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嗯?」聽到夥計的話,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剛才吃飯之前,他看菜單,自己只點了一顆仙元石的飯菜,此時夥計卻是管他要兩個仙元石。

「黑店啊,之前還是一顆仙元石,現在你管我們要兩顆,當我們的仙元石是大風刮來的么?」龍悠然頓時不幹了掐起腰來,沖著夥計吼道。

「客觀,可別亂說話,我們這館子雖然小,但是在天龍城中已經幾十年了,童叟無欺!」夥計的臉色一正,目光看向洛天。

「你剛才那位朋友,自己單點了一桌,花了一顆仙元石,他說跟你說兩句話,賬算在你的身上!你若不是他的朋友,那麼去問問他好了!」夥計伸手一指,已經再次被王權丹抓起來的龍在天。

「龍在天,今天你要是不還錢,那麼老子可就不客氣了,先卸你一隻手!」王權丹臉上露出猙獰,伸手一揮,青色的長刀落在了王權丹的身上,目光看向龍在天。

「王公子,有事好商量,我保證一個月之後,肯定還錢!」龍在天看著那泛著寒光的大刀,眼中露出祈求之色,額頭之上不斷的流出冷汗。

「一個月,你都拖了半年了吧,你知道你現在欠老子多少錢了么,七十八塊仙元石了,你認為你能還的起?你這輩子就別想離開我們王家了,去給公子我刷廁所吧!」王權丹臉上露出不屑。

「扶好了!」說完話,王權丹伸手一推,將龍在天推向了自己帶來的大漢跟前,兩名大漢,如同抓小雞崽子一般抓住了龍在天。

「嗡……」寒光閃動,朝著龍在天的胳膊砍去,若是一刀下去,龍在天這隻胳膊也就廢了,畢竟這是仙界,無法斷體重生。

「完了……」龍在天眼中露出絕望,彷彿認命一般,閉上了雙眼。

就在長刀落下之際,洛天動了,腳下蹬地,瞬間出現在了龍在天的身前,伸手一抓,抓向了那落下的寒芒。

洛天的速度太快了,等到人們反應過來,只看見那青色的長刀,被一個青年抓到了手中。

「你?」王權丹臉上露出疑惑,手臂微微用了用力,卻發現,手中的長刀根本紋絲不動。

「得饒人處且饒人吧!」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王權丹開口。

「呼……」龍在天長長的出了口氣,目光之中帶著慶幸之意,感激的看向洛天。

「你是誰?」王權丹目光看向洛天,他不是白痴雖然是個二世祖,但是也知道有些人他惹不起。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想管閑事,就幫他把錢還了!」王權丹目光看向洛天,雖然洛天很強,但是在天龍城中,不是有實力就行的。

「這是五十仙元石,先還你一些,剩下的那些,十天之後,你在來這個地方取!」洛天伸手一揮,將一個儲物袋,扔到了王權丹的手中。

「嘶……」看到洛天揮手便是扔出了五十仙元石,周圍看熱鬧的人們頓時倒吸了口涼氣。

五十仙元石,不算太多,但是也不算太少,他們這裡的人有些人能夠拿出來,但是讓他們拿出來五十仙元石來幫助一個不相干的人,他們絕對捨不得,這樣的行為,在他們看來,不是傻逼,就是個土豪。

「洛天哥哥,這可是我們所有的錢了啊!」看到洛天一揮手,便是將他們所有的錢拿出來,龍悠然頓時露出不滿之色。

「是啊,客官,你們的賬你還沒結呢!」夥計一聽龍悠然的話,也是開口討要起來。

「原來是個裝逼犯!」聽到龍悠然的話,周圍的人們頓時露出鄙視的目光看向洛天。

「恩?」王權丹頓時看到了龍悠然,雙眼微一亮,輕輕的舔了舔嘴唇。

「極品啊!」王權丹心中暗嘆,看向龍悠然的目光,恨不得將龍悠然吞下去。

「好了,起來吧,你那個冊子對我很有用,算是花錢買你的冊子!」洛天,伸手一揮,兩枚仙元石送到了夥計的手中,同時將龍在天扶了起來。

「少俠,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龍在天看到洛天,雙眼之中露出感動之色,之前他還想著坑掉洛天一頓飯錢,沒想到洛天竟然沒找自己算賬,卻有傾囊相助。

「小子,今天必須都將錢還清!」不過,龍在天的話還沒落下,王權丹的聲音便是響了起來,掂了掂手中的儲物袋,揣進了懷中。

「這……」聽到王權丹的話,龍在天的臉色頓時再次變化起來,沒想到這樣王權丹都不想放過自己。

「我說十天就十天,十天之後,連本帶利一起還你!」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他的確沒有多少錢,天元宗的家底,除了必要的,洛天全部留給了龍力,畢竟龍吟城需要發展。

「你要是沒有,可以讓你這妹妹,陪我一晚上,剩下的二十八顆仙元石我也就不要了!」王權丹目光貪婪的看向龍悠然。

「咔嚓……啊……」不過,還不等王權丹的話音落下,脆裂的聲音便是在王權丹的身上響起,王權丹的身軀以一種畸形的形態跪了下去,原本就抽搐的嘴,更加劇烈的抽搐起來。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見古千雪

「啊……」凄厲的慘叫之聲頓時在小飯館中回蕩起來,王權丹剛一跪下,隨後便是趴在了地面之上。

「我的腿……」王權丹大聲慘叫起來,抱頭哀嚎起來,雙腿扭曲在那裡,鮮血撒在了地面之上。

「這青年,我草,太猛了吧,他不知道這人是誰么?」人們臉上頓時露出震撼之色,看向站那裡彷彿沒動的洛天。

「你們還看什麼給老子把他廢了!」王權丹雖然雙腿斷了,但是還保持著清醒,沖著那些狗腿子大聲呼喊起來。

「上!」王權丹帶來的那些人,一個個都是半步天道境的人,只有兩個是天道境,但是卻不敢違背王權丹的話,瞬間將洛天圍攏起來,一擁而上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蜉蝣憾樹!」洛天臉上露出不屑,面對這些人,洛天甚至連出手的慾望都沒有,大手不斷的掄動而出。

「咔嚓……咔嚓……」這些人來的快,去的也快,一道道身影,轉眼之間便是倒飛了出去,都是如同王權丹一般,雙腿被打斷,八九個人,都是壓在了王權丹的身上。

「洛天哥哥,最棒了!」龍悠然拍著手,目光看向洛天。

「洛……洛天……」龍在天聽到龍悠然的話,雙眼頓時獃滯起來,剛才龍悠然也是提到了洛天的名字,但是人們都沒有太過在意,但是現在隨著洛天的出手,人們頓時想起了這個洛天應該就是前段時間,在天龍城外跟萬幽蘭出手的那個猛人。

「他就是洛天,怪不得這麼強,還敢得罪王權丹,他連萬幽蘭都敢出手,更別說王權丹了!」人們頓時議論起來,目光之中帶著感嘆。

「帶路,落雪客棧!」洛天緩緩走到龍在天的跟前,輕聲開口,隨後沖著夥計開口:「打壞的桌椅,讓這個王大公子賠吧!」

洛天說完,便是邁步走出了飯館,出現在了喧鬧無比的街道之上。

「偶像!」洛天剛一出來,龍在天臉上便是露出崇拜之色,跟在了洛天的身旁,目光帶著敬畏看向洛天。

「邊走邊說!」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示意龍在天帶路,他現在迫切的想要找到龍在天口中說的那個古千雪到底是不是他的古千雪。

「好嘞!」龍在天臉上帶著興奮之色,隨後便是開始為洛天指起路來,三人速度很快的行走在天龍城的街道之上。

「那個洛天出現了,在一個飯館之中,將天龍一霸,王權丹的腿給打折了!」

「這麼多天不露面,一露面又搞事情,一出手直接對上了城主府!」而隨著洛天的出現,天龍城中的人們頓時也是流傳起來,畢竟這是個猛人。

「洛天是誰?沒聽說過!」不過還是有人不認識洛天,其中就有不少宗門弟子。

「洛天!」一處院落中,幾個年輕的身影站在那裡,為首的是一名劍眉青年。

「李師弟,你上次下山被打傷回來就是這個洛天乾的吧?」劍眉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站在最末端的李浩然。

「袁師兄,這洛天不但打傷了我,還滅了我的家族,懇請袁師兄出手,為我報仇,只要能報仇,我李浩然的命就是袁師兄的,赴湯蹈火,我李浩然絕對不眨一眨眼!」李浩然臉上露出仇恨之色,直接跪倒在了劍眉青年的身前。

「先去看看吧,這天龍城中,不能將事情鬧的太大!」劍眉青年眉頭挑了挑,沖著幾人開口。

「多謝袁師兄!」聽到劍眉青年的話,李浩然臉上露出大喜之色,劍眉青年名叫袁天驕,雖然名字起的不怎麼樣,但是卻是人如其名,是一名天驕,二十歲成就天道境,三十五歲成就天仙境初期,是他們這些人中年歲最小的一個,但是卻是震仙門掌門的關門弟子,入門比他們這些人早了許多。

「袁師兄,一個世俗界的小子而已,這點小事,怎麼能讓你出手,我幾個去就行了!」王天驕的話音剛落下,一個手持摺扇的青年臉上帶著不屑。

「是啊,袁師兄,你就好好準備考核吧,我們去一趟!」聽到拿摺扇青年的話,其他人也是紛紛附和起來。

「嗯,小心,盡量不要得罪天龍城主,實在不行就等一等,看看考核的時候,有沒有機會除掉他!」袁天驕點了點頭,這一次隨他這些來的人,都是他的心腹,自然信的過。

……

另外一面,一處院落之中,一個球一樣的姚歧水臉上則是猖狂之色:「嗎的,洛天當初將我追的屁滾尿流,今天老子就讓你好看!」姚歧水大笑起來。

「王叔叔,走,幫我殺個人!」姚歧水沖著站在身前的一個中年人開口。

「岐水,出來的時候,你爺爺交代過,這一次要以天龍門的考核為重!」中年沖著姚歧水開口,開始勸阻起來。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王叔叔,放心吧,天龍城主應該會給我們亂天門這個面子的!」姚歧水臉上帶著瘋狂。

「好吧!」中年人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心中暗嘆自己這趟差事還真是不容易,不過卻還是跟在了姚歧水的身後。

「洛天,那個對幽蘭姑娘出手的那個小子?」

「幽蘭姑娘,你放心,我給你來給你出氣!」

「幽蘭姑娘,你等著,我去將這小子的胳膊卸下來,送到你這裡來!」萬幽蘭在天龍城的住處之外,一個個年輕的身影大聲開口。

天龍城雖然被稱作一座城,但是城市的面積,足以堪比一般的小宗門了,洛天三人也是走了將近半個時辰,才來到了落雪客棧之外。

「偶像恩人,這就是落雪客棧了!」龍在天臉上露出恭敬之色,目光看向落雪客棧的牌匾。

甜寵進行時:霍少請克制 「嗯!」洛天點了點頭,一路之上,龍在天也是將自己的事情同洛天講述了一遍。

原來龍在天在天龍城中也算是小有名氣,人稱百事通,這些年積攢了一些財富。

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卻是迷上了賭博,在天龍城中有名的消金窟中,輸了個傾家蕩產,眼紅之下,管賭場借了錢,而那賭場正是王家的產物。

原本龍在天只借了十個仙元石,最後卻是利滾利,被王權丹滾到了七十多塊仙元石,龍在天真的是無法承受,因此四處躲避!

「等此事解決完,我幫你解決你的事情!」洛天沖著龍在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緊張,隨後便是邁步走進了落雪客棧之中。

落雪客棧,如同名字一般,整個客棧通體白色,彷彿白雪堆砌出來的一般,而客棧內,也是清雅無比,牆壁之上掛著幾幅壁畫,都是雪景圖。

「客官,小店客房已滿了!」洛天剛一進入,客棧的夥計便是迎了上來,臉上帶著歉意。

「我問一下,落雪城,古千雪是不是住在貴棧之中?」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夥計開口,同時神識也是擴散而出,但是卻被陣陣的波動阻攔在外。

「就在這裡!」雖然洛天沒有發現什麼,但是冥冥之中,便是有著一種感覺,古千雪就在這客棧之中。

「客觀,古千雪小姐不住在這裡!」聽到洛天的話,夥計頓時有些不耐煩起來,這些天來找古千雪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這落雪客棧就是落雪城的產物。

「不可能!」洛天聽到夥計的話,頓時反駁起來,他的感覺不會錯,隨後目光看向夥計。

「我說不在就不在,出去吧!」夥計聽到洛天的語氣,冷哼了一聲,朝著洛天的推了過去。

「讓開!」洛天伸手一揮,目光之中露出冷意,此時他哪裡還顧忌什麼,縱然是將天龍城掀翻了,他也要找到古千雪。

夥計哪裡是洛天的對手,直接被洛天一下甩飛,狼狽的跌在了地面之上。

「嘩啦啦……」夥計的身軀直接撞在了櫃檯上發出了沉悶的響聲,在安靜清幽無比的客棧中響起。

「誰敢在我落雪客棧撒野!」響聲落下,一聲嬌哧之聲便是在二樓的台階之上響了起來,兩個女子的身影站在那裡,而客棧的其他地方也是出現了幾個彪形大漢,目光不善的看向洛天。

「小姐,這小子想見你,我說你不在,他就打傷我!」夥計伸手指著洛天,但是卻發現洛天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站在二樓之上的自己家的小姐。

黑色的衣裙,清冷的面容,渾身散發著一絲寒氣,身上傳出冰冷的氣息。

「千雪!」洛天顫聲開口,眼前的這個女子除了穿著同自己得千雪不一樣,其他的地方,完全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是自己的妻子還能是誰。

洛天低聲呢喃了一聲,隨後便是腳下蹬地,身形如同一陣風一般,跳上了二樓,直接站在了身穿黑衣的古千雪的身前,想都沒想,激動的朝著古千雪抱了過去。

站在二樓上的古千雪,微微一愣,這一愣神間,便是被洛天抱了個正著。

「我總算是找到你了!」洛天在古千雪的耳旁呢喃,緊緊的抱著懷中之人,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洛天確信這就是自己的妻子。

「找死……」不過,下一刻冰冷的氣息便是在洛天的小腹之上升起,讓洛天的雙眼變成了不可思議之色。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你是誰

「噗……」冰冷的氣息席捲起來,瞬間便是侵襲在洛天的全身,而讓洛天感覺到更加冰寒的是那冷漠的眼神。

黑色的長劍,從洛天的身後刺出,劍尖之上,不斷的滴落著鮮血,讓龍在天和龍悠然兩人臉上寫滿了驚駭。

一隻附有彈性的腿,狠狠的踹在了洛天的身上,讓洛天的身軀直接從客棧的二樓跌落而下。

「嘭……」沉悶的響聲,在客棧之中響起,洛天仰頭趟在了地面之上,目光還是看向站在那裡,手持著染血的黑色長劍的古千雪。

「大膽,敢對我們小姐無禮!」古千雪身旁的丫鬟大聲驕哧起來。

「這一次饒你不死,若有下次,斬你!」冰冷的聲音在古千雪的口中傳出,雙眼沒有絲毫的感情。

「怎麼可能!」洛天卻是彷彿沒有聽見古千雪說的話一般,雙布滿了不可思議,目光看向古千雪。

「你……不記得我了么?」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聲音有些顫抖,他不相信古千雪會忘了自己,身為鎮魂師,洛天知道,古千雪的神魂並沒有被奪舍。

這才多久,雖然古千雪比洛天他們要早登臨仙界,但是仙界和九域的時間流速不一樣,按照洛天的計算,古千雪頂多就是比他們多到了幾天而已。

「我不認識你,滾開!」不過,古千雪的回答,卻讓洛天彷彿心頭被狠狠的砸了一下一般,比起身上的傷勢,洛天此時的心更疼。

「千雪,你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不記得我了?」洛天低聲呢喃,他不相信古千雪會忘了自己,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古千雪不記得自己。

「滾……」古千雪看到洛天這副神態,眉頭微微一皺,心中有些不太舒服,但是還是冷漠的呵斥了一聲,帶著丫鬟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古千雪,你給我站住!」洛天大吼,但是卻沒讓古千雪停下絲毫。

「忘了……忘了……」洛天大口咳血,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一般,目光看向冷漠轉身的古千雪。

「一定是有什麼問題!」洛天雙眼露出堅定,不相信兩人這麼多年的感情,古千雪這麼快就忘了。

「千辛萬苦,飛升仙界,竟然落得個這麼一個結局!」洛天雙眼之中露出苦澀,腳下有著一灘殷紅,腹部的上的傷口,不斷的流出鮮血。

「洛天哥哥……」龍悠然臉上帶露出擔憂之色,看著洛天眼中的虛弱,心疼無比。

「狂什麼狂!」龍悠然看到洛天的樣子,想要大罵古千雪,雖然她不知道洛天與這個古千雪是什麼關係,但是她也能夠感受洛天的絕望,但是小丫頭雖然會說粗話,但是罵人他明顯不在行。

「哼,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自己算什麼東西,走吧,我家小姐不是你能夠配的上的!」夥計還有幾名大漢擋住了洛天的視線,一副趕人的架勢。

「千雪,你若是真的忘了我,我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你想起我,你若是真的不想見我,那麼我們夫妻的情分也就止步於此,從今天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洛天臉色蒼白,雖然剛才見面很短,但是洛天真的是沒發現古千雪有任何的問題。

雖然不想相信,但是洛天也不得不承認,或許是古千雪真的變了也不一定,畢竟,古千雪不知道他們這些人已經來到了仙界,或許在古千雪的印象中,他們不可能飛升到仙界來。

「誰是你妻子,若是再胡攪蠻纏,別怪我不客氣了!」然而回答洛天的依然是那冰冷的不含有絲毫情感的聲音。

「我們走吧!」洛天整個人彷彿失了魂一般,沖著龍悠然和龍在天開口,血色的腳印在洛天的腳下浮現著。

說完,洛天便是不再說話,臉色蒼白的推開了客棧的門,走了出去,而龍悠然和龍在天兩人也是緊緊的跟隨在了洛天的身後。

「小姐,你怎麼了?」落雪客棧客房之中,一道道黑氣從古千雪的身上散發而出,隨後便是被古千雪吸收進了體內,黑色的雪花在古千雪雙眼之中一閃即使。

「他到底是誰?竟然能夠撼動我的心神?」古千雪低聲自語,隨後雙眼便是再次恢復到了冷色。

「你們先回去吧,我自己走走!」一出客棧,洛天便是沖著龍悠然和龍在天兩人開口。

「洛天哥哥,我來陪你吧!」龍悠然臉上帶著擔憂,洛天身上的傷勢,沒有絲毫轉好的跡象。

「我沒事,我想靜一靜,想一些問題,聽話,晚上我就回去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過這笑容在龍悠然和龍在天看來,卻比哭還要難看。

「好吧!」不過,龍悠然也是感覺到了洛天的難過,點了點頭,帶著龍在天,朝著洛天和她住的客棧走去。

天龍城的街道,依然還很熱鬧,洛天跟龍悠然說完之後,便是無神的在天龍城的街道之上閑逛著,周邊熱鬧的景象好像把洛天隔絕在外一般,甚至一些行人都是能夠深深的感覺到洛天身上散發出來的悲傷之意。

「到底是為什麼?」洛天還是有些不太相信,古千雪會這麼快就忘了自己,畢竟古千雪的性格洛天是了解的。

「是什麼讓千雪變化如此之大?誘惑?不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