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多謝。」

心底雖然好奇,卻也不會作出勉強予藤的事情,雲念倒覺得,私隱不說出口,是每個人的權利。

雲念想到了一件事,當年在那個山洞裏,跟蕭蕭苟活的時候,曾經撿到過一卷捲軸,上面刻着青雅五訣。

如今,這個捲軸還躺在自己的空間里呢。

雲念拿出來,但是捲軸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她從大靈者開始,每進階一次,就拿出來看一次。

結果呢,每一次這個捲軸都紋絲不動,她都有些懷疑,這捲軸是不是看自己不順眼,才這般。

此刻,她依然覺得這捲軸不是看她不順眼,而是要求太高。

她注入靈力,這捲軸半點沒有想要展開的樣子,予藤看到清雅五訣倒是內心大受震動。

他這一刻,可是十分肯定,這個主人,就是主人,但是現在,想來主人也沒有任何記憶,那他,就暫時先修鍊好了。

不要打亂主人的成長

那場戰鬥,絕對不是結束,他很清楚。

既然主人能重新歸來,而他們也跟主人的緣分,這麼密切相連,那就代表,戰爭還未結束。

或許是重新逆轉的開始。

予藤十分不安,因為是雲念的契約獸,所以情緒直接反饋給了雲念,雲念分神看着予藤,「你是看着這個捲軸,覺得不安嗎?」

予藤點頭,又搖搖頭。

因為沒有五官,就只看到那朵花憨態可掬,雲念卻能感受到他情緒的。

手指在他花朵上安撫的敲了敲,「別擔心,我現在還不能修鍊,我收回去就是了。」

予藤搖頭,「我不是害怕,而且清雅五訣,要修鍊的話,主子還有得修鍊。」

雲念從這話里,聽出了一些不對勁,「此話怎講啊?」

「主人,一般要實力突破靈王,才能觸碰到清雅五訣的入門級,清雅五訣,是很厲害的功法,主人你真厲害,居然能得到這麼厲害的東西。」

雲念可沒被他的話弄昏頭,眯起眼睛,「予藤,來,好好跟我說說,你是如何知道的?

這清雅五訣的事情,你想必知道得不少吧,說說你知道的啊,大家分享一下,免得我抓黑。」

予藤:「……」

感覺自己被套路了。

而且自己坑了自己。

好生氣。

予藤沉默了也不想說話,雲念也不逼迫,「這是怎麼了?」

予藤,「容我想想怎麼跟主子說謊話,主子會信我。」

「行了,我並非也一定要知道,你既不想說,那就不說了,等你想說的時候,在說。」

予藤,「主子能修鍊之後,我一定說,知無不言。」

雲念笑笑,「沒人來過吧?」

「無人。」

雲念這心剛放下,就聽到外面傳來匆匆的腳步聲,「主子,九皇子那邊情況很不好,小主子讓您過去看一眼。」

雲森聲音有些急,若非情況實在是壓不住,他們肯定不會來麻煩自己,雲念也顧不什麼,匆匆起身就往雲蕭的院子趕。

軒轅執的情況,比她預想中的更糟糕。

綠色的紋路,幾乎爬滿了他整張臉,襯得他的臉猙獰得嚇人,而且一雙眼睛全是血絲,紅得心驚。

他像是失去意識的野獸,完全不能控制住自己,好在軒轅執之前給自己準備了禁錮自己的東西,否則,這裏的動靜,將會極大。

指不定,會壞事。

這麼一想,雲念心焦了幾分,雲蕭小臉一片擔憂,前面九次,軒轅執雖然每一次都很痛苦,卻從未失去過理智。

可這次。

雲蕭很擔憂,下意識的就過來抓住了雲念的手指,「哥哥,大哥他……」

他沒事吧。

這幾個字,實在是說不出口,都這樣了,怎麼會沒事。

雲念安撫的捏了捏他的小手,「別擔心,有我在。」

雲蕭點點頭。

雲念鬆開他的手,蹲到軒轅執面前,軒轅執時而清醒,時而猙獰,清醒的時候,眼神並不兇狠,就是紅得讓人心軟。

而猙獰的時候,真箇人就是正兒八經的野獸,恨不得將眼前的東西,全數撕碎。

軒轅執內心在清醒的時候,備受煎熬。

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大概是不想看到自己在雲念面前,居然這麼猙獰,讓少年小小年紀,看到自己這麼臟污的一面。

「打暈我。」

再次清醒意識佔據上風的時候,軒轅執叮囑了雲念一句。

雲念先是一愣,隨即看着他紅得讓人心軟的眼睛,唇瓣輕啟。

「好。」

軒轅執露出一抹輕鬆的笑。

雲念往浴桶里加入了集中藥材,臉色很差,雲蕭總覺得還是擔憂,「哥哥,大哥,真的可以沒事嗎?」

雲念,「你放心,我會救好他,只是沒想到,給九皇子下毒的人,會這麼狠毒。」

這話不多解釋,大家都明白了,或許從一開始認知中,就出現了偏差,毒中毒。

解毒反而是加快軒轅執的死亡。

意識到這一點,雲蕭臉色變得慘白不已,但是見雲念在用心救治,他不敢去打擾雲念。

只能默默的站在一邊,死死拽著雲森的手,他畢竟還小,經歷得也不多,所以擔心、焦慮都寫在臉上。

這次情況跟之前不一樣,雲森卻握住了他的小手,安撫道,「小主子別擔心,你也知道主子的能力有多強,她說有她在,就一定不會有事。」

九皇子跟他們莫名其妙的就有了牽扯,而且九皇子還救過主子,所以不管怎麼說,他們倒是也不希望九皇子出事。

這毒性的發作,實在是沒有道理,主子說惡毒,那必定是不好熬的。

雲蕭並沒有因為雲森的安慰,而心情放鬆,他反而越發擔心,因為軒轅執臉上的綠紋,開始暴漲,讓他整張臉看起來都有些嚇人。

雲蕭鬆開雲森的手,走到雲念身邊。

雲念將藥材重新丟進浴桶后,手心附在軒轅執的胸膛上,靈力從掌心浸入軒轅執體內,軒轅執體內的靈力四處亂竄,而且還非常排斥雲念的入侵。

雲念實力不如軒轅執強大,或者說,差很多,所以臉色刷一下變得慘白。

雲蕭臉色一變,「哥哥。」

聲音焦急,擔憂。

那股排斥之力,似乎有所收斂,軒轅執面色依然痛苦,但是體內亂竄和排斥雲念的靈力,漸漸溫順了起來,讓雲念引導那些亂竄的靈力,往靈根去。

雲念有些錯愕的看着軒轅執的臉,明明是一個暈倒的人,沒想到自制力卻這麼強大。

雲念引導著軒轅執的靈力一路往靈根而去,看到軒轅執靈根那一刻,她微微錯愕,隨即震驚不已。 林天霄收起神識后,有些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休息了近十分鐘,靈魂處傳來的疲倦之感方才消退。

「看來以後,這個神識得少用啊!不知道對身體其他地方是否有影響?」

隨後他再次內視自己的身體。

「咦?這是?」

林天霄表情狐疑,然後調動全身靈力,打出一拳。

「靈力變多了一些,修為竟然漲了,已經到了八階玄兵巔峰了。」林天霄有些難以置信地看着他體內即將全部打通的第八條小玄脈。

通常情況來說,是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畢竟他並沒有用靈力衝擊這條玄脈,但是為什麼快被打通了呢?

「是仙晶對這具身體的改造還沒有完全體現出來嗎?還是之前觀看紫色晶核走神的原因?」林天霄此時也有些糊塗了,內心有些拿捏不準。

不待他細想,另一個怪異的事情再次衝擊着他的認知。

在他沒有控制的情況下,身體內的靈力自主地恢復著。

本來林天霄是不會發現這個現象的,畢竟之前,他身體內的靈力基本已經飽和。

但是剛剛打出一拳以後,身體內的靈力消耗了不少。原本這些消耗的靈力,是需要他自己通過吸收外界的靈力,或者一些靈物,比如靈石,靈藥補充回來的。

讓他沒想到的是:在他沒有任何動作的情況下,他體內有東西在補充他的靈力,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內,靈力已經恢復了一半,所以他追蹤溯源,最終發現了關鍵點。

原來這股靈力來自他體內意識海中的那顆仙晶。此時,仙晶中的仙元,正在快速補充着他體內消耗的靈力。

林天霄開始嘗試吸納外界的靈力,他發現自己吸納靈力的速度,比仙晶補充靈力的速度慢了數倍不止。

當然這跟他這處紫霄院的靈力稀薄也有一定的關係。但不得不說,仙晶補充靈力是非常快速的。而且他此時沒有感覺到絲毫的不適。

這一發現讓林天霄幸福感爆棚,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

「尼瑪,這是開掛了啊。難道我的人生從此就『噌』『噌』『噌』的直線往上了?」

林天霄正憧憬著,仙晶源源不斷的給自己體內提供靈力,然後衝擊自己的玄脈,隨後修為一路暴漲的情景。

「咔」

如機器卡殼一般,傳過來的靈力慢了許多,而最後更是熄火了。仙晶停止了靈力的輸送。

林天霄也在這時回神,此時體內的靈力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隨後他看向第八條小玄脈。

「嗯?怎麼還是之前的樣子?沒有繼續衝擊玄脈?難道我想的不對?」林天霄的表情疑惑,種種疑問在心中升起。

「那就再試一次。」

林天霄調整狀態,再次調動全身的靈力,準備再次出拳。就在他調動全部靈力,準備全力一擊的時候,他卻忽然停了下來。

「我倒是把《無極》給忘記,這次用《無極》試試。雖然心法可以修鍊,但也不知道威力在這個世界如何?」此時林天霄心中也有些忐忑,畢竟他也不確定是否能夠施展出來。

抱着懷疑的心態,林天霄周身的靈力被調起,像右臂匯聚而去,靈力在其表面纏繞。

「《無極》第一重,千鈞之力!」

靈力纏繞的右臂,全力的一拳,傾盡而出,帶起陣陣氣浪,重重的打在了牆上。

「砰!」

牆面粉碎,氣浪翻滾,帶起塵埃,露出裏面的青玄石。而此時偌大的青玄石上,有一個凹陷的拳印。

「咔,咔……」

多條裂紋以拳印為中心向四周蔓延開來。

青玄石是落霄大陸一種特殊的建築石材。此石具有冬暖夏涼,滋養身體的效果,所以得到很多大家族的喜愛。青玄石堅韌無比,即便一般玄士修為的人,也不一定打出裂痕,由此可見這一拳的巨大威力。

「我靠,麒麟臂啊!」

對於青玄石,林天霄顯然是知道的,怔怔地看着牆上的拳印,不由出聲叫道。

這一聲響立刻引來了福伯,瞬間就來到林天霄的門外,輕輕地敲了敲房門。

「少爺,剛剛聽見你房間有異響。少爺,你沒事吧?」

福伯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聲音中滿是疑惑和擔心,也有絲許的警惕。

「哦,福伯,我沒事,只是碰倒了點東西,不用擔心,你下去吧。」林天霄連忙回道,臉色憋得如豬肝一樣。

福伯在聽到林天霄的聲音以後,放心了不少,但是心中的疑惑不減,狐疑地退了下去。

「嘶,卧槽,真他媽的疼。」

待得福伯走後,林天霄呼出一口濁氣,表情抽搐地低聲說道,隨後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此時,林天霄的右拳微微地顫抖著,血肉模糊,鮮血順着指尖留下。而右臂上,皮膚表面絲絲血管爆裂,血珠冒出,一片鮮紅。全身都有些被撕裂的感覺,皮膚表面佈滿血絲。撕裂般的疼痛,讓他原本英俊的臉龐略顯猙獰。

「還好最後時刻靈力耗盡,要不然這右臂說不定就廢了啊,說不定身體都會有所損傷。」

林天霄此時一半欣喜,一半后怕。

欣喜的是,《無極》在這個世界不但可以使用的,而且他還發現,其威力也比以前大了多倍。甚至有種錯覺,感覺自己發出的第一重的力量,趕上了前世兩三重的力量。

而後怕的是,以他目前的八階玄兵巔峰的修為,竟然只能勉強發出一拳,僅僅一拳,就把體內的靈力消耗殆盡。

更重要的是,此拳對身體的負擔太重了。剛剛如果靈力再多一點的話,右臂很有可能被撕裂。他這具身體還是被仙晶改造過的,如果換做常人,豈不是整條右臂就廢了,更嚴重的話,可能身體都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