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嗡……」聽到洛天的傳音,胡天縱的腳下頓時升起了陣陣的波動,身形一瞬間便是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而洛天則也是如同一道鬼魅一般,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哪裡走!」蠻魂在胡天縱消失的一瞬間,便是大腳伸出,一步邁出百丈,朝著胡天縱的方向追去。

「速度的極致?難怪之前能夠不讓我們追上!」看到胡天縱的速度,伏星月和樊驚羽臉上露出一絲詫異,隨後看向洛天:「總不能兩人都掌握了速度的極致吧?」

「小子,半步紀元,你的實力沒漲多少嗎!」洛天的速度很快,但是一道血色的紅光,卻絲毫不比洛天慢上多少,瞬間便是將洛天去路堵死,猩紅妖異的雙眼看向洛天,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當初我能打敗你,現在也一樣!」洛天看到跑不了,臉上露出一絲狠戾,看著身後的羽族和星月神族的兩人,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眼中露出一縷金光。

「大道封魔,梵天攻殺,一力破萬法!」轟鳴之聲響起,洛天直接就是用出了自己的殺招,強大的肉身,帶著兩種絕世的大術,朝著屠飛揚轟鳴而去。

洛天知道,若三人一起出手,自己沒有機會離開,但是一個屠飛揚自己出手的話,那麼自己有很大的從容離開。

「嗯?」看到洛天的轟出的一拳,伏星月和樊驚羽兩人眼中露出一絲震撼,他們在洛天這一拳上感覺到了深深的危機。

他們是什麼人,在王族之中數一數二的天之驕子,又是紀元初期的強者,卻是在一個半步紀元的身上感受到了危機,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不簡單!」兩人目光謹慎的看著洛天,同時也想看看屠飛揚用什麼辦法倆解決洛天這一拳。

「去死!」屠飛揚顯然也是驕傲至極,血色的符文如同游蛇一般,在屠飛揚的手臂之上,遊動隨後沒入屠飛揚的拳頭之中,發出清脆的響聲。

「咔嚓……」雷霆激蕩,強大的轟鳴之聲,震塌了兩人身旁的血色大山,煙塵滾滾,狂暴的氣浪捲動著血色的煙塵,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走!」洛天口中咳出了一口鮮血,身形閃動,朝著遠處飛去,沒有戀戰。

「想走?」屠飛揚看著自己整條手臂都布滿了裂痕,一絲鮮血屠飛揚的嘴角流淌而出,眼中也是寫滿了不可思議。

「他不只有一力破萬法!」屠飛揚眼中露出狠色,身形閃動,再次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是攻伐大術!攻擊的極致,再加上他強大的肉身!因此能夠對我們產生威脅!」星月神族的伏星月一眼如同圓月,一眼如同星辰一般,看著洛天,似乎看出了洛天的兩種大術。

「兩種大術,都是舉世難求,活捉他,逼問出兩種大術來!」伏星月臉上露出一絲狠辣,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

「原來如此!」樊驚羽的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意,身後的六隻翅膀散發出陣陣的金光,朝著洛天的方向追了過去。

「蠻神一怒踏九天!」洛天奔跑間,一隻大腳便是轟然降落,朝著洛天踩了過來。

「蠻七踏!」洛天心中一凜,不想硬捍,玩命的朝著遠處飛去,速度再次暴漲了一個層次。

「轟隆隆……」一座大山在大腳之下轟然碎裂,亂石崩空,朝著四面八方飛去。

「蠻神再踏碎星辰!」不等洛天喘息,蠻魂的聲音再次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心神一凜。

「胡天縱逃走了!」看到蠻魂那憤怒無比的樣子,洛天便知道,胡天縱或許已經逃出升天了。

「蠻魂,他是我的獵物!」大道之力瀰漫在屠飛揚的全身,屠飛揚手中閃過一道紅光,隨後一條血色的長龍,便是轟然飛出朝著洛天嘶吼而去。

血色的長龍,嘶吼間,便是到了洛天的身後,強大的壓力讓洛天臉色猛然變化起來。

「我可以近身搏殺紀元初期,但是面對紀元初期的武技,卻是抵擋不住!」洛天心中嘆息,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七星震魔鼎!」洛天一揮手,黑色的大鼎,便是猛然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

與此同時,洛天手中再次打出大道封魔拳,朝著那已經落在他的頭頂之上的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大腳轟去。

「轟隆隆……」煙塵再次捲動起來,與此同時,血色的長龍也是同七星震魔鼎碰撞在了一起,發出驚天的轟鳴之聲。

「噗……」裂痕瞬間蔓延在洛天的全身,鮮血頓時從一道道裂痕之中流淌而出,洛天口中鮮血狂噴,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一般。

「嘭……」但是還不等洛天喘過氣來,黑色的大鼎便是狠狠的撞擊在了洛天的後背之上。

「沒死?這小子的肉身很強啊!」蠻魂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看向洛天的目光有些變化起來。

「這都能擋住!」隨後趕到的樊驚羽和伏星月臉上露出一絲凝重,能在屠飛揚和蠻魂兩人的攻擊之下生還下來,而且還是一名半步紀元,如此戰績足以引起他們的重視了。

「我看你還能堅持幾下!屠仙!」屠飛揚臉上帶著冷芒,手中掐訣,狂暴的氣息再次從屠飛揚的手中飛出,沒有留下半步紀元的洛天讓屠飛揚感覺到有些沒面子。

「蠻神三踏天地動!」蠻魂也是如此,大眼睛之中寫滿了憤怒,大腳再次伸出,遮天蔽日,彷彿一片蒼天鎮壓下來一般,強大的氣息讓人感覺到窒息。

「走!」洛天被七星震魔鼎震的氣血翻騰,鮮血不斷的從口中噴出,但是卻也是借著那強大的力道倒飛出了很遠,感覺到身後以及天空之上那狂暴的波動,洛天知道若是自己再被擊中,自己即使不死也會滴血重生,那麼修為跌落的自己絕對會成為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噗……」想到這洛天徹底拼了,開始燃燒起精血來,速度再次暴漲,直接逃出了幾人的視線當中。

「嘩啦啦……」一座座血色的大山崩塌起來,被蠻魂凝聚出的大腳踏平,血色的長龍也是橫推了幾座大山,才徹底消失。

「該死!我就不信,他能逃出這海之角!」屠飛揚臉色難看無比,沒想到這種狀態,都被洛天給跑了。

「唉,這小子數泥鰍的,放心吧,他受了重創,這海之角要有不到一個月才會開啟,我們有的是時間和他玩!」樊驚羽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屠飛揚三人開口。

太古王族之間也是存在著競爭的,但是面對人族,他們就會和七星島一樣,一致對外。

洛天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虛弱,但是沒有辦法,只能不斷的咬著舌尖,讓自己恢復清明,在天斷山脈之中亂竄著,精血也是不斷的燃燒著。

生死危機面前,洛天爆發出了無盡的潛力,速度快到了極致,即使是讓屠飛揚四人都是詫異無比。

「該死,竟然真的被他給跑了!」蠻魂臉色難看,大腳在地面之上跺了兩下,發出震天的轟鳴之聲。

「算了,既然找不到,那小子,那就先找到紫霄蓮吧!」樊驚羽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無奈,一名半步紀元,在他們四人手中逃走,若是傳出去,實在是丟人至極。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紫霄神蓮

洛天在山脈之中飛速的逃竄著,前所未有有的狼狽,洛天也不管哪是哪裡了,看見道就沖也不管是什麼道,足足奔行了一個時辰,感覺虛弱的不能再虛弱了,這才停下了身軀,口中大口的喘息起來,神識瞬間便是撲散出去,沒有發現屠飛揚四人的蹤影,眼中露出一絲冷芒。

「你媽的,等我進入紀元初期,不抽死你們!」洛天心中大罵,眼中憤怒之色,隨後便是抓一把丹藥,放進了自己的口中。

「咔嚓……」就在洛天剛剛吞下丹藥,打算恢復傷的不能再傷的身體之時,一道紫色的閃電,卻是橫空劈了下來,直接劈在了洛天的身前,轟出了一個大坑。

「草!」洛天猛然站起身來,神識再次朝著四周擴散而去,目光再次變的凝重起來。

隨後洛天的雙眼便是微微一縮,心中忍不住顫抖起來,口中低聲自語:「我怎麼跑到這來了!」

洛天此時才感覺到自己站在一處山腰之上,而這座山腰不是別的地方,正是之前洛天曾經剛剛進入,就被嗜血魔蝠給趕出來的那座地圖之上標記的大山。

「陰錯陽差之下,竟然被我再次逃回了這裡!」洛天眼中再次凝重起來,目光看向那依然高聳如雲的山頂,一眼望不到邊,被一層紫色的迷霧所包裹著。

不時的有紫色的閃電從迷霧之宗飛出,降臨在血色的大山之上,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幸好那嗜血魔蝠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沒有折返回來,否則我必死無疑啊!」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緩步朝著山頂之上走去。

洛天不得不往山頂走去,他此次進入海之角便是為了尋找不死神葯,既然已經到了這裡,就沒有不去尋找之理,而且如果現在折返回去,洛天也不卻定會不會碰見屠飛揚,蠻魂幾人,若是碰見,自己可就真的抗不住了,所以洛天只能選擇登頂。

至於傷勢,洛天也只能一邊走一邊恢復,沒有其他的辦法,好在洛天的體質驚人恢復的速度也是快速無比,這一會兒的時間,洛天的臉色已經多了一絲紅潤。

洛天一邊走,一邊躲避那紫色的閃電,隨著越來越高,那紫色的閃電也是越來越密集,洛天感覺到了一種壓抑的氣息。

「千丈……萬丈……」洛天不斷的往山頂走著,足足走了將近十里的距離,終於停下了身軀。

洛天不得不停下身軀,因為一股強大的威壓降臨在了洛天的身軀之上,而且那紫色的雷霆也是越來越密集。

此時的洛天也是終於看到了這座大山的山頂,眼中露出震撼之色,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視線中,血色的山頂之上,與其他的血山一樣,山頂彷彿被削平了一般,如同一座高台一般。

而那紫色的霧氣洛天也是沉底看清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哪裡是霧氣,分明是一道道雷霆,組成的紫色的雷海將整個山頂掩蓋,洛天也是靠著紫極魔瞳才能夠看紫色雷海中一點景象。

洛天雙眼死死的盯著那寬廣的山頂,臉色瞬間漲紅起來,因為他看見,一朵紫色的蓮花,矗立在山頂的一處祭壇之上,如同沐浴在紫色的雷霆之中,不過洛天更是感覺,那紫色的雷霆,是那朵紫色的蓮花噴發而出。

「不死神葯!紫霄神連!」洛天激動無比,沒想到真的能夠遇到不死神葯,不死神葯自古以來就那麼幾株,洛天自然能夠認出,洛天沒想到那紫霄神蓮竟然還是完整的一株,不過那濃郁的生機卻是被紫色的雷霆所掩蓋,散發不出來,洛天知道,或許是紫霄神蓮保護自己的手段。

「強大!」洛天看著那山頂之上濃郁道極致的紫色神雷,眼中露出一絲感嘆之色。

他知道,想要摘取紫霄神蓮,那麼必然會被這紫色的神雷所洗禮,但是自己現在的狀態極差,他在這紫色的神雷之上感受到陣陣的危機,這紫色的神雷,並不比天道神雷弱上多少。

「果然如此,這裡的確有著紫霄神蓮!」就在洛天思考間,如同銅鑼一般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眼中露出堅定之色。

「蠻魂!」洛天不用猜便知道,這麼大的聲音來自於誰,洛天沒有其他辦法,雖然繼續行走,自己危險無比,但是若是現在離開,遇到那四個王族的天驕,那麼自己則是必死無疑。

「七星震魔鼎!」洛天伸手一揮,用剛剛恢復的聖力,催動七星震魔鼎懸浮到了自己的頭上。

「嗡……」嗡鳴回蕩,七條黑色的長龍頓時在洛天的驅動之下,盤旋在了自己的頭頂,龍眼之中散落出陣陣的星光,將洛天護了起來。

「走!」洛天咬了咬牙,邁步繼續向前走去,也不得不繼續走。

洛天一開始還是很小心的向上走著,躲避著紫色的雷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洛天距離山頂也是越來越近,紫色的雷霆也是越來越密集,轟鳴而下,碰撞在七星震魔鼎的護罩之上,讓洛天心驚不以。

「幸好,臨走前,又將這鼎給租來了!」洛天輕輕的搖了頭,速度卻是越來越慢,因為壓力也是越來越大,即使隔著七星震魔鼎,洛天也是感覺沉重無比。

就在洛天行走了一段路程之時,蠻魂,屠飛揚四人也是來到了洛天之前猶豫過的位置,遇到與洛天一樣的難題。

「這怎麼辦?」四人彼此對視了一眼,目光看向那山頂之上的紫色的雷海,隨後四人也是激動起來,因為他們也是同樣發現了紫色雷海之中的紫霄神蓮。

「有人!」下一刻,樊驚羽便是冷聲開口,看到了那在雷海之中艱難行走的被七星震魔鼎護住的洛天。

「是那個人族的小子!」 赤心巡天 屠飛揚一下子便是認出了洛天的身影,殺意在屠飛揚的眼中閃現而出。

「走,那小子都敢上我們為什麼不能上!」蠻魂一馬當先,雙眼變成了血紅色,龐大的身軀如同被黃金澆築一般,朝著洛天追了過去。

「走吧!」另外三人也是緩步朝著洛天追了過去,這雷霆對於受了重傷的洛天來說,或許有危險,但是四個進入紀元初期,肉身堪比人族九大體質的四人來,還不能造成太大的傷害。

「這麼快!」洛天行走間,便是感覺到四個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讓洛天的臉色難看起來。

好在越往山頂壓力越大,讓四人的速度也是漸漸的緩和了下來,不過卻是與洛天的距離緩緩的縮小著。

「還有什麼辦法?」洛天心思電轉,知道這樣下去早晚會被身後的四人追上,不斷的思索著辦法,但是想了半天,洛天知道自己除了七星震魔鼎還有一張紀元之書的殘頁之外,沒有其他的手段。

「紀元之書的殘頁?」洛天想到了自己那張有著銹跡的紀元之書的殘頁,眼中露出思索。

「這雷霆乃是天地至陽之物,或許會對那些銹跡有些作用也不一定!」洛天心中暗嘆,當下也沒有什麼辦法,若是自己能夠將紀元之書的殘頁恢復,那麼以八荒落寶訣催動,絕對可以碾壓一切敵手,這就是洛天對於紀元之書的信心。

「試試吧!總比坐以待斃強!」洛天伸手一抓,將儲物袋中那銹跡斑斑的紀元之書的殘頁拿了出來。

「嘩啦啦……」洛天眼神顫抖的看著那如同雨點一般擊打在七星震魔鼎上的紫色雷霆,小心翼翼,將紀元之書的殘頁,送出了紫色的雷霆之中。

下一刻,紫色的閃電便是轟擊在了那金色的殘頁之上,一道道白煙頓時在紀元之書的身上升起。

「嗷……」洛天彷彿看到了什麼東西在嘶吼一般,被那密集無比的紫色雷霆所掃中,化成陣陣的白煙飄散。

但是下一刻,洛天便是晃了晃頭,感覺自己很是恍惚,彷彿產生了幻覺。

隨後讓洛天震撼的一幕,便是發生了起來,紀元之書,在紫色的雷霆的淬鍊之下,白煙也是越來越多,甚至瞬間便是將整個山頂蔓延氣來,白色的霧氣轉化成了黑色,徹底遮擋住了洛天的視線,即使洛天開啟了紫極魔瞳也是看不到周圍的景象。

「這是什麼情況!」蠻魂還有屠飛揚四人也是頓時,被那黑色的霧氣籠罩,眼中露出一絲慌亂,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經歷如此事情。

「吼……」低沉的吼聲響起,冰冷的氣息,頓時在幾人身上席捲起來,讓幾人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我好像,做錯了什麼事情啊!」洛天身體之中升起了陣陣的寒意,看著那黑色的霧氣,感覺那黑色的霧氣彷彿能將自己吞噬一般。

「嗡……」就在洛天渾身冰寒之時,一道紫色的閃電橫空劈下,彷彿末日了一般,一朵紫色的神蓮緩緩的漂浮起來,出現在了洛天四人的視線當中。

與此同時,一張金色的紙也是爆發出耀眼的金光,緩緩的升騰起來,沒有之前的普通,彷彿能夠鎮壓一切的氣息,在金色的紙張之上,傳遞而出,金色的光芒開始掃蕩起來。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紀元之劫!

黑色的霧氣籠罩著整個山頂,一張金色的紙張與一朵紫色的蓮花,從黑霧之中升起,金色的光芒,朝著四周掃蕩起來,每掃過一片,那給洛天幾人冰寒至極感覺的黑霧,便是消失一片。

「轟隆隆……」轟鳴之聲響起,紫色色雷霆從紫色的蓮花之中噴涌而出,化成一條紫色的雷電噴泉,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吼……」震懾心神的凄厲吼聲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響起,即使是蠻魂四人都是感覺到那聲音的強悍,彷彿從無盡深淵之中走出來的惡魔一般,讓他們心生恐懼。

「到底是什麼東西!」幾人呆愣在那裡,看著那黑色霧氣逐漸被紀元之書和紫色的雷電瀑布所湮滅,心中升起了天大的疑惑。

「嗡……」知道最後一絲黑暗消散,整個山頂似乎又是回到了正常,讓洛天幾人心中長長的出了口氣。

隨後,幾人的目光看向洛天,便是變的有些不善起來,頂著那紫色的神雷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給我去死吧!」蠻魂大吼一聲,失去了耐心,伸手一揮,一潔白的狼牙棒出現在了蠻魂的手中,輪動起來,朝著洛天狠狠的砸了過去。

屠飛揚則是祭祀出一把奇怪的彎刀,伸手一揮,彎刀飛速的旋轉起來,道道的神芒在彎刀之中散發而出,朝著洛天絞殺。

「金羽劍!」羽族天驕樊驚羽也是終於出手,潔白的羽毛化成一把把金色的神劍,最終匯聚成一把開天之劍,朝著洛天轟鳴而去。

「星月神戟!」一把青色的長戟也是被伏星月祭煉而出,朝著洛天打去。

四把武器,每一把都是威力無窮,每一擊都是絕殺,都是超越了偽紀元之寶的存在與太古的王者有著一絲關係,太古的王者那可是同人族紀元之主一樣的存在,能與有聯繫的武器,威力何等驚人。

「尼瑪的!」洛天臉色瞬間顫抖起來,看著那穿過紫色雷海,朝著自己襲殺而來的四件武器,隨後眼中便是露出了瘋狂。

「八!荒!落! 重振中醫 寶!訣!」洛天一字一字低聲嘶吼,雙眼都是變的血紅起來,手臂之上青筋暴起,雙手朝著虛空狠狠的一抓。

爭鳴四起,奇怪的波動化成無形的氣浪在洛天的手中飛出,伴隨著洛天那強大的神識,瞬間衝進了四個絕世的兵器之中。

隨後,讓屠飛揚四永生難忘的一幕,便是發生了,眼前的景象,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四把絕世的強兵,彷彿不聽他們的使喚了一般,傳出陣陣的爭鳴之聲,轟然墜落,砸落在了血色的大山之上,發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咳咳……」露天再次咳出了幾口鮮血,口中大口喘息著,目光眼中露出激動之意,看著那掉落在地面之上的四件兵器。

昏昏沉沉的感覺再次席捲在洛天的腦海之中,實在是消耗太大了,接二連三的施展手段,讓洛天真的有些撐不住了。

「這是什麼武技!」死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樣的武技,竟然能同時阻止四把無上的兵器的攻擊。

「那有又怎麼樣,這種逆天的武技消耗一定不小,以他這殘軀施展出來,已經讓他變成強弩之末,我一個手指頭都能將他碾死!」蠻魂臉上帶著不屑,看著站在那裡搖搖欲墜的洛天,龐大的身軀,一步一步朝著洛天邁去。

「嗡……」但是就在蠻魂動身的一刻,一道金色的光芒飛動起來,華光一閃瞬間便是出現在了那朵紫霄神蓮的身旁,沒有了剛才聯手鎮壓黑霧的默契,而是對著紫霄神蓮揮起了屠刀,金色的紙張,化成驚天利刃,狠狠的砍在了紫霄神蓮根莖之上。

紫色的閃電再次降臨,而且更加狂暴,如同一道閃電化成的紫色的根莖,猛然間被紀元之書殘頁割斷,使得紫霄神蓮緩緩的從祭壇之上飛了起來。

「先別管那小子,先將紫霄神蓮收取,神葯有靈,它這是要逃跑!」屠飛揚四人看見這種狀況,看著緩緩飛起來的紫霄神蓮,不再去管洛天,朝著紫霄神蓮飛了過去。

但是有一道身影卻是更加迅速,沐浴著紫色的雷光,瞬間出現在了紫霄神蓮的身旁,蒼白的手指一把將要飛走的紫霄神蓮抓在了手中。

「謝謝了!」洛天沖著那懸浮在祭壇之上的紀元之書開口,蒼白的臉色在抓到紫霄神蓮的一瞬間,便是變的紅潤起來,洛天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生機,瞬間便是衝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你該死!」蠻魂大吼一聲,蠻七踏再次轟然降臨,朝著洛天碾壓而去。

其他三人也是眼中露出狂暴的殺意,這不死神葯,價值逆天,堪比紀元之寶,能夠讓紀元之主活出第二世,珍貴無比,而如此珍貴的神葯,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他們又怎麼會放過洛天,一時間殺氣縱橫,四人直接施展出了絕世殺招,朝著洛天襲殺而去。

一滴紫色的液滴,泛著瑩瑩紫光,滴落在洛天身上,使得洛天的身軀上的傷勢瞬間癒合起來,目光之中露出一絲冷漠!

「八荒落寶訣!」洛天伸手一點,金色的紀元之書殘頁,猛然暴漲,擋在了洛天的身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