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啊,主人,不要……」

「嘿嘿,我可愛的妹妹又發育了呢。」 淡定!

這種時候一定要保持淡定。

死宅抬起了顫抖的手,故作平靜的飲下了一口茶。

滾燙的茶葉劃過舌尖直入咽喉。

「嘶!」

好燙!

慌亂中茶杯被打翻,剩餘的茶水盡數傾倒在了雙腿之間。

燙燙燙!

很不巧的。

換衣室的門打開了。

率先走出的坤月神清氣爽,而後面緊跟的乾陽則是一副被玩壞的表情。

被妹妹強#¥#%

這種事情……

乾陽抬起頭,渙散的瞳孔中沒有一絲的情感。

儀刀被一點點的拔出,隨後是由混合粒子所組成的主炮。

460mm口徑的巨炮杵在臉前,某死宅甚至能夠清晰看到內部的膛線。

一口唾液被用力咽下。

某死宅覺得自己今天可能要玩完。

「咳咳。」坤月輕輕咳嗽了兩聲。

乾陽身子一抖連忙收回了儀刀,瑟瑟發抖的站在坤月身後一動不動,乖巧的就像是有了棒棒糖的小孩子。

巨炮也因儀刀被收回而怦然消失。

天曉得在換衣間里發生了什麼。

得救了。

某死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氣著。

而這時,他兩腿間潮濕的痕迹被坤月所發現,並被理所應當的當做嚇尿了。

「口意。」

坤月絲毫不掩飾自己那嫌棄的表情。

某死宅順著坤月鄙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雙腿之間。從驚恐中回過神的他,立刻換上了正義凜然的表情從地上彈起,並試圖解釋道:「這些只是茶水。」

「嗯嗯嗯。」

坤月敷衍的點著頭。

「對了,我可愛的妹妹?」

乾陽上前一步將某不明配件丟出,儀刀出鞘刀光一閃而過。

不明配件分為兩截落在地上。

在這之後,儀刀又指向了某死宅。

「中央國的法律我有看過,根據我們的年紀,你這種行為三年以上,最高死刑哦。」

真以為乾陽的探測網路是假的?

近乎完美的裝置上多處那麼一個突兀的東西,早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好在坤月經常逛某寶,在乾陽指認下認出了這個東西。

坤月捏著乾陽手中儀刀刀背,緩緩走近了某宅。

「大叔,那個小裝置將文件發送到了哪裡呢?」坤月輕彈刀尖,微微一笑。

沉悶的低鳴聲中,那勝似魔鬼的笑容令某宅打了個寒顫。

「這東西很鋒利的呢,你也不希望身上少了些什麼吧?」坤月視線掃過了某宅的雙腿之間。

「別! 王妃在京城當團寵 我什麼都招,這東西只是能夠探測你們身體詳細數,我偷取該信息也只是為了做MMD,賺點貢獻者做外快!」

明明是微胖的體型,卻在這時爆發出了驚人的靈活度。

畢竟事關命根子。

從一旁辦公桌上的抽屜里取出了一台筆記本,恭敬的遞向了坤月。

「因為這些數據需要保密,所以我並沒有存在腕錶電腦里,你們的數據都在這裡。」

坤月結果了筆記本看了一眼乾陽。

乾陽點了點頭收起儀刀接過了電腦。

「現在請你睡上一會兒。」坤月毫不留情的一腳抽在了某死宅的脖頸上,輕鬆擊昏了對方。

乾陽並沒使用手掌操控,只是簡單的捏著電腦。

作為海霧,核心就相當於計算機的存在,想要侵入一台普通電腦再簡單不過了。

短短一會兒的功夫,他便發現了該筆記本中最為隱秘的部分。

「人渣!」

乾陽忍不住開口道。

「是發現了什麼?」坤月好奇的看了過來。

儘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小電影,看來這個世界也不缺少用身體來賺錢的人啊。

乾陽自然不會讓這些污濁的東西污了坤月的眼,於是解釋道:「他下手的目標不止我們一個。」

「果然是個人渣。」

坤月又用力踢了幾腳地上攤開的肉。

「不過還好,也只是我們的文字數據,以及粗糙的3D模型,看來這個小裝置的能力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強大。」

乾陽將電腦重新放回到了辦公桌上邀功道:「已經全部刪除了。」

「嗯。」坤月似笑非笑的看著乾陽:「還有什麼瞞著我嗎?」

「妹妹不敢欺瞞姐姐,這些都是荒矢量力場外的基本能力。」

乾陽像是想起了什麼,連連搖頭。

「姐姐?」

聽到坤月忽的抬高的聲音,乾陽一顫立刻糾正道:「主人。」

「對嘛,以後沒有外人的時候就要叫我主人哦。」坤月笑出了標準的女王三段。

近些日子來,坤月對於矢量的掌握越發熟練,特別是在擁有了自己的器后,更是突飛猛進。

在基礎力量上兩人已經是不相上下了。

可要比矢量力場的強度,那坤月自然是比不上的。

但奈何坤月身份特殊,導致了乾陽根本不敢反抗。

矢量操作這東西萬一情緒波動沒操作好,那可是連金剛石都能不小心崩裂的。

如此一以來,她也只好乖乖做了rbq。

有點小爽——這種話乾陽會說?

只怕這輩子都得爛心底了。

「也該讓這傢伙醒醒了。」

原來影帝他也暗戀我 「明白。」乾陽上前踢了一腳死宅,這一腳裹挾萬用粒子深深刺激了對方的痛覺神經。

劇痛中驚醒的死宅坐起在地板上一臉懵逼中。

「喂喂,睡醒了嗎?」

坐在辦公桌上,居高臨下的坤月發話了:「你叫什麼?」

「我叫木丞,丞相的丞。」

某宅態度誠懇的跪坐在地上,就連說話時也不敢將頭抬起。

「你應該會做mmd對吧?」

「是的!」

木丞因仔細而抬起了頭,可沒等完全將頭抬起,乾陽已經一腳將其踩回了地上。

木丞死宅被踩,本該是極為屈辱的。

然而他現在興奮的快要哭泣。

果然是個變態,坤月厭惡到不想再多說一句話了:「趕緊把怎麼開啟潛入倉告訴我們。」

「其實很簡單,只需要站在空的潛入倉前敲敲玻璃說出命令就行了,感測和中央電腦會安排好的,目前命令有入倉,離倉,烘乾,如果是在潛入狀態的話只需要摁住胳膊上的紋身五秒就行了。」

「就這麼簡單?」

「是的。」

坤月點了點頭轉身欲走。

乾陽則開口問道:「姐姐,這傢伙的處置,交給我如何?」

「嗯?」坤月不解的轉過了頭。

「一些問題我需要求證。」

坤月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

在徵得了讀作姐姐實則妹妹的主人同意后,乾陽讓對方抬起了頭:「MMD除了貢獻點外,能不能賺取學分?」

「額,戰鬥系高層注重的是戰鬥力,這樣取巧不會被接受的吧?」

木丞大概能猜出乾陽的想法。

「能或者不能,簡單點。」

儀刀出鞘,乾淨利落。

迫於巨炮威脅木丞點頭:「能,在校學生沒有貢獻點,但在最近幾年政策有改,學分已經可以和貢獻點互通了。」

「那你做MMD的技術如何?」

說起MMD木丞那可是相當自信的:「在當今BiZhan這個舞台上,我不敢說最好的,但前三還是有的,只要給我足夠的時間與強大的設備,我甚至能做到以假亂真!」

「很好,那麼接下來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做,做好了你不僅不會沒事,甚至還能名滿全城,做壞了我會讓你成為該書分類的主角。」

「大小姐儘管吩咐!」 真沒有想到你會有這樣的點子。

坤月笑嘻嘻的抱起乾陽。

「你口中的洛天依,初音未來,樂正綾都是什麼樣子的?」

「她們,曾是我的一切。」

乾陽當然沒有將這些話說出口。

神秘的笑容,讓坤月嘟起了嘴巴。

罷了。

保留一些未知讓未來充滿驚喜也不錯。

順著來時的路,兩人回到了大家眼前。

驚艷的打扮。

緊緊貼合身體肌膚的衣服完美展示身材。

哦,這裡不是指坤月。

乾陽——典型的童顏**,真不知道未來會便宜哪個幸運兒。

好多女同學因好奇而蹭了上來,肆意的撫摸著乾陽的身體……的那個衣服。

「哇,好順滑的材質。」

「緊貼著皮膚會不會不舒服啊?」

「我好想也穿上試試呢。」

因為都是女孩的緣故,這些人摸起來沒有一絲顧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