪伴到現在的兄弟姐妹,讓你們失望了,對不起……下月再見。) 「唉,果然無法突破第一層嗎?」林塵,原本是地星的一位普通的年輕人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他,因為偶爾的一次原因讓他走上了一條與常人與眾不同的道路,在他長大的孤兒院的院長喜歡一些具有歷史的物品林塵受他的影響也對這些東西感興趣,所以經常去古玩街里轉悠看看有什麼心儀的東西。

三年前林塵偶爾在古玩街的一家攤位上發現了一個大約手掌大小的青色蓮台,這座蓮台看起來像是被裹上了一層厚厚的蠟,而且被包裹著的的蓮花瓣上充滿了裂紋,看起來就像一件殘次品一樣,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林塵感覺這座青蓮台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在不停的吸引著他,於是林塵便假裝在攤位欣賞其他東西,因為他知道如果讓攤主察覺到他對青蓮台感興趣的話絕對會被攤主往死里宰。

林塵拿起青蓮台看了看便放下了,攤主問道:「小兄弟眼光真不錯,這個青蓮台是清朝時期的東西小兄弟要是感興趣的話三千塊賣給你了咋樣?」林塵裝著一種看傻子的眼光看著攤主說道:「老闆你確定這玩意是古董?別不是你在哪個方隨便淘來的騙那些不懂行的吧,這玩意能值一百塊就不錯了。」老闆一點也沒有因為被說破表現出來異樣,林塵也沒有抓住不放因為干這行的都這樣,能發現是你的本事,只需不能發現被坑了也沒地方說理去,都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只能自認倒霉當交了學費罷了。

老闆也知道遇到懂行的人了便對林塵說:「兄弟你要是喜歡的話老哥我就五百塊便宜點賣給你,大家干這行的出來混口飯吃也不容易體諒體諒。」

「我只有三百塊老闆你看著辦吧,要是能賣我就買,不能就算了,」說罷林塵便起身假裝要走,「兄弟別走我賣給你,就當交了一個朋友,」老闆連忙說道。在林塵把錢給你老闆的時候他發現老闆的眼中閃過一縷精光,林塵便知道自己給多了。但也沒說什麼畢竟自己是真的喜歡這蓮台,況且誰又能說誰虧呢?只是各區所需罷了。

林塵回到自己出租房后便拿起蓮台擺弄了半天,然而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便順便把他放在了廚柜上沒有理會了,這時候他打算切菜做飯,在切菜的時候由於在想著下午去孤兒院看老院長的事情不小心切到了手指,疼痛的感覺把林塵從走神中拉了回來立馬甩了甩手指,其中的一些血液不小心濺在了蓮台上,林塵並沒有發現蓮台把濺上的血液吸收了,並開始泛發著瑩瑩的青光,突然蓮台化作了一縷青色的光芒,向林塵的腦袋攝入,林塵這時感覺腦中一股刺痛便暈了過去。

「呼吸廬間入丹田,玉池清水灌靈根,審能修之可長存,黃庭中人衣朱衣,關元茂龠闔兩靡,幽闕俠之高巍巍,丹田之中精氣微,玉池清水上生肥,靈根堅固老不衰,中池有士服赤衣,橫下三寸神所居,中外相距重閉之……」林塵醒來以後發現腦中莫名奇妙的東西玄之又玄,似乎體內又有什麼東西在流動,林塵一時也沒在意這些東西。只是在後來的時候林塵感覺體內流動的感覺越來越清晰,而且身體素質也變的越來越強大,他也知道了地星也是有武者的存在的。

於是林塵開始注重起腦中的那一段口訣慢慢的他也知道了一些關於修鍊的事情也不是當初的小白了,隨著修為的增加他發現了自己的識海中有一朵青色的蓮花在搖曳著,這讓他想起似乎在他昏迷醒來以後再也沒有見到當初他買的那個蓮台了,便確定識海的那朵蓮花便是當初自己買的那朵蓮台。

林塵一邊回想著自從三年前得到蓮台後自己的人生軌跡就便的不一樣了他這三年以來為了提升修為和尋求突破得罪了不少人,儘管如此林塵並沒有覺得後悔,他知道自己的機緣有多麼逆天,如果自己能成長下去的話說不定真能成為神話中那些擁有飛天遁地的能力。

林塵感覺自己的修為到達了一個頸期除非能夠再突破否則不會再有任何提升,這時林塵突然感覺自己的汗毛一炸,似乎自己要面對生死危機,在過去的三年中這種感覺出現了不止一次,林塵也靠著這種武者的直覺好幾次死裡逃生,於是林塵想也不想便往門外衝去,然而剛一開門就被一堆現在化武器集火,林塵不得不退回屋裡,這時候林塵聽到外面有聲音傳進來。

「林塵,你現在已經無路可逃了準備受死吧。」林塵聽后便很驚訝的道:「你們這群人居然聯合起來要對付我,真沒想到啊,」外面的人聽后沉默了一會道:「沒有辦法,你現在太強大了,強大到我們這群人和背後的勢力都沒法一個人來對付你,而且你很年輕,三年的時間讓你便讓你如此強大,的修為似乎還在上升,我們害怕你以後會找我們的麻煩,那時候我們根本沒有能力去阻止你,所以我們只有稱現在還有機會的時候聯合國內國外你曾經招惹的人來對付你。」

林塵聽后大笑道:「想不到我林塵居然有這麼大的面子讓各位來取我性命!那我拼一次命又如何?」說完便沖了出去,雖然林塵可以躲過一般的子彈,但是現在的槍彈太多了,而且還有武者在不停的阻礙,林塵在解決了這些拿著熱武器的人後,已經中了十幾發子彈了,這時候林塵已經沒多少功力了,只能用手中的劍支撐著身體,然而四周還有不少武者在虎視眈眈,林塵這時候感覺自己一隻難以突破的頸輕鬆的被打破,然而這時候他確沒有高興的心情了因為四周還有許多想取他性命的人。

四周的武者感覺林塵似乎已經力竭,便更加拚命的的往前沖,到這一地步的情況下早就是你死我亡的情況了,林塵不知道揮了劍多少劍,他感覺自己已經快不行了,所以便用盡全身功力凝到這一劍上,對著人群揮出之間一道一丈長的劍氣被揮出,然後他模模糊糊的看到空中似乎飛來一發小型導彈,大笑道:「哈哈哈! 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搶手 原來你們也被算計了!」 文娛不朽 轟!然後林塵感覺自己的意識和身體分離了。

這時候林塵不知道他識海的青蓮這時候泛發著青光帶著他的靈魂穿過空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塵的意識醒來過來,他感覺自己好像被塞進了很緊的管子里,幾乎沒法呼吸,林塵拚命的往前擠,他看到了一絲亮光然後聽到了一聲聲慘烈的叫聲,他現在沒有在意叫聲的來源只是往前擠,因為他感覺自己快窒息了,終於他擠了出來,慘叫聲也小了,他想說話結果只能發出啊啊的聲音,這是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嬰兒了。

那個躺在床上的女人應該就是自己的母親了吧,只需現在抱著自己的就是接生的婆子了吧,然後他聽到穩婆對母親說道:「恭喜夫人是個男孩,足足有六斤呢,」母親聽后便讓穩婆把自己抱到她身邊,這時林塵也看到了自己母親的樣子,自己的母親看起來非常漂亮因為生產髮絲被汗水沾在那張因為生產而變得蒼白沒有血色的鵝蛋臉上,她的五官被完美的規劃在這張臉上,讓人一眼看不忍在添加任何修飾,儘管林塵前世見到各式各樣的美女但都沒有眼前的這個女人漂亮。

「這個美麗的女人便是自己以後的母親吧,」林塵想到,看到這個母親溫柔的抱著自己,這讓上一世是孤兒的林塵體會到從來沒有享受道的母愛的溫暖。

林塵這時看到了一個年輕男人進來坐在床邊把母親抱在懷裡,男人把林塵接到自己的手中看了看說道:「孩子的名字叫林塵吧,」這就是我的父親了吧,林塵聽后很意外,因為這一世的名字也叫林塵,讓他不僅的感慨命運的神奇。

他發現在這間屋子的四周似乎不是現代的風格,而且他看到自己這一世的父親穿的像是古代的衣服而且留著長發,林塵想到這應該不是地星了吧。「或許我來到了一個類似古代的世界」

「要不要把小塵的事情給你父親說下?」母親對父親說道,父親聽后無所謂的說道「不用了,當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老頭子鬧成啥樣子,要不是他修為比我高些我早就和他打了起來。」

林塵也是迷糊的聽著,不過他這時候突然想起來自己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應該是因為識海中的蓮台的作用,於是思緒便立馬沉入識海中,然後他發現青蓮台似乎破舊了許多。但是他感覺青蓮似乎比在地球能夠吐納更多的天地靈氣。

林塵這時候也察覺了這個世界的天地靈氣和地球相比豐富了太多太多了,「或許我能在這個世界突破到更高的境界。」林塵想到。

這時候林塵感覺到自己很累,嬰兒的身體很虛弱支撐不了一個成年人的思考太多的東西,所以林塵在被自己的母親喂完奶后便昏昏的睡著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劍道凌塵》,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林塵現在每天的生活很簡單,就是作為嬰兒該做的兩個重大的任務,吃奶和睡覺,沒辦法自己的身體柔弱了根本禁不起折騰,而且自己也不敢去修鍊青蓮台中的神秘經文,天知道要是修鍊了會產生什麼不良反應,萬一修鍊出毛病了那可就完蛋了。

林塵並不擔心自己現在這具身體的資質,因為從他的父母口中偶爾了解到自家的他們兩個都是武者而且貌似修為還不低。雖然他們從來沒有在林塵面前展示過自己的功力,但是林塵還是有幾次從父母談話中感覺到了自家老爹偶爾流露出的氣息,讓林塵覺得自己寧願面對導彈也不想對上老爹,林塵從未見過如此強大的人。不過這讓林塵更加欣喜了因為這表示到將來自己也能到這一步,甚至是超越。

林塵感覺自己的身體現在每天都在被強化,在這個靈氣充沛的世界青蓮台表現的特別活躍,每天都在吸收靈氣回復自身同時也沒忘記自己這個便宜主人,在吸收天氣靈氣的同時也分出一部分來洗鍊著自己的身體。

雖然現在林塵沒有再喝母乳了但是每天都和一種蘊含著很強的能量的獸奶。

「應該是自家老爹在外面搞的吧」林塵想到,有了青蓮台和獸奶在為自己強化著根基林塵現在一點都沒有修鍊了想法,因為他知道只有強大的根基才能走的更遠。

直到一有天林塵才知道自己每天喝的獸奶有多麼珍貴,哪天自家的老媽貌似出趟遠門,自己也快兩歲了所以老媽便讓老爹來看自己,老爹便帶著自己出了門,雖然當時自己已經可以走路了但是確出不了自家的門,因為林塵的家很大,就像一個園林,而且聽老媽說內部好像還有陣法所以林塵不敢亂走。

那天老爹帶自己出門說是要給自己去取獸奶,出門林塵便發現自家處於一片大森林的內部。

「原來自家了老爸老媽是傳說中的世外高人啊,」然後林塵便被老爹七拐八拐的帶到了一個山洞中,「吼!」突然林塵聽到了一聲吼叫隨後便竄出來了一隻白色大老虎帶著一隻小老虎出來,然後他看到一幅顛覆了自己世界的景象。

「吼!林風你個臭流氓還來,老娘都給你提供了半年的獸奶了還要!老娘現在自家的崽子都快沒奶了!」一聲清脆的聲音從白色的大老虎口中傳出來。

「嗷~」這時候大老虎旁邊的小虎也奶聲奶氣的叫了起來。

「!!!老虎……老虎居然特么的說話了?還是女人的聲音?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啊?」林塵在心中瘋狂的吐槽著!

「白靈別在意,這些都不是事,而且我不是每個月都給你丹藥補償嗎?你在給我家小子提供半年的獸奶,等小塵兩歲就用了,再說你家那小崽子不也是半年後才斷奶嗎?反正一個也是喂,兩個也是帶。」老爹滿不在乎的說道,

這時候林塵又發現老爹的是手中突然泛出一道白光,然後手中便出現了一個玉和兩個……奶!沒錯就是平常林塵喝獸奶用的奶。

「要不是看在嫣然的面子上老娘說什麼也不會答應的!」

「應該是打不過我吧,你要是能打的過我估計早就捶我了吧」這時候老爹欠揍的聲音傳了過來……

林塵突然為感覺自家老爹行為的感到丟人……嗯,沒錯林塵的老爹叫林風,老娘叫鳳嫣然。看來自家的老媽和這隻老虎的關係非常不錯。

「像你們這樣等級魔獸的獸奶對嬰兒來說是強化根基最好的靈物之一,而且又剛好趕到你生產,所以用白不用」老爹又道……

「你給老娘閉嘴!在這等著,」說完便叼著奶和玉往洞里走去,

這時候老爹突然拎起仍站在邊上的小白虎,看了看「聖獸果然是聖獸,剛出生沒多久便有如此靈性。」

「嗷~」小白虎對這個把他拎起來的人叫了叫,不過並沒有起啥作用。

然後便對它失去興趣把他放到了林塵的身邊,林塵感覺這隻小白虎很可愛,便摸了摸它的頭,小白虎也沒反抗閉著眼享受著,或許因為自己因為喝了大白虎的奶讓它感到和自己一樣的氣息吧。

這時侯大白虎走了出來,「小子拿著,」林塵把白虎嘴上叼的兩個奶拿了下來,給小白虎一,小白虎用兩隻前爪抓著奶喝了起來,然後林塵自己也喝起來了。

「你家的小子資質很不錯啊,以後也是個人物啊」大白虎看了林塵一會嘖嘖嘖的說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他老子是誰,以後讓你家的崽子跟我家的小子混吧,怎麼樣?」老爹這時候調侃道。

「你可真會佔便宜,要知道我們光明白虎和聖獸,想成為我們的夥伴的人能排到天斗森林外面去,你三言兩語就想套走?哪有這麼容易,做夢呢?」大白虎白靈翻了翻白眼。

「那都是小事,敢搶我兒子的夥伴我捶的他老媽都不認識。」林風滿不在乎的道。

這時候林塵突然想在老爹的後面搖旗吶威,然後大叫老爹威武。

「那以後讓你家的小子經常來我這,讓他兩相處相處,看看能好好在一塊不,」白靈無奈的說道,沒辦法誰讓自己打不過他呢,真欺負人,不對是欺負虎。

林塵看了看小白虎,這時候它還在美滋滋的喝著奶,完全不知道在剛剛兩位大佬把自己給賣了,「可憐的娃子,」林塵吐槽道

「好了我們走了,多謝白菇涼的招待,下次我讓嫣然帶小塵過來,我就不來了」

「滾滾滾,老娘看見你就煩,真不知道嫣然怎麼瞎了眼睛看上了你這個臭流氓,真是鮮花插在牛糞上!」白靈不耐煩的道。

「那是我太優秀了你沒發現而已,要知道當年追我的小姑涼都能排到天斗森林外了。」

……看著老爹當著自家兒子的年說著自己當年多麼優秀的云云的,林塵現在自己想拉著老爹趕緊離開,然而他不知道路咋走的。只能聽下去。

「吼!」林風聽到白靈的叫聲后便不再說了拉著林塵往家裡走去,林塵估摸著要是老爹在刺激下去就算白靈打不過老爹也會毫不在乎的衝上去和老爹干一架吧。

林塵跟著老爹慢慢悠悠的走到家門口,然後看見老爹停了下來而且嘴角慢慢翹起來道:「看來你母親回來了而且還帶了客人過來,今天可是真熱鬧啊。」

說罷便牽著林塵進去,然後便聽到一聲聲的笑聲從客廳里穿了出來。

「呦,什麼風把大哥和大嫂吹來了?」林風調侃的說道,

「三弟你總算回來了,我們等你好久了。」林塵這是看到母親帶了另外的三個人走了出來,其中的一位中年的男人一臉嚴肅,林塵認為這是一個死板的人,母親旁邊還有一位女子,和自家的母親比起來也毫不遜色。

「沒想到你們居然能找到這裡,我感覺我藏的夠隱蔽了,還是被發現了。」老爹感到無奈。

「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嫣然回鳳家讓我知道了,我現在還不知道你躲到哪去了!而且三年前你帶著弟妹突然消失,嫣然的父親自打退下族長的位置以後三天兩頭的過來都要和父親打一架,而且父親還不能還手,一還手鳳叔就說你家小子把他家的掌上明珠拐走了還玩失蹤,搞的每次父親拿我們出氣!要不是嫣然回家的話你是不是還要繼續失蹤下去?」大伯林雲對老爹吼道,臉上嚴肅的表情再也保持不住了。

「嘛嘛嘛,別在意這些玩意,誰讓老頭子娶花宗那個爆脾氣的小妞,明明都知道我當時喜歡的嫣然,還強迫我,不跑幹啥?」

「別當著孩子的面說你那些風流破事!」母親對老爹說道。

「雯雯,帶著你弟弟到別處玩吧,」這時候林塵順著大伯母的聲音看去,額他看見大伯母的腿後面冒出來你個小腦袋在盯著自己看。

小姑涼看起來有點害羞,緊緊的抓著大伯母的腿上的衣角不放手,

「讓伯母看看你,」大伯母說罷便想自己呦了過來,牽著自己和女兒想屋內走去,小女孩也就四歲大一點,林塵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他自己也才一歲半而,而且小女孩額,自己應該叫姐姐的,摸摸自己臉,右摸摸自己的頭,林塵看到她的眼中閃著亮光……

「完了,」林塵知道這是小孩子找到新玩具才會發出的目光……然後林塵一件生無可戀的任由自己這個便宜姐姐擺弄這自己……

「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會林家?總不能一直這樣躲著吧?況且你當初拒絕的那個花宗的聖女現在已經是宗主了,現在花宗對我們林家的態度可是很不友好啊,著是你招惹的破事你打算怎麼解決?」大伯對老爹說道

「就那樣唄,再說了我當初只把雲青那小丫頭當朋友而已,是老頭子誤解了居然還跟花宗的宗主定下婚約?再說了只是口頭的約定有沒有對外宣布,這是他自己招惹的讓他自己解決去。」老爹愜意的喝著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