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唉~」李羨輕輕嘆了口氣,伸手牽起了徐賢的手,然後抱歉的看着她,柔聲說道:「好,我不管,但是你不許再去找鄭容和了。」

後悔了?吃醋了?晚了!

「我愛找誰找誰,你管不著!」徐賢用力甩開李羨的手,然後一把推開他就在外跑。

見狀,李羨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胳膊,往回一拽,然後半蹲彎腰,直接把徐小賢扛在了肩上。

「呀!放我下來!混蛋!」

徐小賢大喊大叫使勁折騰,李羨沒理她,而是回頭對權侑莉說道:「獃獃,你先歇會兒,我哄哄小賢,一會兒咱們一起回家。」

「去吧去吧,我先吃點東西!」

「嗯。」李羨應了一聲,然後扛着徐小賢就來到了主卧。

關好門后,他走到床邊,直接把徐賢碰到了床上。

砰的一聲,床墊很軟,彈性也很好,徐賢在床上彈了一下,然後急忙想坐起來。

可不等她坐起來,李羨就已經撲過來了。

被李羨按在床上,徐賢動彈不得,只能羞惱的朝他喊道:「你想幹什麼?快點起來!」

「啵!」李羨先在徐小賢的臉上親了一下,然後嘴角噙著笑,裝的一本正經的對她說道:「給你兩個選擇,一聽我解釋,二,你不聽我解釋,那我就只能一步到位了,先把你拿下,然後再慢慢解釋。」

徐賢被親的臉都紅了,不敢再反抗,扭頭看着別處,氣呼呼的小聲說道:「你解釋吧!」

見徐賢不折騰了,李羨抱着她坐了起來,然後拉着她的手,一臉真誠的對她說道:「小賢,能被你喜歡是我的榮幸,我不該那樣對你,我錯了,對不起。」

應到這句話,徐賢心裏的委屈瞬間湧出來了,眼圈一紅,連忙用力抿著嘴,強忍着讓自己不哭出來。

見狀,李羨連忙柔聲解釋道:「其實,我也喜歡你,你古靈機怪、可可愛愛的,長的又好看,我怎麼能不喜歡?

可是,那些天吧,帕尼和泰妍被我惹的不高興了。該怎麼處理自己和藝珍、獃獃之間的關係,我也想不通。西卡那邊該怎麼辦,我也想不明白。孝敏則是不願意跟我在一起。

這麼說吧,那些天除了允兒,我跟其他人的關係都是一團糟,那些天我是真覺得累了,所以一不小心就幹了件蠢事,傷了你的心,對不起。「

徐賢還是沒忍住流下了眼淚,委屈巴巴的朝李羨輕聲吼道:「別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原諒你!休想!」

李羨急忙給她擦了擦眼淚,然後把她抱在懷裏,柔聲說道:「不原諒我沒關係,但是以後千萬別再做傻事了。別再為了我這個渣男而去傷害自己了,聽到了嗎?」

被發現了?!

本來還委屈巴巴的徐賢忽然感覺有點兒小尷尬,連忙裝的氣呼呼的說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哼~」

「昨天晚上我從酒吧包廂把你抱出來的時候,你當時都醉的不省人事了,但還抱着酒瓶,嘴裏還嘟囔著:喝!我還喝!叫容和歐巴來一起喝!看你吃不吃醋!心不心疼!」

一聽這個,徐賢趕忙把頭地下了,太難為情了,根本不好看李羨。

而李羨則抱緊了她,柔聲說道:「我吃醋,也心疼。我知道錯了。我改,你還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不願意!」徐賢立刻抬頭給出了一個否定的答案。

「回答錯誤,再說一次。」

徐賢沒跟李羨開玩笑,用力推開李羨后,她跳到了地上,然後一臉嚴肅的看着李羨說道:「不願意就是不願意!我可她們那麼好哄!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的。你現在要我了,我就得跟你在一起?這世上哪有這種好事?!

想讓我跟你在一起?好啊,你來追我吧,什麼時候打動我的心了,我就跟你在一起。「

一聽這個,李羨麻爪了,撓了撓頭,有點兒發愁的說道:「這你可難為我了,我雖然女朋友挺多的,但真沒正經的追過女孩子,能換個別的要求嗎?」

女朋友挺多的?不要臉。

沒好氣的白了李羨一眼后,徐小賢直接拒絕道:「不換!就這個要求!」

「那好吧!」李羨只好點了點頭,然後站起來對徐賢說道:「那你等著吧,我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該怎麼追你。咱們先回家吧。」

「回來!誰讓你走了,我還有事想問你呢!」

「什麼事?你問吧。」

「Tara你也不打算放過,對嗎?」

「這……再說吧!」

「哼!」

。 「曹家少爺,聽清楚了沒?欣藍不會嫁給你的!」炑林淡淡的道。

「呵呵!你是誰?管什麼閑事?得罪我曹家,就等於得罪丹塔!不要不自量力!」曹單冷笑道。

炑林依舊沒有理會他,淡淡一笑,讓得曹單火冒三丈!

然而在曹單身旁的灰衣老者目光看向炑林,威壓釋放過去,看樣子是要給炑林一個教訓,不過炑林依然不為所動,也是一個眼神掃視過去,灰衣老者身軀一顫,大驚失色!隨後穩定下來。暗道一定是錯覺。深吸一口氣道:「咳…葉重,有些事,說了就不好收回啊,既然當初都提出了,若是收回也的確太讓曹家面上過不去了,而且與曹家聯姻,對你葉家,也有不小好處啊…」

灰衣老人,再道:「今日我們奉了曹家家主之名,人,我們是要帶走的…」

聞言,葉重臉色微變,有些忌憚的看了這灰衣老人一眼,苦澀的道:「連苦衣尊者都出親自動身,曹家還真是看得起我葉家啊…與曹家聯姻,或許可解燃眉之急,但日後,葉家,怕也是得徹底的改姓曹了,所以,此事萬不能從啊。」

灰衣老者搖了搖頭,腳步卻是緩緩的前移一步,而隨着他這一步的踏出,一股可怕氣勢,陡然充斥這片大廳,令得一些實力不濟的葉家族人,當場便是臉色煞白。

「哼!」炑林身旁的小醫仙冷哼一聲,氣勢暴漲,反向壓制住曹家眾人,葉家眾人則是鬆了一口氣。

「憑你小小的一星斗尊,看來是帶不走欣藍妹妹了。」小醫仙淡淡的道。

灰衣老者看着小醫仙,努力回想着什麼,然後大驚,道:「姑娘可是厄難毒體擁有者?」

「嗯?」小醫仙黛眉微皺,道:「通緝令不是已經沒有了嗎?為什麼你們還會知道我?」

炑林的目光也是注視着他。

灰衣老者連忙道:「魂殿!是魂殿!魂殿發出的通緝令,據說他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傷害厄難毒體的人就殺無赦。他們好奇能夠悄無聲息滅掉一個大勢力的人究竟是誰。」

「哦,這樣啊,很好!」炑林站起來,淡淡的道:「曹家,我告訴你,葉欣藍已經是我未婚妻了,你們曹家和葉家從此再無任何瓜葛,聽明白了嗎?」

說着,威壓不斷上升……曹家眾人當中,就只有曹單和灰衣老者在苦苦堅持,其餘人皆是跪在地上了。

曹單感覺好憋屈,可是又沒有辦法,現在想開口都感覺到困難了,而後單膝跪在了地上。

灰衣老者急忙道:「同意!我們同意!從此曹家與葉家再無任何瓜葛。」

炑林收回威壓后,淡淡的道:「滾!不想成為第二個冰河谷,就給我安分點!」

灰衣老者聞言,又是一驚,難道冰河谷是被他滅掉的?不去思索,當下還是離開要緊,便直接帶着曹單離開了。

看着曹家眾人的離去,葉欣藍高興的跑上前,抱着炑林,道:「謝謝你!夫君!」

「都已經叫了夫君了,還謝什麼呢?」炑林微笑道。

葉重看着兩人,欣慰的點了點頭,可惜的是,自家丫頭太不會把握機會了,這都一個月了,還是沒有徹底將炑林拿下,唉~

如果炑林知道葉重想的,一定會說他為老不尊。

「對了,葉重爺爺,曹家就只有他一個有這種天賦的人嗎?」炑林疑惑道。

葉重搖搖頭,道:「那倒不是,其實那個曹單還有一個姐姐,叫曹穎,有個外號叫妖女,意思是天賦極高,那個曹單在曹穎面掐根本生不出什麼傲氣。」

「她的一生,幾乎是充滿著傳奇般的色彩,當她出生之時,便是展現出了令人震撼的靈魂力量,她的母親,差點便是被那股蔓延的靈魂力量當場震死,而在其七歲時,便正式成為一名煉藥師,十五歲時,被丹塔看中,破格成為丹塔核心弟子,在丹塔閉修五年,二十歲時,成為了曹家最為年輕的七品煉藥師,而現在,她已剛好二十二歲…」葉重輕輕的聲音,盤旋在院落內,令得所有的葉家族人皆是羞愧的低下了頭,與這曹穎比起來,他們簡直就是混吃等死的貨色啊…

「二十歲便是抵達了七品,這兩年,她應該不會毫無寸進,我猜測,說不定如今的她…」說到此處,即便是葉重都是頓了頓,旋即一臉苦澀:「現在的她,應該至少也是在七品頂峰的層次…」

整個院落一片寂靜,二十二歲的七品頂峰煉藥師,這等成就,即便是放眼千年內的煉丹史,恐怕都是能夠名列前十了。

「這一次的丹會,這曹穎定然會參加,因為按照慣例,想要一步步的成為丹塔的巨頭,前提便是必須取過一次丹會的冠軍…」葉重嘆息道:「這個曹穎野心不小,所以,這次的丹會,她肯定不會放棄的。」

「不過還好,我們葉家有炑林賢婿你,所以我們一點也不擔心。」葉重微笑道。

「嗯…」炑林點點頭,道:「她的天賦,確實可以,比起蕭炎亦是絲毫不弱。跟我比的話,怎麼說呢,不要和我比。因為她沒資格。」

葉重苦笑道:「確實,她確實沒有資格,所以我才說,這次是我們佔了便宜了。」

炑林搖搖頭,微笑着看着葉欣藍,道:「應該是我佔便宜了。」

「哈哈!我老頭子這一生沒有再輝煌的時刻了,只求炑林你能照顧好欣藍就行啊!」葉重笑道。

「不不不,輝煌的時刻,不是沒有,而是還沒到,丹塔大會上,我會煉製一枚九品丹藥,那枚丹藥便是我專門要送給爺爺你的。」炑林微笑道。

「哈哈,好啊!我葉重能得此女婿,此生無憾啊!」葉重欣慰道:「不過嘛,炑林啊,那枚丹藥還是給欣藍吧,九品丹藥啊,我可受不起啊!」

炑林聞言,微微一笑,看向欣藍,葉欣藍便對着葉重道:「爺爺,那是夫君的一份心意,您就收下吧,再說了,能煉一枚肯定就有第二枚,三枚,我若是要,夫君會煉給我的啦。」

「那好,爺爺我就厚臉收下了。不知賢婿是要煉製什麼丹呢?」葉重微笑着問道。

「秘密!」

「秘密!」

炑林還沒說話,小醫仙已經葉欣藍便已經出聲道。

炑林頓時一陣尷尬的輕咳幾聲,葉重見狀,欣慰的笑着。

炑林轉過話題,道:「爺爺,離考核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是不是要提前出發去聖丹城?」

「是啊,再待得二十天左右,我們便是得開始動身了。」聞言,葉重點點頭道。

「那到時候爺爺你們過來通知我一下,我去冥想,必須得百分百成功煉製出那枚丹藥。」

「嗯,好!到時候我們會去通知你的。」

。。陳偉消失在視野範圍當中,除了在自己身後以外,綠藤怪想象不出,他還能在什麼地方。。

腦中剛產生出轉身的想法來,緊接著,胸口便被洞穿,疼痛傳遍奇經八脈,瘋狂湧上大腦。

不過,…

《全球撤離,獨自求生末世被曝光了》第119章還說你是人! 「父親,您趕緊看看這個,剛收到的檄告。」呂抗將剛收到的文書呈給了呂頤浩。

「陛下退位?!……看來真的出事了。」

在江寧的呂頤浩日前就收到了朝廷的赦書,當下也懷疑朝中有變,如今接到趙構退位的檄告,更加篤定了心中的猜測。

「抗兒,這件事你怎麼看?」

「父親,陛下正當春秋鼎盛之年,而二帝又蒙塵沙漠,日夜盼著陛下能前來拯救,正是陛下勵精圖治、一雪前恥之時,怎麼會突然傳位於三歲小兒呢,可想而知,杭州定然發生兵變無疑。」

呂頤浩點了點頭,贊同道:「我也是這麼想的,這樣,我即刻修書一封,你派人送至平江張侍郎處,此正是我等勠力同心之時。」

「是。」

「還有。」呂頤浩又叮囑道:「國事紛難,值此變故,我怕人心浮動,制置司內一些重要的人和事,最近都看牢一點,多留點心,特別是幾個統兵的。」

「是,父親。」

……

「大人,門外有人求見。」

「何人?」張浚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