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嘭……」洛天的身軀從天而降,掉在了地面之上,鮮血瞬間從洛天的身體上流出,印濕了大片的地面。

「死了么?」關注著洛天的人們眼中帶著疑惑,青牛站在洛天的不遠處,眼中也是帶著讚歎。

咚……咚……

洛天躺在那裡,雙眼緊閉,但是洛天卻感覺自己進入到了另外一種狀態,耳中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之聲,彷彿靈魂出竅,身體不屬於自己。

而洛天似乎還沉浸在剛才的戰鬥當中,腦海中一直浮現著之前青牛那霸氣滔天的一斧。

一斧,便是破滅了魔雲翅扇動的風暴,還有抽空他四成修為的一劍凌仙,這在之前仙界,同級之中說出來,洛天絕對不會相信。

「力量!」

「我原本以為亂披風已經是力量的極致,沒想到竟然還有人的力量能夠超越亂披風!」洛天心中自語,聽著心跳之聲。

挫敗感,洛天心中升起了滿滿的挫敗感,從天元大陸到現在,洛天不是沒經歷過失敗,但是哪一次都沒有這一次都沒試煉之地中的挫敗感強烈。

先是人皇一劍就破掉了蠻七踏的第七踏,又有青牛三斧,差點將自己活劈。

同時洛天也是震撼,上古年間強者的強大,好像真的已經超脫了人的範疇。

「通過了!」青牛看著躺在那裡的洛天,沉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讚賞之意,隨後便是盤坐在了山巔之上,如同一座山峰一般。

「他是怎麼做到的?肉身發揮到了極致?」洛天卻是彷彿沒有聽到青牛的話,心中不斷的思索著。

「天魔解體,讓我對自己的肉身非常掌握非常透徹,亂披風讓我擁有七倍的肉身之力,但是卻是僅限於拳頭,和蠻七踏!」洛天心中漸漸的明悟起來。

「我若是將亂劈風演化成一種大術,那麼我的任何攻擊都可以擁有七倍肉身之力,該多變態!」

「一力破萬法,梵天攻殺術!」洛天猛然間想到自己許久不用的術法,這兩種術法,自從洛天來到仙界,規則改變,不能使用,但是不得不說,這兩種大術在九域那完全是逆天級別的。

「還是先回復傷勢再說吧!」洛天心中自語,恢復了一些知覺,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的傷勢,心中一抖。

「三處致命……小傷無數……」洛天瞬間便是感覺到了身上傷勢的嚴重,心中苦笑。

「不能動……」很快洛天便是發現了自己身體狀態之差,只能躺在那裡,等待強大的肉身自行癒合。

「大約得七天,才可以行動,吞噬丹藥恢復!」洛天心中暗嘆自己命大,三處致命傷,若是再深一些,自己就真的死了,現在渾身上下沒一個地方不疼的。

「運氣,絕對的運氣,下次不能靠運氣了,要靠實力!」洛天心中暗自決定。

「推演,我一定要推演出適合我自己能夠在仙界施展的大術,讓我的實力再有大的提升!」洛天心中暗自決定,心中已經有了個大致的方向,強忍著痛苦,思索起適合自己的大術來。

時間緩緩流逝,七天的時間一晃即逝,洛天身上的傷口靠著強大的肉身,都已經癒合,外表看不出來有什麼傷勢。

洛天動了動手指,身上不再那麼痛苦,取出了丹藥服下,盤膝坐在了地面之上,開始加速的恢復起來。

洛天所受的傷只是外傷,不傷及本源和其他,因此有了丹藥,恢復的速度很快,只是三天,洛天就徹底恢復過來。

「小子,力量一途,不只是肉身!」青牛看到洛天起身,沖著洛天開口,讓洛天身軀微微一震。

「不只是肉身?」洛天這七天推演,沒有成功,但是多少有那麼一絲感覺。

「外力,同樣也是力,天地之力也是力,真仙之力也是力!天地萬物都存在於力之中!」洛天心中自語,看著自己的手掌,輕輕的攥了攥拳頭,眉頭緊皺。

「將能用到了力,全部都聚集在我的攻擊上,這就是最強的力量!」

「如何才能讓所有的力量,甚至敵人的力量全部都為我所用這才是最難的!」洛天低聲自語,手上傳出陣陣的波動。

洛天一邊行走,一邊推演,速度很慢卻是越過了青牛所在的大山。「這小子的肉身還真不錯,希望能夠點到他吧,看他那樣子好像有些開竅了,可惜我的蠻牛勁並不適合他,畢竟他是人身!」青牛低聲自語,目光看著洛天遠走。 …(刪除和諧…幾千字!….)…

「小母狗…呃哦….過來….舔主人!!!…」

江X白皙小手擠著自己胸前不是很大,有點下垂的雪白軟玉,興奮的低嘶喘息著說。

麥色肌膚女人馬上就爬了過來,跨上溫胖子的身體,肥大的屁股,壓在溫胖子的臉上,雙手摟著江X的細腰,張嘴*她胸口的軟玉,開始大力的吸允起來….

這間Y亂的密室內,今夜無眠,可憐的溫胖子……

九月悄然到來,開學了!

海淀附中學校大門口,開學第一天那就是要報道了,大量的學生背著書包湧進校門,大門口還有幾個老師站在那低聲說笑著,眼裡閃著和藹的神色,看著學生們走進校門。

駱林和小萍也走在學生人群中,他的身材高,很顯目,邊上的小萍更是嬌嫩美麗的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鮮花一般,當然,花早就開了,所以才能如此的嬌美。

駱林也掃了下那幾個對他行注目禮的老師,他認識其中兩個就是那天在辦公室見過的。

報道,交錢,領新課本等事宜過後,就可以回家了。

駱林在教室走廊上遇到了那個年輕的男老師,劉運動。

劉運動現在看到駱林那就像老鼠見到貓一般,眼神閃爍,低著頭轉身走開。

駱林心裡暗自一樂,好嘛!知道怕了啊!搖了下頭,朝教師辦公室走了過去。

劉芬果然在辦公室,抬頭見到駱林進來,越發白皙嬌嫩的俏面微微一紅,她感覺自從跟駱林那啥以後,皮膚明顯的水嫩了很多,俗話說,一白遮三丑,何況劉芬還不醜,這種變化,她肯定是歸功於是和駱林的那啥了。

「書都領了吧!…」

這時辦公室內沒人,就只有劉芬一個人,駱林笑了下走過去,劉芬看了眼辦公室門口,微笑的看著駱林笑著說。

「嗯!領了!…中午去我那吃飯吧!…..」

駱林走到她辦公桌后,低頭貼著她雪白幽香的玉頸低聲笑著說,順帶吻了下她的晶瑩玉耳。

「嗯….不要….這是辦公室啊!注意點…」

劉芬嬌羞的扭了下身子,小手推開駱林,白了他一眼,帶著嬌嗔說。

「嗯!….那小子沒再騷擾你了吧?….」

駱林笑了下,直起身子靠在辦公桌邊沿,雙手抱胸笑著說。

「呵呵…沒有,不過我聽同事說,那個…張老師對劉老師可好了,好像兩人在戀愛?兩人經常在一起,這事學校好多人都知道了…真是不可思議,張老師都…五十歲了…我的天啊!」

真是好事不出門,破事傳千里啊!對於那晚上的事情,劉芬那有不知道的,因為駱林找了個借口把她喊出去了,那晚上的事情,也是駱林事後跟她說的。

「呵呵…這有啥奇怪的,說不得那小子,就喜歡媽媽級別的女人呢?你們這些人啊,就是喜歡八卦!….」

駱林笑著搖著頭說,這時,一陣腳步聲,一個身材嬌小瘦弱,年紀大約在五十多歲樣子的白皙女人,不過臉上透著的光彩,讓人感覺她年輕不少,長相還算清秀。

「呵呵…張老師過來了….今天夠忙的啊!…」

劉芬看來也是個喜歡八卦的女人,跟那個進來辦公室的女人打了聲招呼,杏眼眼神對著一邊的駱林眨了眨,那意思就是看見沒就是她,張老師!汗!

「呵呵….劉老師在忙啊!是呀今天學生可不少啊!…」

張老師看了眼靠在劉芬桌邊的俊俏少年駱林,對劉芬笑著說,走到自己的辦公桌上收拾起來。

「嗯….要開學了,這些學生也得收收心了….」

劉芬敷衍的笑著說了句。

「是呀!我還打算去逛街呢….」

張老師看得出心情很好,當然好了,天天晚上有個「嫩草」讓她這隻老母牛過癮,能不爽嗎?

自從那次劉運動跟她那啥以後,張老師那就徹底纏上劉運動了,你不願意,老娘就去告你強X我!

哼!這人啊!就是這樣,特別是像劉運動這種賤人,和張老師在一起竟然對她真的產生了感覺,而且極有滿足感,張老師那對他那就是跟兒子一樣,無微不至的。

在這點上小女孩,是不可能跟了解男人的熟婦比的,所以劉運動也就順水推舟了,兩人那就搞在一起了。

中午,駱林開著他已經塗成了黃色的吉普車,載著劉芬,方小萍回家。

他這吉普車不改不行啊,難道那幾個倖存者不會知道他車的顏色?

那幾個後座的小年輕,他也沒理由全殺了,畢竟他還不是個嗜血狂魔吧?

中午,劉芬在油布街小巷,吃了頓好的,休息了下,駱林就把她送回學校了,兩人肯定要熱烈糾纏一番,等劉芬午睡時,駱林就離開了學校。

駱林想,應該去找下老爸駱世傑談談了,老是這樣拖著,也不是個事不是?

下午沒事,駱林就開著車,直奔駱世傑上班的上班的地方,331發動機總廠。

331發動機廠原來是國家直屬部委的一個兵工廠,主要生產輕型武器,反坦克單兵火箭彈,後來改成了生產解放牌汽車發動機及一些零配件,是屬於國家的重點企業,地點位於京東郊。

駱林的吉普車掛的牌照是石頭衚衕派出所的警用牌照,所以一直以來,都沒交警去攔著駱林查他的駕駛執照,很多交警都認識駱林則輛車。

當然自從駱林噴上了那種迷彩色,很多單位的司機也爭相仿效,在這點倒是不會被扣帽子。

331廠區很大,廠子大約有上萬人,包括了家屬子弟啥的,當駱林的黃色吉普車到了廠門口時,停了下來。

「師傅!麻煩開下門!…」

駱林滿臉熱情微笑的從駕駛室探出頭,對著坐在傳達室的看著報紙的一個神情懶散的中年男人笑著喊了句。

現在正是午休的時間,太陽炙熱,坐在車裡的駱林有點悶熱,雖然他可以運功消暑,但他可不會這樣無聊。

「…你誰呀!…喊我開就開?….什麼單位的啊?…」

坐在傳達室的那名中年男人手裡的報紙抖了下,從報紙後面露出一雙,不耐煩的眼睛,看了眼俊俏白皙的駱林,皺了下眉頭說。

「我找駱世傑!我是他兒子!…麻煩下!…」

駱林還是帶著滿臉的笑意,沒有因為守傳達的人不耐煩而發火。

「嗯?…駱…駱廠長的兒子?嘶….哈!等下啊!呵呵…怎麼不早說呢!….」

守傳達的中年男人一聽,刷的下就站了起來,滿臉的笑容,樂呵呵的就推開了傳達室的門出來開門,邊走邊說。

咿呀?咋回事?老爸陞官了?駱廠長?好傢夥!

「哐嗵!嘎嘎…..」

厚重的灰色大鐵門,緩緩的被打開了。

那名守傳達的中年男人,帶著滿臉的笑意看著車裡坐著的駱林,心說,駱廠長的公子,可真是長得漂亮啊!還開著車,嘖嘖,果然是當官的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樣,看樣子只怕是15歲都沒有吧?

「呵呵!…謝了啊!…拿包煙抽吧!…請問下我爸在廠里住哪?」

駱林拿了包軟包裝的良友丟給到了看門的中年男人的懷裡,笑了下把車開了進去。

停在傳達室門口,對站在車邊的看門中年男人,笑著說。

「駱廠長的辦公室…在東區的XX摟201房,我說你這是第一次來廠裡面吧,我說咋沒見過你呢?要不下來喝口水?」

守傳達的中年男人很健談,笑著拿著手裡煙,看著駱林熱情的說,良友(香港)這種外煙那在當時就是身份層次的象徵啊。

「呵呵…謝了大叔!…」

駱林問明了方向,一踩油門,馬達轟鳴,呼嘯著就朝廠區飈去。

拿著煙的看門中年男人,看了下手裡的外煙,又是一陣驚嘆,搖著頭,把長門關上。

「東區?…嗯…慢慢找吧….」

駱林開著黃色吉普車慢慢地在廠區轉悠著,廠區的確很大。

午時的太陽很烈,到處是嘹亮的蟬鳴聲,駱林看了下手腕帶的黑色雷達表,現在還早,這表還是周曼麗在香港給他買的,花了幾十萬。

轉了幾個彎,入目的都是差不多的四五層筒子樓,抬眼看到前面家小賣部,有幾個男女小青年,坐在小賣部台階上,正在哪喝著啤酒,朝駱林這邊張望著。

駱林把車緩緩的開了過去,穩穩地停在小賣部門口。

二女三男都是十七八歲的小年輕,眼神都帶著好奇和羨慕,當帥氣的駱林,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兩個女孩都穿得很樸素長裙,眼神中帶著異樣的閃光,看著俊俏高大一臉笑意,朝她們微笑點頭招呼的駱林。

這個男孩長得真漂亮啊!那個年代還沒有發明「帥」這個詞!那麼一般都是統稱漂亮了!汗!

「哥們!車不錯啊!…」

三個光著膀子蹲在台階上的小年輕,其中一個乾瘦,尖嘴猴腮的一個小夥子,朝駱林笑了下,指了下駱林車笑著說。

「呵呵!一般了!…」

駱林走進小賣部,買了啤酒,可惜不是冰的。

「波!」駱林直接用大拇指輕輕一抵啤酒瓶蓋,瓶蓋瞬間彈飛,這個動作,讓在場的小青年都是眼睛一陣暴亮。厲害啊!

「呵呵….哥們!你不是廠里的吧?」

一個長得比較結實的的小夥子,看了眼駱林淡笑著說。其他幾個男女都盯著駱林。

「…嗯!是呀!我爸在這裡工作!我是第一次來這!你們這真大啊!呵呵….哥幾個還喝嗎?美女吃零食,我請客!…」

駱林走到放在外面的一張舊褐色長條板凳上,坐下喝了口啤酒笑了下,看著他們基本喝光的啤酒笑著說。

從兜里掏出一疊工農兵,起碼有一百多。

這下幾個小青年眼睛差點沒爆出來,好傢夥!這小子真有錢! 謝夫人所言極是 「該怎麼去將所有的力匯聚到我的攻擊之中?」洛天一路行走,一直在思考著這樣一個問題,不知不覺,行走到了第三座山峰。

第三座山峰之上,盤坐著一名老者,雖然蒼老,但是身軀筆直,目光之中帶著笑意,看著洛天走到了山巔之上。

「接住我三擊,算你通關!」老者開口,目光看向洛天,卻看到洛天好像在思索著什麼,沒有理會自己。

「你在聽我說話么?」老者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露出不悅的神情,但是洛天依然沒有搭理他,手上不斷的演化,一股股波動,在洛天手上傳出。

「不對勁,不對……差了太多了!」洛天嘴裡低聲呢喃,腳下不自覺的朝著前方行走,很快便是走到了老者的身前。

「竟然瞧不起我!」老者臉色變的陰沉起來,洛天這副模樣,分明是沒將他看在眼裡。

老者怎麼說曾經也是個大能,雖然他自認不如人皇,甚至也比不上青牛,但是也不是一個洛天可以侮辱的,縱然他是一縷意念,但是大能的尊嚴,怎麼可能受到侮辱。

說話間,洛天已經走過了老者,朝著山下走了過去。

「該死的小子!」老者臉色難看,大步邁出,一步追趕上了洛天,一掌朝著洛天劈了過去。

這一掌直奔洛天的天靈蓋,若是劈中,洛天現在不設防的情況下,絕對會被拍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