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因此,我們在進行戰鬥的時候,盡量地要想辦法去打對方的側後方,而不要去打對方的戰車的前臉!同時,要盡量地將自己的戰車的前臉沖着對方,因為那裏最不怕打!就是這樣的一個道理。

「好了,現在,不知道各位還有沒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如果沒有的話,現在,我們馬上開始進行訓練!」谷幽蘭言簡意賅地,將前天所說的那一番話,再一次重新說了一遍。

聽到了這裏之後,那一些參訓的裝甲兵不由得竊竊私語起來。後來,一位裝甲兵問道:「請問谷副會長大人,我們如何才能夠打到對方的側後方?同時,避免我們的側後方被敵軍給擊中呢?」

谷幽蘭看了那傢伙一眼,然後說道:「這個,很簡單,就看你的戰車駕駛技術如何了!同時,更要考查你的反應能力,以及整體的策略思想。」

――――――――――――――――――――――――

「開始!」谷幽蘭見並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了,於是,便一聲令下,命令裝甲戰車的軍事訓練,正式開始。

一號戰車,在三個裝甲兵的駕駛之下,飛快地向著前面衝去。那一輛裝甲戰車,在行進衝鋒的過程之中,發出來了一聲聲震耳欲聾的轟響之聲,聽起來,讓人感覺到驚心動魄。

大約在行進了四五百米之後,前面,也不知道究竟是從什麼地方,衝出來了一輛戰車。劉劍飛仔細看過去,只見那一輛戰車,渾身都塗滿了迷彩,那長長的炮塔,好像是在訴說着它的非同一般。

看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不由得慨嘆一聲:「看來,這錢還真是沒有白花啊!嗯,真的沒有白花!買到手的這一輛裝甲訓練車,看上去,還真的很有犯兒!咽,真的很有范兒啊!只是,不知道,它的整體性能怎麼樣啊?老子可不希望,弄來一輛下三流的戰車過來給老子進行陪練。那樣的話,將會讓老子的戰車總體作戰能力,越來越差,越來越差!」

谷幽蘭早就聽到了劉劍飛的話,他微微一笑,然後接着說道:「會長,你就放心吧,這幾輛訓練裝甲,那可是我認真挑選了那麼長的時間,這才購買過來的。可以說,為了這一些訓練裝甲,我可是下了極大的本錢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會長大人,你就放心吧!」

這個時候,劉劍飛看到,自己的那一輛裝甲戰車,已經跟那一輛訓練戰車越來越靠近了!越來越靠近了!突然之間,對方居然先下手為強,「嗵」的一聲,那炮筒口處一陣暗紅色的火光閃耀,然後,一枚炮彈,就這麼着,突然之間激射出來,然後,劃過了一道弧線之後,精準地打到了那輛劉劍飛的戰車上面!

「轟轟~~~」爆炸之聲立刻響起來,不過,好在,劉劍飛的第一輛參訓坦克,被擊中的只是它的正面,而那裏防禦力是最強悍的,因此,當時來看的話,應該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 接下來的幾天,卓白鹿開始忙了起來,為了九儀大陣,為了接下來前往仙帝遺址,他辛辛苦苦的準備很多東西。

甚至,在許鹿、商陌修鍊時,提點他們,指導他們功術修行,讓他們實力在短短時間內突飛猛進。

百戰城的一座大院中。

許鹿、商陌相互對招,汗珠從額間落下,撒汗半日,這一場暢汗淋漓的對戰,讓他們都意識到自身的一些問題。

改正、重來,卓白鹿像發瘋的指導他們,商陌好幾次苦不堪言,想要放棄來休息,但卻看着白鹿哥,還是咬着牙堅持了下來。

「白鹿哥!「

當院中響起這個熟悉的聲音時,許鹿、商陌也是下意識的停頓了一下,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這敢死的氛圍,讓他們有種壓抑沉沉的感覺。

卓白鹿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了一句:「跟我出來吧。「

見他面無表情,蘇允則一臉不解之意,想要從許鹿哥、商陌哥那裏找找答案,但是不知道為何,他們卻像是看不到自己似的,沒有一個搭理她。

「許鹿哥、商陌哥,你們都怎麼了?「蘇允有些委屈的叫着,可是面對她,許鹿卻沒有回答,而是沖商陌道:

「我們繼續。「

商陌點頭應道,而他也只是瞥了一眼她,然後便扭過頭。

蘇允茫然無措的樣子,為什麼這幾日,他們都對自己疏而遠之,她神色有些低落,緩緩轉身走了出去。

見她這般,商陌還是停下手來,有些不願意看到他們之間變成如今這樣的氛圍,不開心的說道:「許鹿,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我們是一個戰團,之前都好好的,有說有笑。可就因為一個李初墨的出現,讓我們之間產生隔閡,我真的不願意這樣。「

許鹿同樣感覺到這尷尬的氛圍,嘆了一口氣,深深的說了一句:

「這是他的事,他不說我也沒辦法。「

「那我們總不能一直這樣吧,我真的有些擔心……「說到這,商陌的確有些不希望他們這樣一個好不容易組建的戰團,「就這麼的消散。「

他們因前往渝鎮,組建允鹿戰團,經過這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他們彼此之間已經很是熟絡,雖說組建戰團很容易,但這樣一個連他都不舍的戰團,若是百戰之場結束后,就這麼的散去,他心情也是很複雜的。

「好了,哪有什麼永久的戰團。「許鹿頓時有些不想練了,於是對商陌道:「走,喝酒!「

或許喝頓酒,能放下這件事……

院外。

蘇允望着那道身影,他越走越遠,甚至她要小跑一些,才能勉強跟上他的步伐。

為什麼,看着他,離自己的越來越遠呢?

心中這麼想着,然後卓白鹿停下腳步,她是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卻未曾注意前面。

膨!

撞在白鹿哥身上,她回神抬頭望着,低聲呢喃道:「白鹿哥,允兒是做錯什麼事了嗎?為什麼,許鹿哥、商陌哥都不想搭理我。「

「就連你,對我也是冰冷冷的。「聲音低了幾度,有些哽咽。

突然瞧見她的眼眶濕潤起來,卓白鹿本面色淡然卻因而有所動容,不過眸光微微閃了一下,他則是言道:

「允兒,此次百戰之場結束后,我也便會離開渝鎮。「

「白鹿哥!「蘇允道。

然後卓白鹿笑着對她說道:「能夠遇見你,真的挺幸運的,讓我們這個允鹿戰團多了幾份樂趣,明日我們便會前往仙帝遺址,到時候許鹿與商陌會保護好你。「

蘇允拉着他的胳膊,有些不舍的道:「白鹿哥,我想跟你們一起,我不想離開你……「

最後一句,是她喊出來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她能與五重境結識他們,加入允鹿戰團,在他們的幫助下,她突破至七重。

這兩個月,他們如同哥哥一般照顧她,甚至事事呵護她,生怕她受到傷害,誅仙子的傳承,是她遠不敢去想的,可白鹿哥卻能為她爭取到這樣的機緣。

這樣一個戰團,如同家人一般,她從來沒有如此的不舍,望着白鹿哥,她內心如同針扎一般,揪心的痛。

卓白鹿替她擦去眼淚,笑着說道:「你知道的,我要面對什麼,這一次來渝鎮,也是因為我需要提升實力。「

說到這,他的眼神是寒冷的,當年那幾個想讓他死的人,他不會饒過他們。

可畢竟他們實力太強了,現在的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而他只能選擇贊避他們的視線,提升實力。

而離開渝鎮后。

恐怕他要面對更強的困難,即便是他,都無法獨善其身,更何況會牽扯到她這樣無辜的人。

「蘇允,我會在離開渝鎮之前,盡量幫你提升實力,仙帝遺址內部,我會選擇獨身前去。「卓白鹿最終選擇自己去闖,仙帝遺址,會有大量的九重境,甚至有不輸於他的存在。

那些遠不在戰榜的人,實力同樣不菲,這一次仙帝遺址,危險重重,連他也保證不了他們的安全。

「你要一個人去嗎?「蘇允一臉望着,她原本也希望自己提升實力,能夠在幫助白鹿哥。

「白鹿哥,你是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我們幫你了嘛?!「

這個時候,她更多的是無能為力。

連白鹿哥這樣的人都無法獨善其身,那她們呢?其實幫不了什麼……

仙帝遺址危險重重,可她能做什麼,什麼都做不了。

卓白鹿感受得到她,是在擔心自己,很真實也很真切,最後他拿出一物。

粉紅色的項鏈,上有九道不同的色彩搭配,中間那一顆靈珠,內蘊一片星辰,銀色鏈子系著這顆靈珠,真的美得精緻!

卓白鹿將這條項鏈輕輕放在蘇允的手中,並且語氣溫柔的道:

「這是之前許你的禮物,也算是我最後給你的一件禮物。「

掌心之上,那閃爍著九彩光亮得項鏈,晶瑩剔透,是那麼的美麗。

「白鹿哥,我……「

她想要說什麼,白鹿哥卻止住她,他緩緩的道:「此為九念,希望你這個丫頭,往後能夠變強變厲害,你可是有目標的,重建玉仙宮哦,可不能讓你師傅對你失望啊!「

他說着,卻讓蘇允淚流不止。

「好了,接下來好好準備一下,明日我們便要前往仙帝遺址,到時候要好好待在許鹿、商陌跟前。「

叮囑之後,卓白鹿便是離開,望着這道身影,她的眸子通紅,更有眼淚落下。

而在一旁,暗處倚靠牆的一位道袍男子,目光溫和。

剛才一幕,看在眼中,他輕嘆一句:「卓白鹿、蘇允,兩個很有趣的人。「

眼神轉而凝練起來,道:「仙帝遺址,此次來了這麼些的變態,也不知道我李初墨與他們相差幾何!「

話雖如此,但周身氣息,卻是毫不保留的展現出來,一股清風肅殺之氣。

讓人心生畏懼! 「啪!」

自己沒錢賠,而且主要責任在他自己,這可怎麼辦。

只見刀疤臉越想越氣,轉身就給了自己的小弟一個嘴巴,氣哄哄的說道:「我他媽讓你多嘴……」

小弟被刀疤臉抽了這麼一個巴掌,瞬間就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捂著臉不知所措,一臉委屈的樣子,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哦,原來是別人的車子,那我馬上打電話讓保險公司過來定損,反正主要責任在你,到時候我看你有多少錢賠。」

小柳子剛開始一直沒有說話,刀疤臉也並沒有注意到副駕駛還有一個如此美女。

反正這場事故,和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對方是要負全責的。

與此同時,周圍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畢竟是兩輛豪車相撞,他們想看看到時候到底會怎麼處理。

「這兩輛車撞起來,保險公司可有的賠了。」

「最倒霉的還是保險公司,我估計這兩輛車的維修費,應該是幾十萬吧!」

「差不多,不過看樣子責任應該是在於這個路虎攬勝,畢竟他是從側面轉彎的。」

周圍的人越來越多,也都開始議論紛紛,很多人都沒有看到當時的情況,都開始說是誰的責任。

而在事故現場,被得知了,這輛車不是他自己的的刀疤臉,現在肯定是處於下風的,他現在必須要找回點面子,然後靠點手段,讓陳明他們來陪。

陳明在他眼裏,看樣子就像一個富二代,賠這點錢還是小意思的,可是對他來說,你這麼多錢,簡直是要了他的命。

不僅僅是賠錢的問題,如果他的老大知道了,他開着自己的車出了事故,一旦責怪下來,他可就是吃不了兜著走。

「不行,這樣下去的話,錢肯定是我賠。」

刀疤臉的眼球不禁轉了轉,開始想辦法讓陳明來賠錢。

「小子,你可認識這輛車,你看看車牌號你就知道了,這輛車是道哥的車,如果知道你把他的車給碰了,那你可就吃不了兜著走。」

「就算是你賠錢了,但是他的愛車被你給撞了,你可以想一想後果。」

刀疤臉口中的道哥,便是他的老大,在那天晚上被陳明吊打的時候,他也提到過這個名字。

試圖想用這個名字來威脅陳明,可是陳明根本不吃那一套,最後被嚇得尿褲子。

這件事情過去之後,他並沒有和他的大哥說,畢竟被嚇得尿褲子,這件事情說出去也不光彩,而且他們又不知道陳明是誰,黑天半夜的也沒有看得清長什麼樣,只能就這樣吃虧,將這件事情咽在肚子裏面。

可是他不曾想到,今天他所遇到的這個人,就是把他嚇得尿褲子的陳明。

現在他不僅僅沒有畏懼陳明,而且還試圖想要坑陳明一把。

本來他口中的道哥,讓他開着車去路虎4s店對他的車進行保養,可是他竟然開車去兜風,正好到了這個路口,撞上了陳明的車。

如果他老老實實的開着這輛車,去路虎4s店保養,那這件事情也不會發生了。

反正如果他的老大知道了這件事,那是絕對不會輕易繞了他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