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嗯。」

方宇一步一步的走上擂台,對面的王龍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臭小子,今天不給你一點教訓,你都不知道要尊敬師兄了。」王龍道。

方宇冷冷的說道:「就你?你也配?這麼大歲數了,連武者境都還沒到,不感到羞愧嗎?」

台下還在嬉笑的眾人,臉上頓時一僵,因為他們也是連武生都還沒到的人,有些人年齡還比王龍大。

「我靠,他也太囂張了吧。」

「王龍,加油,給我治治他。」

「王龍上,讓他知道知道你的厲害,看他還敢不敢瞧不起人。」

「我要下注,王龍勝。」

「我也來,王龍勝。」

「我也來。」

場面頓時有些控制不住了,大多數人都往莊家那裡跑去,下王龍贏。

「額,能不能改一下,我想改成王龍贏。」

「一經離手概不退換。」

「那算了。」

小雨帶著兩個小傢伙來到下注的地方,拿出了剛才方宇交給她的靈石,說道:「我壓方宇哥哥勝。」

「好的。」

「居然喊那個人方宇哥哥,等等,方宇?怎麼那麼耳熟呢。」

「不就是那個被宗主收為記名弟子的人嘛。」

「哦,是他啊,怪不得這麼狂。呵呵,等下有他好果子吃。」

擂台上,裁判已經就位了。

「準備好了?」裁判向兩人問道。

得到兩人肯定的答覆后,裁判吼道:

「比試開始。」

「小子,老子現在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師兄。」王龍的話音剛落,方宇就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方宇之前的位置上只留下了兩個淺淺的腳印。

方宇也不廢話,整個人直接全力出手,他要發泄心中的怒火。

王龍整個人還沒反應過來,一股劇痛從肚子上傳來,整個人都飛向了天空。

方宇眼睛里有著淡淡的紅光,全身肌肉緊繃,身上的神龍圖騰在散發著光芒。

方宇兩腿一彎,用力一蹬,擂台瞬間被踏出了兩個腳印,而他也沖向了天空。

憑藉著雙腿的力量更強,方宇追上了王龍,雙手合十,用力的在王龍胸口處一錘。

只聽咔嚓一聲,王龍的胸口凹了一些下去。王龍整個人再次從半空中往下墜落,重重的砸在地上,也砸在了場外眾人的心頭上。

剛才還十分吵鬧的眾人,早已經閉上了自己的嘴巴。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想通方宇為什麼這麼強,居然壓著王龍打。

方宇之前的話在現在的他們看來,居然還有點兒認同了。看看人家方宇,壓著快要突破到武者境的

方宇落在擂台上,走到王龍身邊,踩在王龍的臉上,說道:「老子最討厭別人侮辱我的家人了,你不是要對付我嗎?怎麼還躺在地上了?快起來打我呀。」

王龍在地上掙扎著,但他現在的力氣太小了,不是方宇的對手。加上他的胸口遭受了重創,現在連話都說不出來。

看著王龍眼中的恨意,方宇很想一腳就將他踩死,但眾目睽睽之下,他還是忍住了。

「廢物一個。」方宇一腳將王龍踹下了比斗台。王龍落向人多的地方時,那裡的人都散開了。王龍被這一砸,整個人都昏了過去。

「快來人送王師兄去看病啊。」

「對對對,快。」

「方宇勝。」

方宇看著擂台下的眾人不屑的笑了下,他們之中有不少人都看不起他。不過,方宇也沒太過在意,只要不罵到他的家人和小雨就好。

「靈石可以給我們了嗎?」小雨問道。

「可以可以。你下了多少靈石?」

「我,我不知道。」小雨懵了。方宇只是把靈石袋子扔給了她,沒有說裡面有多少靈石。

「三百下品靈石。」方宇走過來說道。

「好的,這是三千靈石你收好。」

「嗯,再見。」方宇接過靈石和小雨他們一起走了。

「我去,幸好今天下注的人多,不然老子要虧死。嗯,還賺了一點兒,不虧。哈哈。」

「呼,幸好有之前完成任務后宗門給的獎勵,不然都沒有資本去賭了。」方宇笑道,然後從裡面取出了一千枚下品靈石,遞給了小雨。

「給,這是你的靈石。」

「方宇哥哥,你收下吧,我不用的。」小雨搖頭道。

「那不行,你的就是你的,我收著幹嘛,拿著。這些靈石都是很少的,我們以後還會有更多的靈石的。再說了,你一個女孩子遇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沒有靈石買怎麼辦。乖,拿著它。」方宇道。

「哦。」小雨乖乖的將靈石收下了。

方宇他們回到院子里,方宇讓兩個小傢伙去選自己的房間,結果她們兩個不想跟彼此分開,就選了一間房間。

本來方宇想讓兩個小傢伙小雨院子里住的,但兩個小傢伙不願意,因為她們能感受到小雨對她們有些冷淡,如果去了小雨的院子里,會感覺非常難受。而對方宇,她們則感覺待在他身旁很舒服,更願意在方宇的院子里住著。

方宇想了想就同意了,反正她們現在還小,也沒什麼事。 第404章

慕安安在聽到唐蜜的話后,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心底非常厭惡。

昨天在面具舞會上的事,就是唐蜜一說搞出來的。

如若是慕安安做了這麼一個事,現在早就躲起來了,而不是囂張的出現在當事人面前。

但顯然,唐蜜有自己的想法。

在慕安安還未開口時,唐蜜已經主動朝她走來。

唐蜜說:「安安,我現在看着你平安無事,心裏也總算是鬆了口氣。昨天那場面,我根本控制不住,只能讓人請七爺過來。」

慕安安聽着唐蜜說這些,臉上很平靜。

可心裏不是特別舒服。

也明白了,為何唐蜜今天會這麼厚臉皮的出現在她和七爺面前,原來是早就打了底牌。

而在慕安安沉默時,唐蜜又笑着說了一句:「還好,七爺是來了。」

她說着,便又主動上前一步,伸手要去拉慕安安垂在手臂上的說手。

而唐蜜這動作一出來,慕安安就下意識要躲開。

結果,人還沒動,就被旁邊七爺拽住了手臂,隨後被往後一拉,拉到了宗政御的背後。

七爺一臉冷漠的站在慕安安面前,帶着習慣性的保護。

態度倨傲,拒人千里的冷,丟了三個字:「別碰她。」

還帶着警告。

唐蜜剛舉半空的手就這麼僵持着。

場面一度尷尬。

連年紀小的唐小妹,都在宗政御說完那句話后,下意識往後退了退,拉開距離。

唐蜜也只是在短暫的表情僵硬后,又恢復常態。

她很自然的把手收了回來,隨意放在運動褲口袋內。

很輕鬆的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我這人有時候有點自來熟。」

宗政御懶得多說。

甚至連多餘的眼神都不願意給唐蜜一眼。

宛若多看一眼,都顯膈應。

他扣著慕安安手臂,本是要將慕安安帶走。

可慕安安卻按住宗政御的手。

七爺低下眼眸,看着慕安安。

慕安安沖七爺笑了下,又對唐蜜說,「我沒事了,我還想昨天七爺來的那麼及時,原來是唐蜜小姐幫忙,真是非常感謝了。」

體面話,誰都會說。

慕安安也會。

唐蜜:「是啊,我當時一見情況不對,就聯繫七爺。」

說完,她又補充一句,「非常抱歉啊,我當時發現是你后,讓你上台本來是覺得我們熟,想着一起玩鬧一下,誰知道那些人……」

這是把所有的鍋都推給,昨晚面具舞會上的人。

慕安安冷笑了下。

這話擺明只是說給七爺聽的。

慕安安現在算是猜到了,唐蜜這一趟來的目的。

為了測試,七爺在面具舞會結束后,對她唐蜜的態度。

唐蜜主出邀約:「既然這麼有緣碰上了,就一起玩,如何?」

慕安安:「可以啊。」

在慕安安爽快回應后,宗政御眉頭蹙起,朝慕安安看了一眼。

慕安安回頭跟宗政御目光對視上,笑了笑。

好像唐蜜當真是昨天幫了她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