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嘶……」

聽得洛加爾此言,下方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冷氣,這個神秘強者,竟然真的保留了實力。

「我就知道。」藍楓忍不住苦笑起來,別看他與洛加爾打了這麼久,實際上洛加爾只是將這一場戰鬥當成一場熱身賽,根本沒有施展全力,否則,藍楓又怎麼可能在他的攻擊下堅持這麼久的時間?

深吸一口氣,藍楓緩緩抬頭,鄭重地看著洛加爾:「洛大哥,我想見識一下你真正的實力!」

他很好奇自己與洛加爾之間的差距,縱橫青州大陸的天級巔峰強者,究竟有多強大?

洛加爾皺了皺眉,有些擔心地看著藍楓:「藍楓,你最好考慮清楚,我若是施展全力,你未必擋得住,而擋不住的結果,便是死。要知道,一旦全力出擊,就連我自己,都無法在關鍵時刻收回力道。」

藍楓認真地道:「我明白,但還是請洛大哥全力以赴,讓我感受一下天級巔峰強者的實力。」

聞言,藍賢龍、羅瑞等人再度露出緊張的神色。

我在黑暗處等你 保留了實力的洛加爾,已經如此強大了,那麼全力以赴的洛加爾,又該是多麼恐怖?

藍楓,當真擋得住嗎?

就算藍楓展露出來的實力比他們還強,他們心頭依舊是忍不住暗暗替藍楓擔心,畢竟,洛加爾實在太強大了,這樣的強者,即便放在強者如林的中州域,也是完全能排的上號的高手。

瞧著藍楓那無比認真的表情,洛加爾沉默了片刻,旋即緩緩點頭:「好,我滿足你的要求。」

無論是藍楓,還是洛加爾,神情皆是認真起來。

下方地面所有的修鍊者,都是將注意力集中起來,眼睛死死地盯著半空那兩道身影。

一個身著布衫,體型壯碩,一個身著長袍,身材瘦削,兩人遙遙對峙,無聲無息中,整座城池的氣氛,都是陷入了一片壓抑與緊張。

只見洛加爾的身影緩緩上升,朝著更高的天空掠去。

藍楓同樣朝著上空飛去,絲毫沒有遲疑。

毫無疑問,接下來的戰鬥,將會更加激烈,為了不讓彼此的戰鬥波及到下方的城池,兩人很有默契地飛到更高的天空。

片刻之後,兩人的身影,在距離地面約莫千丈的高度停了下來。

洛加爾緩緩吐了一口氣,那粗厚的手掌,猛然握成拳頭,一股令得空氣都為之凝固的恐怖氣勢,毫無徵兆地從他的身體爆發而出,那恐怖的氣勢,讓得四周的空間響起陣陣的音爆,恐怖的壓力,朝著四面八方蔓延,即便是隔著千丈的距離,下方地面的修鍊者們,皆是感到一陣心悸,有種置身於驚濤駭浪中的感覺。

這才是洛加爾,那個令無數天級強者聞之變色的天級巔峰強者!

「天級巔峰,果然恐怖。」感受著那彷彿能夠將自己碾壓成碎片的恐怖氣勢,藍楓的臉龐,又添了幾分凝重,他舔了下嘴唇,身體細胞,彷彿因為接下來的大戰,而變得格外地興奮。

洛加爾冷漠的淡紫色眸子盯著藍楓,緩緩道:「小心了,接下來,我便要發動攻擊了!」

藍楓沒有說話,他比任何時候都要專註,眼睛死死地盯著洛加爾。

「嘭。」

洛加爾的身影突兀地消失在原地,恐怖的速度,生生將空氣碾壓得發出一道刺耳的音爆。

沒有人能看清洛加爾的身影,就連藍賢龍、羅瑞、林向榮等修為達到了破丹境八重、九重的天級後期強者,都是絲毫無法捕捉到洛加爾的移動軌跡。

他就像是瞬間消失了一般,沒有絲毫的痕迹。

藍楓的眸子驟然一縮,那早已被調動至各條經脈的元力,頃刻間按照複雜的路線運行起來,同時嘴裡也是發出一道沉沉地低喝:「嗬!」

伴隨著渾身的肌肉,乃至骨骼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楚,藍楓的臉部顯得有些猙獰。

地獄牢籠……吸力!

地獄牢籠……斥力!

地獄牢籠……吸力!

地獄牢籠……斥力!

這一瞬間,藍楓便是連續四次改變重力方向,不留餘力的施展著地獄牢籠,終究還是取得了一點效果,在藍楓那漆黑的眼球中,倒映著一道模糊的黑影。

PS:求鮮花求鮮花求鮮花! 儘管無法確定洛加爾的準確位置,但藍楓還是隱約捕捉到那一抹模糊黑影的一絲痕迹,緊繃的身體沒有絲毫遲疑地爆發一股恐怖力量,對著身側的方向狂轟而去:「嘭!」

震耳欲聾的音爆,陡然間響徹而起,刺目的火光,將整個天空印紅。

幾乎就在藍楓轟出拳頭的下一刻,洛加爾的身影,生生地破開了重力的枷鎖,在其拳頭打出的方向,突然出現。

「轟!」

兩隻大小的拳頭,剎那間碰撞在一起,就像是兩顆流星相撞。

整個天空,陡然大亮,刺目的火光,彷彿將所有的熱量在一瞬間釋放了一般,天地詭異地寂靜了下來。

「轟、轟、轟、轟、轟!」

下一刻,一陣震耳的轟鳴,順著空氣傳遞而下,整個天空都劇烈地顫抖起來,那耀眼的火光,陡然湮滅,四周的空間,微微扭曲。

「擋住了。」

藍楓嘴角一咧,然而他臉龐還來不及露出笑容,身體卻是朝著身後的方向倒飛而去,嘴角溢出一縷嫣紅的血液,稜角分明的臉龐,迅速變得蒼白起來,整個身子都是在微微顫抖著。

「小楓!」

「藍楓先生!」

「藍楓表哥!」

「哥哥!」

下方地面,猛然響起陣陣的驚呼,藍賢龍、羅瑞、楊雪等人,皆是臉色大變。

洛加爾的身影在半空微微一閃,下一刻,便是出現在藍楓的身邊,雙手將藍楓扶起,有些緊張地問道:「藍楓老弟,沒事吧?」

迎著洛加爾那關心的目光,藍楓強忍著身體各處傳來的撕裂般的痛楚,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還好,死不了。」

「讓你小子託大,這下子吃虧了吧。」一道透明的身影,在藍楓身旁撇嘴說道。

聽得耳邊傳來透明老者的聲音,藍楓臉龐露出一抹苦笑,他這位老師,可真不懂如何安慰人。

好半晌,藍楓的身體慢慢緩過勁來,那種劇烈的撕裂感,逐漸減弱。

他輕輕推開洛加爾的手掌,佩服地道:「洛大哥,想不到你竟然這麼強。」

對於剛才那一拳,藍楓可是記憶猶新,儘管他成功擋住了洛加爾的拳頭,但那一拳傳遞而來的恐怖力量,卻是生生地將他擊飛了出去,焰勁崩爆發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抵消洛加爾那恐怖的一拳之威。

可以說,藍楓輸得很慘,輸在絕對的力量碾壓之下!

「我的實力有多強,沒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只是沒想到,老弟你居然成功擋住了我這一拳。若不是我的力量比你強大不少,恐怕還真奈何不了你。」洛加爾搖了搖頭,有些驚嘆地道:「以地級修為與地級肉身,扛住了我的全力一擊,老弟你當真可以自傲了!」

要知道,就連許多厲害的天級后強者,都扛不住洛加爾的全力一擊,而藍楓,卻是成功扛住了,實在令人震驚。

「我要收回之前對你的實力評價,現在的你,即便放在天級後期強者中,也是能夠排在前列,除了最頂尖的那一小戳人,已經沒多少人能威脅到你的生命了。」洛加爾有些感嘆地道。

藍楓展露出來的實力,就連他這位天級巔峰的強者,都是不敢小覷。

搖了搖頭,藍楓苦笑道:「洛大哥太高看我了,我現在的肉身強度,根本無法承擔連續多次施展地獄牢籠的斥力與吸力,如果你剛才再補上一拳,那我可就真的擋不住了。」

「是嗎?」洛加爾卻是滿含深意地看了藍楓一眼,「我可不信你沒有保留一點底牌!」

聞言,藍楓尷尬地咳了一聲,乾笑道:「洛大哥這麼強,就算我用了底牌,也未必擋得住……」

話雖如此,但藍楓心頭卻還是有著幾分自信,無論是地獄牢籠的終極形態—重力領域,還是拔劍術,都是能夠給洛加爾造成不小的威脅,只是藍楓現在還不想過早地暴露這兩張底牌,尤其是在面對聖殿這般強大的敵人時,他更是需要低調,保留更多的實力。

「呀,你小子還真的保留了底牌啊!」洛加爾原本只是試探一下,卻是沒想到,藍楓居然真的隱藏了底牌。

目光怪異地看著藍楓,洛加爾有些無奈地搖頭:「你小子真是個怪物,面對老哥我全力一擊,居然還敢保留實力……」他漸漸發現,自己有點看不透藍楓的實力了。

藍楓嘿嘿一笑,旋即轉移話題道:「不說我了,洛大哥不也一樣沒有使用全力嗎?」

「誰說的?剛才那一拳,已經是我最強的攻擊了。」洛加爾眼睛一瞪,為自己辯解道。

「我可是記得,洛大哥應該還掌握了一門天賦神通,那應該才是你最強的攻擊吧?」藍楓卻是毫不猶豫地拆穿道,洛加爾不僅是神獸,而且還是變異神獸,其天賦神通的威力,恐怕不會比藍楓的拔劍術弱。

「那個不算。」

洛加爾搖頭道:「天賦神通的威力雖強,但消耗也是不小,若非必要,我一般不會施展天賦神通。」

就算面對與他實力差不多的強者,他也不會輕易施展天賦神通,因為施展天賦神通的代價太大,若是沒有將敵人殺死,那他自己可就危險了。

近幾年來,他一共只施展過一次天賦神通,而那一次,正是約莫一個月之前,在與那位神級初期強者的戰鬥中施展。

「我的實力,相信洛大哥已經有所了解了,怎麼樣,我這實力,有資格親自報仇了么?」藍楓沒有糾結天賦神通的問題,而是轉口問道。

聽得此言,洛加爾認真地考慮了片刻,最終嘆了一口氣,苦笑著點頭:「當然有資格。」

若是連藍楓都沒有資格,那這天下間無數的天級強者,也沒多少人有資格了。

洛加爾心裡不禁有些同情藍楓的敵人,那些傢伙肯定想不到,藍楓明明只有地級初期的修為與地級中期的肉身,卻是能夠發揮出超越了大部分天級後期強者的戰鬥力,表面的修為與實際的戰鬥力,形成巨大的落差,一旦爆發,勢必讓許多人都措手不及。

「罷了,這種事情,還是讓那些傢伙自個兒操心吧。」洛加爾甩了甩頭,旋即對著藍楓說道:「走吧,下去了。」

藍楓點點頭,身影緩緩飄落而下,回到了楊家宅邸中。

「小楓,你沒事吧?」藍賢龍快步走了上來,一邊警惕著洛加爾,一邊擔心地問道。

搖了搖頭,瞧著藍賢龍、羅瑞等人緊張而警惕的眼神,藍楓有些哭笑不得,趕忙介紹道:「父親,不用擔心,這位是我不久前認下的大哥,名叫洛加爾。前些日子多虧了洛大哥的照顧,否則我未必能獲得煉器師青年賽冠軍。」

聽得洛加爾的名字,藍賢龍、楊逍等人沒有什麼反應,倒是羅瑞與林向榮,皆是眼瞳微縮了一下:「什麼,洛加爾!」

有些詫異地看了羅瑞與林向榮一眼,洛加爾倒是沒想到,這裡居然有人聽過自己的名頭,饒有興緻地道:「你們聽過我的名字?」

「見過洛加爾大人!」羅瑞與林向榮彼此對望一眼,旋即恭敬地對著洛加爾行了一禮,額頭上悄然冒出一絲冷汗。

擺了擺手,洛加爾淡淡地道:「別來這些虛的,我只想知道,你們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聞言,羅瑞畢恭畢敬地保持著彎腰的姿式,低頭解釋道:「之所以聽過洛加爾大人的名字,是因為我們曾經在中州域呆過幾年,直到幾年前才被珍寶閣總部調到蒼狼城,洛加爾大人在中州域名頭極大,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許多地方都流傳著洛加爾大人的事迹,絕大部分的天級強者,也都知道洛加爾大人的存在。」他心中震驚極了,萬萬沒想到,藍楓居然結識了洛加爾這樣的強者。

要知道,洛加爾不僅自身實力極為恐怖,威名赫赫,而且其背景也是不容小覷,就連萬器閣這樣的龐然大物,都是不願意輕易得罪洛加爾。

「你居然這麼厲害。」藍山臉龐露出一抹吃驚。

藍賢龍也是不禁動容,神情無比凝重,心中暗自咋舌:「想不到此人居然有著這麼大的名頭!小楓是如何結識到如此厲害的人物?」

洛加爾皺了皺眉,然後問道:「那你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羅瑞絲毫不敢隱瞞,趕忙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是蒼狼城珍寶閣閣主派我們來保護藍楓先生的,藍楓先生是煉器師青年賽冠軍,並且極有可能成為一級學院的天驕學員,十分受吸納使紀塵大人的看重,因此閣主才特意派我們倆跟隨在藍楓先生身邊,一路保護他的安全。」

「是啊,藍楓先生可是北州域有史以來第一煉器天才,不,他不僅是煉器天才,也是戰鬥天才,紀塵大人與閣主都不希望藍楓先生受到絲毫的傷害。」林向榮連忙點頭,補充了幾句,以證明羅瑞沒有說謊。

此刻的二人,在看向藍楓的時候,目光越發地恭敬了。

以前的藍楓,只是一個有潛力的天才,他們之所以對藍楓那般客氣,更多的是看重藍楓未來的潛力,但現在的藍楓,卻是已經展露出比他們還要強大許多的實力,而且還結識了洛加爾這般恐怖的凶人,他們如何能不恭敬?

PS:鮮花鮮花鮮花…… 儘管羅瑞與林向榮兩人已經努力地掩飾著對洛加爾的畏懼,但藍賢龍等人,依舊是隱約捕捉到了一絲痕迹。

同樣是天級強者,但羅瑞與林向榮的地位,卻是比洛加爾差太遠了。

聽得羅瑞與林向榮的解釋,洛加爾忍不住撇嘴道:「以藍楓老弟的實力,也需要你們去保護?」

聞言,羅瑞與林向榮露出尷尬的笑容,他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藍楓居然隱藏著這般恐怖的實力。

「洛大哥,兩位大叔也是好意。」藍楓適時地出聲道:「先不說這個了,我們還是商議一下接下來的行動吧……」

藍賢龍微微皺眉:「什麼行動?」

「報仇。」藍楓看了藍賢龍一眼,旋即沉聲說道:「父親,二十年前的恩怨,是時候了結了。」不光是二十年前的恩怨,一個月前,藍傲也是隕落在童家之人手中,這筆賬,當然也要算在一起。

聽得此言,藍賢龍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深吸了一口氣:「是啊,二十多年了,是該將這筆債討回來了。」

楊家眾人紛紛沉默了下來,與童家有仇的,不光是藍賢龍與藍楓,還有楊家之人。

大神又又又上熱搜了 畢竟,當初因為童家強者埋伏而導致難產而死的楊彤,便是楊家上一任族長的女兒,楊逍的妹妹。

「藍楓,龍哥,你們可別衝動。如今漢王朝有神級強者坐鎮,太危險了!」儘管楊逍等這一天已經等了二十多年,但還是沉聲勸道,他希望能夠早日報得大仇,但若是因此而搭上了藍楓幾人的性命,那便太不值得了。

復仇首席的小妻子 藍楓搖了搖頭,冷靜地道:「族長放心,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那位神級強者,現在已經無法對普通人出手了。這消息,我也是剛剛聽洛大哥說的。」

楊逍狐疑地看了洛加爾一眼:「這消息……不太可能吧?」

「你那是什麼眼神?」洛加爾淡淡地掃了楊逍一眼,語氣頗有些不爽,「難道你以為我堂堂洛山之王會說假話?」

就在場中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緊張的時候,宅邸大門之外,卻是傳來一道爽朗的笑聲。

「哈哈哈……哈!洛加爾大人駕臨墨城,真是讓墨城蓬蓽生輝!」一位紫袍老者面帶爽朗的笑容,從宅邸踏步而進,「鄙人擎天府府主烏木龍見過洛加爾大人!」

瞧得來人,藍賢龍、楊逍等人皆是一愣,然後紛紛行禮:「見過烏府主。」

羅瑞與林向榮對望了一眼,旋即也是朝著烏木龍行了一禮:「見過烏府主。」

烏木龍目光掃過藍賢龍一行人,擺了擺手,熱情地笑道:「諸位不必多禮。」

「烏木龍?我聽說過你。」洛加爾眼眉一挑,目光灼灼地注視著烏木龍,「當年在中州域,你的名頭也是不小啊!」

雖然實力比起洛加爾還略微差上一點,但也沒有人敢小瞧這位擎天府府主,畢竟,能夠在中州域闖出名頭的天級強者,沒有一個可以小覷。

烏木龍謙虛地道:「雖然烏某小有薄名,但與洛加爾大人相比,卻是還差得極遠。」

「行了,別說這些廢話了,你直接說來此的目的吧。」洛加爾有些不耐煩地道。

「我來此的目的,洛加爾大人不是已經知道了嗎?」烏木龍略有深意地笑了笑,目光隱晦地在藍山身上掃了一眼,「莫非洛加爾大人是為了別的事而來?」

似乎是察覺到了烏木龍那故意投向某個方向的目光,洛加爾微微一怔,旋即挑了挑眉:「我大概明白你的想法了,不過,你這次還真的猜錯了,我是為了藍楓而來。」

「藍楓?」

烏木龍轉過頭,目光落在藍楓身上,打量了幾圈之後,臉上方才露出一抹極為燦爛的笑容,十分熱情地道:「差點忘了恭喜你,藍楓,祝賀你獲得煉器師青年賽的冠軍!」

「謝謝。」藍楓還在思索烏木龍與洛加爾之間那怪異的對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冷不丁聽得烏木龍的祝賀話語,趕忙拱手笑道。

洛加爾詫異地看了烏木龍一眼:「你的消息倒是挺靈通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