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啊?」

看著余媛媛,季北城譏諷一笑,「薄太太是不願意和我們家歡歡多走動嗎?呵,我還以為薄太太和其他名門太太不一樣,沒想到薄太太也是這樣的狗眼看人低。」

「……」聞言,余媛媛臉色極其的難看。她是看不起余歡有錯嗎?

余歡這樣的女人有什麼資格嫁給季北城,有什麼資格比她過得好!

季北城緊握著余笙歡的手,沉聲說:「歡歡,你放心,以後在這圈子裡,誰敢欺負你,我就替你欺負回去,不管她到底是那門的貴太太。」

「……」余笙歡不解地看了眼季北城,點了點頭。

她不明白,季北城跟余媛媛過不去幹什麼,余媛媛還沒有資格讓季北城這麼跟她說話。

而且,她的心裡也有點怕,余媛媛會看上季北城,因為剛剛的那個眼神,讓她感到很不舒服、也很不安。

像余媛媛那種性子的人,她喜歡什麼,想要什麼,就會不擇手段、想盡法子的去得到。

季北城拉著余笙歡的手,推門進了病房,在進了病房,看到病床上躺著閉眸養神的男人時,他冷笑一聲,開口說:「看樣子,傷的不輕嘛……」

「……」聞聲,薄思琛俊眉微微的皺了皺,卻沒有睜開眼睛來。

「呵,不過人沒死就很可惜了,你可是還欠著我們歡歡一條人命呢。」

「……」薄思琛睫毛微動,眼睛也在下一秒猛地睜開。

季北城拉著余笙歡來到病床前,他低頭看著薄思琛,冷笑著說:「薄思琛,之前的恩怨不管如何,這次都要感謝你救了我未婚妻。」

薄思琛看著忽然出現在病房裡的兩人,看著兩人緊握著的手,看著季北城眼裡那得意地神情,他心中一痛,冷聲道:「我救的是她,跟你沒關係。」

「可你救的是我的未婚妻,那麼就相當於是救了我,我自然是要感謝你,所以,這次的事情,算是我季北城欠你一次。」要欠也只能是他欠薄思琛的,決不能讓這份情來到歡歡身上。

那刺人心痛的畫面,讓薄思琛不得已的垂下了眼眸,嘲諷的冷笑著說:「我救我前妻,也跟你沒有關係,所以,這筆賬怎麼也輪不到你來還。」

「……」前妻二字,瞬間就刺激到了季北城。他握著余笙歡的手微微收緊,眼裡的怒意也越加的深。

他沒有猜測,薄思琛果然對歡歡還是有想法的。 他沒有猜測錯,早在她出事之後,他所表現出來的樣子,他就知道,薄思琛對她是有感情的。

醜女爲後 所以現在他知道她沒有死後,就想要來跟他搶回她嗎?

余笙歡臉色難看,上前一步,開口說:「薄思琛,我說過,就算是你救了我,我也不會感謝你的。」

重生之品玉 「呵,我並沒有要你感謝我,如果要你感謝我,我就不會救你。」

聽著薄思琛的話,季北城伸手摟住余笙歡的腰身,低聲笑道:「歡歡,你說錯了,我們還是應該感謝他的,如果沒有他,我們的婚期又怎麼可能會如期舉行。」

「……」婚期?

余笙歡眸中閃過一抹驚訝。

季北城寵溺一笑,點頭道:「你這個小傻瓜,該不是忘了我們下月就要結婚了吧?」

「……」下個月?她好像確實是不記得了。

不過之前季北城是說過,如果不是因為時間來不及,他都想要訂婚和結婚同一天舉行,所以,這是不訂婚,直接結婚的嗎?

「……」看著兩人的親密互動,薄思琛的心口狠狠地抽痛著,眼裡的冷意也卻全都被妒火所充斥著。

「薄思琛,為了表示感謝,南城那邊的地就讓給你了。」

「呵……」薄思琛嘲諷的一笑,語氣涼涼的說:「在你眼裡,她就只值一塊地?」在他的心中,可是無價的。

「在我眼裡,沒有什麼能比她更重要了,可是,救她的人是你,是那個曾經傷害過她、想要治她於死地的人,所以你沒有資格來質問她在我眼中的價值。」

「……」薄思琛自嘲一笑,將頭低了下來。

如若不是因為這個,他又怎會甘心放手,又怎會看著他們一起出現在他面前。

這時,余笙歡煞白著臉,出聲說:「我們走吧。」她不想要看見薄思琛,也不想要和他待在一個空間里呼吸空氣,這樣會讓她沉悶的喘不過氣的……

聞言,季北城低頭看向了懷裡的人,見余笙歡臉色那般的難看,他心一下子就擔憂了起來,也沒有什麼興趣和薄思琛在說什麼了。

他點了點頭,緊摟著余笙歡的腰身,帶著她轉身就要走,只是他才剛轉過身子就忽然想到了什麼,他停下腳步、冷著臉轉頭問向薄思琛,「季家的事,不是你做的吧?」

薄思琛聞言微微一愣,隨後淡淡開口道:「不是。」

「呵,我猜想也不是你,你最近都忙著海城這邊的事情,又怎麼可能會有時間來對付季家,不過,這次針對我們季家的人,做事手段和你極為相似,我想,他不是你的朋友就一定是你的敵人吧?」所以才會連累到了他們季家?

薄思琛顯然是對季北城的猜測有點訝異,但他也沒想要隱瞞什麼,低沉著嗓音緩緩的開口說:「應該算是敵人,你季北城還曾是他的救命恩人呢,只是沒想到,如今他病情好轉之後、轉眼就報復上了你們季家。」

「……」救命恩人?

季北城聞言整個人都有點愣住。

薄思琛嘴角揚起一抹不屑,嘲諷的說:「他想看我們兩家爭鬥好坐收漁翁之利,本以為你會上了勾,我還想著抽個空提醒提醒你,沒想到,像你這種智商的人還能看出問題來,看來是他的手段太過低級了。」

「……」聽著薄思琛的話,季北城剛想通了那人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可又忽然想到薄思琛後面說的話,他頓時怒聲冷喝道:「薄思琛,你以為誰都是你,做事衝動不計後果?」

聞言,薄思琛嘴角的笑意一僵,人也說不出話來了。

季北城狠狠地瞪了眼薄思琛,就緊摟著余笙歡,柔聲笑道:「歡歡我們走。」說到這,季北城又得意地挑眉看向薄思琛,說:「醫療費什麼的,我都替你付好了,你儘管放在這裡養病吧。」

「……」

看著季北城那一臉挑釁的帶著余笙歡離開,薄思琛氣的雙手重重的捶到了床上。

季北城和余笙歡出了病房,已經看不到余媛媛的身影了,余笙歡疑惑的蹙了蹙眉。

季北城回頭瞥了眼病房,冷笑道:「看來,他是不打算讓余媛媛知道你的身份。」

「……」他?

「不用想了,我們早在進病房前,薄思琛就知道我們來了,所以,余媛媛現在一定是被他的人給帶走了。」不然他也不可能會那麼毫無顧忌的和薄思琛在裡面爭鬥。

對於余媛媛那個女人,他抱著的原則便是,能讓歡歡不見就堅決不見,最好這輩子都不要再有什麼牽連了。

那個女人,實在是太令人噁心了。

如果不是她現在還能牽制著點薄思琛,他早就讓人把她給偷偷解決掉了。

余笙歡聞言點了失笑,「原來是這樣。」 書中自有顏如聿 他不想要讓余媛媛知道她的身份,那便是最好不過了。

「走吧。」

余笙歡點頭又抬頭的看向季北城問道,「嗯,你也跟我一起回酒店的嗎?」

「嗯,我在這邊等你工作,等你工作忙完后,我們再回錦城。」

「啊……」等她工作忙完?

她的工作已經完蛋了的……想到這,余笙歡的臉色就不能好看起來。

季北城看著余笙歡的臉色這麼的難看,就不由得緊張了起來,「怎麼了?」

「那個,我工作可能已經結束了……」發布會現在肯定是已經結束了,而且,到現在導演都沒有打電話過來,那肯定是勝券在握,不怕她爆料。

聽著余笙歡的話,季北城俊眉皺起,擔憂的問:「工作上遇到問題了?」

「嗯……」余笙歡臉色不太好看的點了點頭,然後她低下頭,小聲的說:「劇組導演和演女主的女星那個那個的時候,被我和小曲撞到了……」

「……」那個那個的時候?

季北城俊臉頓沉,一手緊抓住余笙歡的胳膊,「你看到了?」所以,這個女人是看了別人那個?

到底是什麼樣的劇組,這個女人到底是在什麼樣的劇組裡演戲!怎麼就這麼巧被她給看到了?

「……」余笙歡身子微怔,將頭低的更低了。

她怎麼可能看到…… 「以後再碰到這樣的事情,不準看!」

「啊?」不準看?她看什麼了?她什麼都沒有看到的啊……

余笙歡完全是懵的。但是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好不好?重點是,她現在回不了劇組了,很可能還會惹上一身騷。

她第一次想要找他告狀,結果他的關注點跟她都不在一條線上。

「以後風評不好的導演拍的戲,不準接!」

「……」風評不好的導演?她接這部戲的導演在外風評一直都很好的,如果不是小曲說劉美玉是靠搭上導演這條線才能演女主,她根本就不知道劇組裡還有這樣的事情。

而且之前在劇組裡拍戲的時候,劉美玉和導演兩人都掩飾的很好,根本就看不出來這兩人有問題。今天她想,這兩人大概也是因為馬上就要分開了,所以才會一時衝動沒有把持住,被小曲鑽了空子拍到了照片。

見余笙歡不說話,季北城沉著俊臉說:「你喜歡演戲,那你就演,我不支持你也不會阻止你,但是,以後在接戲之前,必須要告訴我。」他一直都知道圈子裡很亂,雖然,他有派人在暗中的護著她,可那也不能避免會有一些不懷好意的人出現。

「那小曲呢?」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余笙歡疑惑的抬頭看向了季北城,以前她的行程不都是有小曲來告訴他的嗎?

聞言,季北城略微有些不自在的說,「我希望,以後,你的一切都由你親口告訴我。」

「……」親口告訴他?

他的意思是說,以後小曲都不會將她的什麼事情都告訴他了嗎?

看余笙歡臉色難看,季北城以為她是生氣了,便急聲解釋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我過問你的事情,但是,圈子裡的事情太亂了,如果我不事事都關注著你……」

聽到這,余笙歡輕笑著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都知道,季北城以前是我誤會了你,對不起。」她一直都以為,他是在控制著她、監視著她。

季北城眸光漸漸變柔,「傻瓜,以後再有什麼事情發生就告訴我。」他很高興,高興她有天也能向他說起工作的事情。

只是,只要想到她說的事情,他心底的火氣就不能夠消。她竟然在劇組撞到了那種齷齪骯髒的事情!聽她話中的意思,好像還是因為這個沒了工作。他倒是要看看是哪位導演就有這能耐,敢將他的女人給趕走。

盛世酒店。

小曲坐在沙發上,抬手一重拍桌子怒吼道:「卧槽,這是那個王八羔子爆的料啊!」

「怎麼了一驚一乍的?」

「楚筱雨你快上網看看,現在網上的人都已經把歡歡快要罵死了。」

「?」楚筱雨眉頭緊皺,將筆記本電腦轉了過來。

只是在她看到屏幕上的內容時,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標題上寫著的是【扒:某公司十八線女藝人出道多年不紅,如今為上位不惜以美色相誘薄式集團老總!】

而標題下面則是一張一張余笙歡和薄思琛的照片,那是在參加酒宴時,被人偷拍下來的。

照片上的余笙歡笑得一臉的嫵媚,看著就像是故意在勾引薄思琛似的,而薄思琛不是低頭就是陰沉著臉,一看就是不想要搭理面前這個人的樣子。

如果這新聞頭條的男主不是薄思琛的話,那麼這條新聞絕對起不了什麼風浪,可是這男主角是薄思琛,那麼就算是十八線女藝人的余笙歡也瞬間就成了全網辱罵的人物。

「太過分了,我們家歡歡怎麼可能會看上這個黑臉公!」他們家歡歡明明喜歡的人季少爺好不好?明明他們家歡歡的靠山是季少爺!

這些人到底會不會爆料?

小曲正說話呢,楚筱雨這邊就又更新了一條頭條。

【據知情人爆料稱,某姓余的女星,被某公司老總包養多年,而如今的薄式集團的老總不過是這位女星的新金主。】

「卧槽,這是誰他媽的發的,老娘要去弄死他!」什麼狗屁包養啊!什麼狗屁薄式集團老總。

還知情人爆料?狗屁知情人,她天天跟在歡歡身邊,她怎麼不知道?

【據知情人爆料稱,某女星在公司人緣極差……】

【據知情人爆料稱,某女星仗著金主的身份在公司里橫行霸道多年,如今被金主拋棄,公司其他女藝人開派對慶祝。】

【據知情人爆料稱,某女星多出整容,當年就是仗著金主的身份,破例簽入公司。】

【據知情人爆料稱,盛天娛樂老總姓季?吃瓜群眾怎麼看?】

……小曲的話都沒有罵完,這邊一條條新聞頭條不斷地冒出來。

而楚筱雨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黑,「這是誰和老余過不去啊!」

小曲手指重重的點著電腦屏幕,怒聲說:「還有這個知情人到底是誰?要是被我找出來,老娘我一定弄死他!」

正和季北城待在一起的余笙歡,並不知道此時網上發生的事情。

而就在她和季北城下了車,看到酒店門口那一大堆記者時,她眉頭不解的微微一皺。

這是來什麼大明星、大人物了?

「走吧。」季北城對於酒店門外堵著的記者也只是不滿地皺了皺眉頭。

就在季北城帶著余笙歡來到這群記者身邊,正欲開口讓他們讓道時,人群中突然一個激動的男音響了起來,「大家快看,好像是余歡!」

「對,就是她,快拍快拍,你們看,這麼快,她就又找到了新的金主,果然是如網上所爆料的一樣,手段厲害著呢。」說著,這些記者們拿著照相機對準季北城和余笙歡就是一陣的狂拍。

季北城聽著這群人的話,整張臉瞬間就陰沉了下來,他用力將余笙歡拽進懷裡,緊緊地按住余笙歡的腦袋不讓這群人亂拍。

「余歡小姐,請問,網上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嗎?這位先生就是你找到的新金主嗎?」

「余歡小姐,是不是因為薄先生看不上你,所以你才另尋金主了?」

「余歡小姐,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因為心虛才不敢說話?」 聽著這些人的話,季北城和余笙歡都是一愣。

隨後,季北城滿是怒意的,冷聲沖這些人喝道:「你們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什麼網上爆料?到底是誰爆的料?又是誰允許的這些人來這裡鬧事的!

在他季北城的地盤,也有人敢來這裡欺負他的女人?這些人還真是夠不知死活的!

「這位先生你是還不知道嗎?你是不是還被余歡小姐蒙在鼓裡,不知道余歡小姐是什麼樣的女人。」

聞言,季北城一雙冷眸瞬間看向了說話的那個男人,「她是什麼人,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那位男人被季北城這麼一看嚇得頓時就慫了下來不敢說話了,可他身邊的一位女記者卻大著膽子嘲諷的笑著問道:「既然清楚,那這位先生,請問你和余歡小姐是什麼關係,你是余歡小姐的新金主嗎?」

季北城怒極反笑,「新金主?」

「是啊,難道這位先生您不是余歡小姐新找到的金主嗎?」

「不是新金主?那該不是……」說到這,這群記者們相互看了眼,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