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嗡……」不過,就在洛天剛剛喘著粗氣,準備走向前方的台階的時候,陣陣的波動卻是再次升起,那被洛天轟散的五個沙人卻是再次凝聚起來,再次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不過沙人卻是絲毫沒給洛天思考的機會,五隻金色的拳頭,朝著洛天轟殺而來。

洛天只能再次迎戰,一刻鐘后,五名沙人,再次化成了五堆沙子,不過這一次卻是更加快速,只在一瞬間,便是再次變成了五個沙人,朝著洛天衝去。

「殺不死!」洛天很快便是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五個沙人雖然會碎裂,但是還會凝聚,那麼自己就會被一直消耗下去,根本沒有盡頭。

一刻鐘后,洛天口中長長的喘著粗氣,目光看向那五名沙人,接二連三的滅掉沙人,洛天已經有了很大的消耗。

「不行,得想想辦法!」洛天低吼一聲,這一次卻是並沒有著急滅殺掉沙人,心中則是不斷的思索著如何破解眼前的局面。

不過,洛天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什麼頭緒出來,只能任憑這五名沙人消耗著自己的力量和身體之中的仙氣。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洛天也是感到了一個更加可怕的事情,那就是這地藏王宮中,沒有仙氣存在,也就是說,消耗掉了丹田中的仙氣,就是真的沒有了。

「這尼瑪怎麼辦?」洛天心中大罵,實在是想不出什麼辦法來破解,這才剛剛進入地藏王宮,竟然就遇到了如此棘手的問題,實在是讓他感覺很沒面子。

火燒,水淹,洛天能想到的辦法,都嘗試了,但是卻沒有絲毫的作用。

「這沙子是死物,除非有蓋世的實力,直接將這些沙子湮滅!」洛天心中苦澀,若是能夠有這樣的實力,洛天還來什麼死亡沙漠啊。

「死物!」不過隨後洛天低聲呢喃,腦海之中靈光一閃,眼中露出陣陣的精光。

「這死亡沙漠就是一片死地,我不能改變整個沙漠,但是單純這個大殿還是能夠辦到的!」洛天想到了當初破解聶勝那些死氣的做法,洛天覺得非常可行。

思索間,洛天伸手一揮,一枚枚種子從洛天的手中飛出,落在了大殿的之中。

「萬物化生,草木皆兵!」洛天再次轟碎了五名沙人,雙手掐訣,身體中的仙氣驟然爆發,將整個大殿籠罩。

強大的生機迅速的蔓延在整個大殿之中,轟鳴中,一株株靈藥生長出來,整個大殿變成了綠色。

「成了!」隨著生機爆發,那五名沙人也是再也沒有復甦過來,隨風消散,分佈在了大殿中的每個角落。

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雖然解決了沙人,但是隨著長時間的消耗,洛天的丹田中的仙氣也是被消耗的大半。

洛天取出了丹藥,直接放進了口中,心中暗嘆,幸好自己進入中三天的時候準備了充足的丹藥,若是沒有準備,那麼在這地藏王宮之中,說不定真的會遇到危險。

洛天盤膝坐在了地面之上,開始閉目恢復起來,無論如何,都要保持全勝的狀態繼續行走。

與此同時,其他入口的人們也是遇到了洛天同樣的問題,相比於洛天,其他人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有人直接被沙人轟殺,有人身體之中的仙氣被消耗的一乾二淨。

「咳咳……」一身黑衣的古千雪咳出了兩口鮮血,身形狼狽無比,直接被一名沙人轟退,跌落在地面之上,臉色蒼白的看向那朝著她轟過來的沙人,輕輕的閉上了雙眼。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不過古千雪卻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目光看向沙人,眼中露出疑惑,因為眼前的沙人自己碎裂了。

「只要將身體之中的仙氣消耗光,那麼就算通過?」 重生之修羅歸來 古千雪低聲自語,長長的鬆了口氣,杏目之中露出慶幸之色,她的狀態原本就不好,以一敵五,能夠堅持到現在完全就是僥倖。

「沒有丹藥,接下來,只能靠肉身了,不知道那個羅剎怎麼樣了,若是可以在這裡將他滅掉!」古千雪低聲自語,邁步朝著長廊走去。

洛天也是緩緩的站起身來,邁步走進了長廊,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他知道這地藏王宮中,自己有著優勢,那就是比別人的丹藥要多。

金色的長廊,洛天小心翼翼的行走著,長廊的兩邊一片黑暗,走了足足半個時辰,洛天終於走到了長廊的盡頭,一道光線出現在洛天的視線當中,耳邊也是升起了陣陣的風聲。

洛天一步踏出,走出了長廊,再次出現在了一處寬敞的大殿之中,剛一進入大殿,一股強大的壓力,便是降臨在洛天的身軀之上.

依然還是沙子鑄造的大殿,但是大殿的正中央,卻是擺放著一尊青色的古棺,陣陣的風聲和強大的壓力,正是在那青色的古棺之上傳出。

古棺長十丈,寬四丈,古棺之上沒有任何的紋路,光滑的如同一塊青銅境一般。

一道道沙紋,覆蓋在青色的古棺之上,波動傳出,遍布在青色的古棺方圓百丈之內。

而大殿的四周則是有著一道道如同洛天身後一樣的入口,就在洛天觀察著四周的景象之時,一身黑衣的古千雪也是從洛天對面的一個入口走了出來。

有狐綏綏,入世為卿 在古千雪出現的一瞬間,洛天便是發現了古千雪的存在,身軀微微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隨後便是轉為狂喜,洛天真的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古千雪。

「千雪!」洛天失聲開口,下意識的直接邁步,朝著古千雪的方向走去,不過在洛天邁步的瞬間一股強大的阻力卻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身軀之上。

「這……」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這阻力對於洛天來說,並不算什麼,只不過又要消耗仙氣。

不過,洛天不在乎,他能夠感覺到古千雪此時的狀態很差,而且身上也是有著道道血跡,身上還有著傷口。

頂著那強大的風力,洛天終於走到了古千雪的身前,但是卻是迎來了古千雪那冰冷的雙眼。

「你是誰!」古千雪目光看向洛天,此時的洛天帶著千幻面具,還是那副中年人的模樣,古千雪認不出來。

「我是洛天!」洛天伸手取出了一枚丹藥,送到了古千雪的身前,眼神之中露出柔和。

「洛天?」聽到洛天的話,古千雪秀媚微蹙,不過還是接過了洛天手中的丹藥,她現在的狀態的確很差,需要恢復。

「這個人情,我會還你!」古千雪輕聲開口,聲音之中還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意思。

「鬼姬,你又在這勾引男人呢?」就在古千雪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另外一個入口走了出來,不陰不陽的聲音讓洛天感到有些不舒服。

「死吧!」而不等古千雪開口,那個黑色的身影便是伸手一拋,一道黑箭瞬間出現在了洛天和古千雪兩人的跟前。

「真仙初期!」洛天眼中微微一凝,伸手一抓,朝著那黑色的利箭抓去,若是換做平時,洛天還沒有把握,但是現在洛天能夠感覺到那個黑影的狀態不太好。

「你是誰!」洛天冷聲開口,將黑色的利箭抓到了手中,洛天已經猜測出,古千雪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應該是被對方所賜。

「羅剎」黑色的身影看到洛天接下了自己的攻勢,身軀微微一頓,不過還是冷然開口,在他看來,洛天再強,依然還是天仙境,自己則是貨真價實的真仙。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戰羅剎

「羅剎?」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感受了一下羅剎身上的氣勢,眼中露出一絲凝重,不過看到古千雪那一身的傷痕,洛天心中的殺意便是驟然爆發。

「你身上的傷,是他弄的?」洛天沖著古千雪開口,伸手取出一件衣衫,披在了古千雪的身上。

「沒錯!」古千雪點了點頭,眼中羞澀一閃即逝,之前一直被追殺,古千雪沒有太過在意自己的衣物,此時她才看見,自己身上的衣物破爛不堪,有的地方露出了大片的雪白。

「我幫你殺了他!」聽到古千雪的確認,洛天開口回應,隨後腳下蹬地,身體募然爆發,朝著黑衣羅剎衝去。

「找死!」羅剎看到洛天竟然主動朝著自己衝來,眼中頓時露出輕蔑的神色。

「嗡……」金色的拳頭,出現在羅剎的身前,洛天頂著那強大的風聲,一拳轟出,轟向羅剎。

「就憑你也想殺我!不怕風大閃了舌頭!」羅剎低吼一聲,同樣一拳轟出,滔天的黑氣包裹在羅剎的拳頭上,化成一隻鬼頭,同洛天金色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洛天身軀轟然倒退,腳下留下一道痕迹,嘴角有鮮血流出,但是洛天的眼中卻是露出一絲笑意。

「他一定之前也經歷過沙人!」洛天能夠感覺到這羅剎的攻擊不算太強,而且中氣不足。

「嗯?」羅剎心中也是驚訝無比,目光看向洛天,沒想到洛天竟然只是氣血震蕩,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肉身強大?」

「你為什麼仙氣充足?」羅剎眼中閃過陣陣的神光,忍不住開口詢問,不過話音還沒落下,洛天便是再次攜著雷霆萬鈞之勢,朝著羅剎殺了過來。

「你真以為我拿你沒辦法么?」羅剎冷哼一聲,隨後絲絲的黑氣從羅剎的身體之中竄出,化成四隻奇怪的惡鬼圖案,烙印在羅剎的眉心,身上的氣勢升騰而起,強大的壓力,讓洛天出拳的速度明顯變慢了許多。

嘭嘭嘭……

沉悶的響聲在兩人的身前升起,洛天不斷的出手,每一次出手,都是被羅剎震退,口中大口噴血,不過洛天卻是彷彿不死的小強一般,震退之後再次朝著羅剎衝去。

「這個傢伙!」羅剎一邊同洛天戰鬥,一邊心中也是驚訝無比,由於身份的關係,他知道很多天才,那些天才有的比起他來絲毫不差,不過卻是想要有更高的追求,一直壓制著自己的修為。

而眼前的洛天同樣也做到了這一點,竟然在自己的攻擊之下,承受了這麼久,要知道,他認識的那些天才,不比自己差多少,是因為那些天才,都是半步真仙。

洛天此時是什麼修為,天仙巔峰,雖然只差一個檔次就是半步真仙,但是一個檔次,對於某些愚鈍之人來說,就是一個天塹。

「殺……」兩人不斷的對抗著,羅剎身上氣勢滔天,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羅剎身上的氣勢卻漸漸降了下來,因為在這大殿中,羅剎和洛天根本無法恢復仙氣和真仙之力。

古千雪目光看向不斷對戰的兩人,看著那不斷同羅剎對抗在一起的洛天,沒想到洛天竟然進步到了如此地步,羅剎的實力古千雪是清楚的,古千雪之前便是身受重創,最後被羅剎所追殺。

時間緩緩流逝,其他的入口漸漸的有人走出來,發現了洛天和羅剎的戰鬥,眼中露出陣陣的驚駭。

「那人是誰,以天仙巔峰,對抗真仙初期,竟然還能堅持到如此地步!」人們目光同樣震撼的看向洛天。

陳戰鏢邁步走出,銅鈴般的大眼睛朝著四周看去,隨後便是看到了洛天被羅剎一掌震退的畫面。

「吼……」陳戰鏢大吼,高大的身軀化成一道殘影,朝著羅剎沖了過去。

陳戰鏢原本就是擅長肉身,對於第一層的考驗,縱然陳戰鏢消耗掉了身體之中的仙氣,對於陳戰鏢的實力影響也不是很大。

「嗎了個巴子的,誰的兄弟你都敢惹,信不信我把你家祖墳刨個遍!」孫克念和司馬昭兩人分別從兩個入口走出來,孫克念頓時大罵出聲。

「洛天,加油,加油!我們在精神上支持你!」不過兩人卻沒有出手,而是湊到了一起,大喊起來。

兩人不是不想幫忙,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看兩人那凄慘的模樣,便知道在第一層那裡就受了不少罪,此時兩人身上的仙氣都是稀少無比。

「尼瑪還不過來幫忙!」洛天身形倒退,伸手一揮,兩道流光閃動,落在了孫克念和司馬昭兩人的跟前。

洛天沒想到陳占彪和孫克念三人會出現在這裡,不過眼下不是多想的時候,洛天知道兩人為什麼不出手,直接送了丹藥到兩人的身前。

「看看吧,有個丹師朋友就是好!」孫克念臉上帶著得意,將玉瓶中的丹藥拿出來,兩枚丹藥晶瑩剔透,帶著濃郁的氣息,瀰漫在大殿之中。

「是丹藥!」圍觀的人們看到孫克念手中的丹藥,臉上頓時露出貪婪之色。

在這地藏王宮之中,丹藥的重要性可見一斑,此時眾人都是氣息微弱,因為他們身上的丹藥,還不足以讓他們恢復到巔峰的狀態。

不是他們不想,是身上的丹藥已經消耗殆盡,才能有如此狀態,畢竟第一層沙人需要消耗光仙氣才能通過。

「看什麼看,想要啊,不給!」孫克念嘚瑟無比,在周圍人們貪婪的目光下,將丹藥吞進了口中。

「洛天,我們來幫你!」時間不大,孫克念和司馬昭兩人大聲開口,朝著洛天三人的戰場沖了過去。

「該死!」羅剎心中暗罵,隨著時間的推移,洛天和陳戰鏢兩人給他的壓力非常大,最讓羅剎吐血的是,每當洛天兩個有些堅持不住的時候,洛天便是拿出丹藥,兩人將丹藥當糖豆子一樣去吃,而他卻沒有。

而孫克念和司馬昭兩人也是加入進來,讓羅剎的壓力更大。

其他圍觀的人們也是看到了這一幕,眼中露出震撼之色,沒想到洛天他們這幾個人竟然有如此多的丹藥,彷彿用不完一般。

「那個大個子,是殺害我家少主的兇手!」不過隨後人群中頓時有人大喊起看來,有的是真仙初期,有的是天仙境,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大聲呼喊起來。

「對,倒是把這茬給忘了!」人們恍然,目光看向那不斷同洛天一起對抗羅剎的陳戰鏢,眼中露出憤怒之色。

「不行,這樣下去,我早晚會被他們耗死!」羅剎心中自語,他也同樣知道眼前的形式。

「孤注一擲!」羅剎眼中露出狠辣,身上的氣勢轟然爆發,全身上下的真仙之力飛速的涌動而出。

「萬鬼吞天!」羅剎低吼,澎湃的黑氣從羅剎的手中飛出,化成一隻只厲鬼,朝著洛天幾人嘶吼而去。

「羅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而古千雪此時卻是站了起來,鬼頭大刀落在了古千雪的手中,大刀跟古千雪的身軀不成正比,但是黑色的刀芒,卻是帶著毀天滅的威能,朝著羅剎飛去。

「吼……」下一刻,一隻只厲鬼被滅殺在黑色的刀芒之下,化成黑氣,甚至被吸入到黑色的刀芒,壯大那黑色的刀芒。

「斬鬼刀!該死!」看到古千雪手中黑色的大刀,羅剎的臉色頓時變的蒼白起來,沒想到古千雪竟然將殺招留到了最後。

「以我之血,祭天!」羅剎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鮮血頓時變成了黑色,隨後化成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隨著高大的身影出現,羅剎的身軀瞬間乾癟了許多,整個人彷彿吧變成了一具乾屍,身軀都是乾癟了許多,若不是還是有出氣,絕對認為羅剎已經死去。

黑色的身影臉上帶著猙獰,獠牙支出的大口之中,咬著一把黑色的匕首,雙眼帶著紅光。

「冥王!」古千雪眼中露出驚詫之色,目光中帶著驚駭,看向那黑色的身影。

黑色的身影俯視天地,目光在洛天等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翻,最後將視線停在了洛天的身上。

這一眼,讓洛天瞬間感覺到了生死危機,一股無上的威壓,讓洛天身軀劇烈的顫抖起來。

「竟然映射出了冥王的影身!」

「小子,你要慘了,這個傢伙我巔峰的時候遇到,想要幹掉他都要付出代價,雖然只是影身,但是也用有他的一點點的實力,這一點,滅殺你一個小小的天仙巔峰足夠了!」龍雀的聲音在洛天腦海中響起。

與此同時,古千雪打出的黑色刀芒便是到了羅剎的跟前,不過卻是募然停了下來,隨後黑色的刀芒劇烈的顫抖起來,最後轟然潰散。

「尼瑪,那是什麼東西!」孫克念和司馬昭站到洛天的身前,忍不住大聲開口。

「龍象鎮獄!」 [綜漫]風聲細語 洛天眉頭微微一縮,雙手飛速舞動,四龍四象凝聚而出,金黑色的仙丹傳出轟鳴之聲。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爭奪舍利

「吼……」四龍四象,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嘶吼中,四條長龍朝著冥王的虛影飛去。

「嗡……」冥王揮動手中的匕首,烏光閃動,黑芒割碎了虛空,朝著四條長龍斬去。

下一刻,黑色的神芒便是斬在了四條長龍的身軀之上,碰撞之聲響起,四條長龍卻是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一般,纏繞在了冥王的虛影之上。

「龍象鎮獄!」古千雪還有羅剎兩人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由於修鍊功法的原因,龍象鎮獄給兩人的壓力極大,有一種無法抗衡的感覺。

「這種功法,不是當初被滅絕了么?怎麼還有人會!」羅剎臉色蒼白,目光看向洛天。

「嗡……」就在羅剎和古千雪驚駭間,四條長龍便是纏繞在了冥王虛影的身軀之上,四隻巨象也是鎮壓而下。

「轟隆隆……」轟鳴之聲滔天,在四龍四象的鎮壓之下,冥王的虛影轟然潰散,澎湃的氣浪,朝著四周席捲起來。

「該死……」羅剎臉色蒼白,看著那碾碎了冥王虛影的四隻金色的神象,想要起身,但是身體之中的真仙之力,由於施展冥王虛影的關係,已經被抽空。

而且那四龍四象帶來的壓力,對羅剎也是克制無比,根本讓羅剎生不起絲毫的反抗之心。

「嘭……」在周圍人們驚駭的目光下,羅剎的身軀徹底被鎮壓成了一團血霧,鋪撒在地面之上。

「竟然滅掉了一名真仙!」嘩然四起,人們臉上帶著駭然看向站在那裡口中喘著粗氣的洛天幾人。

「不過是個真仙初期而已,竟然讓我們這麼狼狽!」孫克念咧了咧嘴。

「你們怎麼在這裡?」洛天再次分出丹藥,分發給眾人,又是引的周圍的人們陣陣的貪婪。

「我們兩個就是閑的沒事,想來死亡沙漠看看,結果看到了你老婆被人追殺,還有戰鏢被人追殺!」聽到洛天的話,孫克念頓時想到了之前在沙漠之外的遭遇,憤聲開口。

「誰是他老婆!」古千雪冷哼一聲,目光看向孫克念,寒意讓孫克念打了個寒顫,隨後訕笑了兩聲。

「有個姓趙的老小子,還有個叫焦三的人,去那個冉浩家找麻煩,想要拆他家的房子,還想抓我,我就把他們兩個給踩死了!」陳戰鏢也是將自己的遭遇講述了一遍,隨後目光憤怒的看向周圍的人們。

「小子,將你身上的丹藥,拿出來給大家分一分,這個大個子殺害我們家少主的事情,我們就不追究了!」不等洛天開口,周圍的人們卻是先開口嚷嚷起來。

「追究?」洛天臉上帶著冷笑,看著周圍的人們眼中閃過陣陣的殺意,若不是人太多,其中還有幾名真仙初期的話,洛天此時說不定已經對這些人出手了。

「想要丹藥?你們算什麼東西,你知道老子是誰么?偷神宗聽說過么?」孫克念大聲開口,此時眾人已經冷靜下來了,孫克念知道偷神宗的名頭應該能夠震懾住眾人了。

「偷神宗!」聽到孫克念的話,有些躍躍欲試的人們頓時嘩然起來,目光看向孫克念和司馬拓。

「是那個當初偷過九大仙山的那偷神宗?盜天之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