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啊?停車可以,可是……何諧,這還怎麼開啊?前面路都沒有了。」

吱吱一下,蘇夢涵趕緊將車停了下來,就距離車禍地點十幾米遠的地方。

「看吧!趙公子,你看這個何公子,不也一樣……把車停在了這裡。反正,一會兒等郭少衝過終點,你們的車都是我們的了。」

江北宣看到何煊將車停了下來,便笑著說道。

「這次且讓你們得意,下次我一定會找回場子來的。」

趙凱龍無話可說,何煊的軒尼詩毒蛇GT停了下來,早就在他的意料當中。

直播現場……

解說員唐納德也是對著話筒說道:「大家看到了吧!何先生的車也停下來了,所以……郭先生是當之無愧的冠軍了,我現在可以提前恭喜郭先生了……」

可他的話音才剛落,大屏幕上出現的畫面,卻是讓全場都立刻一片嘩然了起來。

因為……

所有人都在大屏幕上看到了,軒尼詩毒蛇GT的車門打開,但是從駕駛位上走出來的人,卻根本就不是她們傾慕的何公子,而是……蘇夢涵。

蓮子的八十年代生活 天吶!

這……這尼瑪是什麼意思啊?

難道說……之前一直在開車的人並不是何公子,而是女主播蘇夢涵?

可是,一個女主播,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炫酷的車技呢?

這完全就是不科學的啊!

「我知道了!一定是何公子讓蘇夢涵開的,並且在一旁教她怎麼開的……」

「卧槽!何公子在一旁教著,都能開得這麼溜,那何公子自己豈不更是大神?」

「天吶!原來是這樣,難怪何公子有那麼大的把握能贏,可是……他自己明明更厲害得多,為什麼要讓蘇夢涵開車的啊?他們什麼時候換的座位?」

「對了!你們還記得么?比賽剛開始的時候,在那個彎道,何公子的車停了一下,全場就只有在那個地方有停車,一定是在那換的。」

「我的天!那豈不是說明,果真這差不多一整場,都是蘇夢涵在開車,而不是何公子在開了。為什麼何公子自己不開啊?他自己開,說不定就能贏了。」

「就是呀!我就說我的何公子肯定是無敵的,可惜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

「哎!都已經輸了……太可惜了……」

……

稍微一回想,大家也都知道,何煊是在開始停車的那個彎道,換蘇夢涵來開車的了。

幾乎所有人,都在為何煊感到惋惜。

「什麼?剛才開車的人一直是這個女主播?這個姓何的,是來逗我的么?難道說……他覺得我的車技都不值得他親自出手么?」

倒吸一口涼氣,趙凱龍在一旁,有一種深深地被侮辱了的羞恥。

他很不甘心,便立刻走上前去,邊走邊朝著何煊質問道:「何公子,我想……你要給我一個交待,為什麼你自己不開車?」

然而,何煊此時卻沒空理會他,他快速地從副駕駛走到了正駕駛的位置,又讓蘇夢涵趕緊上車,系好安全帶,便瞬間再次轟鳴響了軒尼詩毒蛇GT的爆炸引擎。

「喂!姓何的,我跟你說話呢?你這是要幹嘛?比賽已經結束了,我們都已經輸了。你的車,根本就過不去的,你還想幹嘛?」

一向自認為涵養很不錯的趙凱龍,此時真的是有些生氣了,他這是完全被何煊給無視了啊!

而看台上的解說唐納德也同樣震驚了地叫了起來:「天吶!一直開車的並不是何先生,現在……何先生親自坐進了駕駛位上,轟鳴的引擎聲,他這是要做什麼?難道說……不會吧!他還要繼續比賽么?如何繼續?」

「何公子還要比?」

「這怎麼可能?路都過不去,難不成飛過去么?」

「又不是飛機,他一輛車,怎麼飛啊?我估計……何公子是想要掉個頭自己開回來吧!」

「我覺得也是,只是可惜了,這麼多輛豪華跑車,全都歸郭少了,你們快看……郭少正在做最後的衝刺了……」

「其實也沒必要衝刺什麼的,第一名肯定是他的了。」

萌娃來襲:拐個影后當媽咪 ……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何煊究竟有做什麼的時候,何煊一腳油門踩下去,方向盤朝著右邊猛打,對旁邊的蘇夢涵問道:「夢涵,我再問你一遍,你想不想贏?」

「想!當然想!」

蘇夢涵很果斷地說道,此時此刻,她明知道必輸無疑了,卻不知道為什麼……對身邊的何煊有一種迷之自信,只要他說的,她都相信。

「好!想贏,那你就坐穩了。冠軍,一定是我們的。」

又是猛地一腳油門,何煊駕駛著軒尼詩毒蛇GT,並沒有朝著前面被堵著的路開去,也沒有掉頭往回開,而是直接沖著那近乎九十度垂直的山壁沖了過去……

「卧槽!姓何的這是要幹嘛?自殺找死么?」

江北宣驚得趕緊往後一邊跑一邊大叫道。

「瘋了!他這是要……從山崖壁上斜著開過去?不!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做到的,再好的技術也做不到的。」

瞪大了眼睛,趙凱龍一下就猜到了何煊的意圖。

而現場的解說員和觀眾們,卻都已經全部驚呆了,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大屏幕里,何煊駕駛的軒尼詩毒蛇GT,直接沖向了山壁,這一幕……

不是特效!

再強調一下,真的不是特效。

這樣撞過去,這樣的速度……

天吶!

不敢想象,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故啊!

然而,在車內!

蘇夢涵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撞向山壁,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但是她居然一點都不害怕,刺激而不恐懼,因為何煊在她的身邊,她相信他,百分之百無條件相信他不會傷害自己。

轟!

一打方向盤,配合著剎車和油門,何煊精神高度集中,神級駕駛技能已經發揮到了極致,靈巧屬性的加成也讓他可以無比精確的控制著車身的傾斜和速度。

砰砰……轟……

輕微地撞擊了一下后,何煊的軒尼詩毒蛇GT竟然真的斜了起來,然後猛地一下就沖了過去。

對!

就是傾斜著沿著山壁沖了過去,完美地避開那兩輛擋住路的超跑。

「卧槽!他還真的過去了?」

江北宣躲在最旁邊的跑道防護欄那,看到這一幕,驚得差點沒從這裡摔下去。

浮生劫愛 而趙凱龍也是徹底驚呆,不可思議地說道:「神乎其神!這車技……絕了!要對車子的性能和了解有多深,才能如此精準地控制車身傾斜的角度啊!」

但是,趙凱龍最後還是不免嘆惋了一句:「可惜,沒有時間了。太晚了,落後太多了……何諧是無論如何根本都追不上郭煥天的,他馬上就要到終點了……」

山莊門口更是一片尖叫和沸騰聲,他們誰也沒見過這樣的賽車啊!

沿著山壁斜著衝過去,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人類居然可以擁有這樣的車技,不……這不是人,這是神,這是車神啊!

主持過無數場歐洲方程式賽車錦標賽的唐納德,此時真的是驚呆了,根本難以用言語來表達此時內心的震驚。

全場觀眾都在驚呼,都在驚嘆……

也都在為何煊感到可惜啊!

如果何煊可以早一點自己開車……

如果不是出現了這樣意外車禍堵住了路……

如果現在不是第十圈,而是還有一圈的衝刺機會……

可惜,沒有如果。

比賽馬上就要結束了,甚至,終點看台這邊的觀眾,都已經遠遠地可以聽到,郭煥天西貝爾超跑的引擎轟鳴聲了。

冠軍,似乎……已經註定。

何煊剛才的那一場個人秀,也無法逆轉這樣的格局。

「哈哈!最終贏的人,是我。趙凱龍,這次你肯定被氣吐血了吧?絕對想不到,我會讓江北宣犧牲自己的車來堵住你的路吧?」

遠遠地已經看到了終點線,西貝爾超跑上的郭煥天洋洋得意,已經開始提前慶祝自己的勝利了。

對於外界發生的一切,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前面一輛車都沒有,趙凱龍的車和江北宣的車撞在一起,那一輛軒尼詩毒蛇GT估計也被堵在了那裡。

輕輕鬆鬆,已經沒有任何對手了。

第一名,捨我其誰啊!

可就在這個時候,山崖之上,軒尼詩毒蛇GT副駕駛的蘇夢涵緊緊地抓住車內的把手,震驚無比又刺激非常地說道:「何諧,你……你好厲害!竟然真的衝過來了,剛才真的是太帥了。只是……我們落後太多了,前面還要下山,還有那麼多的彎道,我們根本追不上了……」

「誰說我們追不上,對了……夢涵,你小時候有看過一部動畫片叫做《四驅兄弟》的么?」

掃了一眼車窗外,從這半山腰上,何煊已經可以隱約看到,郭煥天的西貝爾距離終點好像只剩下最後的衝刺了……

「《四驅兄弟》好像有點印象,小時候陪著弟弟一起看的。對了,主角是一對兄弟,叫星馬豪和星馬烈的對不對?」

何煊的一番話,似乎勾起了蘇夢涵的童年記憶來,「就因為看了這個動畫片,我弟弟硬是磨著讓我用零花錢給他買了一輛四驅車,叫什麼……旋風衝鋒,五塊錢一輛,還要自己組裝的。」

「對!就是旋風衝鋒,很巧,我的這一輛軒尼詩毒蛇GT的名字,也叫旋風衝鋒。而且,它也會那一招旋風衝鋒龍捲風……」

話音剛落,何煊便猛地一打方向盤,然後整個車身在一個絕佳的位置衝出跑道,居然直接從半山腰騰飛了起來。

完全就和動畫片裡面星馬豪的旋風衝鋒龍捲風一樣,車身不斷地旋轉,直接越過了那些綿長的連環彎道,而是從半空當中就以一種不可思議地速度,朝著終點飛了過去……

……

【第四更,這一更很長,五千五百字,差不多要相當於兩三章的量了。避免你們說我水,一章把整個最終賽車過程寫完。希望讀者大大們多多投票和打賞哦!】 抬頭望望天,月亮在笑。

低頭看看地,浪花在跳。

這個世界,我們多麼渺小。

只要努力,就會心比天高。

快!快!快!

沖!沖!沖!

四驅戰士在行動,駕著勇敢的賽車,追尋冠軍的征程。

……

在軒尼詩毒蛇GT越過防護欄,衝出賽道的那一剎那,何煊彷彿回到了自己小學的時候,耳邊響起的是《四驅兄弟》的主題曲作為bgm。

何煊猶記得,無數次動畫片當中,星馬豪的旋風衝鋒落後或者快輸了的時候,面對連續彎道的賽道,他都會大吼一聲「旋風衝鋒龍捲風」。

然後這輛承載了無數小學生賽車夢想的四驅車,就會衝出賽道,猶如一道龍捲風一樣騰空而起,超越一輛又一輛對手的車輛,直線奔向終點。

這些……

都已經是好久遠好久遠的記憶了。

當初連一架五塊錢的四驅車都買不起的何煊,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天,可以在價值數千萬的跑車上……完美地複製齣動畫片裡面才有的「旋風衝鋒龍捲風」。

熱血……

少年……

在這一刻,何煊忍不住想起,那些年少時候的願望,那些年少時候的美好……

雖然那時什麼都沒有,卻有著天真的抱負和理想。

哪裡像現在,逐漸被現實壓迫成為了模板一般的人生,甚至連反抗一下都不會。

初中,高中,還有未來的大學……

活成別人眼中希望的樣子,循規蹈矩的去做一顆社會上平凡的螺絲釘么?

不!

這不是我要的人生。

在這一刻,何煊也才終究醒悟過來。

就好像賽車一樣,循規蹈矩地按照賽道來跑,無非就是跑得快一點和慢一點的區別。

一眼望得到頭的人生,是黑白的,沒有色彩的。

失去了靈魂,活得行屍走肉的自己,又怎麼對得起幼年時可以沖著電視機畫面,和動畫片的主角一起熱血中二大喊「旋風衝鋒龍捲風」的自己呢?

衝出跑道吧!

衝出去……

也許,會跌入萬丈深淵。

但是,卻能逃離一沉不變腐朽的現實。

虛空當中的,是夢想在呼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