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唐大師是我們天武府的總丹師。哪有空到你們那邊去煉製丹藥。不過。你們真需要的話可以徵求我們天武府的意見。可以把藥材準備好送入天武府煉製。」老太太說道。

也退了一步。畢竟,跟三股大勢力相抗那是不明智的。不過,老太太也聰明。叫他們跟天武府商量。那意思就是酬勞可不能少了。而且,老太太如此一說可是把唐春這個丹師給踢出在外了。這好處沒唐春啥事兒了。你丫滴就一個丹師罷了。

「呵呵,老太太,本人直到現在還是自由之身的。」唐春淡淡一笑,蔡雪蓮一聽,頓時來了興趣。問道,「唐大師,難道天武府還沒正式跟你簽定丹師合約嗎?」

「當然。」唐春說道。

「唐大師,吃水不要忘了挖井人。你能煉製出和壽丹來那是我們天武府提供的藥材以及丹樓。而且,居然還毀了丹樓。」和城主冷笑道。

「事實的確如此,不過,唐某在煉製出和壽丹後有收到任何酬勞嗎?而且,煉製出的和壽丹全給了你們天武府。這是唐某在白白為你們煉丹。這倒好,誰吃水誰挖井想必和城主能分得清楚的。」唐春冷笑道。以前想通過天武府弄到半仙園的參賽名額,現在可不一樣了。憑著自己的煉丹本事完全可以換來這種名額的。而且,天武府這個老太太不簡單。唐春想想也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酬勞不準備好了嗎,你說你需要什麼?」和城主冷哼道,漸漸有了火氣,覺得這傢伙不識相。

「算啦,這次煉製和壽丹就當是我送給天武府的,不要任何酬勞了。不過,唐某打算今天就搬出去。」唐春說道。

「唐大師,你好聰明。天武府成就了你的名聲,這名聲一出來就想走人。你想,這世上有這種好事兒嗎?」和城主雙眼寒煞煞的盯著唐春。關於唐春吸收雷仙石的功法還沒弄到手,絕不能讓他跑了。倒不是說天武府不能缺了唐大師。

「和城主,名聲,我唐春只要願意,到哪個府都不成問題。而且,在我成就名聲的同時,天武府是不是最大的獲利者。」唐春冷笑。

「這些我們也清楚,天武府的確是最大的獲利者。和城主,沒有老太太就沒有天武府。唐大師,既然你跟天武府沒有簽定什麼約定。我們控獸宗誠摯邀請你加入。」柳飛宏說道。

「柳副宗主,我們萬花閣可是先提出此事的。」蔡雪蓮冷哼道。

「唐大師,只要你能加入黑馬帝國。我們黑馬皇室將給你最優厚的待遇。不是我們吹牛,我們那邊的煉丹條件比這天武府高得多。光是手下的丹師就達到上百位。像你需要半仙園的參賽名額,這個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問題。我們還有直接的進入名額,根本就不用參加比試。而且,我們皇家的葯湖才是真正的葯園聖地,那裡靈氣比天武府的葯山高得多……」昌嘯那是翻著三寸不爛之舌儘力遊說。

三個傢伙又開始爭論了起來。

「唐春,你要去哪裡我無法阻攔著。但是,在你走前,我只有一個要求。」和城主臉臭臭的說道。

「和城主請說。」唐春說道。

「你給我們煉製三顆生機丹。而且,品級要達到玄階下品。作為你成名的第一站,我們這個理由不算過份吧。」和城主說道。

「和城主你決定了?」唐春一臉嚴肅盯著他,心裡也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這生機丹可是補充生命能量的。肯定是老太太需要這個。因為,老太太到現在肯定還沒恢復元氣,生機丹對她太重要了。而和城主弄出玄階下品來就是刁難自己。

「決定了,你什麼時候交出三顆玄階下品的生機丹你什麼時候就可以離開和府了。而且,我和嘯天承諾,從此後,咱們的事一筆勾銷,絕不會找你麻煩。」和城主一臉莊重。

「好,成交。」唐春點頭。

「唐大師,我們控獸宗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柳飛宏問道。

「柳宗主,蔡宗主,昌王爺,這些都得等我把生機丹煉製出來才能再作決定是不是。你們可以派些人過來協助我是不是?」唐春說道,先打下埋伏。到時,和嘯天要衝自己下手的話也得掂量一下。

「這個沒問題,我們控獸宗會派分管外堂的副宗主過來協助你。」柳飛宏表態道,蔡雪蓮跟昌王爺都表態了要派人。

「這小子居然敢過河拆橋,咱們絕不能放過他。」唐春一走,和城主臉色陰沉如墨。

「嗯,這小子現在翹皮得很。一成名居然把恩人全給忘了。」和風說道。

「並且,這小子很鬼。居然借了二宗跟皇室的勢力想壓制我們。」大管家說道。

「他以為如此就能保住他的小命了是不是?真把我們天武府當三流門派了。凡是不能為我們所用者都得滅了。嘯天,不是我說你。剛才你應該表現得更強硬一些。現在老太太恢復了一半的實力,只要咱們不說,難道二宗一皇真敢沖著我們下手不成。我看他們根本上就是在試探。」和才這個叔叔相當的不滿。

「小叔,目前老太太還沒恢復鼎盛時期實力,不宜過早介入各大勢力衝突之中。咱們現在要作的就是幍光養晦。只等老太太一旦恢復,就是咱們天武府重新登上大舞台的時候了。」和城主說道。

「既然跟和城主已經撕破臉皮,咱們現在步步戒備一下。」剛才的一切唐春幻化成的小密蜂聽得過清清楚楚了。一回到住處就跟蛛古力胖子商量了起來。

「如果能遠離天武府就好了,至少,那個該死的老太太功力還沒完全恢復前鞭長莫及。光是一個和城主倒也不用太過於擔心。」蛛古力說道。

「我想生機丹是老太太恢復功力的必須品。因此,生機丹還沒煉製成功之前他們應該不會對咱們動手。」胖子說道。

休整了三天,而和家也按唐春開的藥單送來了超量的生機丹藥材。這當然是唐春獅子大開口的結果了。也就是一半是煉丹需要的,另一半卻是酬勞。不過,和家對於這一切好像也沒什麼意見,他們需要的只是生機丹。

第四天一大早,唐春一行人在和一雄陪同下直奔藥師學會而去。

域外島域藥師學會設在域外天城城中,它並沒有設在黑馬帝國的首都黑馬城。而域外天城離天武府相當的遠,就是坐島內傳送陣也得十幾天時間。不久,在和一雄帶領下唐春一行人進了天一聯盟設置的傳送陣。

天武城天一聯盟分店店長宋金相當的客氣,而且,嘴裡還講到了副總盟主鄭歲。

唐春四人加上一狗順利的站在了傳送法陣圖盤上。而兩個天一聯盟生境強者往法陣中按入了極品靈石。法陣開始顫慄,不久,晃了晃。

唐春正感覺有些訝然,因為,以前可不是如此的。以前是旋轉,加速,最後就是直接傳送了。這次的法陣居然晃了晃,好像發出了異響似的。而且,唐春余光中瞧見了宋金臉上閃過的一絲陰厲之笑。(未完待續。。) 「不好,快退回去。」唐春大叫。趕緊把小麒扯回了戒指空間,不過,蛛古力跟胖子就來不及了。

可是晚啦,一道劇烈的咔嚓之聲響過後。整個法陣好像蹦極一樣跳躍了一下,爾後,唐春感覺到了一陣子撕裂般的疼痛。以著唐春現在的身體強度,根本就不應該產生這種疼痛的。終於,短短的半分鐘過後,叭地一聲好像掉進了一個什麼地方。

正昏花著,抬頭就發現一條紅色尺子樣的神兵射著火辣辣的符文往下拍向了自己的腦袋。而不遠處和才那老傢伙正一臉猙獰的笑著。知道這是和才的成名神兵『地量尺』,重達幾十萬斤。給它拍中的話估計不死也得殘了。

「陰謀!」唐春心裡閃過這一個詞,發現胖子跟蛛古力都不見了,唐春一閃閃過了這一尺。

和才愣神了一下,冷笑道:「小子,知道你隱藏了功力。不過,今天你就是長了四條腿兒也得把魂神給抽了再說。」

說著話,地量尺漲得更長更大,血紅一遍,一股爆炸般的火性能量撲面而來。而遠達半裡外的樹木全都立即碳化成了灰。和才這傢伙居然引動了地量尺中的真火。

唐春再一閃居然不見了,和才也愣神了一下。不過,當老傢伙還沒愣神回來之時感覺背後什麼呼嘯而來。余光中發現好像空間一道扭曲,居然裂開了一條縫。

而且,從裂縫中好像有一根鐵柱子捅來。和才想閃。可惜的是晚啦。以唐春現在的實力,又運用了小範圍撕裂空間的能力。

出奇不易。

啊……

和才一聲慘叫,頓時,整個胸脯被地海神針洞穿。

「現在該輪到小爺抽你魂了。」唐春一聲冷笑,千鬼船張開正想吸魂。轟隆一聲,和才這傢伙居然魂爆了。頓時,餘波推倒了周遭幾里範圍的大片叢林。而唐春發現,上千的和家強者圍攻過來了。

唐春趕緊往地下一鑽,先溜了。

「叔,怎麼可能啊?」遠處傳來和風二當家那凄厲的叫聲。看著地下那洞穿的屍體。以及滿地的肝腎心臟等。和風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久,青光一閃,和城主到了。

「肯定是二宗一皇裡面有人出手相助。」和城主咬牙道。

「可是這裡只有咱們和家知道啊。」和風喊道。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和城主冷哼道,突然叫道。「擴大範圍。絕不能讓那小子逃出去。我要扒他皮抽他筋。大家放心,老太太過來了。」

「才兒。」遠處傳來老太太那泣血的嘶啞聲音。只見她雙手一環,一道紅光閃過。已經逃到幾里開外的唐春突然感覺到了危機。

這廝匆忙間把龜殼剛披上。轟地一聲,一道紅光居然隔著龜殼直接震在唐春身上。頓時,唐春噴血,呼嘯著飛到了幾里開外。

整個身體都快散架了。老太太空境七重那憤怒的一擊太恐怖了,雖說僅能發揮出一半的真力,雖說沒能穿透龜殼,但反震之力硬是把唐春震傷了。這傢伙不敢停留,趕緊拚力撕裂開一塊空間鑽進去,爾後拐了個彎又從另一端出來了想溜走。

「今天讓你這惡毒小兒逃走的話我吳煙霞這名倒過來寫。」老太太名叫吳煙霞。

空間一陣波動,紅光一閃。老太太的法身居然出現在了唐春身後不遠處。這種法身叫空波傳影,速度快如空氣傳播。

當然,這種法身雖說速度快,但是,對本體的損傷卻是相當嚴重的。如果一擊不能奏效的話很可能法身反倒給對手滅了。

到時,本身將受到重創,也許幾十年都難以恢復過來。看來,老太太恨唐春如骨了,因為,他疼愛的後輩和才死於唐春之手。

唐春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幻化出了三個法身。

不過,令唐春奇怪原就是老太太的空波法身居然能識別真偽似的。一道紅極之光直接撕裂開空間砸向了唐春。整個周遭幾里的空間都是這種紅光影動,如多重魔手一般鎖拿住了整個空間。

唐春感覺身子一滯,好像身影給凍結了似的速度慢了許多。

「老太太手下留情。」就在唐老大感覺大難臨頭之時一道紅影閃過,老太太匆忙間趕緊想收回真力。可是速度太快了。

結果,和搖蘇整個給一股側溜之力砸中再砸在了唐春身上。把唐春撞向飛向了幾里之外。雖說唐春把龜殼披在了她身上,但是,老太太這一擊太可怕了。

「和府對不起你……走吧。」和搖蘇在空中看了唐春一眼,滿嘴鮮血。發現老太太的影光追擊了過來。唐春不敢久留,一滑扯過龜殼,爾後借了諸天島之勢一騰挪滑空而去。而老太太估計也是因為一擊之後無法再施展第二擊,再加上和搖蘇垂垂將死。只好乾瞪著眼看著唐春遠去了。

「小兒,你就是逃到天邊我吳煙霞也不會放過你的。」身後傳來老太太那憤怒到了極點的嘶啞聲音。

『吳煙霞』三個字從現在開始深入了唐春心底。

在狂亂的奔跑了多天之後,聽說已經離開了天武府地界。其間,唐春發現。天武府發下了全城通輯令。那玉貼製成的通輯令活靈活現的展示了唐春的形象。

不過,天武府怎麼也無法想到,唐春會水猴子族的十八般變化。所以,即便是唐春近在眼前,那些親衛們也難以發現。

除非是空境六重境的高手,估計唐春再怎麼變化那氣味兒還是能有所感覺的。所以,這十八般變化還是有缺陷的,遇上超過自己階位的高手就難以遁形了。

而唐春也打聽過胖子跟蛛古力,不過,關於兩人一點消息都沒有。很可能遭到不測或給天武府抓去了。遭到不測的可能性更大。

因為,如果給抓去了天武府完全可以張榜公示用來誘捕自己的。於是,這傢伙也就找了個隱秘地帶進入小花果福地恢復修鍊。

為什麼唐春開始就不躲入小花果福地,那是因為小花果是唐春最大的秘密。天曉得空境七重的高手是否能發現。

那樣一來唐春立即將成為眾矢之口。至於那枚神秘的戒指貌似也不完全保險。如果一旦被人識破那就不得了啦。所以,唐春選擇了逃也不躲入進去。

第一步,大量服食丹藥療傷。一個月後,傷勢完全好轉。因為,融入了天凰血脈再加上窮奇血脈,唐老大身體的強度也是空前的。就是不動用真力直接用身體撞的話也能撞死空境二重境的高手,堪稱天階神兵之體。

第二步,加緊修鍊道神訣跟雷神術。提升自身實力才是王道。至少,在面對空境七重境高手之時有三成對抗之力才行。

因為師傅蘇醒還弄到了一些仙石,雖說是金屬性的。但是,唐春的彗星狀旋渦現在能轉化屬性。所以,根本就不用擔心仙石的屬性問題了。

醒園中有大批的藥材,所以,一邊修鍊一邊煉丹煉器。唐春發現,這修鍊跟煉丹煉器結合起來貌似效果更佳。在半年期間,唐春煉製出了大批的『生機丹』『補氣丹』,以及低階位的『破境丹』。而且,還煉製出了十顆天階極品的『和壽丹』。這些全是用天武府提供的材料煉製的。

諸天島的時間半年過後,唐春盯上了紅晶天王鼎中愛兒那隻老蛇妖的『本命木樹』。唐春發現,經過幾年的打磨以及不間斷的誘拐。

愛兒的本命木樹好像溫和多了。並且,自己初步取得了她的認可。即便是以唐春現在的身手也能感覺到這本命木樹的恐怖能量。唐春不由得有些懷疑起愛兒的真實境界來。

「按這本命木樹上所顯示的恐怖能量,你講的那個愛兒肯定不會是空境五重境強才。我能感覺到,光是這本命木樹上所能顯示的能量波動就跟空境七重境的高手差不多。我想,那個萬花宮的愛兒公主,會不會是涅槃境的超級強者。」揚飛雄說道。

「很有可能,我也想不到,萬花宮的實力如此的強悍。」唐春說道。

「遠古神衹夫人所創建的宮殿,肯定強悍了。神衹的能量根本就不是咱們所敢想象的。」揚飛雄說道。

下邊的日子,唐春在加緊誘拐以及試著融合這株本命木花。如果能成功移植的話,這顆本命木樹就是唐春一大殺器了。

因為,唐春的本命之花是五屬性俱全,稱之為『天命』。直到目前,以雷屬性為主,現在再加上一個本命木花,那這朵『天命』將更為強大了。

黑馬帝國的都城稱之所以被為黑馬城,那是因為皇宮前面那個巨大的廣場上雕塑著一座高達幾百米的黑色駿馬,這是黑馬帝國的標誌。

此刻,皇宮裡,頂天王昌嘯匆匆進了皇宮。

「皇叔,你見過他?」一個英俊霸氣的年輕男子指著天武府通輯的玉貼說道。此人就是黑馬帝國王子殿下昌醉紅。

「嗯,你問他幹什麼。此人可是新倔起的超級丹師。連和壽丹都會煉製,而且,居然還引來了丹劫。」昌嘯說道。(未完待續。。) 「如果真是他的話,那此人就是在浩月島域在通天城毀了我術法分身的唐春。」昌醉紅說道。

「你確定就是他,不過,天下有長相相似之人也正常。」昌嘯愣了一下。

「如果說長相相似,而又都來自浩月島域,這豈不是也太巧合了是不是?」昌醉紅陰沉著臉。

「是有些奇巧,不過,目前此人好像正在被天武府的通輯當中。據說是天武府暗算了他,後來又遭到了吳煙霞一擊。估計現在不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而且,失蹤已經好些天了。估計活下來的希望極少。」昌嘯說道。

「皇叔,暗中發下令示搜找此人。一定要搶在天武府之前抓捕他。我一定要手忍此人,我的屬性分身不能白死了。」昌醉紅說道。

「唉,醉紅,你是咱們黑馬帝國十大傑出天才之一。而且,還不到三十歲。你的主要精力還是放在下一屆的域外之星選拔上為妙。

如果能獲得域外之星傳承,再加上皇室的黑馬傳承。你很可能會成為年輕一輩人中真正的無敵存在。雖說你現在功境已經達到空境五重,但是,空境五重跟六重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六重可以稱之為王者了。而爭奪域外之星還有別的幾大勢力的天才們。他們的實力並不比你弱,而且,像萬花閣的方玉兒可是五重顛峰強者,而你剛進入五重,跟她相比還遜一些。」昌嘯說道。

「我明白皇叔。不過,唐春的事是我的一個心結。這心結沒解開我的功力很難得到再次飛躍。」昌醉紅搖了搖頭。

「好吧,我馬上下令黑馬親衛暗中搜捕。一旦發現唐春馬上抓捕回來讓你解氣。一個丹師而已,雖說連和壽丹都能煉製出來。但是,跟殿下你的心結相比,他什麼也不是。不過,老太后的事可是需要和壽丹的。前次天武府拍賣的一顆居然給『九道紅髮』用強勢手段奪拍走的。而天武府就二顆,一顆給他們老太太吃了。不然,咱們可以問天武府購買。」和嘯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