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之聲響起!那老者也是直接的被扇的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嘴角之上也是流出鮮血來!

「你竟敢不服從我的命令!找死!」

那光頭一聲暴喝傳出!隨即身形就要再度上前!而那些留守在郭家村的眾人此刻也是滿臉怒火!不由的就要大打出手!而那光頭身後的土匪此刻也是全部向著郭家村之中衝來!瞬間便把眾人給團團圍住!一個個滿臉的兇狠之色,手中的武器也是都亮了出來!

「慢!」

那被扇飛的老者此刻見此。連忙喊住了眾人!如今和這些人硬碰硬。無疑是找死!而那也會連累到整個郭家村的安危!

「去再取一百金幣過來!」那老者的聲音此刻如同那嚼冰一般!那眾人聽后也是心中一顫。他們自然也是知曉這其中的厲害之處!雖然滿腔怒火,但是他們也只好忍住!不然的話,他們郭家村不出三日。必定滅亡!

「不用了!去把整個村落都給我搜一遍!金錢全部拿走!」

那光頭此刻放聲大笑,隨即便直接下令!而那群土匪之中也是走出數十名壯漢!全部向那郭家村之內收刮而去!那郭家村的眾人此刻有的甚至不由低聲哭泣起來!金幣全部被颳走,那無疑是斷了他們以後的生機!

「母親不哭!」此刻,那郭清望著低聲哭泣的母親,雙眼之中也是布滿淚水!那女子聽后也是微微點頭,摸了摸那郭清的長發!

「母親不用怕!哥哥他是我們村中的英雄!他會回來制裁這些壞人的!」郭清此刻滿臉的天真之色,語氣之中也是充滿了肯定!然而這郭清輕飄飄的一句話,卻是令她母親臉色一白!那其他眾人此刻也是彷彿察覺到了什麼,心中也都不由不安起來!

「你!你剛才說什麼!」光頭此刻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色!那郭清的話語,他剛才自然是聽的清清楚楚!

「大人,清兒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和我閑聊罷了!」那郭清的母親此刻見此,臉色也是蒼白無比,隨即便連忙躬身解釋起來!

「你住口!」

那光頭直接一巴掌揮出!而那女子也被再次的扇飛!然而那光頭此刻還不滿足!把郭清從人群之中拉了出來!而後一刀斬掉了郭清的一條臂膀!

「啊!」

慘叫聲從那郭清的口中發出!鮮血更是如同噴泉一般的不斷噴射而出!那郭清的母親見此眼中通紅,臉色蒼白如紙!不顧一切的就要上去拚命!然而卻被一旁的幾名婦女給直接抱住!

「求求你們了!錢也給你們了!你們想要什麼都給你們了!你們還想怎麼著!求求你放過我們吧!就算是可憐可憐我們吧!」此刻那老者滿臉淚水,連忙跪在地上,而後抱著那陷入昏迷的郭清!隨身脫下衣衫,那老者也是連忙的纏在了郭清的斷臂之處!

「哼!不給你們一些顏色看看!你們當我們黑馬幫的聲明是紙捏的不成!告訴你們!如果你們再敢違背我的意思!我必定將你們郭家村除名!」

那光頭冰冷的聲音傳出,令那郭家村之人心頭也是狠狠的一顫!

「你們放開我!放開我!」郭清的母親此刻大聲哭泣,隨後便直接的也跟著昏迷了過去!那郭家村之內的眾人此刻都滿臉淚水!而後也是全部的跪了下來!乞求那光頭能夠繞他們一命!

「二當家!我們收穫不錯!竟然再次收颳了三百多枚金幣!還有銀幣二百三十六枚,銅幣八十三枚!」

此刻,那原本進入收刮之人也是全部的走了出來!在那為首一人的手上,赫然惦著一個錢袋!看那男子吃力的摸樣,便可知道那裡面的金幣必定不在少數!

「好!今天大爺我高興!看在你們給我交出這麼多金錢的份上,我就繞過你們吧!」

那光頭說完,便是直接的接過那一袋金幣!而後便縱身上馬!隨即便帶著眾人浩浩蕩蕩的離去!只留下一片狼藉和充滿悲痛的郭家村!

此刻,遠在千米之外的斗鬼神自然也是不知道郭家村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而他們也是正打算回去!

這一次他們的收穫可謂是用豐盛兩個字來形容!有斗鬼神出馬!那迷角獅更是斬殺了數百頭之多!而那其他的比如黒斑虎,鐵牙熊等一些大型野獸也是斬殺一百多頭!然而那些小型的野獸他們已經看不上眼,所以並沒有一頭小型野獸!眾人也是直接把這些野獸捆綁成幾個整體,直接在地上拖拽起來!這麼多的野獸要是抗,那可是抗不下!

一行人興奮無比的向郭家村之內走去!那為首的郭福更是滿面春光!這一次,他們郭家村的食物儲備,就足足夠兩年得了!

很快,眾人便是來到了那郭家村的大門之前!然而出乎眾人意料的是,並沒有任何人前來迎接!這一異常,讓眾人心中直接不安起來!

「出事了!」

斗鬼神此刻眼眸一顫!他自然是感覺到了這裡存在著一股煞氣!身形一動,斗鬼神也是率先步入其中!而那郭福等人也是直接丟下野獸,慌忙的向郭家村之內而去!

剛一進村!斗鬼神眼眸便是一顫!只見那不遠處,赫然有著一灘血跡!斗鬼神只是微微辨別一番,便知道那是人類的血液!

「村長!」

此刻,那剛從後院之中而來的眾人自然是看見了斗鬼神和郭福等人!那一名老者也是直接的跑了出來,直接跪在地上!低聲痛哭起來!那身後的婦女也是跑向自己男人身邊,臉上滿是淚痕!

「到底怎麼了?」

那郭福此刻見此心頭一跳!隨即不由焦急起來!而那郭福身後的郭剛此刻不斷的在尋找著什麼,但是卻沒有見到想要見的人影!

「夫人和清兒呢!」

郭剛此刻直接喊了一聲,臉上滿是擔憂之色!斗鬼神此刻也是雙眼精光閃爍,腦海之中也滿是疑問!

「剛才黑馬幫來人!不僅收繳了我們全部的金幣和皮毛!而那清兒也!」那老者說到這,竟然哽咽的說不出話來!那留守在郭家村內的眾人此刻也是低聲哭泣起來!有的甚至是閉上雙眼,彷彿是不敢想那一幕!

「清兒她怎麼樣了!你說話!說話!」那郭剛此刻不由焦急來到那老者身邊,雙手也是按在老者的肩頭之上!不停的咆哮起來!眼中也滿是瘋狂之色!

「清兒她,被斬去了一條手臂!」

「什麼!」(未完待續。。) 子時已過了有一會兒。

嘉靖與一干忠心的侍衛、死士、供奉加上身背射陽神劍的吳承恩,共同面對着無數背叛了自己的錦衣衛、神機營裝扮成的大內侍衛。

當然對面最重要的對手還是慕容婉兒,這個昨日的枕邊人。

如塵不知何時又出現在了嘉靖的身前,他老實地跪在他的身後遠處。

嘉靖沒有殺他也沒有理會他,如塵只是跪在那裏,一副任憑處置的赴死勇士的模樣。

“殺……”

“殺……”

雙方開始了短兵接火.

刀刀見血、劍劍穿心,無數的暗弩漫天亂飛.

中間時不時的還有會有神機營的士兵點燃了火器,射向對方的人羣。

昨日的同僚故舊,今日的生死之敵,昨天還在把酒言歡,今晚就在揮刀相向。

真可謂:“道不同不相爲謀。”

大家也算是“各爲其主”了。

這兩位主子,慕容婉兒的和嘉靖卻都面色凝重的關注着前方廝殺的情形,心底都在暗自估算着自己的勝算有幾何?

慢慢地.

慕容婉兒的嘴角現出了酒窩,她在微信,就連動人的雙眸都在笑。

陸炳也看出了主子嘉靖的悲觀之色,他跟吳承恩低聲說道:“吳兄,還是要勞駕你出手除了這個妖女,首惡一死,其他人心必散,就不足畏懼了。”

吳承恩,手中的射陽神劍頓時出鞘,一劍揮出,照亮了整個就要天光的夜空。

也給剛剛飛進紫禁城的楚月來無意中做了引路明燈。

射陽神劍之下,無數還在戰鬥的敵我雙方的士兵紛紛被狂暴的殺氣,滔天的劍意震的武功散亂,不成章法,場面頓時更亂了。

本來勝的變成了死的一方,本來必死之人卻又忽然發現可以絕地反擊的機會就在眼前。

凌冽的劍勢,有若實質般,射陽劍射出了近丈許長的炙熱如火的劍芒,劍芒過處,處處皆焦。

二十年前號稱天下第一劍的慕容婉兒對吳承恩這舉世無匹的一劍,極爲震撼。

慕容婉兒暗想:“這一劍已然達到了無人、無我,手中無招、心中也無招,但是對敵時卻又無數“合適”招數的妙境,這境界自己也是纔在去年剛剛達到。”

電光火石間,她的一把短劍……魚腸,自手中爆發出素雅的銀色月光般的劍光,劍光如雪似銀,反射出來的銀芒射的人眼花繚亂。

無數還在混戰中的人。

眼睛一花。

戰局已經變得有些慘不忍睹的感覺,原本的一片狼藉之外現在則成了一片漿糊。

相同的制服,只是慕容婉兒這邊的人開始時都在手臂上纏上了白綾,一是區別敵我,二是冠冕堂皇的說是爲死去的真皇上擒下這眼前的“西貝貨。”

一息之後。

射陽劍、魚腸劍相擊近百次,脆響之間,身影驟然聚合,速度之快,見者花眼。

嘉靖的身後這時也站出來了近二十位供奉、高手。

嘉靖的臉色緩和了許多,也讓周邊的人,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三息之後。

吳承恩爆退。

他左臂中了一劍,鮮血直流,立即處理。

然後,他看着對面完好的慕容婉兒道:“承恩不敵,慕容你真是好劍法,承恩除了曾敗於楚兄之手,就是今晚敗於你的手上,真不愧是曾經的天下第一劍,果然名不虛傳。”

嘉靖不喜吳承恩的這般江湖做派,對着陸炳點頭示意,陸炳走上去低低私語了幾句。

吳承恩仰頭大笑道:“人間百年,如白駒過隙,我若精彩,天自安排。”他頓了下又道:“陸兄,告辭,有緣再聚。”

言罷。

他提劍於千百人的上空飄然而去,狀若登天。

他的這手輕功……平步青雲實在已經練到了最高境界。

他遠去後。

衆人還能聽到他的歌聲遠遠地飄來:“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

吳承恩的忽然離場,令隱在暗處剛剛想出面的楚月來心裏一動,他繼續躲在暗處,吳承恩雖然一劍只差敗給自己,但其爲人的真誠、坦率、劍道的修爲都令楚月來極爲欣賞,兩人竟然成了如同郭鐵劍那般的知己。

如今知己離去,自己的立場自然更加堅定,不管怎樣,殺了慕容婉兒即可。

楚月來暗暗嘀咕:“嘉靖的死活關我鳥事,你們打夠了,我來做那漁翁豈不更妙。”

混戰的場面一停之後,再次進入了最後的火拼。

嘉靖冷冷地道:“如塵,你自己動手吧!他現在的依仗並不是在爲他浴血奮戰的守衛們,而是他自己五年來刻意招攬的心腹死士。

如塵這個二十年來侍候自己,從老王府跟過來的老人竟然都是前臣罪帝的餘孽,他還有什麼人可以相信,可以使用?”

只有死士,只有死人。

嘉靖纔會相信他是一個忠於自己的臣子,這次的刺黃事件,絕對會給嘉靖留下無比深刻的陰影和教訓。

跪在地上的如塵,臉上忽然現出詭異的笑容,他淡淡地道:“那就……動手吧。”

供奉們忽然有八位對自己身邊的同爲“死士”之人動手,霎時間有將近一半的人在得手後,被對方的臨死反擊所擊傷,另外那剩下的四五名無人“照料”武功稍差的供奉,則齊齊殺向了剛剛背叛皇上的死士,他們竟然聽命於剛剛還跪在地上的如塵。

如塵此時則迅速的竄起,敏捷地點住了嘉靖的穴道。

站在對面的慕容婉兒臉上,頓時像盛開了的桃花一樣豔麗多姿。

“都住手,放下武器。”

皇上被曾經的司禮太監製住,嘉靖的最後底牌二十個供奉卻因爲其中有八位是如塵的人而演化成了“同歸於盡的結果”

嘉靖怒吼道:“如塵,你也是我朱家後裔,爲何要幫這個外姓的賤人來對付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