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嗯。」

比比東輕輕點頭,問道:

「他在斗魂場都做了什麼?」

「他在七號斗魂場呆了大半個時辰,這大半個時辰的時間都在教人練拳。」

「教人練拳?太極、詠春、還有八卦掌嗎?這小傢伙,才六歲大就開始當人家師父了……」

比比東輕笑著搖了搖頭,輕輕一揮手道:

「下去吧。」

那人應聲下去。

而另一邊,星河回到比比東的宮殿後第一時間盤膝坐下,心道:

「就像六脈神劍一樣,我自創一套九陽神功出來,應該可以大幅增加我魂力修行的速度。」

星河立即開始行動,剛才在斗魂場的大半個時辰里,他也在心中琢磨了各種各樣九陽神功的自創方法,此時心中也算了有了幾分眉目。

他閉上眼睛開始冥想,試圖引導自己體內的魂力,按照事先規定好的路線,流過身上奇經八脈。

小半個時辰后,星河睜開了眼睛。

「我果然是個天才,這麼簡單就成功了。」

他開心笑著,催動體內魂力運轉他才剛創造的九陽神功心法。從今以後他只要盤膝坐下,心無雜念的運轉九陽神功心法,他魂力修鍊的速度就能增加一倍。

「再把這功法改進一下,最好能讓它自動運轉,這樣我就能時時刻刻都處在修鍊狀態中了。」

他心中如是想著,再次閉上眼睛,開始改進九陽神功。

又是小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星河睜開雙眼。

「又成功了。」

他臉上帶著一抹笑容,起身往宮殿外走去,此時的他並未冥想,體內魂力卻仍在按照九陽神功的行功路線遊走諸身,九陽神功無時無刻不在運轉,這樣一來,他的修鍊速度,就又要翻倍了。 藉助坦克碉堡的強悍防禦能力,這一次敵軍方面的進攻雖然很伶俐,可是依靠着坦克碉堡那些被禁錮在坦克碉堡裏面的狂風坦克,硬是深深的扛了十幾分鐘。直到最後,坦克碉堡被對方的攻擊,已經打得支離破碎。隨後,隨着坦克碉堡被對方不斷地摧毀,北京古代裏面的狂風坦克,自然也就會受到攻擊了。

沒有了坦克碉堡的保護那些狂蜂坦克立刻就變成了弱不禁風的家,養的花草。在經過一番狂風暴雨般的炮彈轟擊之後,十幾輛狂風坦克,現在隨着坦克碉堡的不斷被摧毀,已經被打掉了一半以上。而敵軍方面,本來沖在最前面的灰熊坦克,有七八輛的樣子。可是現在僅僅損失掉了5輛。而他們後面的光凌坦克,卻一輛也沒有損失,相反有幾輛已經升級,而他們的攻擊力攻擊距離殺傷系數則隨着他們的升級而隨之增加。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沒有其他的援助力量,那麼可以肯定的是這些失去了坦克堡壘掩護的狂風坦克,很快就會被對方完全消滅,然後對方的攻擊力量便可以長驅直入,一直打到自己的基地腹地。在那裏戰車工廠,兵營發電廠,奴隸礦場等等這些核心的軍事設施,都將會遭受到直接的威脅。

—————————

好在陸林虎將軍在此之前早就有所準備啊。埋伏在基地入口附近的。那十幾輛狂風坦克在這個時候,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了敵軍的後面,然後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對方發起進攻。要知道這種狂風坦克行動速度非常快,轉眼之間,那十幾輛狂風坦克就已經跟對方最後的光臨坦克開始交火。

嗵嗵嗵,嗵嗵嗵。那十幾狂風坦克,緊緊的咬住敵軍,然後便展開了猛烈的炮擊。前面說過,敵軍的這種光靈坦克雖然具有着極其恐怖的遠程攻擊能力,而且可以實現點面結合,殺傷力巨大。可是另一方面,這種光凌坦克也具有着一個顯著的弱點,那就是防禦力非常差。正因為如此,所以一般情況下,這種光凌坦克絕對不可以單獨使用。必須要依靠其他的具有較強防禦能力的戰車作為掩護。要不然的話就算他們遠程攻擊力強大,可是由於防禦力非常的薄弱,一旦遭受對方的近距離攻擊,哪怕是十幾個步兵甚至是幾個步兵,都可以將其消滅掉。

而現在掩護他們的那些灰熊坦克,明明在他們的正前方,而他們的後面,這什麼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之下,那些突然追上來的狂風坦克,自然成了他們的剋星。隨着一發發的炮彈,不斷的激射而出。快的,光凌坦克中間開花,一陣陣爆炸聲不斷傳來。隨着密集的爆炸聲落在最後面的三輛光凌坦克,很快就被炸成了碎片。

而在這個時候,敵軍方面好像也發現了情況不妙,想要隨之進行調整,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此時此刻,陸林虎將軍隨之下令,命令那些處在坦克堡壘廢墟當中的狂風坦克立刻出擊。這樣一來就對敵軍形成了前後夾擊。這種前後夾擊的態勢,會讓敵軍首尾不能兩顧,這樣的話也就加劇了他們的滅亡。

—————————

戰鬥結束了,戰場上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爆炸留下的彈坑,到處都遍佈着戰車的殘骸和碎片,硝煙仍然在瀰漫,有些地方甚至仍然燃燒着熊熊的大火。

陸林虎看着眼前的場景,若有所思的樣子。是的,現在他不知道敵軍對自己基地的進攻會持續多久,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對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因為對方知道現在是自己最薄弱的時候,如果這個時候他們不能夠滅掉自己,那麼等到自己挺過去,對方就要倒霉了。

雖然說剛才自己的那一個辦法,非常的有用,可是話又說回來了,如果對方仍然持續,目前的這種進攻的勢頭,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還有多少作戰力量能夠進行維持?對方每一次的進攻,自己方面至少都要消耗十幾輛的戰車作為代價,這樣的消耗,他究竟能夠拖多久,這都是未知數。

接下來羅林虎知道他首先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抓緊搶修坦克碉堡。他深深的知道,在剛才的那一次戰鬥中,如果沒有那些坎坷碉堡提升了狂風坦克的防禦能力,那麼後果不堪設想。多虧了那些坦克碉堡,在關鍵的時刻,就像給自己的狂風坦克穿上了一層盔甲,讓敵軍的炮彈,沒有對駐紮在裏面的戰車造成實質性的損害,從而保全了戰車的作戰力量,並且同時讓裏面的狂風坦克,能夠集中精力去進行瞄準射擊,大大提高了攻擊的效率。

從這個角度來說,剛才這一次戰鬥之所以能夠取得完全的勝利,一方面得益於自己埋伏了一隻奇兵,另一方面也得益於這些坦克碉堡。所以考慮到這些坦克碉堡的作用,陸林虎現在決定不遺餘力,一方面進行維護,另一方面,他還準備多建造幾座坦克碉堡,準備在下一次的防禦作戰中,讓這些坦克碉堡再一次發揮他們的巨大作用。

—————————

而就在這個時候,陸林虎將軍接到了那一支偵察小分隊的遠程通訊報告。在接到報告之後,陸林虎感到非常的高興,他知道,尋找到了科技再有錢,究竟意味着什麼?對於他們整個基地來說,那可是一尊財神爺,能夠給他們的基地建設帶來源源不斷的資金資源,而這些也正是他們現在最為缺乏的。

不過,考慮到野狼幫方面,可能現在眼睛正在關注著自己的經濟建設,特別是對於那些科技鑽油井的佔領。因此根據,劉劍飛的提醒,魯尼虎當即下達命令,要求那一支偵察小分隊就地駐紮,修築公式,他們的任務就是等待他們基地派遣工程師過去,將那一座科技專用井進行維護,然後將其佔領。而且在佔領科技戰疫井以後,還要求他們繼續進行保護,防止敵軍的破壞。

與此同時,陸林虎也在第一時間把這一個消息告訴了劉劍飛。劉劍飛聽了之後自然也是非常的高興,他隨即對陸林虎說道:「陸靈虎將軍,非常好,非常好!不過,我給你提一個建議,那就是讓那一支偵察小分隊分出一半的人馬,繼續進行探索。因為根據我們的了解,在我們的基地周圍,科技鑽油井的數量絕對不僅僅只是這一座。而且由於這種科技鑽油井,雖然可以源源不斷的輸出資源,可是輸出的效率並不是很高,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如果能夠盡量的多佔領幾座,那麼,對我們的幫助就會更大一些。

「另外你可能會考慮到這些科技鑽油井的保護問題,這一點你放心好了,根據我的判斷,敵軍方面現在正在集中精力,對我們的基地進行大規模的攻擊,所以他們暫時的目標還不在於跟我們爭奪科技鑽油井。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完全可以大膽的分出一部分兵力繼續向周圍探索,一方面我們也需要進一步了解我們周圍的環境,這對於我們下一步經營基地是有莫大好處的,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更多的科技鑽油井,現在請馬上執行命令。」

—————————

陸林虎將軍在接到了劉劍飛的命令之後,立刻進行部署。說實話,對於劉劍飛的這一項命令,陸林虎還是非常佩服的。在此之前他想的更多的,只是如何保護那一座好不容易才被發現的科技鑽油井。而至於去探索,發現更多的科技鑽油井卻並不在他的計劃之內。看來在戰略眼光方面,自己跟他們的首領還是有着很大的一段距離。

就這樣,陸林虎將軍在第一時間,像駐紮在那一座科技鑽油井旁邊的偵察小分隊。轉達了劉劍飛的命令。將那一隻偵察小分隊一分為二,其中一部分繼續駐紮在那裏進行守護,另一部分則向著周圍位置的區域繼續進行探索,目標仍然只有一個,科技鑽油井。

—————————

就在魯尼湖,剛剛向那一支偵察小分隊轉達了劉劍飛的作戰命令之後,猛然之間,基地上空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這種警報聲非常有特點,那是非常明顯的防空警報。不好,敵軍的空中力量終於到來了,陸林虎不由得暗自說道。

是的,到目前為止,敵軍對自己基地的進攻只是停留在地面進攻方面。儘管幾乎出動了他們所有的精銳作戰力量,包括灰熊坦克,光凌坦克等等,儘管最厲害的網站性的戰車好像還沒有出現,不過根據陸林虎的經驗,戰鬥進行到現在,既然他能夠對付得了敵軍這幾輪次的進攻,那麼就算是在後面對方再動用一些新型的戰車武器,他也不會在乎,這就是在戰場上打出來的經驗,打出來的自信,打出來的勇氣。

可是儘管如此,讓陸林虎最具不安的是,到目前為止,他仍然沒有發現敵軍的空中力量出現。要知道,在很多的時候,在很多的情況下,未知的事情,往往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也正是因為敵軍的空中作戰力量遲遲沒有出現,所以這才讓陸林虎內心深處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擔憂。

儘管在此之前,他已經動用一些力量,建造了防空設施,不過數量並不是很多。因為他們的基地初創,因此各方面都需要花錢,資源緊張的要命。在這種情況之下,由於敵軍方面側重於地面進攻,所以他不得不把最主要的作戰力量,傾向於地面力量的生產和建設,而對於其他的比如說防空作戰力量,則投入的很少。

按照陸林虎的想法。在抵擋住敵軍這幾輪次的地面進攻之後,隨着他們集體的經濟力量不斷的恢復,他就可以騰出手來,着重加強防空力量。為此陸林虎在內心深處也是不斷的祈禱。祈禱敵軍的空中打擊力量,來的更晚一些吧,好讓他有更充分的準備時間進行應對,他現在僅僅敵軍的地面攻擊就已經讓他焦頭爛額了。他知道,要想真正有效的防禦住敵軍的空中打擊力量,至少需要專業級別的防空武器,30座左右。好在他們這種尤里陣營的基地類型,所擁有的專業防空武器,蓋特機炮,所消耗的資源並不是很多。這樣的話,也就為自己下一步建造足夠多的蓋特機炮,創造了條件。這最終是一件讓他高興的事情。

可是沒有想到,就在自己擔心的時候,敵軍的空中打擊力量,居然這麼快就出現了。這讓陸林虎感到有些無所適從,手足無措。其實他也知道戰場就是這樣,戰場,永遠不是準備好腳本兒的演習。戰場上面的情況隨時都會發生變化,而一位合格的指揮員,必須要每時每刻都要根據戰場上的形勢的變化,來決定自己的部署,調整自己的部署,因勢利導,就這樣才能夠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現在防空警報已經響起。倫理虎知道,敵軍的空中打擊力量,很快就要到來了,而自己現在要想立刻組織生產更多的蓋特機炮進行防空打擊,已經根本來不及了。在這種情況下,他唯一能做的事情,那就是對一些最為重要的軍事設施和自己的軍事力量進行防護。隨即他立刻命令,基地入口附近的那些防禦作戰力量,包括近百名步兵和幾十輛戰車,立刻進入到叢林之中,或者進入到山洞裏面,躲避敵軍的空中打擊。另一方面他馬上報告劉劍飛。他知道劉劍飛在指導敵軍已經開始進行空中打擊的消息之後,會採取怎樣的措施,其實這都是一些常識。無非是基地里的重要設施要進行防護而已,而至於防護的手段,他知道,蒙古劉劍飛其實是最善於做這一切的,無非是進行偽裝,偽裝,偽裝而已,通過偽裝,讓敵軍不能夠正確識別攻擊目標。

—————————

當綠林虎將軍做完這一切之後,他終於鬆了一口氣。畢竟現在他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去防禦敵軍的空中打擊,而自己該做的一切都已經做完了,接下來的事情只能是聽天由命了,畢竟有很多的事情,是自己說了不算的。正所謂盡人事,聽天命。

在陸林虎的想法裏,敵軍的這一次空中打擊,極有可能是空中轟炸機。畢竟轟炸機對於沒有防空力量的目標來說,那簡直就是噩夢。可是當魯尼湖戰戰兢兢的抬起頭來。進入眼帘的景象,卻讓他有些不理解,因為他分明看到,飛到自己基地上空的居然是一架運輸機。隨後,一個借一個的傘兵,從運輸機裏面彈跳而出。

鬧了半天,這原來是敵軍的傘兵部隊,散兵也叫空降兵,作為一個極具特色的病種,在一些特殊的時候特殊的地點,往往能夠起到關鍵性的作用。不過使用傘兵,往往是趁其不備,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而現在很顯然,防空警報讓陸林虎有了充分的準備,而且散兵的攻擊力其實也是相當有限,只要應對得當,一般來說,散兵都不會對自己造成太大的威脅。

—————————

其實在此之前,陸林虎就已經為迎接傘兵做了一些準備。這是作為一名軍事指揮人員所必備的基本常識,傘兵最怕的是什麼?其實那就是警犬。是的,由於傘兵從天而降,在它降落到地面之前,對地面上的設施防禦都是非常薄弱的。而經過專門訓練的警犬,對於那些還沒有落地的傘兵來說,那簡直就是噩夢。可以說對付傘兵警犬是他們的天敵。

隨後陸林虎一聲令下,命令警犬訓練,部隊立刻準備向著傘兵即將降落的區域集結。在接到陸林虎的命令之後早就準備好的警犬部隊,立刻之間像潮水一般向著傘兵即將降落的區域集結過去,這些警犬經過了專業的訓練,一個一個都非常的兇猛。而且他們的奔跑速度非常迅速。這樣的話用了不到十幾秒的時間,一路狂奔就已經來到了傘兵的落地點。在那裏這些警犬耷拉着長長的鮮紅的舌頭,抬起頭仰望着正在緩緩下降的傘兵,在他們的眼裏,這些即將落到地面的傘兵,簡直就是他們的美餐。

而敵軍的那些正在下降的傘兵,也注意到了地面上的這些變化,是的,作為傘兵他們當然知道最害怕的事情吧,他們並沒有想到儘管他們選擇了一個相對僻靜的角落進行空降,可是居然還是被敵軍發現了,要不然的話,敵軍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調集了如此完整的警犬部隊,以逸待勞,在地面上靜靜的等候着自己的角落,等候着自己,成為那些警犬最終的一頓美餐。

一想到他們很快就會成為那些警犬嘴裏的一頓美餐,那些空降兵們都不由得驚恐的大喊起來,發出了哇哇的叫聲。

。 嗤!

血水飛濺!

這一刻。

老管家北冥,眼珠死死瞪大,充斥着一絲不甘,驚愕。

砰!

他的身體,重重倒下!

那一縷呼嘯而來的勁風。

頃刻間,就已經摧垮了他的眉心骨,直刺大腦…!!

爾後,將一切都徹底攪碎!

這,簡直。

一拳,還沒轟中。

就已經將北冥,徹底斷絕了生機!

秦蒼穹眸光深邃冷漠,緩緩收回拳頭,神色平靜至極。

而,此刻。

看到這一幕。

老王爺此刻,整個人都是蒙了!

宋邀月美眸瞪大,充斥着不敢置信的神色,死死盯着外面的畫面!

四周。

在場的宋家高層。

同樣,神色驚駭無比!

這,簡直…

超出了他們的認知能力了!

隔空一拳,將超級高手北冥……直接轟死?!

全場,一片死寂。

就連門外的打手,此刻都是愣住了。

不管是誰。

幾乎,都認識北冥。

這位老管家,在宋家內部……都是神秘莫測的存在。

而,現在。

秦蒼穹,就這麼一拳…

倒吸冷氣的聲音,不斷響起。

不少宋家高層,眼中逐漸……流露出了恐懼的神色!

看向秦蒼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個瘋子,怪物……!!

這,這他嗎…

簡直!!

而,此刻。

秦蒼穹眸光深邃平靜,緩緩點燃了煙捲,淡淡掃視四周一眼。

「還未領教,這場鴻門宴…已是結束了?」

他的嘴角,緩緩揚起一抹弧度。

唰……!!

聽到這句話。

宋老王爺,勃然大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