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唉,犬大將當年,更多的其實是想給犬夜叉留下這麼塊磨刀石吧!」

刀刀齋嘆了口氣: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十六夜臨產與這場大戰的時間幾乎重合到了一起,十六夜與即將出生的犬夜叉處境更是糟糕,導致大將在戰鬥中有所分心。

而全勝時期的龍骨精,本身也確實非常強大,皮糙肉厚不說,只要身體不被整個的摧毀,便極難被徹底殺死;且這點,亦是在大戰許久后才暴露出來的…

否則這廝也不可能在最後與那位拼的兩敗俱傷!」

至於為何如此肯定爆流破能幹掉對方?

其一是龍骨精已經在當年那一戰被打殘了,又被封印了兩百年,如今還沒完全恢復,跟犬大將交手時的全盛狀態相比,可差遠了。

其二,鐵碎牙的奧義爆流破,真的很強,且極其克制龍骨精這種體型巨大的大塊頭。

鐵碎牙畢竟是他最為得意的傑作,刀刀齋有着十足的信心。

「我知道了,冥加爺爺,你逃吧;刀刀齋爺爺,你也放我下去吧…」說話間,少女重新將視線投向下方的戰場。

冥加:「誒?」

刀刀齋:「戈薇?」

難道,這就是愛情嗎?

「道理我明白,但是,但是我實在無法留下還在戰鬥的犬夜叉自己離開!」下方的那道身影,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填滿了她的整個身心:

「而且在這龍骨精身上,我清晰的感受到了四魂之玉的氣息!」

「四魂之玉嗎?戈薇小姐,具體在哪?」彌勒等人的神色也變得無比凝重。一談及四魂之玉,他們這些人立時就回憶起了曾經被某人支配的恐懼。

「就在胸口那處傷口位置!」

話說,龍骨精到底什麼情況,怎麼一會兒強、一會兒弱的?

不應該呀!

「戈薇,你有沒注意到龍骨精身上的不對勁之處?」彌勒眼尖。

「怎麼了?」眾人表示詫異。

「按道理講,擁有四魂之玉的增幅,下方這頭大妖應該能快速恢復實力,然後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戰鬥力才是,可現在怎麼反倒被犬夜叉壓制了?」這麼一說,不但戈薇察覺了不妥,刀刀齋這個深知龍骨精實力之人,更是眉頭緊蹙。

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個龐然大物身上的氣息,變得越來越不對味兒了!

特別是犬夜叉戰勝了自己體內的妖血、並憑藉刀鞘最後一次抗住了雷光妖力彈、重新拾起鐵碎牙之後,龍骨精給予眾人的感覺,越發顯得奇怪。

氣息明明在變弱,卻莫名讓人心生驚悚。

「不對,四魂之玉一開始或許強化了一下龍骨精,但現在卻並未再產生增幅效用了!」能夠看到四魂之玉所在的戈薇,很快意識到了這點。

而這一切,盯上犬夜叉、陷入焦躁與惱怒中的龍骨精本人,卻是一點察覺也沒有。或者說,他將這一切變化,都歸結為了與犬大將那一戰、以及兩百年封印的後遺症。

「小子,有點樣子了啊…」

額頭上詭異人臉難得的可圈可點了一下,龍首的龍口則已經在飛速凝聚新的一發妖力雷光彈了。

「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雖然龍骨精沒有聽說過這句至理名言,但內中的道理,他卻是懂得的。

於是,妖力雷光彈隨後果斷激射向面前的仇人之子,企圖結束這場有些膩了的戰鬥,或者逼出小狗子更強的力量來取悅他;卻不料眼前之人不躲不閃,竟迎着他的攻擊就沖了上來…

「愚蠢!」

敢這麼瞧不起他?

冷哼一聲。

只是下一刻,龍骨精驚了,眸子都為之一縮:「區區一把鈍刀而已,怎麼可能劈開我的攻擊?!」

且因為鐵碎牙變得極輕、甚至宛若粘貼在犬夜叉手中的緣故,二狗子的移動速度不再受到早先沉重無比的鐵碎牙的拖累,此刻靈活快速非常;雖依舊不及妖血沸騰的狀態,但相較之前提着鐵碎牙時,卻是天壤之別。

而這種節奏的變化,讓龍骨精一時措手不及。

當然了,真要躲,肯定能躲開;但比之鋼鐵還硬的身軀,可是他的驕傲,也是他下意識放棄躲避的原因所在。

他可不認為,一個妖血沉寂下去的半吊子,外加一柄破破爛爛的鈍刀,就能對他破防。

「犬夜叉,四魂之玉就在龍骨精的心臟位置!」有點節操的都是觀棋不語,犬夜叉這邊則是集體場外助力,完全的不講武德。

「噗嗤。」

一刀刺出,正中前胸那道傷口。

變化后兩米多的大砍刀,順着犬大將當年留下的傷口縫隙,徑直刺入龍骨精心臟。

「吼!」

被父子二人在老地方各捅一刀,肉體上沒啥說的、肯定是難言的劇痛,但心中滋生的一份羞辱感…

「喔啊!」

更是讓龍骨精心塞與抓狂。

「成功了嗎?」

天空中的眾人眼眸閃爍。

「好輕。」

犬夜叉開心的撫摸着重生的鐵碎牙,面上滿是喜色。

「竟敢把刀刺進我的身體…」龍頭垂下,怒視慎重望來的犬夜叉:

「小子,本大爺要宰了你!」

一時間,這處高山峽谷內biu、biu、biu的雷光彈激射聲,以及轟轟轟的爆炸聲,接連響起。

「好傢夥,心臟都被刺穿了,居然還沒事?」彌勒吸了吸涼氣,極力平復心緒。

「沒什麼好驚訝的,龍骨精畢竟是連犬夜叉父親都費了好一番力氣才封印的對手,只要不把他打得粉身碎骨,他是不會那麼容易死的。」刀刀齋凝聲道。

便就在這時,犬夜叉用事實告訴了這位鑄劍大師什麼叫做主角光環。

風之傷的力量,主動纏繞在了鐵碎牙刀身上。

然後,迎著飆射而來的一發直徑三十米的雷光彈,犬夜叉一刀劈出:「風之傷!」

衝擊而出的五道鋒利刀勁,威勢着實不凡。在撕裂了前方地面后,不但擊散了雷光彈,更是刀勢不減多少的繼續直襲龍骨精,從腹部一路向上,五道金色刀氣瞬間淹沒了小山般的龐大龍軀,將之重重砍翻在地。

彌勒有些不敢置信:「這是,風之傷?這麼容易就用出來了?」

珊瑚露出驚容:「厲害!」

戈薇面上盡顯喜色:「犬夜叉…」

七寶同樣很是開心:「這次肯定解決了!」

「咦,我的鐵碎牙不只是變輕了,好像以後也可以隨時使用出風之傷似的!」犬夜叉更是心頭驚異,一陣實力暴增的膨脹感油然而生:

「看到了嗎刀刀齋,我辦到了!」

眾人聞言,都是綻放笑容。

只是刀刀齋這位老鐵匠,並不認為戰鬥就此結束:「至此為止我就稱讚你一下好了,但你是不是放心的太早了點?」

「哈啊?」

回應刀刀齋的是,身後一股豁然高漲的妖氣!其源頭,正是來自龍骨精!

犬夜叉回頭時,大傢伙已經重新起身:「只有這點能耐了么,小子?真是的,讓我白白期待了一番!你到底是不是那個男人的子嗣啊?」

「誒?」

犬夜叉嘴角一抽的好生尷尬。

「那傢伙,到底怎麼個情況啊?」

「都正面承受了風之傷的所有傷害,居然還能活蹦亂跳?」

要知道,早先無論是殺生丸還是犬夜叉自己,一個被正面的風之傷命中、一個被反彈的風之傷命中之後,都是當即沒了大半條命。

可眼下的龍骨精,根本就只是被撓了下痒痒而已。

「所以我說了,這傢伙很難對付的呀!」刀刀齋翻了翻白眼。

「好了小子,這次輪到我了…」

為了跟過去徹底告別,下一擊,他龍骨精決定不放水了,乾脆就用全力以赴來結束掉這個仇人之子的性命吧。

「滋滋…」

妖力沸騰,妖氣暴漲,空氣彷彿都沉悶壓抑了不少。肉眼可見的,拳頭大的石子,磨盤大的石塊,都被恐怖妖力影響,陸陸續續成片的漂浮向半空。

「喂喂,這股妖力,開玩笑的吧?」

因為很快,就連周遭的山體與大地,都被龍骨精釋放的可怕妖力侵蝕,越發劇烈的晃動起來,隨之更是蔓延出大小不同的龜裂。

「不好,犬夜叉,你先逃吧,那傢伙認真起來了!」刀刀齋嚴肅提醒。

「納尼?!」

扛着鐵碎牙的犬夜叉凝眉。

隨即就在躍躍欲試中,感受到了一股排山倒海的致命壓迫,勃然變色:「嘶,這傢伙怎麼回事?好,好驚人的妖氣!」

隨着犬夜叉的話落,擴散開來的妖氣更加恐怖了,似開啟了一方領域一般,居然讓區域內的空氣都裹挾上了威力極盛的雷芒。早先那些漂浮到半空的石子石塊,彷彿點燃的紙張,眨眼便在茲茲的電弧聲中化作了粉塵。

「笨蛋,現在是感嘆的時候嗎?還不逃?」

刀刀齋也急了:「你已經能夠正常使用鐵碎牙了,趕緊見好就收,這傢伙認真起來你沒可能的!」

可就在這時…

原本氣息強絕,讓眾人心驚膽戰的龍骨精,卻如同足球泄了氣一般,瞬間萎靡了下去。

「我,我的力量,我的力量都哪裏去了?

怎麼回事?

為什麼我…

呃,啊,不要…」

不等這位梟雄發出最後的絕望與不甘,他額頭上印着的那張詭異人臉,直接給一道紫芒貫穿,緊跟着被一團紫色光華從內向外的硬生生撐裂、最後撕碎成了兩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