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埃爾定不負聖女所託。」這雪巫道。

「好,你去準備一下吧,明天一早就出發。」米婭道。

這雪巫身體化為一片片冰雪落下,身影卻是詭異的消失了。

就在這時,裡屋鑽出了一個腦袋,開口道:「娘,我也想去。」

「不行。」米婭想也不想的斥道。

「不是有埃爾雪巫在嗎?讓我去見識一下嘛。」安妮一陣風一樣竄了出來,嬌聲哀求道。

「安妮,你想都不要想,在你接受洗禮前,你哪都不能去。」米婭盯著女兒怒聲道。

安妮垮下臉,這麼好玩的事怎麼就不許她去呢?

「你如果打著溜出去的主意,我會在你洗禮后,送你到聖地面璧三年。」米婭顯然不是一般的了解女兒,警告道。

「知道了。」安妮垂頭喪氣道。

……

第二天一大早,寒風呼嘯,天地一片白茫。

巨大的雪花被猛烈的寒風捲成了雪屑,吹得令人睜不眼睛。

醫妃藥翻天 琳莎堡外,楚南領著一百巡衛如柱子一般站在風雪之中一動不動。

而旁邊,就是米婭手下的一百雪族軍士。

這些雪族軍士一個個都極其高大,氣勢驚人,他們在冰雪之中就如同魚兒在水中一樣,這是最適合他們生存的環境。

楚南看了一眼在冰雪中飄然如仙子般的米婭,這女人不愧是雪族聖女,在雪中這麼一看,確實帶著點仙氣。

隨即,楚南望向了一個白袍雪族女子,這女子都跟這些雪族男人一樣高大了,她身上的特異氣息告訴他,這應該就是一個雪巫。

那雪巫也望向了楚南,突然間,她的眼裡閃爍著一陣詭異的雪白寒光。

楚南的雙眸有一瞬間冰封的感覺,但隨即紫芒一閃,這雪巫頓時如若雷擊,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米婭將軍,你得給我一個解釋。」楚南怒火噴發,身上狂暴的氣勢撲天蓋地的朝那邊涌了過去,那本是站得筆直的雪族軍士一個個被衝擊得往後翻滾而去。

米婭一步踏出,抵禦著楚南狂暴的氣勢,心中暗驚,看來她還是小看了他。

「埃爾雪巫,給楚隊長道歉。」米婭厲聲道。

埃爾雪巫渾身一抖,沖楚南彎下腰,顫聲道:「請楚隊長原諒我的無知。」

劍道通神 「原諒?我若精神力稍弱一些,已經靈魂重創了,你們雪族自詡清高,實際卻是卑鄙無恥之輩。」楚南冷冷道,氣勢不僅沒有撤,反而又強上了幾分。

這時,那些雪族軍士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一個個臉上無光,沉默不語。

「埃爾雪巫,你回聖地天罰殿去,你的所作所為,帶給我們雪族的是恥辱。」米婭見楚南不依不饒,加之埃爾雪巫的行為確實十分惡劣,便一道光芒打進埃爾雪巫的額頭,讓她回聖地受罰去。

埃爾雪巫渾身都在顫抖,她只要想給楚南一個警告的,因為他給她的感覺並不是強大的人類,但沒有想到他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她朝米婭行了一禮,然後閃身消失了。

雖然楚南不知道聖地天罰殿是什麼,但看來是一個不小的懲罰,而且這雪巫走了,米婭之前的打算就要落空了。

「我親自帶隊,和你一樣,絕不出手。」米婭對楚南道。

「我沒意見。」楚南道。

兩支隊伍分成兩個不同的方向,在風雪交加之中各自前進,很快在風雪之中就再也看不到雙方了。

「停止前進。」楚南叫道。

一百巡衛立刻整齊劃一的停下來,等待著楚南的命令。

「放鬆心神,我帶你們橫穿過去。」楚南道。

楚南話聲一落,便直接封了這一百巡衛的六識,將他們吸入到了柴刀空間里。

幾乎與此同時,米婭叫停了一百雪族軍士,拿出了一塊寒煙籠罩的晶石,看著與她女兒安妮那塊差不多,但能量波動卻不在一個層次。

米婭激發出這晶石的能量,寒煙籠罩了一百雪族軍士,然後帶著他們直接遁入了冰雪之中。

楚南以極快的速度穿過了幾個敵占區,但是,他畢竟還是要繞道,比起直線距離穿過冰雪層直達目標的米婭一行人要慢上一些。

此時,楚南發現了目標,幾排寒冰搭建的營房,有人巡邏,周圍有觸髮式警戒陷阱。

楚南將一百巡衛從柴刀空間放了出來,解除他們封閉的六識。

這一百巡衛懵懂的你看我我看你,然後,葉老三差點跳了起來,看著前方的軍事據點道:「大人,我……我們到了?」

「不錯,按計劃行事,抓緊速度,那雪族聖女肯定有些手段的,沒有了雪巫估計也影響不了什麼。」楚南道。

「是,大人。」一百巡衛應道,各自拿出一件雪白的罩袍往身上一罩,立刻與天地的顏色融為了一體。

楚南在出發之前就與他們詳細講過怎麼實行計劃,並且演練過。

因此,一百巡衛沒有任何的猶豫,分成了四個隊伍開始包圍這個軍事據點。

半個時辰后,這個軍事據點突然有玄陣光芒一閃,直接被玄陣隔絕了開來。

隨即,一陣陣地動山搖的爆炸聲響起,這個軍事據點直接從這個世界上被抹去了。

很快,一百巡衛一個不少的出現在楚南的面前,一個個都意猶末盡,這就結束了?都還沒有過到癮呢。

而此時,米婭那一行人已經無聲無息的完成了任務,正在冰層中穿梭回返。

如果楚南按照原路回去的話,他輸定了。

這個時候,楚南卻是不慌不忙的再度將一百巡衛收入到柴刀空間里,然後身上傳來一陣空間波動,他的人已經消失在一個空間裂縫中。

就在楚南消失后不久,一道道強者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射來。

「封鎖方圓五百里範圍,挖地三尺也得給我將人找出來撕碎。」一個全身籠罩在厚重灰色重鎧中的將軍氣急敗壞道。

琳莎堡外,米婭帶著一百雪族軍士瞬間從冰雪層中竄出,她已經想像到楚南手下一百巡衛****著身子跪在琳莎堡大街上時的情景了,並且楚南跪在她的面前舔她的靴子,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一想到這裡,竟然有些過度的興奮,這種興奮讓她的下體都有些濕潤了。

只是,她的想像還沒完,她以及她身後一百雪族軍士就僵住了,因為楚南和他的一百巡衛就等在不遠處,以勝利者的姿態驕傲的望著他們。

「不可能,他們怎麼會這麼快?」米婭不敢置通道。

「將軍,他們會不會根本沒有出發去完全任務。」一個雪族軍士道。

米婭心中卻知道這恐怕不太可能,看他們臉上的神情就能看出來了。

「你輸了,米婭將軍。」楚南在風雪中笑著道。

「起碼要讓我輸得心服口服,交換玄影石。」米婭淡淡道,沒有讓心裡的情緒顯現在臉上。

楚南將玄影石丟了過去,順便接過米婭丟來的玄影石。

米婭激發出玄影石的影像一看,就知道楚南是真的完全了任務了。

「你還真是奢侈,用六級玄陣套陣還有珍貴無比的高級玄力炸彈,不過我很好奇你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怎麼會這麼快回來的。」米婭問。

「我自有我的辦法,你只要知道你輸了就行了。」楚南道。

米婭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氣,對那一百雪族軍人道:「通通脫光衣服,跪到琳莎堡大街上去,不跪夠一天一夜不許起身。」

那一百雪族軍人也光棍,還真的照做了,脫光了衣服甩著下身那東西跑進了琳莎堡。

楚南一行人跟在後面看熱鬧,果真見到這一百雪族軍人赤果果的跪在琳莎堡的主街道上,引來了一片嘩然之色,然後無數人跑出來看熱鬧。

「你滿意了吧。」米婭心中鬱結,但輸了就是輸了,她不是輸不起的人。

「米婭將軍,你似乎還忘了什麼。」楚南笑嘻嘻的道,目光盯在米婭那紅艷艷的嘴唇上,這小嘴,滋味應該不錯。

米婭心一跳,難道真的要這樣……

也罷,她這雪域聖女反正也當到頭了,若不是老族長力保,她早在當初懷上安妮時就被賜死了。

米婭在無數雙目光的注視下,走到楚南的面前,捧著他的臉,小嘴有些霸道的吻了上去。

楚南呆了一下,這是你占本少爺便宜吧。

米婭移開嘴唇,轉身就要走。

但就在這時,楚南伸手抓住米婭的手腕,往懷裡一帶,大嘴再度吻了上去,這才是他贏的彩頭。

兩個人旁若無人的擁吻,讓大街上無論是人類還是雪族都石化了,這不是真的,這肯定不是真的,他們看到的是幻像。

良久,兩人的唇才分開,米婭的唇被吸得有些紅腫,嬌艷欲滴,特別是她此時的目光,迷離水盈,就像是陷入了一個美好的夢境中還沒有清醒過來。

「要不要再來一次。」楚南笑道。

米婭頓時清醒過來,環首看了一圈石化的人群,眸中的水意冰封了起來,她面無表情的對楚南道:「我欠的還清了,以後別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米婭消失了,而楚南卻是對身後的一百巡衛哈哈一笑,道:「小的們,跟老子回營。」

「大人威武!」一百巡衛高昂著腦袋大吼道,自豪之情溢於言表,看看他們跟的大人,那怎一個牛字能說明,你們不敢惹的雪族,他們的將軍,聖女不是拜倒在我家大人的大長腿下。

楚南帶著一百巡衛的回營,也引來了營地里眾將軍的圍觀,雖然他們不知道他們跟雪族族軍之間賭了什麼,但他們知道楚南他們贏了,而且聖女當街獻吻,這簡直叫他們不敢相信,看楚南的目光都跟看天神一樣。

這件事不僅轟動了整個琳莎堡,並且被蕭劍當成軍情上報上去了,很快就在寒冥大陸所有輝煌帝國駐軍間傳遍了,讓楚南在軍中的威望就這麼攀升到了許多將軍都沒有達到的程度。

此時,楚南一行人的營地里,他那一百巡衛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被營里的將士百般奉承,拉去喝酒打屁了。

韓雪兒找到了楚南,神情有些幽怨。

「楚大哥,你這樣真的好嗎?」韓雪兒幽幽道。

「啊?」楚南又開始裝傻了。

「你才來琳莎堡多久,就佔了雪族聖女的便宜,我猜我姐和白姐姐她們也在寒冥大陸呢。」韓雪兒道。

「我占她的便宜?我看是她佔了我的便宜,你是沒見她那如狼似虎的樣子。」楚南嘿嘿笑道。

「楚大哥,我真的很差嗎?」韓雪兒道。

楚南輕嘆一聲,在她的額頭上輕彈了一下,道:「怎麼會呢?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優秀。」

「那為什麼?你身邊有這麼多的女人,為什麼就不肯接受我呢?」韓雪兒的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她不明白,像楚南這樣並不專情的男人,甚至可以說對美女沒會免疫力的男人為什麼偏偏就要逃避她對他的感情。

為什麼呢?楚南也在心裡問自己。

或許,無論是對白竹筠還是韓凝兒,因為她們一開始沒有對他付出過真情,所以他對她們多多少少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但是,韓雪兒這樣對他抱著最原始純凈感情的女人,他總有一種不忍去褻瀆的情緒,生怕會污染純凈的她的心靈。

只是,這些話,楚南沒法和韓雪兒這麼說。

「如果……一年之後你還不後悔將感情放在我的身上,我就踏著七彩祥雲來娶你。」楚南拉著韓雪兒的手,望著她的眼睛緩緩道。營里的將士百般奉承,拉去喝酒打屁了。

韓雪兒找到了楚南,神情有些幽怨。

「楚大哥,你這樣真的好嗎?」韓雪兒幽幽道。

「啊?」楚南又開始裝傻了。

「你才來琳莎堡多久,就佔了雪族聖女的便宜,我猜我姐和白姐姐她們也在寒冥大陸呢。」韓雪兒道。

「我占她的便宜?我看是她佔了我的便宜,你是沒見她那如狼似虎的樣子。」楚南嘿嘿笑道。

「楚大哥,我真的很差嗎?」韓雪兒道。

楚南輕嘆一聲,在她的額頭上輕彈了一下,道:「怎麼會呢?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優秀。」

「那為什麼?你身邊有這麼多的女人,為什麼就不肯接受我呢?」韓雪兒的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她不明白,像楚南這樣並不專情的男人,甚至可以說對美女沒會免疫力的男人為什麼偏偏就要逃避她對他的感情。

為什麼呢?楚南也在心裡問自己。

或許,無論是對白竹筠還是韓凝兒,因為她們一開始沒有對他付出過真情,所以他對她們多多少少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但是,韓雪兒這樣對他抱著最原始純凈感情的女人,他總有一種不忍去褻瀆的情緒,生怕會污染純凈的她的心靈。

只是,這些話,楚南沒法和韓雪兒這麼說。

「如果……一年之後你還不後悔將感情放在我的身上,我就踏著七彩祥雲來娶你。」楚南拉著韓雪兒的手,望著她的眼睛緩緩道。



… ?雪族一百族軍裸身跪了一天一夜,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而雪族聖女米婭當街與輝煌帝國一個軍官擁吻的消息更是愈傳愈烈。

楚南沒有去管這些事非,也嚴格要求手下一百巡衛不得去理會,並且對他們以更加嚴苛的標準進行訓練。

時不時地,楚南拉著這一百巡衛出去溜達一圈,遇上小股的敵軍就殲滅,遇上稍大的一些就進行襲擾,埋伏,他自己幾乎是不出手的,只是冷眼看著他們在生死邊緣掙扎。

經過幾次鮮血的洗禮后,這一百巡衛明顯的快速成長起來,他們懂得了相互守護,懂得了共同進退,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發揮出最強的實力,才能保住自己及戰友的性命。

他們中的每一個人,包括實力最強的葉老三,都受過重創,每一個都感覺到死神勒住脖子時的感覺。

正因為這樣,他們無比珍惜生命,但卻更加悍不畏死。

聽起來似乎挺矛盾,那是因為他們知道,你若不想死,就要比敵人更不怕死。

時間轉眼間過去了近一個月,這段時間,楚南沒有再見到雪族的米婭將軍,也沒有再見到她的女兒安妮。

經過那一次賭鬥之後,雪族族軍與帝**的關係沒有更融洽,但卻沒有像平常一樣時不時的起衝突,雪族族軍可以說是忍氣吞聲了。

楚南坐在蕭劍的辦公桌上,恐怕這裡也只有他敢在蕭劍面前這麼隨意。

「最近我們與敵軍的衝突越來越激烈了,次數也越來越多,我還遇到了幾波不屬於軍中的高手,我猜測星月帝國與亞美亞拉聯合王國中的天才也加入了戰場,和我們輝煌帝國的天才們爭鋒呢。」楚南對蕭劍道。

「是啊,我們帝**有幾位將軍被對方的高手潛入刺殺,這局勢是越發的混亂了,我看全面戰爭也不遠了。」蕭劍皺著眉頭道。

「全面戰爭還需要一個引子,現在雙方都有所顧忌。」楚南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