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哼!看來你們三人是強盜咯?」

「老二別跟他們說這麼多廢話,要是那七個傢伙追上來我們還有麻煩,直接將他們滅了吧!」

此時,陰天風早已經忍耐不住,一步一步的朝著紀羽他們的方向衝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你們……」

龔虎雙眼大睜,死死的盯著紀羽跟小玄三人,猶如見鬼了!

書無盡跟陰天風趴在地上,鼻息有出無進,奄奄一息。

他們雙眼都恐懼的看著小玄,打死都不敢相信……紀羽身邊這個有點囂張的少年,竟然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怎麼,很驚訝我的實力?」小玄嘿嘿一笑,踢了龔虎他們一腳,一屁股坐在龔虎的身上。

龔虎感到莫大的恥辱,但卻一動不能動……

此時,他心若死灰!

聖者,這個少年……竟然是聖人!

他打死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這個囂張異常的少年竟然有這麼恐怖的戰力。

在陰天風出手的瞬間,小玄便跟著出手了,小玄一手便將陰天風打趴。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陰天風的丹田被小玄打碎,修為盡廢!

而隨後,龔虎跟書無盡拚命抵抗,卻不是小玄的一合之敵,接連著被小玄打碎了丹田,淪為廢人。

他們知道,自己已經沒救了……在這無盡海之上,沒有修為的人是絕對活不下去的,更何況他們還有這麼多的敵人。

但……他們還是不願意接受眼前的事實,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太快了。

原本明明只是三個魂級的小傢伙,翻手可滅的存在,怎麼現在卻變成了自己翻手就被鎮壓了。

更讓他們絕望的是……這少年的修為,怎麼可能會是聖人!

事實就在眼前,容不得他們不相信。

只見得紀羽在龔虎面前走了兩步,道:「身上不知沾滿了多少的鮮血,看來你們干這個還真不知道幹了多久啊,那七個人是什麼人呢?」

龔虎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也沒有什麼好隱瞞了,直接便道:「他們是七煞星,修為比我們還要弱一些,不過人數比我們多,經常會跟我們搶獵物,其實在我們盯上了你的同時,他們也盯上了你們……不過我們卻比他們搶先了一步,唉!」

紀羽聽得出來,龔虎的語氣之中充滿了後悔,早知道就讓他們出手了,現在自己出手……落得這麼個結局……

然而他卻沒有想到,這一切不過是一場輪迴的報應,從他們開始做這種事情開始,便註定了遲早會又一天吃大虧。

「七煞星么……好吧,我清楚了。」紀羽喃喃了一句之後,回頭便是離開:「小玄,我們走吧。」

最後他們也沒有出手將龔虎三兄弟給斬殺了,在他們看來,這已經沒有必要了。

丹田被廢,他們三個人在這無盡海之上就已經不可能呆的下去了,不死都難。

至於那七煞星,他們也許是見到了小玄的實力,隱藏了起來,紀羽也沒有特地去找他們的麻煩,他不是什麼聖母,這些事情他不會管這麼多,更何況,一個修士,若是連這種謹慎都沒有的話,說得難聽點就是……死了活該!

「老大,我們現在去哪裡?」小玄開口問道。

「那龔虎不是說什麼修士大聚即將開始嗎,我們便去看他一看!」紀羽眼中有幾分決然的說道。

「那有什麼好看的,一群膽小鬼的聚會罷了!」小玄撇了撇嘴。

紀羽呵呵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

的確……他忽然也有些看不起這些修士了,成聖之後,為了避免這場爭鬥而不願意飛升上去……

他的確沒有辦法責怪這些人,畢竟命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誰也沒有權利剝奪。

不過聖域打亂,這最終影響到的還是大陸,還有無盡海!

難道那些人連這些都不明白么?為了苟活多一些日子,他們甚至都放棄了抵抗,他的確是不敢苟同了。

每一次的大聚都會有聖人出現,這一次不知道又是哪位聖人?

紀羽嗤笑一聲,他希望能見到一些真正心懷天下的修士,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看到希望吧。

「該死!早知道先問他們要過地圖了,現在我們連路怎麼走都不知道啊!」紀羽忽然暗罵了一句。

無盡海這麼大,他們說是要去參加大聚,但事實上卻根本不知道路在何方。

飛了一段時間,紀羽他們倒是遇到了一些其他的修士,這些修士要麼在修鍊,要麼在戰鬥,他們談天論地,倒是有種仙風道骨的模樣。

「這位小兄弟是要去參加修士大聚?」

「是啊,敢問前輩,露在何方?」

「唉!那種大聚,不去也罷,不去也罷!到不若我們在這好生修鍊來得痛快!」

「是啊,小兄弟,我看你也別去了,在這修鍊更痛快!去了那裡難免憋屈啊!」

那幾個山野修士聽到紀羽要去修士大聚,當下便是搖了搖頭,看他們的模樣,倒是對那大聚非常的不屑。

「哦?此話怎講?」紀羽心中來了興趣,便是問道。

那修士冷哼一聲,其他修士說起那大聚也是滿心的鄙夷。

「小兄弟有所不知,那所謂的大聚早已變為,當年是真正的談天論道,但現在,卻只是一群膽小如鼠的人,在商量著如何逃避大劫罷了!」

其餘的幾個修士皆是點頭,心中憤懣。

紀羽倒是有了幾分興趣,這麼看啦,眼前這幾個修士倒是清楚其中的一些事情,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也對那些修士非常不屑……

看來無盡海之中,也有真正的英雄啊!

「難道真的沒有人願意站出來么?」紀羽忍不住問道,無盡海之中有不少的修士,聖級強者應該也有不少,若是全都衝上聖域,保不成又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啊。

然而,那些修鍊臉色一冷,當即便哼了一聲:「願意站出來的都已經飛升了,只剩下那些膽小如鼠之流!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等的我們成聖之後也將飛升,恐怕日後這無盡島,便真正成為了這群膽小之人的聚集之地了!」

紀羽聽得出來,這些人是真正想要上聖域戰鬥的英雄,他肅然起敬,但最後還是詢問了大聚的位置,他想親眼看看,那群所謂的膽小之刃,到底膽小到了什麼程度!

問出具體位置之後,他們很快便開始朝著那個位置進發而去。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你們……」

龔虎雙眼大睜,死死的盯著紀羽跟小玄三人,猶如見鬼了!

書無盡跟陰天風趴在地上,鼻息有出無進,奄奄一息。

他們雙眼都恐懼的看著小玄,打死都不敢相信……紀羽身邊這個有點囂張的少年,竟然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怎麼,很驚訝我的實力?」小玄嘿嘿一笑,踢了龔虎他們一腳,一屁股坐在龔虎的身上。

龔虎感到莫大的恥辱,但卻一動不能動……

此時,他心若死灰!

聖者,這個少年……竟然是聖人!

他打死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這個囂張異常的少年竟然有這麼恐怖的戰力。

在陰天風出手的瞬間,小玄便跟著出手了,小玄一手便將陰天風打趴。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陰天風的丹田被小玄打碎,修為盡廢!

而隨後,龔虎跟書無盡拚命抵抗,卻不是小玄的一合之敵,接連著被小玄打碎了丹田,淪為廢人。

他們知道,自己已經沒救了……在這無盡海之上,沒有修為的人是絕對活不下去的,更何況他們還有這麼多的敵人。

但……他們還是不願意接受眼前的事實,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太快了。

原本明明只是三個魂級的小傢伙,翻手可滅的存在,怎麼現在卻變成了自己翻手就被鎮壓了。

更讓他們絕望的是……這少年的修為,怎麼可能會是聖人!

事實就在眼前,容不得他們不相信。

只見得紀羽在龔虎面前走了兩步,道:「身上不知沾滿了多少的鮮血,看來你們干這個還真不知道幹了多久啊,那七個人是什麼人呢?」

龔虎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也沒有什麼好隱瞞了,直接便道:「他們是七煞星,修為比我們還要弱一些,不過人數比我們多,經常會跟我們搶獵物,其實在我們盯上了你的同時,他們也盯上了你們……不過我們卻比他們搶先了一步,唉!」

紀羽聽得出來,龔虎的語氣之中充滿了後悔,早知道就讓他們出手了,現在自己出手……落得這麼個結局……

然而他卻沒有想到,這一切不過是一場輪迴的報應,從他們開始做這種事情開始,便註定了遲早會又一天吃大虧。

「七煞星么……好吧,我清楚了。」紀羽喃喃了一句之後,回頭便是離開:「小玄,我們走吧。」

最後他們也沒有出手將龔虎三兄弟給斬殺了,在他們看來,這已經沒有必要了。

丹田被廢,他們三個人在這無盡海之上就已經不可能呆的下去了,不死都難。

至於那七煞星,他們也許是見到了小玄的實力,隱藏了起來,紀羽也沒有特地去找他們的麻煩,他不是什麼聖母,這些事情他不會管這麼多,更何況,一個修士,若是連這種謹慎都沒有的話,說得難聽點就是……死了活該!

「老大,我們現在去哪裡?」小玄開口問道。

「那龔虎不是說什麼修士大聚即將開始嗎,我們便去看他一看!」紀羽眼中有幾分決然的說道。

「那有什麼好看的,一群膽小鬼的聚會罷了!」小玄撇了撇嘴。

紀羽呵呵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

的確……他忽然也有些看不起這些修士了,成聖之後,為了避免這場爭鬥而不願意飛升上去……

他的確沒有辦法責怪這些人,畢竟命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誰也沒有權利剝奪。

不過聖域打亂,這最終影響到的還是大陸,還有無盡海!

難道那些人連這些都不明白么?為了苟活多一些日子,他們甚至都放棄了抵抗,他的確是不敢苟同了。

每一次的大聚都會有聖人出現,這一次不知道又是哪位聖人?

紀羽嗤笑一聲,他希望能見到一些真正心懷天下的修士,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看到希望吧。

「該死!早知道先問他們要過地圖了,現在我們連路怎麼走都不知道啊!」紀羽忽然暗罵了一句。

無盡海這麼大,他們說是要去參加大聚,但事實上卻根本不知道路在何方。

飛了一段時間,紀羽他們倒是遇到了一些其他的修士,這些修士要麼在修鍊,要麼在戰鬥,他們談天論地,倒是有種仙風道骨的模樣。

「這位小兄弟是要去參加修士大聚?」

「是啊,敢問前輩,露在何方?」

「唉!那種大聚,不去也罷,不去也罷!到不若我們在這好生修鍊來得痛快!」

「是啊,小兄弟,我看你也別去了,在這修鍊更痛快!去了那裡難免憋屈啊!」

那幾個山野修士聽到紀羽要去修士大聚,當下便是搖了搖頭,看他們的模樣,倒是對那大聚非常的不屑。

「哦?此話怎講?」紀羽心中來了興趣,便是問道。

那修士冷哼一聲,其他修士說起那大聚也是滿心的鄙夷。

「小兄弟有所不知,那所謂的大聚早已變為,當年是真正的談天論道,但現在,卻只是一群膽小如鼠的人,在商量著如何逃避大劫罷了!」

其餘的幾個修士皆是點頭,心中憤懣。

紀羽倒是有了幾分興趣,這麼看啦,眼前這幾個修士倒是清楚其中的一些事情,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也對那些修士非常不屑……

看來無盡海之中,也有真正的英雄啊!

「難道真的沒有人願意站出來么?」紀羽忍不住問道,無盡海之中有不少的修士,聖級強者應該也有不少,若是全都衝上聖域,保不成又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啊。

然而,那些修鍊臉色一冷,當即便哼了一聲:「願意站出來的都已經飛升了,只剩下那些膽小如鼠之流!等的我們成聖之後也將飛升,恐怕日後這無盡島,便真正成為了這群膽小之人的聚集之地了!」

紀羽聽得出來,這些人是真正想要上聖域戰鬥的英雄,他肅然起敬,但最後還是詢問了大聚的位置,他想親眼看看,那群所謂的膽小之刃,到底膽小到了什麼程度!

問出具體位置之後,他們很快便開始朝著那個位置進發而去。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就是這了,我們下去吧。」

大約在無盡島的中心地帶,紀羽慢慢的停了下來,他以意念之力掃視了一遍周圍,微微一笑。

這個地方是戰氣聚集度最高的地方,而且跟那幾位修士說的位置也相近,想來就是大聚的地方了。

三人很快便降落到了地面之上。

這裡零落著有幾間房子,看上去已經很久沒有人住過了。

「這裡似乎聚集了不少的強者……」小玄感知了一遍,而後便道。

「呵呵,修士大聚,怎麼可能不多呢?」紀羽微微一笑。

開始的一段路程還沒有見到什麼人影,但逐漸的,紀羽他們便開始見到了修士的出沒。

而放眼朝著遠處望去,一個巨大的石像矗立在這無盡島正中央的位置,這石像,是人形的。

「這便是當年的那位天禁強者的模樣么……」紀羽在下方抬頭望去,那人形石像稜角分明,一張充滿銳氣的面容印入他的腦海之中。

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石像,紀羽甚至能感覺到這石像之上的一種非凡的氣息,充滿著一種不甘,還有一種難以嚴明的感覺……那有些英俊的面容上,帶有幾分頑強,石像望天,眼神之中的無奈與不甘表現的一場的明顯。

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是一尊驚天戰神的石像!

「我怎麼老覺得這石像很奇怪,好像有靈魂似的……」小玄有些狐疑的看著那石像,喃喃說道。

「呵……縱然粉身碎骨,但英魂猶在。」紀羽眼中有幾分敬佩的光芒浮現,當年的那位強者,的確是一代英傑,不說其他,能偷天換日的做成這無盡海便已經說明了一切。

「唉!可惜啊……無盡海上的修士卻如此的貪生怕死。」想到這裡,紀羽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

寧願終老於此也不願意沖入聖域與那天人一戰?呵,紀羽心中冷笑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