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嘿嘿嘿……」

伴隨著一聲若有似無的嬉笑聲,血色身影體表的血液全部飛舞起來。

隨後發生的事情武儒已經無法理解,他只能看見從窗戶旁的那些同學開始,人群被一團血色的衝擊波撞上,隨後一個個的變得四分五裂,內臟與殘肢撒了一地。

那肉眼看見的衝擊波將所有人膝蓋以上都變成了粉末,那個可愛的少女,那個還在玩著手機什麼都沒反應過來的室友。

但是意外的,武儒逃過了一劫,因為他那一瞬間站起身的衝動雖然他沒能逃向遠處,但是卻正好因此摔倒在了地上,好巧不巧的躲過了這一次攻擊。

「會死!真的會死!被碰到的話絕對會死!!!」

看著滿地的斷肢碎肉,武儒腦海中只有一句話在不停的重複著,不過或許也正是得益與此,他的身體僵在原地一絲一毫都動不了。

窗外那血紅色的人影環視一圈,發現並沒有任何活動的人之後,再度發出一陣陣嬉笑聲,隨後飄離了武儒所在的教室窗口。

不多時,一陣同樣的轟鳴已是在隔壁響了起來。

「吸……呼……吸……呼……跑!我要跑!」

終於是從恐懼之中回過神來,但是武儒卻發現自己的雙腿依舊綿軟無力,但是仍然是咬咬牙,開始四肢並用的向著外面爬去。

「該死的……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一直到武儒好不容易爬出了教室,雙腿終於是恢復了力量勉強站了起來的時候,他卻發現教室外面早就成了地獄。

除了那個血色人影的奇怪攻擊之外,此時在操場只是更是有一大群渾身上下,連衣服帶身體都顯得破破爛爛的人正在搖搖晃晃的走動著。

作為一個看過不少恐怖片的人,武儒幾乎是一瞬間就明白了,那些東西絕對的喪屍!

或許正常情況下人們多少還會疑惑一下,但是剛剛才見過了比喪屍更加莫名其妙的東西,武儒又怎麼會抱有那種天真的想法?

「該死的……這樣的話要怎麼出去……不,但是也不能留著學校里……」

儘管心中充滿了恐懼,但是武儒腦子卻是無比的清醒。

在學校里找個地方躲起來這種事情,看上去是不錯的想法,但是實際上也只是一個慢性自殺的選擇罷了。

如今學校里多少還有活人,如果多找幾個人一起衝出去的話,那還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但是留著學校里的話,遲早會被這些莫名其妙的怪物一個一個的找出來,將他們全部殺掉的。

「總之先盡量往樓下跑再說了……」

先是探出頭看了一眼樓梯間,確認沒有喪屍或者類似於那個血色人影那種恐怖東西之後,武儒便快速的從三樓跑了下去。

樓梯間作為一個狹窄的地方,顯然是相當危險的,因此武儒幾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裡。

「咕嚕?」

然而剛剛從樓梯上下來,武儒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

等待著他的,既不是什麼喪屍,也不是那個恐怖的紅色人影,反倒是一群長著魚頭的怪人。

它們的模樣看上去就像是山口山之中的人魚,但是卻又比那還要噁心上數十倍。

黏滑的表皮呈現出灰色的死魚般的色澤,一雙凸起的眼球斜吊在臉頰兩邊,喉嚨處還有著一片明顯的魚鰓。

然而比起它們奇怪的長相來,更加讓人恐懼不已的,卻是它們那雙手之上奇長的利爪,以及爪子里的頭顱。 魚人們不但模樣怪異,雙手更是早已染滿了鮮血,甚至於還有幾隻正抱著早已看不出原型的肉塊大嚼特嚼。

那一瞬間武儒就已經明白了,不管外表是什麼樣子,但是這些非人的東西全部都對人類抱著極大的惡意。

面對著從三樓衝下來的武儒,魚人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全部發出咕嚕咕嚕的怪聲咆哮起來,二話不說就撲向了武儒。

武儒本來也就站在樓梯間之上,發現情況不對頓時扭頭就跑。

萬幸他在慌亂之中也沒有犯錯,選擇了向下的道路,否則一但回到三樓的話,那等待著他的也就只有被魚人們瓮中捉鱉的結局了。

雙手拉住護欄猛的一撐,武儒已是翻身直接躍過了大半截樓梯下到了下一層,這種動作原本都是平常無聊才會玩一下,沒想到今天卻是救了自己一命。

那些魚人雖然看上去恐怖無比,但是畢竟這裡可是大地之上,它們的行動速度免不了要受些影響,比起武儒已是慢了一截。

待到它們追到一樓的時候,卻是在整個走廊上都沒有看見武儒的身影。

扭頭看了幾圈之後,魚人之中一個體型明顯要大上一圈,皮膚也不是死灰色,而是帶著些許油綠色的魚人嘰里呱啦的對著身旁的魚人吼了幾句。

顯然這只是魚人領導的傢伙正在下達著什麼命令,聽它說完之後,其他的魚人便四散開來,開始在一樓一間一間教室的搜尋起來。

「嘖……智商不低啊……誰說魚人都是弱智的。」

透過教室窗戶看著走廊上的情況,武儒眼角抽搐一下隨後連忙收回了目光。

他自然是沒有衝出教學樓大門的,因為外面那麼多喪屍的情況下,他衝出去也不過是找死罷了。

但是留在這裡顯然也不是個事兒,這些魚人遲早會找到他所在之地,到時候他同樣免不了一死。

「反擊?不……都不知道能不能打得過這些怪物,而且它們數量也太多了,就算能打死一兩隻也會被其他的魚人拖住的……」

搖了搖頭將這個不切實際的幻想拋到了腦後,武儒只能繼續苦惱的思考起來,同時祈禱著魚人們可以慢一點找到自己。

但是現實卻也不會因為他心裡這一絲祈求而發生變化,分散開來的魚人已是有兩隻來到了他所在的藏身之處的門外。

因為武儒此時低伏著身子,因此那兩隻魚人暫且還沒看見他,但是一但它們推開教室門必然就會發現武儒的蹤跡。

「該死的……如果被發現的話就完蛋了……外面那一群魚人絕對會瞬間涌過來的……」

儘管他還可以翻越窗戶,直接從一樓教室逃到操場上去,但是外面那群喪屍可也不是擺設。

豪門閃婚:被圈養的女人 「喪屍……?對了!說不定可以這樣!」

都說人在遇見危機情況的時候,會有著各種各樣不同的反應。

有的人歇斯底里,有的人抱頭痛哭,也有人會暴怒著攻擊一切,但是也有人會冷靜得可怕。

儘管沒有什麼過人的頭腦,但是武儒此時卻是比平常還要冷靜得到,略一思索便行動了起來。

兩名搜查的魚人才剛剛打開教室門,卻是看見武儒猛的從地面上站了起來,同時還舉著一張木頭凳子就劈頭蓋臉的砸了過來。

魚人們面對襲來的木凳自然不願意硬接,就算是它們也是懂得趨利避害的,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何必去碰這個可能會讓自己受傷的東西呢?

但是也正是這麼一緩,它們呼叫援軍的速度自然也就慢了半拍,武儒更是趁著這個機會已經打開窗子跑了出去。

只不過令兩個魚人沒想到的是,武儒跳出去之後不但沒有立刻逃跑,反倒是大喊大叫的吸引著遠處那些喪屍的注意力。

儘管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以它們兩個的腦子,卻是還無法理解武儒的行為,只是大聲的呼喚起了同伴來。

從諸天萬界歸來 喪屍們行動緩慢,魚人的行動也快不了多少,武儒在做完這一切之後,也還有著些許的時間沿著另一個方向斜斜的沖了出去。

而在他的身後,從教室窗戶之中湧出的魚人剛好和喪屍碰到一塊,雙方甚至沒有絲毫的逗留便廝殺在了一起。

一邊是智力低下的魚人,一邊是根本就沒有腦子的喪屍,估計這世上真是不會有任何人期望這兩邊能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了。

「果然它們互相之間也會打起來……這下算是甩脫一部分了吧?」

看著身後那一大群的怪物互相撕咬著,武儒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腳步卻是更快了幾分,一頭鑽進了附近的小樹林之中。

這個時候走學校正大門的話,不管怎麼想都是找死的做法,滿學院的喪屍不提,光是那個此時此刻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的,力量強大到超出了人類想象的紅色人影就足夠恐怖了。

從教學樓到學校大門之間,可是要經過一大截的空曠地帶,武儒怎麼想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安全的經過那個地方。

而此時他所前進的方向,卻是一條只有他和室友才知道的秘密小路,說是小路,實際上卻是一個根本算不上路的地方罷了。

從小樹林之中一直走到學校圍牆邊角,有一個地方被之前的平頭少年挖掉了幾塊磚,只要踩在那些凹陷上,就可以輕鬆的翻牆出去。

平常他們只是用這條路偷偷溜出去擼個串或是包個夜什麼的,武儒真是想破了腦袋都沒考慮過,自己居然會有一天需要靠這條路來保命的時候。

小樹林的規模不大,畢竟只是學校特意種出來增加綠化度的東西,僅僅用了兩三分鐘武儒就跑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然而下一秒,他卻是心裡一涼,就在他作為目標的那個地方,卻是正有一具面無表情膚色青灰的喪屍搖搖晃晃的站在那裡。

「嘖……這運氣也太差了啊……」

那喪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看樣子如果沒有新的目標吸引它的話,短時間內是不會離開了。 儘管這隻突如其來的喪屍阻斷了武儒繼續前進的道路,但是無論如何他也不可能回頭去別的地方了。

武儒先是小心翼翼的從地上撿起了一枚石子,隨後牟足了勁的向遠處扔去,想要接聲音吸引那喪屍的注意力。

然而不知道是因為聽力受損還是保留了不少智商,那喪屍對於遠處發出的聲音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依舊搖搖晃晃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嘖……難怪會站在這裡沒有跟著別的喪屍行動,看來這貨本身就有毛病啊……」

略微思索之後,武儒從地上撿起了一根兩指寬的樹枝當做武器,緩緩的靠近了那隻喪屍。

他當然知道自己手裡的「武器」沒有多少殺傷力,但是他本來也不打算幹掉這隻喪屍,只要能稍微阻擋一下對方,給自己時間爬牆離開那便足夠了。

不過想是這麼想,但是武儒卻也清楚,不把那隻喪屍干到再起不能的話,他想要安靜的爬牆基本上也是扯淡。

如果只是單純的把喪屍趕走,那麼一會如果他爬到一半被對方對著腳上來一口的話,自己基本上也就完蛋了。

畢竟喪屍除了他們不怕死不怕痛之外,最為麻煩的就是他們會感染這個問題了。

不管是撓到還是咬到,甚至有時候還是空氣傳播,一但被碰到就會被感染,之後沒多久就變成和他們一樣的沒有智力只知道啃食一切活物的怪物。

雖然說武儒也不確定這病毒到底是怎麼傳播的,但是反正自己到現在都還是活蹦亂跳的,想來和空氣應該沒什麼關係,所以他也不會自暴自棄的去和喪屍肉搏。

心裡思緒萬千,但是他手上動作卻是不慢。

儘管這隻喪屍似乎聽力有問題,但是武儒還是儘可能的放慢的腳步,一點一點的向著對方身後繞去,雙手緊緊的握住了那根木棍。

手心因為緊張而出了不少的汗,但是木棍本身表皮粗糙,因此反倒是沒有脫手的擔憂,而且這根樹枝似乎是被人硬生生掰斷的,所以一頭顯得相對鋒利一些。

「喪屍的話……只要砍掉頭就好了,大腦被破壞之後就會停止行動,電影裡面都是這樣的吧?」

用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低語著,同時也是在為自己打著氣。

當武儒和喪屍的距離不足一米的時候,他雙腳猛的一蹬,將自己全身所有的力氣都灌入了雙臂之中,握著木棍對準喪屍的後腦勺就是死命的刺了下去。

噗!

「成功了!」

手上傳來了彷彿是用刀砍入西瓜一般的觸感,但是武儒卻是沒有被心中的喜悅給蒙蔽,而是謹慎的後退了幾步。

雖然說大部分喪屍都是被破壞了大腦就會死,但是也有一些品種是不會受到任何影響的。

再加上武儒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那一擊到底能不能起效,如果沒有打對地方的話,就算是正常的喪屍說不定也還有反擊的力量。

事實也證明著,武儒的選擇多少還是正確的。

那喪屍被木棍爆頭之後回手就對著身後抓了幾下,隨後才軟綿綿的倒在地上,儘管看上去有驚無險,但是如果不小心被抓到的話,武儒也不敢保證自己不會被感染。

又等待了十多秒之後,確定了那隻喪屍已經完全不會動彈,武儒才小小的繞了一圈跑到牆角去。

「我看看……在這,幸好沒被學校的人發現,不然這幾個地方被堵上的話我今天就真要交代在這裡了。」

沒費多少工夫,武儒就找到了自己幾人平常偷偷跑出去玩的那個「秘密通道」,雙腳卡住了凹陷之中,隨後手腳並用的爬上了牆頭。

先將頭露出了小半看了看圍牆外面的情況,確認了左右無人之後,武儒才連忙翻身過牆,頗有些慶幸的回頭看了看身後的校園之後,他便一溜煙的向著遠處跑去。

他們的學校本來就在離市中心不遠的地方,原本在走出校門之後就是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今天卻是異常的冷清,乃至於武儒眺望了幾次都看不見一個人影。

「出是出來了……但是現在要怎麼辦?」

之前武儒也只是一直想著要出來,但是卻沒考慮過出來之後要做些什麼。

老實說這個時期不管做什麼都有些微妙,畢竟不管是什麼地方,都已經被這些怪物所填滿了,就算離開學校之後這種情況也不會有任何好轉。

「我想想……一般電影裡面是怎麼做的?是了,要先找一個易守難攻的地方躲著才行。」

儘管很多電影之中,都說過超級市場或者購物中心是最好的藏身之處,但是武儒卻是略作思索就放棄了這種想法。

且不說那種地方人多事多,最有可能產生大量的喪屍,而且還說不定會因為動靜太大吸引到一些恐怖的東西。

光說這種「好地方」的存在,那必定是大部分人都會考慮到的,那麼就算此時過去了,那裡也會有不少的人存在。

雖然說在這種情況下和人群呆在一起自然有不小的好處,但是武儒也是明白的,這種情況下人類同樣也是危險源之一。

在恐懼的刺激之下,放棄了道德與理性的瘋子,為了一己私慾在這種時刻化身惡魔的人,甚至於平常看上去是好隊友的人,說不定也會在關鍵時刻出賣隊友或者掉鏈子。

因此比起找隊友這種風險和收穫都算不上很明朗的事情,武儒現在還是決定獨自行動會更好一些。

至於路上如果遇見別的人了,那就只能到時候再看情況了。

「購物中心不用想……那麼比較好的地方就是便利店之類的地方?只不過那種地方也有可能因為裡面有人而導致沒辦法進去……」

「防空洞之類的雖然也是不錯的想法……但是這一次的問題也不單單是喪屍或者魚人之類的怪物,考慮到有血色人影那種莫名其妙的存在,就算是躲進防空洞也不見得有多安全啊……」 當離開了學校之後沒多久,武儒就發現自己還是太過低估這次發生的事情了。

這不是只有喪屍橫行的生化危機,也不是海底的某個章魚頭睡醒了突然想上岸吃宵夜,更不是什麼異能覺醒大潮,一群神經病在街上搞破壞。

儘管這上面任何一件事單獨摘出來都足夠毀滅世界了,但是和武儒眼前的情況比起來卻又還是顯得弱了那麼一些。

因為在武儒面前所發生的,乃是包括了上面幾種情況在內,還有更多的他根本看不懂的事物都在地球上肆虐著。

「這他喵的……地球能撐過一周嗎?」

看著離自己應該還有幾千米,但是身軀卻是無比顯眼的那個身高少說有上百米的巨型怪物,武儒只感覺脊背一陣陣的發涼。

萬幸那個看上去跟哥斯拉有七八分相似的巨型怪物並沒有向他這個方向走來,而是呆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是偶爾才會噴吐點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出來。

不然的話武儒都別說考慮後續了,直接考慮後事就得了,面對那種級別的怪物,他能在死之前擺個好看一點的樣子都算是反應快的。

雖然對那怪物吐出來的東西有些在意,但是武儒也知道這不是作死的時候,扭頭就向著更遠的方向跑了過去。

然而還沒等武儒跑出多遠,他面前的地面卻是一陣陣的顫抖起來,見勢不妙武儒連忙停住腳步,如臨大敵的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地面來。

幾乎就在他停下來的同一時間,一條巨大無比的外貌如同蜈蚣的怪物便破土而出,帶著一陣陣可怕的咆哮聲便來到了路面之上。

可想而知,如果剛剛武儒再踏前一步的話,此時必然已經進入對方的攻擊範圍之中了。

只不過武儒甚至還來不及慶幸,雙腳就已經不由自主的再次奔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