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嗯!」林若煙點了點頭,應承了下來。

林逸立刻和林若煙出門,開著車子就往藍氏城中央跑,這裡的人相比較華海的人來說還是非常好打發的,可能是因為貧窮,購買東西的時候都看實用性,而不是看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

林若煙什麼也沒買,就和林逸這樣一直走著走著。

走著走著,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他看到了一個老熟人,美國大使史密斯,此時的史密斯,不知道正和手下說著什麼。

史密斯看到了林逸,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刀鋒……刀鋒……」

林逸拉著林若煙的胳膊走了過去,上下打量了一下史密斯,笑著道:「大使先生這是去哪裡呀?」

「刀鋒?我……我沒事,你……你……」

史密斯剛開始是一點也不怕林逸的,可是林逸的幾番大動作讓他恐懼不已,再者,他也知道林逸的光榮事迹,什麼血洗沙特王室,夷平努洛伊曼王宮,此時看到林逸,能不害怕嗎?

林逸冷冷道:「大使先生不管幹什麼都行,千萬不要再招惹我了,否則我不會讓大使先生好過的!」

說著林逸笑了笑,拉著林若煙轉身離開了,留下了一臉目瞪口帶的史密斯。

「你和他有仇?」林若煙不解道。

「嗯!」林逸應了一聲:「他們不希望我好過,當然了,他還沒主動惹到我的頭上,不然我讓他看不見明天的太陽!」

林逸就是這樣,對待敵人非常的殘忍,林若煙點了點頭,以前她還會規勸一下林逸,讓他收斂一些,可是現在林若煙已經想明白了,她看上林逸,不就是看上了林逸這霸道嗎?

望著林逸那如同刀削一般堅毅的臉龐,林若煙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意,怎麼看都覺得林逸可愛。

「林逸,你真是太可愛了!」林若煙忍不住道。

「可愛?」林逸愣了一下,隨後苦笑一聲道:「我是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人,你卻說我可愛,可真是……」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評價了,可林逸還是覺得有些可笑。

「真是怎麼?不管怎麼,反正我就是覺得你可愛!」林若煙第一次變得霸道了起來。

林逸則是聳了聳肩:「你說可愛就可愛,反正都是你說了算!」

以前林逸一定會和林若煙頂嘴,這一次沒有,林若煙忍不住心中好笑,林逸原來也知道憐香惜玉呀!可真是沒看出來,這傢伙,有時候當真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說他不懂浪漫吧,卻有時候能弄出一些浪漫的時候,說他浪漫吧,有時候真的很煞風景。

…… 資金一下少了差不多過半,讓他們能考慮的範圍又收窄了許多。

「陳天,你出來!」

葉靈聽到門外的喊聲,走到了門口。

看見虎子他爸氣勢洶洶的朝他們家走來,虎子在後面想拉都拉不住的模樣。

母親也剛好在家,她先迎了出去。

「這是怎麼了?」

「叫陳天出來!」虎子爸直接要人。

「他叔,這是咱了,是不是天兒……哪裡惹你生氣了?」

面對虎子爸的立眉豎眼,母親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自己兒子惹的禍。

聽到吆喝的陳天也從房間里出來。

「趙叔,有什麼事嗎?」

他一人擋在了母親和妹妹的前面,不慌不亂的問道。

「我也不跟你多說,把虎子的錢都拿出來!」趙忠國看見正主,自然略過其他人。

陳天看了虎子一眼,虎子躲在他爸後面不敢面對他。

「什麼錢?」

「什麼錢?陳天,你年紀小小,做人可不能這麼陰啊,不要看我們家虎子老實就想欺負他是不是?!」趙忠國以為他想耍賴,馬上就來了氣。

「他叔,天兒欠虎子錢了?欠多少?」母親看見趙忠國瞪眼的模樣,一下就慌了,連忙想要調解。

「他自己做的事你問他!」

萬古神帝 「天兒?到底怎麼回事?你借他多少?你說啊?」

「我沒欠他錢。」陳天淡淡的回道。

「沒欠?誰信呀啊?他每天跟著你跑東跑西,你就是這樣對待他的?他當你是兄弟,你呢?陳天,做人可不能這麼缺德,你年紀輕輕,你爹不學好,你也跟著學偏門,像個人嗎你?」

趙忠國一點也不掩飾他的聲量,一些鄰近的已經出來看熱鬧了。

母親臉色發沉,卻賠著笑臉:「他叔,天兒跟虎子平時是有來往,可是天兒近段時間都在忙活,也沒做什麼不正經的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

「誤會?!他嬸,你說這話什麼意思?我家虎子跟著他出出入入,很多人都是看見的,說是誤會,誤會什麼?!難不成我們還說謊不成?我們家爺孫三代老老實實,你問周圍的人都知道!我還專門上你家來誣陷你們不成?!」

「他叔,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看你們就是這個意思!我們虎子當你陳天兄弟,你卻把他當馬仔使是吧?我告訴你陳天,今天你最好馬上把錢給我們,只要拿了錢,我們橋歸橋路歸路,你跟虎子各走自的大道各不相欠,今天我趙忠國就不把說這了……」

「爸!」一旁的虎子終於出聲拉他的父親。

陳天目光沉著的看向虎子:「是你爸的意思?」

「什麼我的他的意思!欠債還錢!你爸連這個都沒教你嗎?」趙忠國眼裡的輕視誰都看得懂。

「哥沒欠他的錢!」葉靈聽著就覺得刺耳!

「你說沒欠就沒欠!陳天你自己說,虎子的錢還有多少在你哪?」

「沒有了。」該分的已經分了。

「沒有?!是你扣著不給吧?枉虎子拿你當兄弟,信任你,錢都放在你那,現在奶奶傷著了等著用錢,你還壓著不給,有你這樣的兄弟嗎?啊?」

「虎子那份我已經都拿給他了。」面對趙忠國的咄咄逼人,陳天仍然沉著穩重。

「你說拿完就拿完了?誰知道你有扣下多少沒有給他,他跟著你幹了這麼久,就該一分不少的都分給他!」

「他叔,分什麼?」母親在一旁聽出了些端倪來。

「分錢啊。他嬸,你可要管好了,這奶奶摔傷了腿,要住院,等著用錢吶,你家兒子還把錢壓著不給,你看看這都什麼事呀?」

「天兒,你有沒有……」

面對母親懷疑的眼神,陳天眸子一冷!

「趙虎,你自己說,我都給你了沒有。」

「天哥,我,我不知道……」趙虎一直在旁邊縮著,聽到問話,硬著頭皮說出心裡話。

「呵」陳天冷笑一聲,看向不肯干休的趙忠國,他眯了眯眼,有些發狠的開口:「趙虎,你跟著我上山去挖藥材,雖然不是天天去,因為你還要時不時幫家裡做些活,但我天天去,你挖完了給我拿回我家,我和我妹在家還要把藥材洗好晾乾,然後拿去賣,這樣的工作我一天都沒停,我妹也跟著我一起做到現在。所以我們賺的錢我分了三份,一份給你一份是我的,一份算我妹妹……」

陳天說著瞟了一眼想搶話的趙忠國,口氣更加冷凝地說道:「即使是這樣,我跟你的一份是一樣多的,靜姝因為上學沒辦法天天去,但是有在家一直幫忙弄,所以分給她的只有半份。也就是等於我們兩人各佔百分之四十,而靜姝只有百分之二十。」

「這樣的分法,趙叔還有意見嗎?」

趙忠國眼睛閃了閃,偷偷瞄了一眼周圍的群眾,沒有反駁,活幹得沒人多還得一樣的份,沒話說。

「昨天你來找我,說奶奶受傷了要住院,我立馬和你去銀行把你那份都取出來給你,還記得當時我是怎麼說的嗎?」

陳天看向趙虎。

趙虎躲閃不敢看人的眼睛。

「你……說……我應該的那份已經給我,如果不夠……可以問你借……」

「所以,」陳天斜眼看著趙忠國:「趙叔,我哪裡欠趙虎的?」

「這……帳在你一個人手上,你說給夠了就給夠了,你一個人知道的賬目,任你說多少都對的啦。」

「那趙叔是想怎樣?」

「趙叔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你把帳目公開,讓我們知道你賺了多少,分得對不對我們自然會算!」

「公開?」至此,陳天總算是明白了人今天上門的意義,

「為什麼要公開!」 武煉巔峰 葉靈實在聽不下去了!這都什麼人啊!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這一點點錢,是他們三個的秘密,準備用來悄悄悶聲發財的,要是公開了,做什麼都有人看著,多彆扭呀,感覺底牌一下被人掀了的樣子,非常不爽。

而且,這是他們賺錢的一條路,如果一公開,那個個都來爭的話,錢就不好賺了啊,正如奶奶說的,山上的藥材可是會越挖越少的,若是大家都跑去挖可怎麼辦呀? 趙忠國是非要陳天把數目交待清楚,不然就不肯罷休。

母親在一旁一直催促著:「天兒,你就直接跟他們說你們總共賺了多少錢,每個人分多少……」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母親越來越焦慮,巴不得把兒子藏進屋裡,然後把錢甩給別人來結束這場難堪的鬧劇。

可是陳天不肯。

「陳天,今天你要是不交待,我們就不走了!」

趙忠國像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將事情鬧得人盡皆知。

葉靈看著陳天越來越沉的臉色,心裡戚然,試圖向趙虎使眼色讓他出來阻止一下,可是趙虎像個孩子一樣不敢看向他們,有意無意的讓父親擋著自己的身影。

最後,陳天突然說:「好。可以。」

聲音很輕。

像把希望都交出去了一樣。

的確是一陣嘩然,在大家眼裡,他們三個還都是孩子,在每家每戶的積蓄都是那麼幾千一萬的時候,幾個孩子竟然趕上了他們的水平,讓他們怎麼不驚呼,怎麼不眼紅?

趙忠國眼裡都放了光,想要再提要求。

陳天卻轉身進了屋。

別人以為他是去拿錢,但是他拿出來的卻是存摺。

這個時候把錢存銀行的人還不多,但是陳天去了城裡卻學會了存錢,有次說起,他的意思是這樣就不會有被搜走的可能。

葉靈想起母親那藏錢的方式,覺得陳天的想法非常正確。

存摺因為取過錢,所以打了流水帳,收入支出與餘額,一分不少的都在裡面。

趙忠國也讀過幾年書,本子上的數字還是能認出來的,拿過存摺的時候巴不得揣懷裡的那種神情,看得葉靈都皺眉。

陳天乾脆把數目都公開了。

總算有公正的人為陳天說句話:「趙忠國,孩子這樣分沒問題。」

你家孩子隔三差五的去都得那麼多,還嫌人家不夠兄弟嗎?

可是趙忠國對別人的目光視而不見,反而是一直盯著存摺。

那目光看得葉靈都擔心他能鬧出什麼蛾子來。

「陳天!你只分了二千給虎子!」

「是,趙叔。」

葉靈看人,這個時候竟然還能把人當長輩?真是忍得住啊。這能力是什麼時候練出來的?以前父母親只要說他一句不對,人都會爆那種,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子?

沒人理葉靈的目光,趙忠國一副虧了的嘴臉:「我就說你這兄弟不厚道,虎子是虧了!」

看眾人一陣不解的目光,趙忠國得意的揚起頭:「大家看,這裡明明寫著是5073,還有後面的73沒有分呢!73分三份是多少錢?大家算算?!我們都不是有錢人,這一塊錢也是錢啊,七十多塊說不分那不是獨吞嗎?說你不厚道說錯了?!」

陳天斂斂眸,嗯了一聲,又轉身進了屋。

等他出來的時候,手裡拿著三十塊錢:「趙叔,這是趙虎最後的一筆錢。73的百分之四十是29塊二毛,我一直是拿虎子當兄弟的,所以那八毛我也就不計較了。這三十塊給您,以後,我不會再叫趙虎幹活,我陳天,自己賺的錢自己用,不偷不搶,不坑不騙,也不和人合夥,從此以後,我陳天一個人扛,賺多賺少,與人無干。」

陳天的話很平,可是語氣里的骨氣誰都聽出來了,大家不覺的把目光看向場中的兩父子。

趙虎一直試圖用目光與陳天道歉,可是陳天再沒有看他一眼。

而趙忠國一聽他那翻話,卻笑嘻嘻道:「天哪,你跟虎子一直是一起長大的,這活嘛,當然是有伴干比較好,沒事,以後你還帶著虎子,他有的是力氣,叔也不攔你,只是這帳目,以後給叔看一眼就行。」

趙忠國把錢揣在兜里,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還跟母親笑眯眯的誇陳天能幹有頭腦。

「我說的話以後都不會改。」

陳天轉身回了屋,至於別人如何,已經不在他的範圍。

趙忠國還叫虎子留下來跟陳天聊聊天什麼的,但是所有人都進了屋,其他人也竊竊私語的散去,只余趙虎一人在門口尷尬的站著。

葉靈敲了敲陳天的房門。

陳天沒有回應。

葉靈想了想,還是推了推門,發現門沒鎖,於是走了進去。

「哥」

陳天仰躺在床上,餘光看了看她,沒有聲息。

葉靈自己搬了個椅子坐到旁邊。

「哥,你別難過……」

「沒有難過。」 特戰之王 陳天坐了起來,腿盤在床上。

「虎子……」怎麼說這幾個月的時間,葉靈也真的是把那個胖胖憨憨的男生當朋友了。

「由他去吧。他也正好提醒我,一旦涉及到錢,兄弟也要明算帳,還好錢存的是銀行,出入都有憑證。」

否則這一次讓趙忠國這麼一鬧,別的不說,以後肯信他的人就更少了。

「姝姝,你的錢我也拿給你。」

「哥!你不要拿回來,你拿回來我放哪?」

「你……你年齡不夠,不能自己開存摺……」開存摺是要身份證的,這個時候還是要到十八歲才有身份證。

「姝姝,你相信哥嗎?」

「絕對相信啊,不信你信誰?」這個地方這個家,除了她哥,真的連親娘都信不過。

「如果你信我,你就先把錢放我這,錢絕對不能拿回家,咱爸……」

陳天沒說下去,但是兩姐妹都懂,更何況陳天還擔心妹妹會被父親硬搶,那是他們的辛苦錢,絕不能讓父親拿去輸掉的!

「哥,我們現在要怎麼辦?」葉靈都能想像,今天的事傳出去后,應該會很多家長叫自己孩子學他們的,畢竟鎮上還是有很多沒有工作的人。

一傳十十傳百,滿山遍野的人。

「如果這條路斷了,那我們要怎麼賺錢?」才剛有點起色,甚至都沒準備好大展宏圖,唉,真是有種倒霉的感覺。

「姝姝你好好讀書,如果上山的人太多,我再另外想辦法。 神農別鬧 你放心,我們不會窮一輩子的!」陳天眼神堅定,一如當初他說開始去找百合時的神情。

「哥,我相信你。」葉靈欣然一笑,以前原主與親哥總是不交流,彼此有心這個家,可是誰都不說出來,只到最後一刻才知道彼此對家人的看重卻為時已晚,現在相處成這樣,原主應該會開心才是。 ……

蘇國偉借著世家大族的力量成功進入了核心,此時的蘇國偉再也不是以前那個軟弱可欺的人了,成為了在京城叱吒風雲的人物。

當然了,古風並不知道,古風一直以為局面都掌握在他的手上,可是他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暢春園背後的力量,暢春園能夠讓世家大族懼怕這麼多年,憑著的絕不是龍老爺子一個人的力量,雖然龍老爺子不在了,可暢春園的勢力還在。

當然了,古風現在也忙的焦頭爛額,費盡了心思得到了的林氏財團,現在居然是一個負債纍纍的劣質產業,古風不但要和世家大族的這些股東們解釋,還要想辦法填補這個窟窿,其實只要這個窟窿能填上,那林氏財團還是優質產業,當然了,最主要還是看國家大戰略,林氏財團也不知道能不能繼續綁在國家戰車上面。

而在藍氏城,龍老爺子的警衛員小劉此時來到了這裡,挎著一個雙肩背包,背包裡面有一份重要的絕密文件,是龍老爺子讓小劉交給林逸的。

小劉也是不容易,從國內坐飛機來到這裡,還要尋找林逸,藍氏城這麼大,天知道林逸在什麼地方?

不過好在藍氏城這邊有很多人會中文,小劉也不怕語言不通,就這樣慢慢尋找林逸,反正林逸就在這裡,而且聽說和月凝霜公主的關係非同一般,只要盯住公主府邸,相信一定能找到林逸這傢伙。

……

羅斯才爾德莊園。

老羅斯才爾德正坐在沙發上面,手中捧著高腳杯,渾身上下散發著貴族氣息,作為制霸歐洲兩個世紀的大家族,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成員們渾身上下都有那種高貴的氣質,這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學來的,不是有那麼一句話,要培養一個貴族,起碼需要三代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