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四象化無陣,」

四絕合一化出武學大陣,好似自成異空間,將慕雲霆困鎖在虛無之境中,眼前不見他景,處處都是迷濛畫面,

腿絕鐵衛,以自身速度逆亂空間氣流,其餘三者神出鬼沒,總是能夠折殺敵手,只可惜這一次他們遇見了慕雲霆,

「死來,」

四人中以棍絕鐵衛為首,一根齊眉棍舞得虎虎生風滴水不入,這時對上慕雲霆就是當頭一棒,

慕雲霆不再分神大意,的一招探龍爪殺出,欲直接拿下齊眉棍,而就在這個時候,擒拿高手也自後方襲擊而來,

慕雲霆足下出力連連閃躲,避過一次精心擊殺,鄭重言道「四象化無陣,有點意思,可惜本大爺沒有時間陪你玩了,」

「狂妄,」

在陣中慕雲霆招來招往總是被慢了半拍,所以所有攻擊都威力大大減半,可在這個時候雙月倒是面臨王辰玉的威脅,

王辰玉撥掌出招,掌納萬千變化,五行流轉又無形可循,再加上強大的氣場碾壓,讓雙月連連敗退,

「流風回雪,」

雪新月玉容嚴肅,功體豁動真力,讓這清冷夜幕更加多了一絲風寒,手中蟒鞭更是祭出無匹殺力,直指王辰玉而去,

王辰玉搖了搖頭笑道「還是不夠驚艷啊,」

一掌推出,強悍力量直接攪亂氣流,自成一處漩渦,將風雪之力絞殺為無形,

同一時間

冷憐月也抓住時機,倩影飛空好似自月宮仙子降臨,匕首寒光所現,正是令人聞名喪膽的凌遲刀法,

「一刀碎屍,」

「喝,」

沉聲暴喝,王辰玉將逼人刀勁全數吼碎,誰都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如此強悍,雙月聯手都不能傷其分毫,

王辰玉神情中流露著天生的自信,一舉一動都在展露著高貴氣度,又是一步踏出,讓雙月彷佛與死神的距離縮短不少,

雪新月連連搖興嘆起來「看來小女子要命喪了,可惜到最後,還是沒有盼來如意郎君,為小女子披上鳳冠霞帔,」

慕雲霆一聽頓時錯愕,連連感嘆「這小妮子,還真是春心萌動到不行啊,」 王辰玉持高強武力來襲,一身氣勢甚是驚人,但觀冷憐月並無半點懼色,

面色依舊冷漠如是,眼中除卻殺意再無他物,再度緊握起手中匕首,功體綻光,殺意化罡風,卷沙滾石自成異象,

一場生死搏殺就此拉開帷幕來,王辰玉見狀眉宇又是一挑「怎麼,想要臨死反撲不成,那你未免也太天真了,」

冷憐月不語,王辰玉儘管在言語上挑釁,但眼神過處還是帶著一絲謹慎,

「既然如此,那就讓你見識見識絕望的力量,

元功一動,大有妖魔邪魅嚎叫之態,雙眼之中暴露出全面的殺戮顏色來,

獄海閻王功大顯神通,王辰玉誓要一招誅殺女刺客,只聽得一聲高喝「天惡孽掌,」

魔功逞威能,一掌推出無匹威力,足可的驚退三萬六千鬼神,

極速身影強勢掠境,在無限恐怖的掌勁下,一切生靈都難逃折磨,

冷憐月一直巋然不動,直到最後一刻,玉手才揚起那一把,令人聞風喪膽的奈何匕首,

與夜幕懸月光芒相互交映,滔滔不絕的刀意,融合在月華光色中,

「月華萬點芒,」

一瞬間

頭暈目眩,眼前所見全是乳白色,全無其他景色,

在彌天的月色下,眾人都看不見冷憐月是如何出得那一刀,待回過神來,只看見王辰玉衣衫已經裂開一道來,

冷憐月還是保持著出招前的動作,還是停留在原來的位置上,誰都沒有看清這位女刺客,到底是如何出手,

王辰玉看了看裂開了衣衫,面色先是一驚,再是笑了一笑「有點意思,還真有點意思,這一趟還真是沒白來,」

雪新月見狀也言道「這冷妹妹這麼出力,看來小女子也不能藏招了,」

雙月再度聯手,與王辰玉的戰鬥更加激烈起來,大有不決生死不罷休的意思,

……

另一頭

慕雲霆依舊在四象化無陣中,一時半會也難以脫身,但四大金剛鐵衛的合體攻擊,著實讓人難以喘息,

「最後一擊,將此子誅殺,」

四大金剛鐵衛眼神來回,欲將慕雲霆就地誅殺,無不是祭出最強功力,讓這四象化無陣的威力,成倍增長上去,

「我們就讓你知道,何謂是真正的困獸斗,」

慕雲霆不言其他,唯有靜心寧神等待最後到來的一刻,好像是無所畏懼一般,

戰場上

兵馬廝殺不斷,羅傳跨高頭大馬提刀掄殺,瞥了一眼四象化無陣的情況,自然是喜上眉梢模樣,

「石康啊,石康,你所倚重之人就要亡命,此刻你又又何感想,是否有希望破滅的痛苦,」

「希望破滅,只怕是你希望破滅,我對慕雲霆有絕對的信心,」

「是嗎,那我就先送你上路,」

大刀掄起,這是一場不死不休的廝殺,

兩軍對壘,刀光劍影中血濺三尺高,烽煙盡處的全是屍骸血骨地,

夜幕下的金水城,好似妖魔樂土,處處可見死國風光,

慕雲霆依舊穩如泰山,好似一頭沉睡中的雄獅,縱然是在沉睡,也不敢有人輕易冒險靠近,

但這時四大金剛鐵衛已經踏入凶獸禁地,下一刻就要的生死見分曉,無不是做好最後一搏的準備,

「四象化無,」

飽體元功,四者畢生功力匯成一體,直接推向慕雲霆心門口,想要將其所有修為都化為虛無,

「狂妄後生,這就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四人連掌,力量化成無盡漩渦,下一刻就要攻向慕雲霆,

「生不如死的滋味,」最後一刻慕雲霆雙眼睜開,露出魔鬼一樣的笑容來「我不會讓你們生不如死,我只會送你們上黃泉路,」

話畢

絕世凶獸周身躥出雷龍來,雷神兇相再現「神鳴,」

「轟,」

一處平地直接被炸出偌大坑洞來,四周都是黑色焦土,而在坑洞中只留下四具屍骸,

雷龍遊走周身,慕雲霆呼吸間,都可聽聞萬獸低吟聲,

觀戰中的落湯雞頗為感慨「沒想到這臭小子,居然將萬獸奔雷術練到如此地步,可謂是爐火純青啊,」

三首雲蛟的直接豎起大拇指「咱家兄弟很真是武學奇才,這樣的武力簡直讓人汗顏啊,」

「無邊星空中,這臭小子還差得遠了,」

戰場上

羅傳面色一驚動作都慢了一刻,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幕「這怎麼可能,四大金剛鐵衛的能為,不可能會敗給這黃口小兒啊,」

石康見狀則是面色大好,大聲笑道「哈哈,在絕世凶獸跟前,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哼,就算這黃口小兒就擊殺四大金剛鐵衛,但在王辰玉面前,也是毫無勝算,」

儘管石康對慕雲霆的戰力沒有半點懷疑,但對方畢竟是王家精英子弟,更是下任家主的強有力的競爭者,

在石康想要王辰玉想要奪下金水城,無非是為了在競選家主之位時候,有一個上好的籌碼,

「可惡,」

王辰玉見四大金剛鐵衛亡命,自然是怒上眉山,火氣十足,與雙月交手更是加大攻勢,

「慕雲霆你殺我四名家僕,那本公子殺了這兩女也不過過分吧,」

閻王敲門來,諸天換顏色,王辰玉再運無上武學,四周都是陰森魔氛,

殺招未來,雙月都感受到這一股力量,比起之前都來得強大,罡風亂動中更有無盡怨氣飄揚,

「魔天一擊,」

獄海閻王功顯威能,萬獸奔雷術又怎會落了下風,

慕雲霆雙臂躥出火焰來,皮肉中都生出一塊塊鱗片來,帶著火光閃耀刺眼光芒,

「麒麟破殘雲,」

魔者亂天池,神獸撼瑤台,火光一束衝天起,

方圓十里地無不震蕩,厚實大地都不堪重負,連連崩潰起來,

石天處在雪新月身後,自然大為感嘆「慕小哥還真是厲害啊,」

雪新月笑道「當然了,他可是絕世凶獸哦,小石頭以後也要那麼厲害才可以哦,」

一直沉默不語的冷憐月,眼見這般畫面,眼神中也稍有變化,這般驚天動地的對決,如何不讓人動容,

王辰玉道「不錯不錯,如此才有資格成為我的敵手,」

慕雲霆也說來「正是如此,有這樣的資格,才會成為我的手下敗將,」 四目冷對,怒火高炙,兩道身影比肩而立,八方天地都為之顫粟,

這一刻戰場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兩位天驕之子的對決上,

寧靜

總是在暴風雨前,每一個人都屏住呼吸,

在戰馬上羅傳眼神帶著無限渴望,渴望下一刻絕世凶獸,斷首在王家子弟手上,

同樣石康也更加用力握緊手中兇器,並不是不相信慕雲霆的本事,但王晨同樣是不容忽視的對手,

風沙起轉

硝煙捲天

大地依舊在不斷龜裂中 婚後談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