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魔無相亦無心,他化自在誦梵音。」

「魔相。」

「神王叩首折氣運,大羅金仙永沉淪。」

「神相。」

隨著閻王帝君口誦神音,他的身後出現了三尊法相,手持拂塵的天仙,魔焰滔天的天魔,神威煌煌的神祇。

天仙,天魔,神祇,對著閻王帝君結了一個古老的神印,俯首執禮。

面對此時神威蓋世的閻王帝君,李太清第一次臉面凝重了起來,他感覺到這三尊法相給他帶來了一絲威脅感,就像是一不小心他就會陰溝裡翻船的感覺。

而隨著三尊法相的出現,天地間無數隱秘之處,無數人演算之後皆口吐鮮血。。 「寶玉的玉呢?」

白瑾逗完了女兒,湊到妻子的耳邊小聲問,她已聽妻子說了那玉,此時想親眼看一看。

「這呢,老是拿在手裏怕被別人發現!」

楊素媛從吳瑧脖子裏抽出一條紅繩,下面正墜著一塊瑩白剔透玉。

吳瑧現在改名白瑧了,雖她本人此時並不知情。

白瑧看着紅繩上墜的玉牌,心說怎麼今日覺得不得勁,原來手裏抓的玉牌沒了,還好掛在脖子上,這可是她保命的東西。伸手便要去抓玲瓏玉牌,可惜她胳膊卻不夠長,夫妻二人只顧著打量這玉牌,並未搭理她。

玉牌觸手生溫,上面雲紋流動,似有殿宇若隱若現,背面浮雕著四個二人並不認識的字。

白瑾摸了摸玉牌,只覺身體一顫,一股暖流順着經脈流轉,身上的傷勢似是好了許多,面色也比剛才好看了些許,他怔怔的看着手中的玉牌,驚嘆世間竟有此等療傷寶物。

回過神來,將玉牌重新塞到女兒衣內。一隻手握著女兒的小手,一隻手握著妻子的縴手,只覺歲月靜好,此時無聲勝有聲。

「你比我懂得多,這天生帶來的寶物,功用非比尋常,我摸一摸,身上的傷勢好了大半,幸而有回生果遮掩,清一仙長不會深究。

但玉牌的事一定要保密,要不然我們的女兒……」此時白瑾不如何說,若是讓他詆毀自己的救命恩人也是不能的。

「我知道,那日仙長就在門外,他沒發現異常,想來這寶物靈光內斂,不碰不能發現異常!」

玲瓏玉牌已產生靈性,雖是懵懵懂懂,但它很是親近白瑧的氣息。夫妻二人身上帶了白瑧的氣息,玲瓏玉牌這才對他們二人有些親近,探到白瑾身受重傷,遂出手相助,其他人玉牌卻是不會幫忙的。

別人拿了這玉牌也就是一普通玉牌,不過此次玲瓏玉牌僅有的能量也消耗完了。

夫妻二人在別院住了十多天,才隨着清一道君前往青雲派,同行的還有小茹。自家新得的小徒孫寶玉很喜歡小茹的靈獸奶,清一道君也就同意了帶上小茹姑娘。

妙玉真君在白瑾醒的當天就乘傳送陣回了青雲派,並未帶走自己的徒弟,因而羅良才與夫妻二人同行。

飛舟在玉霄殿外的廣場降落,下了飛舟,早有弟子等候在旁,弟子領着幾人穿過殿前的廣場。

在飛舟上時便覺這是仙家勝境,此時幾人沉默的走在寬闊的廣場上,足下是刻着繁複花紋的玉磚,遠處兩層仙宮如隱在虛無縹緲的雲端,感受着濃郁的靈氣灌入身體,幾人心下激動難掩。

夫妻二人踏進玉霄殿的瞬間,迎來了各式各樣打量的眼神,快速看了一眼高座上的修士,二人躬身行禮,心下被眼前的陣仗威懾,密密麻麻的高階修士,分坐兩旁,足有二三十位。

羅良才還好些,畢竟參加過幾次門派的大型儀式,見識過如此面。

白瑾與楊素媛此時秉著呼吸,只覺頭皮發麻,雖說長老們並沒有釋放威壓,但頂着他們如此多雙眼睛打量也頗有壓力。

他們二人如今的修為,對於在座的諸位長老來說如米粒之光,只就幾十位高階修士的氣勢也讓他們喘不過氣來。

白瑧倒是無所覺,她扭著脖子,睜大一雙圓溜溜的黑眼,看着這一圈玉樹臨風、仙風道骨的男神女神們,這修仙真不是白修的,竟沒有一個丑的。

男的不是丰神俊朗就是慈眉善目,女的婀娜多姿,甚為養眼,對於一向愛美人的白瑧來說,真是一大福利,當下手舞足蹈起來,她不會承認她只是個顏控。

妙月掌門看見女娃懷中的襁褓,不禁來了興緻。他今日心情甚好,揮了揮衣袖,包裹着小毯子的白瑧就輕輕緩緩的飛到空中。

白瑧驚得張了張小嘴,扭頭四處張望,小眉頭擰了起來。所說早有心裏準備,可她飛在半空中,心裏很是沒安全感,小手不禁握成了拳。

掌門接過呆愣愣的娃娃托在自己膝頭,點了點小娃娃的額頭,眉目舒展開來。

「是個乖巧的娃娃!」

眼前這個白鬍子老頭,發須皆白,盯着她的雙眼彤彤有神,麵皮光滑紅潤,實在看不出是個老人。

不過從他的位置看來,他的地位似是不低,或許便是掌門之類的大人物,當下討好的對他眨眨眼,咧開嘴咯咯笑出聲。

雖然心下卻鄙視她這個一大把年紀的人,但為了以後過得舒心,為五斗米折腰,也是可以的,就是無恥罷了。

眾位長老聽聞這笑聲,也紛紛側目。這小女娃子不錯啊,小小的一團竟不怕他們的威勢,比下方的兩大人還強些。

眾人已隱晦的將下方二人打量了一番,表現得還算鎮定,根骨似是也不錯,年齡也不算太大,畢竟是剛從凡人界出來的。

二人不知他們的底細已經被在座的諸位查得底朝天,就是楊素媛的楊家也被查了一遍。

清一道君對着掌門微微頷首,妙月掌門看向自己的大徒兒,商秋洛會意,對着身旁手捧托盤的白衫弟子點頭,那弟子拖着托盤來到二人面前,托盤中放的是一個羅盤狀的寶器,羅盤中心突出一個透明的半球。

「二位將手放在測靈盤上便可!」商秋洛沖二人微笑頷首。

兩人心下忐忑,白瑾率先抬手按在測靈盤中間的半球上,經過這幾年修鍊,白瑾對自己的靈根心裏大約有數。

只見此時他手下的半球閃著藍綠二色光芒,諸位長老偷偷瞄了上首的清一道君,見他並無不滿之色,又沉下心繼續觀看,只見羅盤上對應着藍綠二色的度尺中光芒上移,最終都停在的九成之上。

「木靈根純度九成,水靈根純度九成二。」聽到商秋洛的回報,諸位長老露出艷羨之色,難怪清一師兄(師叔)要收他做徒弟,這相生的高凈度雙靈根不比單靈根的資質差,看來這個師侄(師弟)是收定了。

不過也有些人心下稍有不滿,憑他一個凡人界來的小子,一來就被清一師叔師叔祖收為徒弟。門中又不是沒有資質好的,一來就變成自己師叔,心下着實有些不忿。

不管有的人如何想,他們也只在心中腹誹。

因着這個好資質,眾人不禁又將目光轉移到下方的另一人身上。

。鐺啷!

火焰紅櫻槍接觸到骷髏大爺之時,火龍直接炸裂開來,燃起的熊熊滅世之火到處濺射,甚至都將大阿公的木鎧都燃燒起來。

「好樣的!」

大阿公雙手用力一提,想要拜託骷髏大爺的壓制。本以為被葉阿公偷襲之後,骷髏大爺應該阻擋不了自己的反擊。

可是,他卻反而感覺手上的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162章欺人太甚 劉全看着潘洪濤,看着看着自己也犯了困,也就依著沙發迷糊了起來。

王榮收拾完碗筷,回到卧室里午休了。她心裏雖然不勝其煩,她覺得全世界都沒有這麼不靠譜的人,你說,這些人尊敬你巴結你請你的客,你應該有個矜持度,你吃了喝了不要緊,但不要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不要吃了喝了還得睡在人家家,一點也不講究,一點也不禮貌,一點也不通人情世故。但,礙於面子不好說什麼,更不能直接對潘洪濤說什麼,她只有忍了,睡了。

一直到下午三四點鐘,潘洪濤才睜開迷迷濛蒙的眼,我是在哪兒?他看了看四周,迷瞪了過來,噢,對了,我是在劉全家,剛剛喝了點酒。

他想從沙發上起來,頭還有些懵。他一扭頭看見了掛在牆上的表,錶針指向在下午三點四十五,他倏地想起,還得去和何書記碰碰頭,說說下一步的工作。他馬上坐了起來,道:「我下午還有事呢,我得趕緊走。」

劉全根本沒有睡踏實,聽見潘洪濤的動靜,道;「您還沒有吃飯,我給您熱一熱,您吃些飯再走。」

潘洪濤道:「不了,我不餓。」

劉全心說,我知道你不餓,盤子快讓你吃光了。道:「那我給你泡點茶,您喝點茶再走。」

「不了不了,我不渴。」潘洪濤站起了身。

劉全也站了起來,潘洪濤往門外走,劉全在後邊送,潘洪濤暈暈乎乎,晃晃蕩盪走出了劉全的家門。

潘洪濤來到了圓夢園旅社,正好何少鋒正坐在沙發上品茶,他直接在他的右邊沙發上坐下,端起一小杯茶水飲了起來。

何少鋒問:「怎麼樣有人看門兒嗎?」

潘洪濤道:「有,西區的劉全。」

何少鋒道:「那你安排下一步工作吧。」

潘洪濤道:「那就讓門衛的幾個人回家吧,從明天起,讓劉全自己看門。」

何少鋒道:「院裏打掃衛生的用一個人,掃樓梯的用一個人,那就行了。」

潘洪濤道:「咱兩個想到一塊了,哎,對了,還得寫個公告,衛生費還恢復到五元,讓路勝利寫公告吧。」

何少鋒道:「路勝利去上班了,沒有在家。」

潘洪濤道:「那不行啊,公告必須早些出,衛生費能早一點收上來,公告找誰寫呀?」

何少鋒道;「我聽說劉全寫字不錯,你先讓劉全來寫公告吧。」

潘洪濤道:「我怎麼把他忘了,我現在給他打電話。」

他撥通了劉全的電話。

劉全一聽是潘洪濤,問:「潘主任,什麼事?」

潘洪濤道;「聽說你字寫的不錯,你來寫個公告吧。」

劉全一聽是小區的事用的著自己,馬上答應:「好啊,什麼時候去?」

「現在,馬上,我在何書記的旅社等你。」

劉全答應一聲,放下電話往圓夢園旅社走來。

進得旅社,潘洪濤將公告的主要內容給他說了一下,劉全想了一下,草稿已在胸中打好,問:「有紅紙和粉筆嗎?」

何少鋒道:「我這啥都有。」他命人拿來遞給劉全。

劉全非常老練地將紅紙摺疊成橫格,然後用粉筆以隸書的字體寫道:「公告,小區自治是一項有利於廣大業主的舉措,必將使小區的管理更為優化,環境更加優美。但為了減輕業主們的經濟負擔,衛生費依然按每月每戶五元收繳,由收電費的代收。特此公告圓夢園小區業主委員會。」

潘洪濤看見公告寫的規規矩矩,「哈哈」笑道:「寫的還真好,看來留你一個看門的就對了,以後咱要寫個東西了,辦個板報了,你可得幫忙啊。」

劉全謙虛地說:「中,我儘力而為吧。」

何少鋒道:「老劉你是黨員嗎?」

劉全道:「是。」

何少鋒道:「你廠里不行了,你回來把組織關係也轉來吧,咱小區黨支部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有文化,能寫會畫,咱們支部將來搞個宣傳啦,寫個總結報告啦,可就不發愁了。」

劉全道:「我也正好想把組織關係轉來呢,參加組織活動啦,交個黨費啦,方便多了。」

何少鋒高興道:「這樣咱們支部的隊伍就擴大了,黨員人數增加到了一十八人,回來開個黨員會,大家分分工,把咱們的活動正式搞起來。」

潘洪濤道:「走,老劉,我們去把公告貼出去。」

就這樣,劉全成為了東區大門口的獨自看門人,並且有意無意間成了小區黨支部業委會的「文秘。」

每月收罷電費衛生費,潘洪濤需將衛生費統計一下,然後讓收電費的把衛生費交給他。這衛生費的統計工作自然就歸劉全了,那衛生費錢當然有潘洪濤掌管,這掌管錢的事不屬於「文秘」,它是實權的象徵,當然應該由具有實權的人掌管。

支部書記何少鋒對劉全相當倚重,凡是文字方面的事都來讓劉全乾,就連上級的紅頭文件也讓劉全保管。

劉全呢也樂此不疲,只要心順氣順,多干點工作無所謂。

七月一日是黨的生日,這天上午九點,圓夢園小區黨支部全體黨員「迎七一茶話會」在圓夢園旅社會議室隆重舉行。會上邀請了縣組織部的領導參加,還請來了縣電視台的記者進行報道。劉全的組織關係已經轉來,所以他也就堂而皇之地參加在其中了。

會議室的桌面上明亮整潔,上面擺着西瓜,香蕉等。潘洪濤在會場上忙裏忙外,一會兒他搬來了椅子,一會兒拿起刀切西瓜。黨員們看到業委會主任親自為大家忙,也十分感動,有的也動手幫起了忙。

劉全覺得潘洪濤的忙碌是那樣自然,既然是黨的活動,作為黨員幫忙佈置一下會場也是十分應該的。何況是一個大主任,平時和支部書記一起工作,此時忙一下也是十分應該的。

讓劉全感動的是人家何書記,不但將自家的會議室貢獻出來開會,而且是自己掏腰包買水果來招待大家。小區自治剛開始沒有錢,黨支部更沒有錢,不是人家何少鋒書記自己拿錢買水果,廣大黨員何以解渴降溫?他話還沒完,一旁的支持容世源的莫澤將軍也站起身來,低頭贊同道:「世子爺,我亦覺得斯兄所言有理,我們目前也不算是了解隋王萬一他要是有什麼反悔之意,那豈不是打的我們措手不及?」

「隋王的大軍有多少人到時候能借我們多少人,我們一無所知……」斯安順勢插了一句

容世源臉色變得有些深沉,腦海浮現北鳶京城的布防管控。北鳶京城如果發生暴亂守在郊外的軍隊能在半柱香不到的時間內,迅速趕到集結,到時候哪怕將……

《神醫皇后治人有方》第一百四十五章處心積慮 陳老姨娘直接把所有的責任推到姚三夫人身上,希望顧清菱即使有火也對姚三夫人的身上灑,什麼時候把火給撒完了,他們時候再商量討論姚安逸的事情。

這個時候,陳老姨娘智商在線,變得精明起來——能夠決定姚安逸未來命運的,只有老太君。

她怕顧清菱肚子裏有火氣,商量出來的結果對不利,所以想讓顧清菱先把火撒完了再說。

至於姚三夫人會有一個什麼下場,陳老姨娘完全不在意。

沒了姚三夫人,她可以讓別人給她生孫子啊,正好姚三夫人已經六年沒有動靜了,說不定就是不能生了,到時候她給姚三爺安排幾個能生的就好了。

什麼庶子不庶子的,陳老姨娘根本不在意——她兒子都是庶出的,誰瞧不起誰呀?

顧清菱可不知道陳老姨娘的打算,只是聽着陳老姨娘一副沒把姚三夫人放在心上的樣子,有些同情姚三夫人罷了。

可是這事吧,要顧清菱說,其實也怪姚三夫人自己,她要不那麼懦弱,稍微爭點氣,也不至於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顧清菱望着陳老姨娘,說道:「那你準備怎麼辦?是準備讓逸哥兒繼續當個女孩子養,還是準備把他當男孩子養?他當了這麼多年的女孩子,這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突然轉換身份,你準備怎麼堵上這些嘴巴?」

「這不是……有老太君嗎?當然了,要是逸哥兒能夠恢復身份自然好,他一個男孩子,偏要被當成女孩子養,這以後怎麼辦?妾身只是一個姨娘,哪有那樣的本事,說到底,這事還要麻煩老太君多操勞……」陳老姨娘一點也不心虛,直接將事情推回了顧清菱身上。

開什麼玩笑,這事要她能做主,還需要老太君出馬?

可她這不是做不了主嘛。

當然了,也不排除陳老姨娘覺得這件事丟臉,不想自己背鍋,這才推到了顧清菱身上。

顧清菱簡直想賺陳老姨娘一個白眼,說道:「那行,既然這件事情我說了算,那以後逸哥兒的所有事情都由我做主,你覺得沒問題吧?」

「都由你做主?」陳老姨娘眼珠子一轉,遲疑道,「老太君,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逸哥兒以後歸我管了。」顧清菱定定地望着陳老姨娘的眼睛,說道,「要麼管到底,要麼一開始就不插手,你自己選。」

顧清菱可不想,自己管了一半,被別人給摘了桃子。

按理說,她是老太君,這個家由她說了算,即使不跟陳老姨娘打招呼,她也完全可以這麼操作,但為了避免以後有人鬧起來,她還得處理這種事情,還不如一開始就說清楚了,一了百了。

陳老姨娘心頭一跳,總覺得這個老婆子話裏有話,試探道:「您的意思,要是這件事情您做了主,以後逸哥兒的事情妾身就不能插手了,是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