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因為這裡是靈聖強者的坐化之地,是許多強大的靈聖最後的旅途。」,影有些悲傷的低著頭,眼裡滿是落寞。

「當初主人就是在這裡逝去的,這裡也藏著許許多多的秘密,只不過許多都無法解開。而且,只要修為超過靈皇境,就只能進來不能出去。」

「而這裡也是那些靈聖殘留自己傳承的地方,因為他們知道,只有在這裡,才不會讓自己的傳承被他人奪走,不過那些東西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才有可能得到的,也就是考驗。」

「難怪,老師說我們修為達到靈皇境,就給我們一個機緣,越接近靈皇巔峰,也就越是有幾率通過考驗,獲得自己的機緣。」,歐陽玄恍然大悟,口中說道。

「不行,雖然流逝的速度變慢了,可是我還是在流逝。」,伏蒼留下一句話,就鑽回了歐陽玄的精神海。

「當然了,這裡並不能溫養靈魂。」,影飄到歐陽玄面前道:「走吧,我們該去找主人的葬地了。」

「嗯。」,歐陽玄點點頭,跟在影的後面。

「對了影,這個空間似乎跟我們的不一樣,明明別的都相同,可是怎麼會時間一天只比外面一個小時?」,半路上,歐陽玄向身前的影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主人當初開出這個空間,不過是為了達成自己對光族許下的諾言,不將傳承交給他人,而他們也不許再打壓暗族的人。」

「這個空間是暗夜聖者開出來的!」,歐陽玄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說道。

「是的,包括這裡的時間和外界不一樣,也是主人的傑作,我想,可能就是因為這些原因,那些靈聖強者才願意選擇這裡坐化吧。」

「真是太強大了,竟然可以自己開出一片空間!」,歐陽玄任然沉浸在驚奇中。

「有實力,就沒什麼不可以。」,影淡淡的說了一句,加速往前飛去。

「對了,為什麼暗夜聖者要將自己的葬地弄成移動的呢?」

「為了不讓人輕易地得到他的傳承,而且也為了增加考驗的難度。」,影回頭看了他一眼說道。

「而我現在也不過能夠感受到一絲氣息,而且後面的考驗,我就幫不上什麼忙了。」

「嘿嘿,影,後面有什麼考驗,跟我說說唄?」,歐陽玄嘿嘿一笑,一下跑到了影的前面。

「不行,先不說我知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也不能告訴你,主人說過,想要他的傳承,就要證明自己有這份實力才行。」

面對歐陽玄一臉討好的表情,影一口回絕,目光嚴厲的看著他。

「開玩笑的,我一定會通過考驗的。」,歐陽玄看到影似乎不是在開玩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

「走吧。」,影沒有多說話,繼續向前飛著。

荒涼無盡的空間里,歐陽玄就這樣跟著影不斷的移動,就像是繞圈,甚至有時候影會突然停下。

「影,怎麼了嗎?」,歐陽玄看著面前再一次停下的影,上前看了他一眼,問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影皺著眉,一臉嚴肅的搖了搖頭。

「不對,怎麼感覺這麼奇怪?!」,突然,他的雙眼一瞪,心頭多了一絲不安。 正在繼續前行的影突然感受到心中的一絲不安,覺得自己似乎忘記了什麼東西,卻想不起來有什麼不符的地方。

「還有多久才到啊。」,歐陽玄走了許久,有些不耐煩。

這也不能怪他,畢竟天上的月亮都已經掛在了半空中,因為這個空間內沒有雲彩,所以月光鋪滿了大地,是誰走了這麼久,都會有些心煩。

「唉,沒辦法,主人的葬地一段時間就會換一個地方,說不準會停留在哪裡,停留多長的時間。」,就連影也有些無奈。

「唉,為什麼公孫老師可以去到那裡。」,歐陽玄嘆了口氣。

「那是他運氣好!」,影聳了聳肩,「他進來的時候,主人的葬地剛好就在入口不遠的地方,那個傢伙看到主人的葬地最特殊,心想著好東西一定很多,這才進去的。」

「還能這樣?」,歐陽玄苦笑著搖了搖頭,他也不得不感嘆公孫俊的運氣為什麼會這麼好。

「哼,如果不是他,我也不會離開那裡這麼久。」,影有些氣憤的擺了擺手道:「算了,不提他了,繼續走吧。」

歐陽玄有些好笑的跟了上去,看著不斷路過的一個個強者的墳地,突然覺得這裡有一些陰森。

「嘶,奇怪,為什麼會覺得有些冷?」,奔跑中的歐陽玄突然覺得脊背一涼,一股涼意湧上天靈。

「冷?」,影也停了下來,回過頭,看著歐陽玄。

「是啊,突然就覺得很冷。」,歐陽玄用手摩擦著手臂,企圖讓自己暖和一些。

「不正常啊,按理說,你怎麼會覺得冷?」

影說的沒錯,歐陽玄已經是修鍊之人,如果外界的環境有什麼變化,都會主動通過調動靈力來調節,而不會感覺到冷,可是現在卻在這裡縮成一團。

「不對,你是覺得哪裡冷!?」,影似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飛到他的跟前問道。

「我也說不清,就是覺得很冷,不像是身上的冷。」,歐陽玄哈了一口氣,卻並沒有看到哈出來的蒸汽。

「不是因為溫度…」,想起小時候並沒有修鍊,一到冬天也會有這麼冷的時候,可是那個時候哈出來的空氣都會形成白白的蒸汽。

「不是因為溫度,難道還是因為靈魂?」,影奇怪的看著他。

「靈魂…」,突然影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抬頭看了看天空中的滿月,本該是泛黃的月亮,現在卻似乎染上了一層冰霜!

「遭了。」

「怎麼了嗎?」,歐陽玄看向他。

「我沒想過,你的運氣會這麼差…」,影有些喃喃的自語道。

「運氣差?」,歐陽玄有些摸不著頭腦。他不明白影的意思。

「快!快走!不要停下來!」,影回過神,向歐陽玄吼道。

「哦,好。」 藥手回春 ,歐陽玄急忙站了起來,跟著影前進。

「到底怎麼了?」

「唉。」,影嘆了口氣,心中也有些自責,「怪我不好,太久沒有在這裡,我都忘了這件事情了。」

「因為這裡到處都是坐化的強者的屍體,所以陰氣十分濃郁,這些陰氣平日里並不會為人所用。」

「可是另外有一些人,並不是來這裡等著自己坐化,而是因為貪圖這裡的強者留下的傳承,而來到這裡。」

「難道他們不知道超過靈帝的修為一旦到了這裡就出不去了嗎?」,歐陽玄一邊快速的奔跑,一邊問道。

「唉,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影嘆了口氣,接著說道:「而那些傢伙,生前也都是一等一的強者,枉死後,有些精神力強大的人就會化作荒魂,吸收這裡的陰氣!」

「吸收這裡的陰氣!?」,歐陽玄瞳孔一縮,這樣做的結果不用影多做解釋他也能夠想到。

「是的,而且月圓之夜,這裡的陰氣達到最巔峰的時候,他們就會出來,將藉由月光引動的陰氣吸收,來壯大自己。這也是主人預先設下能進入這裡的條件的原因,因為這樣就會吸引有野心的人過來,卻出不去,為這裡守護,也是一種考驗。」

「所以,你會這麼冷,不是因為溫度下降的太多,而是這股陰氣直逼靈魂。」,影回頭看向他,眼神里充斥著恐懼。

「那些荒魂雖然只是靈魂體,可是卻也保留著一些生前的能力,甚至修為和攻擊手段!而且對生靈極為排斥,如果讓他們發現你…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那秦壽他們怎麼辦?!」,歐陽玄看到影一臉驚恐,突然想起霸凌天等人同自己一樣,如果荒魂會找上自己,也必定會找上他們!

「我們現在沒有心思顧及他們了。」

影說的沒錯,現在他們自身都正處於危險,即使霸凌天等人遇到危險,也沒辦法幫助他們。

「影,如果那些荒魂找到了我們,我們該怎麼辦?」,為了以防萬一,歐陽玄覺得還是問一下保險。

「那些傢伙都是靈魂,普通的拳頭和刀劍是不會對他們受傷的,而你的靈力有限這裡無法恢復,所以我們只能跑,否則你我都有危險。」,影顧不上回頭,朝著暗夜聖者的葬地疾馳。

歐陽玄調動靈力,忍著身上的寒冷,跟了上去。

「難道就沒有辦法對付他們?」,歐陽玄不死心的問道。

「有,那就是等著天亮,他們怕陽光。」,影幽幽的飄出來一句。

「你這不等於沒說嗎?」,歐陽玄抿了抿嘴,「等到天亮,屍體都涼了。」

「額,他們有一定的實力,可是似乎不太聰明。」

「不太聰明!」,歐陽玄眼睛一亮!如果那些荒魂有高強的實力又足夠聰明,恐怕他們就真的死定了。

「哎呀,你小子別那麼多話,我們快點到主人的葬地,就會快點安全。」,影焦急的看著他,「你問那麼多那麼仔細幹嘛,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要不要我再告訴你它們長什麼樣子?」

「它是不是全身藍色,身體近乎透明,而且身上還有靈魂力擴散,都沒有下身,靠著上身到處飄蕩,有些手上更是有凝聚靈魂力所成的兵器?」

「咦?你怎麼知道?」,影挑了挑眉,看到歐陽玄臉上有些獃滯,問道:「你幹嘛把武器拿在手裡?」

「因為在你背後就有兩個荒魂…」 「我背後就有兩個……」

影身上一抖,彷彿那股寒冷也讓他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他慢慢的轉過身,臉上帶著驚恐和慌亂,看著面前的兩個高大的靈魂體。

「荒…荒魂…真的是荒魂。」,影的聲音有些喃喃,即使同樣是靈魂體的他,也對面前的兩個高大的藍色靈魂體感到恐懼。

「怎麼會?體型居然這麼大?」,歐陽玄一臉驚恐的看著面前的兩個荒魂,手上的長劍也握得更緊,即使影告訴過他,刀劍不可能傷害到它們,歐陽玄也想為自己多加一份安全感。

「影,怎麼辦?」,歐陽玄小聲的問道。

「那兩個傢伙好像還沒有發現我們,我們慢慢的撤走,換別的路。」,影看到那兩個荒魂還在閉目吸收陰氣,急忙小聲的說道。

「哦…」

歐陽玄點了點頭,看到其中一個荒魂正盤坐在那裡,身上的陰氣升騰,膝蓋上更是橫著一把太刀,背後有些發毛,立刻動身後撤。

咔嗒…!

因為太緊張和驚恐,他的動作太大,不小心將腳下一塊小石子踢到身後的一塊簡陋的石碑上。

「遭了…」

影驚恐的回過頭,他看到那兩個荒魂的眼睛動了動竟然都睜開了。

「跑!!!」

影留下了一句話,便鑽回了歐陽玄的精神海內。

「跑…快跑…」,歐陽玄顫抖著雙手,將長劍收了起來,二話不說,便撒丫子飛奔而去,也不管跑的方向,現在他的心裡,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

那兩個荒魂聽到聲音,睜開雙眼,竟然對視了一秒,其中那個拿著太刀的荒魂朝歐陽玄逃跑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再次閉上了眼睛。

而另一個荒魂卻在它重新閉眼后,扭頭看向歐陽玄奔跑的方向,臉上帶著一些不甘,卻還是起身,帶著不斷擴散的靈魂力,便呼嘯而去。

「快!再快點!!」,影在歐陽玄的腦海內,因為是靈魂體,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幫歐陽玄感知身後的危險。

歐陽玄用儘力氣,極速的奔跑著,甚至不敢回頭觀望,生怕自己一回頭,看到的會是那兩個荒魂充滿殺氣的臉。

「快!他追上來了!!」

影遠遠的就看到那個荒魂的身影不斷的放大,驚恐的喊道,甚至聲音都變得有些尖銳。

「可惡,不行了,根本比不上它的速度。」,影咬緊牙關,眼神里透露著一絲決然。

「快往旁邊跳!!」

歐陽玄腳下一動,朝一邊的墳墓跳去。

轟!!

他剛剛跳開,在他剛才的位置,就被一直半透明的大拳頭砸中,土石飛濺,打在了他的身上,顯得有些生疼。

「真可怕,僅僅是被擊飛的土石,都有這樣的力量。」,歐陽玄忍著痛,咬牙後退,拉開了距離。

「影,怎麼辦?」,歐陽玄明白,自己是跑不過面前的這個荒魂的。

「唉,能怎麼辦,有人要殺你,難道洗乾淨脖子等著嗎?」,影的眼神里透露著一些決然的瘋狂。

「哼,既然這個傢伙不給我們活路,那我們就自己打一條出來!」

「可是你不是說有些荒魂會繼承一些生前的實力嗎?怎麼打得過?」,歐陽玄再次將長劍拿在手裡,緊張的看著一擊未中,正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的荒魂,好像自己欠了他什麼似的。

「所以,這就要看你的運氣了。」,影平淡的說道,似乎決定聽從命運的安排。

「看個鬼!」,歐陽玄翻了個白眼。

「吼!!!」

荒魂能夠感受到,歐陽玄的身體里還有另外兩個靈魂,而且即使正在自己對面,也在和其中一個交流,本能的憤怒讓他對著歐陽玄大吼。

「快躲開!!」

歐陽玄一聽到影的話,就急忙向一旁躲去,不敢遲疑。

「他們的吼聲會有一定的精神力攻擊,會讓人眩暈,千萬不要硬抗,被正面吼到,可能我們就都完了!」,影補充道。

「嗯!」

不用他說歐陽玄也明白,一旦受到精神力攻擊,那麼自己和影可能真的會死在這裡。

「怎麼才能攻擊到他?」

「用靈力,不過效果不大。」,影搖了搖頭,「差點忘了告訴你,在這外面靈力是無法恢復的,除非你到達主人的葬地才有辦法。」

「在這外面靈力無法恢復?」,歐陽玄覺得自己的腦仁有些疼,光是解決這一個荒魂,恐怕就會讓自己消耗掉大半的靈力,可是卻沒有辦法恢復,這讓他很是難受。

轟!!

正在他難受的時候,對面的荒魂再一次用拳頭朝著他打來,嚇得他急忙在地上滾了一圈,躲開了攻擊。

「幸好我反應快。」,歐陽玄拍了拍胸脯,有些后怕的說道。

看到自己的攻擊又一次沒有攻擊到歐陽玄,荒魂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扭曲,竟然像是在生氣一樣!

「吼!!」,他對天大吼,一對大拳頭猛的揮出,一個黑色的攻擊朝著歐陽玄飛去!

「這是…靈技嗎?」,歐陽玄迅速調動靈力,用長劍甩手就是一道光刃,朝著那一道攻擊飛去。

影說過,這些傢伙害怕陽光,歐陽玄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如果真的可以傷害他們,那自己活下來的幾率就會大一些。

寶寶帶我混豪門 轟!!

光刃和黑色的攻擊相碰撞,發出巨大的響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