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唔……」林小嬌半夢半醒的揉了揉眼睛,看著郭劍鋒帥氣清冷的俊臉,伸手在他臉上捏了一下,對他傻乎乎的笑了笑說:

「哥,你好帥!」

轟!瞬間有顆大番茄出現在林小嬌眼前,郭劍鋒面紅耳赤的躲避著她的眼神,連周圍的乘客也捂嘴偷笑。

他們都覺得這對兄妹的感情可真好,哥哥對妹妹也很寵愛。

聽見笑聲林小嬌這才慢慢清醒過來,忽然想起自己剛才做了什麼事情,也覺得有點不太好意思,她……她這是調戲了這個男人嗎?

夫人,總裁又鬧要二胎 哇塞!林小嬌,你怎麼就這麼酷啊,連這個男人你也敢調戲,額!是嫌棄命太長嘛!

心裡不由得給自己一個贊!

畢竟像郭劍鋒這種鋼鐵一樣的大男人,居然被一個女孩大白天眾目睽睽之下被調戲還被吃豆腐,天啊!

「下車吧」林小嬌腦子還在胡思亂想,被低沉有力的男人嗓音叫回神。

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沖黑臉的男人投去求饒討好的笑容,雙手沖郭劍鋒做了個後世很多人家的小狗會做的一件事,作揖。

郭劍鋒看她的小樣兒也實在生氣不起來了,柔和了表情說:「走吧!以後不能在外面這樣了,知道嗎?」

「嗯,我保證!」林小嬌無比認真的點點頭。他說不能在外面這樣,可並沒說在家呀,嘻嘻。

找人問了路,知道了縣城裡有個最大的百貨大樓,叫萬珠。

兩人又乘坐了公交車,不過很快就到了,現在路面上的汽車很少,有部分人是騎自行車的,但是大部分人是靠兩條「筷子」。

來到萬珠門口,這是一個有著三層樓的百貨商店呢,一樓是賣書還有家用電器的,其實就只有收音機等,其餘的就是一些日用商品。

二樓有賣吃的用的,主要很多是布料子,現在最吃香的是滌綸綢,穿著輕巧有墜感,而且還防皺耐磨,很受年輕人的喜歡。

三樓是也有賣服裝的,還有一部分是進口商品,不要券,但是價格十分昂貴,很多人都只是看看罷了,連試都不敢試呢。

林小嬌看見進口商品那邊掛著一條淡綠色的連衣裙,上身是襯衣領,下面是百褶長裙,裡面還有內襯。

腰間配的是一條三指寬的同色系腰帶,整體剪裁簡單優雅,很大氣,林小嬌覺得這還不錯。

問了服務員價格,要五十塊錢,這五十塊錢在現在來說相當於一個工人一月的工資呢,難怪都沒人敢試,因為實在是太貴了。

林小嬌讓售貨員拿給她試試,那個售貨員是一個中年婦女,聽見林小嬌要她拿衣服,先是將林小嬌上下打量了一番。

又斜著眼睛瞟了一眼說:「你買嗎?如果不買的話,姑娘我勸你還是別試了,省得鬧心不是」 林小嬌被她氣笑了,「我總要試試合不合身啊,不合身我買回去做什麼用,拿來擦腳啊」

「哈哈哈」,旁邊圍觀的人一陣鬨笑。

中年婦女將她的水桶腰肥屁股一扭,不情不願的將裙子給林小嬌拿過來。

看見她要去試衣服,還扯著尖嗓子說:「誒!你可輕點試啊,壞了得照價賠償啊!」

郭劍鋒聽她這話,臉立即就黑了,淡淡看了一眼看著那女的,嚇得她立馬跑旁邊站著了,心裏面直發怵,這個男的怎麼看著跟要吃人似的。

林小嬌很快將裙子換上,換衣服的帘布被掀開,從裡面出來一位令人艷羨的美麗少女。

郭劍鋒覺得自己眼睛已不受控制的追隨著她,光滑白嫩的皮膚,炯炯有神的雙眸,烏黑亮麗的如雲秀髮。

腳步輕移,揚起的裙擺剛及小腿,引人遐想。

纖細的小腰被束得不堪一握,令她看起來真是既清純又俏麗。

走到發獃的男人面前自然的轉個圈:「怎麼樣,好看嗎?」

郭劍鋒像是被震了一下,回過神見周圍的人都如他一般看著漂亮的女孩著迷。

心中感到十分不悅,真想把她趕緊帶回家,她的美好只有他能看見。

郭劍鋒一臉嚴肅正經的用只有他們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告訴林小嬌:「很漂亮,我很喜歡,但是你只能穿給我看」

額!林小嬌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奔過,不能穿還買來幹嘛,這個男人還真是霸道。

看見發怒的佳人,郭劍鋒拍拍她的頭,語氣親昵的在她耳邊說:「快去將衣服換下來,我們去看看別的。」

林小嬌撅著粉嘟嘟的小嘴兒瞪了一眼這個霸道又愛吃醋的男人,磨磨蹭蹭的一步一回首慢慢走回去換衣服。

郭劍鋒好笑的看著她,真像是一個愛撒嬌的小孩子,他不想讓別的男人也如他一樣欣賞到林小嬌的美麗,因為她的一切只能屬於他。

把臉轉向那個售貨員郭劍鋒瞬間調換到面無表情的狀態,「麻煩你把票幫我開好,那條裙子我們要了」

胖女人先是呆了一下,然後喜上眉梢趕緊開票給他,看著郭劍鋒威武的背影,胖女人滿臉滿眼都是羨慕。

換好衣服以後,林小嬌將裙子遞給售貨員,這次對方態度非常熱情的接了過去,還給用牛皮紙給包裝好再雙手遞給林小嬌。

林小嬌瞭然一笑,原來剛剛趁她換衣服時郭劍鋒就已經付錢了,怪不得剛才高高在上的售貨員大姐會突然變得這麼客氣。

嘴裡面「嘁」了一聲,林小嬌又有些惱怒的看著郭劍鋒,衣服買來又不讓她穿出去,那還有什麼買的必要啊。

哼!自大又愛吃醋的男人,一點也不可愛,林小嬌心中不停的打小人。

換過衣服以後,倆人又去看了看布匹,選了幾樣看起來鮮亮的,後來就主要去買了些副食品,什麼吃的糖呀桃酥之類的零零總總買了一大包。

哼!誰讓你陰我,累死你,看著跟孩子似的林小嬌,郭劍鋒只是微微翹了翹嘴角,在他眼裡,她做什麼都很可愛。

林小嬌見買的差不多了,叫上郭劍鋒準備回去,另外她還想上次那家商店去看看還有沒有好東西。

兩人七拐八拐的來到上次的供銷社,林小嬌在哪裡看了看,沒見到上次的那個李姐,不過她準備直接去找後門那裡。

告訴郭劍鋒讓他在外面等著自己以後,林小嬌來到上次的巷子裡面,正準備敲門,門忽然從裡面拉開了。

林小嬌一看,居然正是那位劉姐,手裡還拿著一個大袋子,後邊還跟著一個婦女,估計也跟林小嬌一樣,是來買東西的。

將那位女顧客送走之後,劉姐熱情的招呼林小嬌,親熱的喊著她妹子。

對方看見她就好像是看見財神爺似的,親熱得不得了。

帶著她直接去了上次的大倉庫,照樣還是將油布揭開,這次好了,裡面居然還有進口的洋奶粉,林小嬌給拿了好幾罐。

現在的東西都是純天然的,拿回去給爸媽喝,不錯,還能補鈣呢,對於中老年人來說,最怕身體缺鈣了。

還有巧克力糖和各種夾心糖,她也搜颳了好多,另外就是每月列行公事的衛生棉,必須買啊,林小嬌豪氣的說:「給我全包了」

喜得劉姐連都嘴都快笑酸了了,這姑娘來一次啊,她這掙得錢能抵兩月的工資了,可不得樂呵嘛。

把該買的不該買的林小嬌全都買了個遍,走的時候李姐跟她抬著一根大麻袋送她出去,袋子口被繩子給扎的嚴嚴實實的。

又跟上次一樣,林小嬌讓李姐幫他叫郭劍鋒來巷子找她,她自己就在後面哪裡等著。

這次林小嬌只把衛生棉跟一些自己用的東西放進了空間,其餘不是太重的東西放在袋子裡面,當然糖是不敢移到空間的,不然肯定會被郭劍鋒發現的。

當郭劍鋒來到巷子里一看,不由得抬抬眉毛,自己這個媳婦兒可真能買的,看來他以後得更努力才行啊,要讓媳婦兒買得開心。

林小嬌痞痞的盯著他,賊賊的笑著問:「這樣的老婆你還敢要嗎?」

郭劍鋒瞪著她說:「我有什麼不敢的。小矮子,你放心吧,我肯定能把你養的好好的」

額!林小嬌直接被他噎得說不出話來,看見某人提著那麼重的麻袋也能走出標準的軍姿,真的是好欠揍。

林小嬌趕緊追上去,在後面大叫著:「你才矮子呢,你才是……」

聽講她中氣十足的嗓音,郭劍鋒嘴角動了動,一句親昵的話飄向後面的人「傻丫頭!」

其實今天跟林小嬌一起去百貨大樓,他就已經知道了這個丫頭的消費能力了。

洪荒鬥戰錄 不過他並沒覺得林小嬌不該花,而且這個丫頭給自己買的少,都是給家人買的多,每個人的她都沒拉下。

據他觀察,她真是一個很細心善良的女孩,從她對朋友的態度和對家人的感情上來看都能說明林小嬌並不是村裡面「傳言」的什麼嬌嬌女。

不管別人怎麼說,在他心裡林小嬌永遠是那個跟在他身後,整天叫著他鋒哥哥的小丫頭,他的小女孩。

從百貨大樓出來以後,兩人去了人民大食堂吃午飯,林小嬌餓壞了,點了一個酥肉湯跟螞蟻爬樹(其實這是碎肉炒粉條)還有嫩豆腐。

飽飽吃了一頓,林小嬌拍拍小肚子,終於把你給餵飽了,接下來就該去看看珍品堂了。

她距離上次去珍品堂這已經過去了好幾月了,順便她也想拿些東西去那裡出售。

昨天晚上她趁著郭敏慧睡著后,偷偷進空間取了兩棵品相很一般的人蔘跟一棵何首烏,準備今天拿去珍品堂販賣。

她已經想好了說詞,就說是劉新華讓她帶來的,另外她想將何首烏送給吳老,畢竟那老頭還挺不錯的。

林小嬌同郭劍鋒兩人來到了珍品堂,剛一到大門口就看見圍著好多人,將珍品堂給圍得水泄不通。 林小嬌個子嬌小那裡擠得進去,郭劍鋒見此拉著她用手劃開人群,三兩下就擠了進去,有人不高興的轉頭想要罵人,可是一見他的「閻王臉」立馬便把聲音吞進肚子里,不敢做聲。

兩人進去以後才看到裡面的情形,珍品堂的大廳地上放著一個擔架,上面躺著一個人但是被蒙上了白被單,看樣子此人已經「掛掉」了。

而旁邊地面上跪坐著一個年輕女人,看年齡大概二十多歲,臉部紅腫像是被人打過,頭髮也有些微微散亂,在她懷裡抱著一個看起來最多不過三歲的小女孩,兩人哭得好不可憐。

在離她們不遠處,另外還有幾個壯漢跟一位老太太,其中有一個年輕女子扶著老太太在說著什麼。

只見她每說一句便看向地上的年輕女人,而且她每跟老太太說一句,那老太太便胸中怒火更甚,嘴裡面也儘是惡毒的語言。

要是沒有旁邊幾人出手拉住她,看她那樣子像是要吃了地上跪坐的母女二人似的。

老太太穿著一身深藍色的衣褲,看起來不錯的衣料,但是飽經風霜的老臉跟粗糙變形的雙手一看就是幹了很多年的重活,而且講話也語言粗俗,像是從山裡來的。

她滿嘴的污言穢語捶胸頓足,罵著她對面的一個中年婦女和地上的母女二人。

「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我兒子竟然將這種喪門星娶進了門,幾年來就生這麼一個丫頭片子,還篡合著買葯下毒來害我兒子。」

「我可就這麼一個兒子了啊,以後我老了誰管我老太婆啊,你個天殺的小娼婦,咋老天爺就不打個雷劈死你啊」

老太太一雙小腳一看就是以前的舊俗,但是不妨礙她的氣焰,看她雙手叉腰又用手指著對面的中年女人怒罵:

「你這個黑心眼的黑寡婦,生個比你心眼子還黑的小娼婦,母女兩個合著伙來害死我兒子,你們不得好死……」

對面的中年婦女被她氣得說不出話來,長相倒是挺溫和,穿著也是頗講究的,渾身充滿了文人氣息,跟地上的年輕女人很像,估計她二人應該是母女。

但不知為何被這個粗俗的老太太罵得沒有招架之力,還有老太太身邊的年輕女人是誰?

聽老太太這話地上躺著的人是她兒子,但是,為什麼會被人抬來珍品堂呢,難道是來碰瓷兒!

林小嬌看著這一群明顯是各懷鬼胎的人,心裡想著人心不古啊,不管那個年代這碰瓷兒都是門發財的路啊。

這裡動靜這麼大卻只有幾個服務員,吳老跟吳德勝為什麼都不在這裡?難道這位「死者」的死因真的跟珍品堂有關係?

不,這不可能,雖然跟吳老他們只有一面之緣,但是林小嬌相信像吳老那樣一言九鼎的老人是不會做這些虛假買賣的。

吳德勝雖然看起來雖然處事較為圓滑,可那只是限於做生意,但是為人還是很地道的,而且吳老也絕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在他曾傾注半生心血的地方。

正當林小嬌疑惑的時候,吳德勝扶著吳老慢慢從外面進來了,吳老身邊還跟著一位身材偏瘦,但是個子挺高的年輕男子,也在一旁邊扶著吳老。

吳老一看見大廳站著的林小嬌十分意外,林小嬌帶著郭劍鋒趕緊上前與吳老見面。

「您好!吳爺爺,好久不見了,您的身體還好嗎?」

吳老對她點了點頭,撫了撫鬍鬚,笑呵呵的對林小嬌說:「丫頭,多虧了你啊,我這身子骨是活一天少一天,剩下的日子都是送的…」

林小嬌微微笑了起來,看吳老面色紅潤,定是喝了泉水的功勞。

「吳爺爺您說哪裡話,就您這身體起碼再活二十年沒問題,您就放心吧!」

吳老被她逗得開懷大笑:「你這丫頭,嘴是抹了蜜糖嗎?快要將我老頭子甜死啦!」

老爺子拉過他旁邊的年輕人,向林小嬌介紹道:「丫頭,這是我那不成器的孫子,比你大不了多少,你來認識一下」

老爺子雖然嘴上說著不成器,但是林小嬌不難看出吳老滿臉的驕傲與得意,吳爺爺的這個孫子肯定是個有本事的人。

吳亦楓驚訝的看著這一老一少的互動,爺爺從來都是一個嚴肅的老人,就連他身為爺爺最疼的孫子都沒有得到像這女孩一般的待遇呢。

可是爺爺卻對她另眼相看,她肯定有過人之處,身子窈窕挺拔,眉彎如新月,眼如水杏,皮膚光潔白皙,一笑起來兩個酒窩真是讓人不喝酒也醉。

自問見過不少漂亮女孩的吳亦楓剛看見林小嬌時,也是滿眼驚艷,看見她過來跟自己爺爺有說有笑就更覺得她不但漂亮而且還很有趣。

很少有人不怕吳家的老爺子,而她竟然能以平常心跟爺爺相處,難道是出自哪戶的大家閨秀或是名門小姐。

「你好,我叫吳亦楓,今年21歲,現在正跟我爺爺學習醫道,很高興見到你!」

吳亦楓面上帶著溫柔的微笑跟林小嬌打招呼,他本來就生得一副斯文英俊的相貌。

再加上滿身的書卷氣息讓人感覺如沐春風,看起來整個人非常的乾淨清新,是個像春天般的男孩子。

林小嬌也大方的對他自我介紹:「你好,我叫林小嬌,今年十七,我也正跟著我小姑父學醫術」

「哈哈哈哈……」吳老撫著發白的鬍鬚笑道,「楓兒,這丫頭的小姑父你還認得呢,就是劉新華」

吳亦楓眼睛一亮,看著林小嬌臉上笑得更是開心了,「真的,原來我們還是同門哪,你是華叔的侄女,那以後請多多指教。」

「不敢不敢,我現在只是學了一點皮毛而已」林小嬌謙虛的笑了笑,她哪敢跟別人比啊,別人可是杏林世家啊。

她現在在所有人眼中不過是個剛剛踏入門口的小丫頭罷了,人家只是謙虛而已。

看著兩人一問一答很投緣,林小嬌長得嬌俏玲瓏非常漂亮,而吳亦楓身材瘦高風度翩翩,二人站在一起,就像是一對兒十分登對的小情侶。

「嬌嬌!」突然一個冰冷的男聲打破了這幅畫面,所有人看向一直被他們忽略的郭劍鋒。

吳老他們因是世家,也見過不少人物了,可還是被眼前的男子給驚訝到了。

高大挺拔的身材,面容英挺硬朗,眼神堅毅,渾身都是霸道的氣息,讓人不容忽視他的存在。

吳老心裡緊了緊,這人是誰?難道他喜歡那個丫頭,他可是看上小丫頭了,想讓她和楓兒多加來往呢。

林小嬌接下來的話打斷了三人的猜想,「我忘記跟大家介紹了,這位是我的未婚夫,他叫郭劍鋒,是一名軍人」

「劍鋒,這是吳老爺子,是小姑父以前的東家」

是軍人,難怪氣質如此與眾不同,吳老瞭然的看著她們。

聽到林小嬌介紹是她的未婚夫,吳亦楓眼中也瞬間閃過一絲失望,不過他很快調整好自己,微笑著跟郭劍鋒打了個招呼。

郭劍鋒面無表情非常冷硬的跟人家點了個頭,只對吳老說了句:「吳老,您好!」

林小嬌無奈的想,難道多說幾句話嘴巴會爛掉嗎?一臉酷酷的樣子拽得不行,真是不知道他怎麼這麼不愛講話。 林小嬌只好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啊,他平時不太愛講話,你們不要介意。」

吳亦楓很大度的笑著說著不介意,贏得了林小嬌的好感,可是她身後的某人臉色就很難看了。

小媳婦長得太好看了他得多操心啊,還有她剛才這話什麼意思,他這是懶得講話不屑跟個娘娘腔打招呼好嗎?郭劍鋒表情冷淡,心裏面卻跟打翻了醋瓶子似的。

忽然,林小嬌發現地上「死人」露在白布外的一根手指似乎動了一下,怕看錯她走上前去準備用手揭開白布看看「死者」的癥狀。

可是她手還沒有碰上去呢,就被一道尖利的嗓音給刺得耳朵發疼。

不滿的看過去,林小嬌發現是那個陪著老太太的年輕女子,她正一臉看怪物似的恐懼的看著林小嬌,眼睛里全是嫌惡。

徐蓮看見一個年紀很輕長的嬌滴滴的女孩兒,竟然想要揭開蒙著段宏明臉上的白布,立即嚇得尖叫了起來。

雙眼透著疑惑,這個女孩是誰?為什麼出現在這裡,跟段宏明是什麼關係,難道是吳家……

想起江家,徐蓮的心中一跳,眼睛閃了閃,反正現在段宏明已經死了,她也沒什麼好怕的,就算吳家人來了也查不到……

看了一眼扶著她手的小腳老太太,徐蓮一陣冷笑,還有這個蠢貨頂包,再怎麼也不會查到她頭上,只不過在段宏明入土之前,她還是不能夠放鬆警惕。

不然後果,徐蓮渾身顫抖的打了個顫,腦中突然出現一副畫面,一個女孩兒的屍體被囚禁在一張床上,四肢被鐵鏈銬起來,渾身赤裸。

一個陰森的男聲在房間里回蕩,對一群衣不蔽體女孩子冷酷說道:「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你們這群人都仔細看看!」

又是一個冷顫,徐蓮強行拉回思緒,一個眼刀子飛向地上跪坐的女人,怨不得我,誰叫你姓江,如果我放了你,我就得死。

徐蓮往老太太身上輕輕推了一下,指著林小嬌,這小腳老太太立馬拉長著臉看著林小嬌:「你是誰?幹嘛要動我兒子?」

高冷的看了一眼這老太太跟那個年輕女人,林小嬌沒有搭話從容的揭開了「死者」面上的白布。

只見「死者」是一名年紀大約在二十六七至三十歲左右的男性,嘴唇黑紫滿臉死白,眼眶下也是烏青一片,林小嬌用兩指探其鼻息,已經全無,看這人的樣子倒確實是中毒的癥狀。

但是她剛才明明見到這人的手指動了,雖然只是很細微的一下,但還是被她看到了。

難道是她看錯了,不可能,自己的視力現在已經遠遠超過了正常人,她不可能看錯的。

林小嬌準備用異能查探一下這人的胃部食道,看看究竟他是中了什麼樣的毒所致。

正當林小嬌集中意念之時,突然被匆匆過來的小腳老太太給碰了一下,導致她什麼也沒有看到。

可是這礙手礙腳的老太太卻只碰了一下林小嬌,便沒見任何反應了,因為她被出現在林小嬌身邊的「活閻王」給嚇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