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啊……」一陣慘叫之聲,傳進了人們的耳中,彷彿受到了天大的傷害一般,白色的鳴鳳不斷的哀嚎著,在天空之上盤旋起來。

地面之上,人們目瞪口呆的看著天空之中那不斷哀嚎的雪鳳,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想不出,剛才還強勢無比,威壓超越聖人中期的雪鳳,堂堂的神族供奉了無數年的神獸,竟然會被一個洛天一個小子,一刀劈的慘叫。

「這是什麼情況,我怎麼有點蒙圈了呢!」任洪哲拍了拍腦袋,低聲開口。

神族的一干人也是有些發矇的看著天空之上的一人一獸,隨後將目光望向了站在那裡同樣呆愣的孫命天。

「我特么也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孫命天心中破口大罵,但是臉上卻是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神色:「也許是神獸大人被封印了太久,剛出來,有些無聊,想要捉弄捉弄這小子吧!」

「嗯,一定是這樣的」孫命天似乎感覺到自己想到的理由很是正確,畢竟雪鳳被封印了這麼久,是個人,這麼在這祭壇之下,獨自一人呆著,一定會受不了,性格肯定會發生些變化。

「原來如此,我就說我們神族世代供奉的神獸,怎麼會這麼弱,被一個超凡境砍的哇哇亂叫!」一名神族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恢復到了之前的高傲之中。

與此同時,洛天站在天空之上,也是劈出了三刀,三道刀芒每一刀都實實在在的劈在了雪鳳的身體之上,大片潔白的羽毛,不斷的從天空上掉落下來。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那如同蒲扇大小的羽毛,還沒等掉落到地面之上,便是化成了陣陣的元氣,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小子,你真的讓我出手不成,我剛才的實力,你也見識到了,難道真的逼我斬你?」雪鳳惱羞成怒的對著洛天開口。

「來吧,來吧,讓我看看聖人境界的攻擊有多麼的恐怖!」洛天卻是臉上帶著狂傲之色,對著天空中的雪鳳大聲開口,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

「咱們神族的神獸實在是太心善了,如此被羞辱,竟然還能忍的住,的確是我輩楷模啊!」孫命天臉上露出感嘆之色,目光中帶著敬佩,輕聲開口,引得神族的人們一陣唏噓。

「呵呵!」玄武老龜臉上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目光看向天空之中那雪白的雪鳳,雖然還是雪鳳的氣息,但是在剛才雪鳳羽毛掉落的一瞬間,便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這是你逼我的!」雪鳳鳴叫了一聲,遮天蔽日的翅膀,再次緩緩張開,顯然震怒到了極致。

「開始了,哈哈,洛天你真是膽識過人,這點我們神族的人,真的是無法比擬啊!」神族的弟子們大聲開口,目光中帶著期待之意,等待著洛天被雪鳳碾死的場面。

「嗡……」龐大翅膀,再次緩緩扇動,之前的那恐怖的氣勢,還有那恐怖的風暴再次在雪鳳的扇動之下形成,朝著洛天扇去。

「小子,快逃吧!」雪鳳冷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施捨之意。

「到了現在,你還在裝逼!今天老子就將你打的原形畢露!」洛天臉上沒有絲毫的懼色,整個人化成一道烏光,再次朝著天空之上的風暴衝去。

「該死,該死,他是怎麼看出來的,老子當初臉神族的神王,聖級大能都騙過了,今天竟然讓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給看穿了!」雪鳳心中大聲呼喊,看著洛天沒有絲毫懼色的衝進了風暴之中。

「哈哈,自尋死路!」神族的人們看到洛天衝進了風暴之中,臉上露出開懷大笑。

「我說,四聖星域為什麼會成為九域最弱的一域,原來都是這種白痴!」孫命天臉上露出冷笑,目光看向衝進風暴之中,消失在人們視線當中的洛天。

聽到孫命天的話,沙蒼茫等人臉上露出一絲憤怒,孫命天這話,顯然是將他們這些人都帶進去了。

但是礙於孫命天那強大的實力,沙蒼茫等人敢怒不敢言,只過,心中也是暗自嘆息,四聖星域的確是太弱了,這麼多年來,也僅僅出現了一個超凡境的強者,如今卻是即將消亡。

玄武老龜臉上無悲無喜,只不過滄桑的雙眼之中布滿了譏諷,看向孫命天,等待著孫命天吃驚的神情。

「嗡……」人們沒有看見洛天被風暴絞碎,而卻是彷彿沒事人一般的出現在了雪鳳的頭上,黑色的魔刀,緩緩的舉起。

「給老子現形吧!」洛天手持黑色的魔刀,帶著恐怖的波,刀尖朝下,狠狠的朝著雪鳳的那龐大的頭顱之上刺去。

灰塔的黎明 「這是什麼情況,那風暴竟然不能對洛天造成傷害?」神族的青年們,臉色獃滯起來。

孫命天也是臉色難看,此時他也是終於感覺到了事情有些不太對勁,彷彿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

在人們驚詫之時,洛天黑色的魔刀,也是狠狠的插進了雪鳳的頭顱之中,自然是迎來了一陣陣的慘叫。

「嘭……」下一瞬間,雪鳳那龐大無比的身軀,便是在人們獃滯的目光之下炸裂開口,狂暴的魔氣在天空之中肆虐起來,攪的本來平靜下來的蒼穹再次翻捲起來。

孫命天等神族的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張開大嘴,心中卻是彷彿吃了屎一般難受無比。

此時,即使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來,之前看起來強大無比的雪鳳,也就是真的看起來那麼強大而已。

雪鳳炸裂開的瞬間,之前雪鳳扇動出來的那道風暴,也是徹底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彷彿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出來了么?」洛天雙眼之中帶著期待之色,看向腳下,想要看看這個差點將眾人騙過的傢伙,到底長什麼模樣。

視線所至,一隻渾身烏黑髮亮的小傢伙出現在了洛天的眼中,與之前龐大的雪鳳比起來,簡直是差了十萬八千倍。

烏黑的皮毛,烏黑的眼珠,全身上下沒有一絲雜毛,身體大約只有有半一尺長左右與,烏黑的雙眼之中透露出無比的靈動。

「貂?」洛天眉頭微皺,身形看向站在腳下距離自己緊緊只有一百丈的黑色小貂,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地面上的人們雖然距離洛天和黑色的小貂距離較遠,但是卻是也是清晰的看見了那體形只有半丈大小的小貂,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來。

「哈哈,這就是傳說中神族世代供奉的守護神獸,哈哈,笑死我了,這是啥,一隻狗么?」任洪哲幾人看到天空之上的黑色小貂,眼中露出譏諷之色,看向神族眾人,大聲嘲諷起來。

孫命天還有孫星火等神族的十幾人,臉色漲的通紅,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神族的神獸的真身,竟然是這樣一副面孔。

「啊……」黑色的小貂,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看向洛天,若不是洛天自己也許會被神族接走,繼續過著騙吃騙喝的生活。

「小子,我都讓你走了,你竟然還壞我的好事,貂爺我跟你拼了!」黑色的小貂大喊一聲,化成一道烏光瞬間消失在了原地,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怎麼恢復了真身,就不怕我了?」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但是,下一瞬間,洛天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胸口一涼,一口牙印出現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這速度!」洛天心中暗驚,自己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黑色的小貂什麼時候動身的,即使是以洛天現在超凡境的修為,也是只是感覺到華光一閃,可見黑色小貂的速度有多麼的恐怖。

「怎麼樣,害怕了吧!」黑色的小貂黑色的雙眼之中露出一絲得意,沖著洛天開口。

「真的快,不過,好像它的攻擊並不能傷到我!」洛天看了看胸口,連點血都沒有留下。

「幽冥鬼貂!這是幽冥鬼貂!沒想到,沒有看到雪鳳,卻是看到比起雪鳳更加稀有的幽冥鬼貂!」玄武老龜臉上露出吃驚之色,自從黑色小貂出現的一瞬間,玄武老龜便是思索著這黑色小貂,到底是什麼物種。

「算了,雖然你壞了我的好事,但是我卻懶得和你一般計較,今天就算了吧,來日方長,下回見面定然取你性命!」黑色小貂狂傲開口,身形閃動朝著封神大陸之外飛去。

「不能讓它走,這是幽冥鬼貂,傳說中的物種,又稱尋靈貂!」玄武老龜衝天空之上站在那裡思考著的洛天大聲開口。 第八百四十三章收冥獸

封神大陸之上,一道黑色光影劃破虛空朝著封神大陸之外衝去,速度快到了極致,彷彿穿越了空間的極限,即使是洛天也是有些跟不上黑色光影的速度。

「別讓他逃了,那是幽冥鬼貂,傳說中的尋靈貂,天地靈物!能夠尋找到天材地寶的靈物!」玄武老龜沖著洛天開口,臉上露出一絲激動之色。

「放走?」洛天嘴角抽搐了一下,臉上露出苦澀的表情,目光看向那一道黑光,眨眼之間,便是飛出了自己的感知範圍。

「追不上,實在是太快了,根本就是超越了超凡境的速度!」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知道自己並不能追上那個黑色的小貂,那種速度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夠追的上的,除非是進入聖人境,否則洛天沒有絲毫的把握。

神族的人們滿臉獃滯的看著天空之中幽冥鬼貂逃走之後,留下的波動的氣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本來以為洛天已經必死無疑,到最後神族世代供奉的神獸,並不是傳說中的那麼強大。

此時神族的眾人已經明白了過來,這幽冥鬼貂才是雪鳳的本體,之前雪鳳那旁的身體,只是幽冥鬼貂變化出來的而已,而這幽冥鬼貂的實力,也僅僅也就九源的境界而已,連超凡都不是。

「被騙了,而且還被騙了無數代!」神族一想到,這幽冥鬼貂被神族世代被當做神獸供奉著,便是想吐血。

「哈哈!神獸,我的天啊!哈哈!」任洪哲等人看到神族那些人如同癟茄子一般的臉色,毫不掩飾,大聲嘲笑起來。

青龍宗和玄武宗的眾人,也是有些忍俊不禁,沒想到強大無比的神族,甚至有著聖人坐鎮的神族,竟然被這樣一個小傢伙騙了無數年,此事若是傳到其他幾域去,絕對會掀起一股風暴。

「該死!殺人滅口!」 豪門遊戲:私寵甜心寶貝 孫命天臉色陰狠的看著南宮御清和另外兩宗的人們,臉上殺意瀰漫。

神族一向高傲無比,瞧不起任何人,此事要是傳出,無疑是在神族的臉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為了神族的臉面,只有將這些人全都殺了才能封住這些人的口。

「怎麼現在你還想著怎麼殺掉這些人封口么,你們神族真的是腦袋被驢踢過吧!」洛天站在天空之上,看到孫命天眼中的殺意,便是知道孫命天在想著什麼。

渾身黑氣瀰漫,黑色的魔刀,緩緩凝聚,感覺到自己入魔的時間,洛天眼中也是露出一絲狠色。

「一刀解決你們吧!」洛天眼中也殺意瀰漫,伸手一撕,將一片虛空撕裂,將南宮御清等人還有玄武宗的眾人,送到了封神大陸外。

眉頭微微皺起看向青龍宗的沙蒼茫等人,洛天輕輕的嘆了口氣,也是將沙蒼茫等人送到了封神大陸之外。

孫命天看到了洛天的做法,臉上露出陰冷之色,他知道,有洛天在,南宮御清這些人根本就殺不掉,只要將洛天殺了,那麼其他人在他的面前,都是螻蟻。

「嗡……」不等孫命天多想,洛天卻是率先進攻起來,黑色的魔刀,再次高高的舉起,無盡的魔氣不斷的灌入到黑色的魔刀之中,讓魔刀再次暴漲起來。

「直接一招解決你們吧,順便檢驗一下,七魔刀的第五刀,究竟能有多大的威力!」洛天臉上露出期待著色,已經不想在跟孫命天這些人,浪費時間了。

雙方本來就是敵對的關係,根本就沒有一絲緩和的餘地,所以,洛天也沒打算讓這些人能夠活著離開封神大陸,時間若是在拖延下去,自己的入魔時間一過,那麼對自己不利。

洛天想要快速的結束這場戰鬥的另外一個原因便是,洛天現在已經晉級到了超凡境,也是時候該回到天元大陸了。

一想到天元大陸的父母,親人還有朋友,洛天心中便是長了草一般,一刻一不想耽誤,歸心似箭。

整個封神大陸隨著洛天魔刀的舉起,再次陷入到了無盡的黑暗之中,冥河之中,冥獸的身軀,死死的趴在冥河下面,龐大的身軀,不斷的顫抖著。

「嘭……嘭……」天空之上,一道道虛空炸裂開來,化成恐怖的魔氣,湧入到魔刀之中,恐怖的威壓瞬間再次侵襲在孫命天等一干神族眾人的身上。

「攔不住!」孫命天臉上露出一絲驚恐的神色,沒想到洛天這一式武技竟然這麼強大,即使是自己在那黑色的魔刀虛影面前,都是感覺到有些渺小。

「強,真的強,超凡境果然不一樣,施展出逆天七魔刀的第五刀,竟然只是有些消耗過度的感覺!」洛天看到天雙手持刀,看著天空中那龐大無比的魔刀,臉上露出感嘆之色。

地面之上,孫星火等人滿臉的驚恐,看向天空中的刀影,在威壓之下,直接跌坐在地面之上,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脆裂之聲。

「死吧!」洛天的氣勢匯聚到了頂點,天空中那龐大的魔刀虛影也是終於凝聚成了實質,在孫命天等人驚恐的目光之下,緩緩下落。

魔刀看似緩慢,無數的裂痕在魔刀的周圍散發而出,斬碎虛空,瞬間降臨到了孫命天等人的頭頂之上。

「轟隆隆……」整個超凡祭壇在魔刀還沒落下之際,便是轟然破碎,化成了一塊塊碎石,朝著四周飛去。

孫命天等人徹底獃滯了下來,感覺自己在七魔刀的第五刀面前,就彷彿一個普通人面對天威一般,根本升不起一絲反抗的心思。

「咔嚓……」最終刀影和地面接觸到了一起,大片的煙霧緩緩的從地面之上捲起,化成一道恐怖的風暴從地面之上席捲而起,直接湧出了封神大陸之外。

洛天心中帶著感嘆,他知道,這一刀之下,即使是自己都無法活命,感嘆這七魔刀強大的同時,心中也佩服虎牢星下的那個尊老,竟然能夠創出如此功法。

「走了!」洛天低吼一聲,風暴席捲在洛天的身上,吹的洛天的衣衫直響,目光看向風暴的中心,腳踏虛空,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原地。

洛天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也很不好,這七魔刀的第五刀實在是消耗的太大了,丹田中的黑色漩渦,足足縮小了八成,才將其施展起來。

而且入魔的狀態已經過了,若是孫命天活下來,那麼自己現在的狀態也是攔不住要逃走的孫命天,不過洛天也知道,即使孫命天活下來,也會受到重創,絕對不會一點事都沒有。

「走之前,將冥獸收掉吧!那個傢伙也算是稀有物種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眨眼之間,洛天便是出現在了至尊橋上,進入到了超凡境,洛天現在已經能夠清晰的看見橋下,那冥河之中匍匐在水面之下的冥獸。

「嘿嘿,當初我可是差點被你吃了,今天就順手收了你這個畜生,以後讓我天元宗在你的身體之中感悟本源之力,那還是相當不錯的!」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戲謔之色,看向冥獸那旁大無比的身軀。

冥獸匍匐在冥河之下,身軀再次緩緩的顫抖了一下,八隻大眼之中露出陣陣的疑惑:「奇怪了,怎麼這兩天竟是感覺到心驚膽戰的氣息了,難道我要出什麼事不成?」

疑惑間,冥獸的目光便是朝著至尊上看去,正好看見洛天滿臉思索的神色,看向冥河之中的自己。

「是他!」冥獸在看到洛天的一瞬間,龐大的身軀,便是翻滾起來,冥河的河水瞬間滔天而起。

「小子!你怎麼又來到這了!」冥獸臉上露出憤怒之色,直接出現在了水面之上,沖著洛天低吼起來。

「哦,我當初說過,要你臣服我,今天我來兌現諾言了!」洛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沖著冥獸開口。

「哈哈,在這冥河之中,我就是無敵的存在,有種你就下來,將我抓走!」冥獸臉上露出不屑之色,看向站在那至尊橋上,臉上露出笑意的洛天。

「好,我這就下來!」洛天站在橋欄之上,輕笑間,縱身一躍,朝著冥獸的上空飛去。

「這……」看到洛天真的敢朝著自己這邊飛來,冥獸最開始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在它看來,洛天這完全就是在自尋死路。

但是下一瞬間,八雙燈籠一般的眼睛,便是瞪的老大,八張大嘴同時開口:「超凡境,之前在大陸深處,晉級超凡境的人,是你!」

「沒錯!」洛天現在雖然不是在最巔峰的時候,但是終究還是超凡境,這冥河之水的吸力對於至尊境而言,算是個問題,但是對於超凡而言,那麼就沒有那麼致命了。

在洛天飛到天空的一瞬間,便是感覺到一股壓力,朝著自己鎮壓而來,但是卻是比起聖人境的威壓差上了多了。

「來吧,臣服我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長槍在手,超凡境的威壓,朝著冥獸的碾壓而去。

「不可能,我是什麼,千百萬年才能誕生出一個的冥獸,怎麼會臣服你這個小小的人類,我的主人只能是冥域之主!」冥獸大吼一聲,八個大腦袋之上,散發出八道本源之力,匯聚在起起,化成一道長龍朝著洛天嘶吼而去。 第八百四十四章回家

封神大陸之上,洛天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看向天空之中,那朝著自己匯聚而來的八道本源之力。

洛天站在原地,任憑八道本源變化成八道長龍嘶吼著朝著自己飛了過來。

強大的本源之力,衝擊在洛天的身上,讓冥獸的身上露出大喜之色,沒想到洛天竟然敢這麼大意的接下自己的攻擊。

「現在的你,可是對我造不成絲毫的傷害啊!散了吧!」洛天的話音落下,衝擊在洛天身上的八道本源長龍瞬間崩滅,洛天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冥獸的面前。

「這……」冥獸顫抖了,沒想到晉級到超凡境的洛天驚然如此強大,自己的全力一擊竟然都不能對其造成絲毫的損害。

面對如此強的洛天,冥獸根本就升不起一絲的戰意,龐大的身軀,翻卷著朝著冥河之下衝去。

「沒有抓到幽冥鬼貂,抓上一個冥獸,也算是不虛此行了,走吧,跟我回宗門,讓我天元宗的弟子,來感悟你體內的本源,提升我天元宗的整體實力!」洛天輕笑著開口,手中打出陣陣的符文,符文化成鎖鏈,朝著不斷向下潛入的冥獸飛去。

電光火石之間,洛天祭出的符文便是抵達到了冥獸那龐大無比的身前,將冥獸的身軀纏繞起來,一陣陣封印的力量在符文之上傳了出來,將冥獸的身軀勒的死死的。

「啊……給我碎!」冥獸大吼一聲,咆哮起來,灰色的冥河之水瞬間捲起了百丈之高,但是身上的符文神鏈卻是絲毫不動。

「沒有用,給我出來吧!」洛天伸手朝著虛空一抓,往上一提,符文神鏈彷彿一張大網,將冥獸龐大的身軀提了起來。

冥獸仰天大吼,八個頭顱之上傳出陣陣的光芒,身軀不斷的膨脹著,但是卻拿洛天的符文神鏈沒有絲毫的辦法。

「封……」洛天伸手掐訣,強的封印之力再次傳出,符文散發著強大的光芒,在冥獸的身上不斷的閃動著。

「嗡……」波動傳出,龐大無比的冥獸,在洛天的封字落下之際,緩緩的縮小著,最終直接變成了巴掌大小,落在了洛天的手中。

「吼……」迷你版的冥獸在洛天的手心之中不斷的咆哮著,八雙眼睛之中露出凶勵的神色。

不過變小的冥獸到是變的順眼了許多,在洛天的手心之上不斷的翻滾著,讓洛天伸手輕輕的一拍:「老實點!」

洛天的做法,讓冥獸難受無比,它是誰,他是冥獸,無限制的成長之下,完全是會晉級聖人境的存在。

此時卻向一個小寵物一般,在洛天的手心之上,而且洛天剛才的動作,完全就像是在訓狗一般。

「吼……」實力被封,冥獸仰天大吼,想要一解心中的不甘,但是這吼聲也不再像之前那麼震天動地,甚至也就比上蒼蠅的聲音大上一點而已,讓洛天臉上再次露出了笑意。

「好了,不跟你在這耽誤時間了!」洛天不說廢話,黑色的長發,緩緩的生長起一縷,將冥獸纏繞起來,掛在了頭髮之上,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封神大陸之外。

南宮御清等人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等待著洛天的出現,之前那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之聲,讓幾人心驚,恐怖的波動傳出了封神大陸,讓他們眼中的擔憂之色,更加凝重。

「放心吧,那小子的實力即使在超凡境,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了,而且這小子的手段很多,將咱們挪移出來為的就是不讓咱們受到傷害!」玄武老龜出聲安慰,眼中露出自信之色。

身為四聖星域最古老的存在,曾經便是見過超凡境的戰鬥,但是在玄武老龜看來,他見過的超凡境的大能之中,洛天絕對能夠排進前三。

「不愧是天元大陸出來的天才,真的有當年天元大陸最強大的那批人的風采!」玄武老龜臉上露出感嘆之色,想到了當年人才輩出的天元大陸之來。

聽到玄武老龜的安慰,南宮御清等人的臉色緩和了一些,與此同時洛天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當看到洛天出現之時,人們懸著的心才徹底放了下來,感覺到洛天身上的氣息有些微弱,不過精氣神卻是很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