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女王殿下從來不參加任何的異族邀請,你就別廢心機了。」火衛說。

「還請火承衛姑娘幫忙送一下信。」葉雄再次懇請。

火衛把信接了過來,說道:「我可以幫你傳信,但是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你一定會枉廢心機的。」

她將信收了起來,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葉雄正準備離開,突然面前人影一閃,一名黑袍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黑袍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葉雄只覺得眼前一花,這女人已經出現在他面前。

此人的實力,絕對是葉雄見過,除了金山上人之外,最強大的修士,甚至比起精靈族的女王歌姬還要厲害。

葉雄知道這黑袍人就是那天幫助人族,將黑暗使斬殺的那名神秘人,當下連忙走過去,恭敬地說道:「晚輩見過前輩,前輩的大恩,晚輩無以為報。」

黑袍人全身都被擋住,只露出一雙眼睛,不過從她的外形來看,她要麼是人族,要麼是精靈族。

她的眼睛看人的時候陰森可怕,讓人有種不寒而悚的感覺。

葉雄被她盯著頭皮有些發麻,當下硬著頭皮喊了一句:「前輩。」

「那個故事,是真的嗎?」她終於開口了。

「哪個故事?」葉雄一愣。

「琴簫合奏那個故事,那一男一女。」

葉雄眼珠子轉得飛快,很快回道:「千真萬確,如果前輩不相信的話,可以前往我的星球去查探一下。」

這個女人似乎對自己編的那個故事非常感興趣,葉雄是萬萬不能說自己說謊的。

他不相信,她會為了這件小事,去地球查自己。

黑袍人沉默片刻,說道:「你為了在精靈族建傳送陣,做了很多事情,看得出來,這些事情有一些作用,但是,你覺得這區區的小事情,就能改變精靈族的千年傳承嗎?」

「前輩,能不能改變我不敢說,但是至少有用是不是,一年不行,那就十年,十年不行,那就一百年。我相信,總有一天,人族能跟精靈族能和平相處,精靈族也不排斥讓人類進入他們的世界。」葉雄說道。

「你太天真了,就憑你找幾個人類跟精靈族的女人戀愛,就能改變精靈族排外的族規?」

「前輩難道有更好的辦法?」葉雄問。

文化入侵,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說句不好聽的話,遙遙無期也說不定。

現在人族連精靈族的地盤都無法進入,那就更加艱難了。

「有是有,就怕你不敢做。」

「我什麼都沒有,就膽子大,前輩姑且說來聽聽。」葉雄道。

「我問你,精靈族之所以這麼排外,不讓任何異族男人進入,底氣是什麼?」

葉雄沉默了一下,眼睛一亮,脫口而出:「精靈神樹?」

「精靈族之所以這麼排外,是因為她們覺得,沒有任何異族人幫忙就可以傳承下去。她們有精靈神樹,吃了神樹的生命果實,能讓她們的女人懷孕,傳承下去。一旦沒有了生命果實,她們就沒辦法傳承下去,沒辦法傳承,她們就得面臨種族滅絕的危險,這麼大的代價,她們是絕對沒辦法承受的,前輩是不是這意思?」

葉雄恨不得狠狠給自己一耳光,這麼簡單直接途徑,他都想不到,真是腦抽,還拐變抹腳做了這麼多的事情。

不過,這麼做也沒有白廢,現在人類定居在這裡,如果精靈神樹被毀,精靈為了傳承,第一時間找的肯定是人族。人族跟精靈族最相似,接受度也更高,不然,她們還去找熊族狼族不成?

「你以為這事情很容易辦?」黑袍女人冷哼一聲,說道:「精靈神樹在黑暗森林的深處,就連精靈族的人都沒幾個人有資格進去,更別說你們人類……可以說,這條路,九死一生。」

「前輩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對精靈族這麼清楚?」葉雄問。

黑袍女人沒有說話,從身上掏出一個魂簡,拋了過去。

「這是精靈族的地圖,上面有精靈神樹的位置,看完之後,馬上銷毀,今天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不然的話,我會讓你死得很慘。」

「前輩放心,我不會讓第二個人知道的。」

「如果你潛入精靈族,有三個人必須要小心;第一個是歌姬,第二個是執罰長老,第三個護衛長老;歌姬不用我說,你也知道。至於執罰長老跟護衛長老,兩個人境界都在金丹中期,實力絕對不在你之下,除此之外,迷幻森林之中,危險重重,也不容易進去。」

黑袍女人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前輩,等一下。」葉雄喊住了她。

黑袍人轉身看著他。

「有空的話,去見一下白羽姑娘,她很想念你。」葉雄突然說道。

黑袍人身體一震,很快就恢復過來,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說完,她的身體化成一道流光,很快就消失了。 如果葉雄猜得沒錯,黑袍女的人真正身份,應該就是精靈族的前任女王,蒙莎。

如果她不是蒙莎,剛才她嘴裡說出那幾個要小心的人之中,肯定有蒙莎的名字。

白羽父親,飛羽族戰神白向武被害之後,她前來精靈族,希望能找到自己的母親。

蒙莎作為前女王,一個神通強大無比的女人,不可能對這些事情一點都不知道,很有可能,一直在關注的白羽,只是一直沒能出面而已。

作為精靈族的前女王,跟異族人發生感情,還生下一女,這等敗壞風氣的事情,一旦傳出來,她的名聲將會受到毀滅的打擊,這種情況下,她當初希望能葉雄能成功將精靈族這種傳統打破。

那樣的話,對她百利無一害。

如果葉雄失敗,她也能很好地隱藏自己,所以她才不會承認葉雄說出她的身份。

葉雄將魂簡收了起來,回到仁城,進入自己的房間之中。

他將那魂簡拿出來,馬上以靈識讀取,很快精靈族的地形圖就浮現在腦海之中。

葉雄拿出一張牛皮紙,飛快地劃了起來,一個小時之後,一張地圖就畫了出來。

這張地圖寫得非常清楚,什麼地方有兇險,什麼地方是聚居地,精靈女王歌姬住在什麼地方,都寫得非常清楚。

地圖中間,有一塊地方用灰濛濛的筆畫刷過,上寫著四個字:迷幻森林,標識著紅色標記。

紅色標記,標明的是十分危險的地方。

在迷幻森林中間,有一株樹狀的東西,那裡應該就是精靈神樹了。

突然,房門被推開了,孤月走了進來。

葉雄連忙將地圖收起來,放入儲物戒之中。

「幹什麼呢,神秘兮兮的。」孤月問。

「看著仁城的建築圖,怕你說我冷落你,所以就收了起來。」葉雄笑道。

精靈族在整個妖族之中,是排得上號的種族,黑暗森林裡面兇險無比,如果萬一真要走這條路,葉雄也不希望孤月跟自己一起去冒險,畢竟這樣事情太危險了。

精靈族傳承幾千年,不知道還有多少隱修,進入裡面摧毀精靈神樹,就是九死一生。

葉雄最不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去跟自己冒險。

孤月哪想到他在騙自己,聽他這樣說也挺高興的。

「對了,石驚天回來了,他剛才來找你,你不在。」

「他怎麼說?」葉雄問。

「他已經通知了幾十個種族,大多數都答應派人過來,但是也有一些沒過來。」

「讓石驚天記下來,到時候哪些種族沒來的,如果以後有什麼事情,別想咱們人種幫他們。」

孤月點了點頭,兩人再聊一會,她就出去了。

葉雄再次將地圖拿出來,研究了一下,全都記在心裡,這才收了起來。

接下來,葉雄去找石驚天,兩人商量一下過兩天的新城大典的事情。

晚上,葉雄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發獃。

今天,他認真研究地圖,想要無聲無息進入精靈族,潛入迷幻森林,把精靈神樹摧毀,難度實在太大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說精靈族裡面有歌姬這種變態的金丹後期修士,還有兩名長老,都不容易對付。

而且,還有境界跟自己一樣的五行衛。

葉雄有些頭疼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真不想走這條路。

孤月從外面進來,臉色有些紅。

雖然她已經跟葉雄一起住,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們的關係,但她還是覺得有點羞澀。

葉雄走過去,將她摟在懷裡,親了上去。

孤月很享受他的擁抱跟親吻,兩人溫存片刻,孤月這才問道:「你說咱們什麼時候才能說服歌姬,讓她在同意咱們在她們的地盤建立傳送陣?」孤月問。

「我也不知道,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葉雄嘆道。

「對了,修真界是個什麼的地方?」孤月突然問。

「跟修羅界差不多,沒修羅界那麼大,也沒那麼多的森林,科技也沒那麼發達,好像整體實力也比修羅界要差一些。」 蜜嫁完美男神 葉雄回道。

「那……你回去之後,是不是要找她們了?」孤月繼續問。

葉雄知道她說的是誰,當初他可是跟孤月說過,她在修真界有兩個女人,一個是他老婆,一個慕容如音。孤月肯定是在吃醋了。

算算時間,葉雄跟幽冥,如音,差不多兩年沒見了,不知道她們現在變得怎麼樣了。

幽冥應該已經實破金丹期的,實力可能比自己還高。

葉雄將臉貼到她的臉上,認真說道:「別擔心,在我心裡,永遠有你的一席之位。」

孤月點了點頭,激動地摟著他,久久不願意放開。

感受著她那個溫暖的懷抱,葉雄覺得更不能讓她知道迷幻森林的事情,不然的話,她肯定不同意自己去的,哪怕同意,也不會讓自己一個人去。

接下來兩天,一陣都風平浪靜,沒什麼事情發生。

轉眼之中,就來到新城大典的大好日子。

這一天,整個仁城非常熱鬧,人人都從家裡出來,朝廣場而去,參加這喜慶的大典。

人族在妖界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顛沛流離的,今天終於有機會擁有一座屬於自己的城市,怎麼可能不高興。

早上八點,陸陸續續的妖族代表,都開始去廣城登記入場。

人族的人見識到的妖獸多了,所以並不覺得什麼,反而是葉雄跟孤月,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多不同的種獸,各種各樣,千奇百怪,反而有點不習慣。

打交道的事情,石驚天全部包辦了,不需要葉雄怎麼操心,他只需要時刻保持警惕就行了。

這一次新城大典,主要是對外宣揚人族的強大,達到震撼的效果,這對人族未來的發展穩定,十分重要。

遺憾的是,精靈族並沒有派人過來,看來歌姬還是非常排斥異族。

大典的整個過程,過程非常順利,就在大典準備結束的時候,突然天邊出現數道流光,朝仁城這邊來。

葉雄跟孤月不回思索就迎了上去,將那些人擋住。

面前一共是十名金丹修士,當葉雄看清楚為首的人的時候,臉色微變。

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豪門通緝令:老婆,你站住 為首的,赫然是他的死對頭,飛羽族的族長白向仁。

(ps:今天就兩章,沒了。) 「白向仁,上次灰溜溜地走了,這次還敢過來找揍?」葉雄笑道。

白向仁臉色有點難看,上次飛羽族大敗,他落荒而逃,這是他這輩子最恥辱的事情,今天,他召集十名金丹修士,這些都是跟他有過硬交情的,其中有四名還是金丹中期,就是為了一雪前恥。

「葉雄,今天我要好好地把咱們之間的賬算一算,我要讓你親眼看看,我是怎麼把你們人族的新城,變成廢墟的。」白向仁憤怒地喝道。

「想毀新城,先過我一關。」葉雄冷哼一聲。

「就憑你們兩個人,加上一個和尚,三個人能擋得住我們十個人嗎?」

白向仁看著葉雄跟冷月,還有隨趕過來的金雞大師,冷笑起來。

「還有我。」

石驚天從下面,化成一道流光上來。

「還有我。」

「還有我們海妖獸。」

「我們青猿族」跟人族是朋友,別忘記我們。」

接下來,五道流光,從新城下面飛出來,幾位金丹期來使,紛紛站出來,力挺葉雄。

葉雄看了下身邊的妖族,加起來也有十來個人,人數並不比白向仁那邊少。

他真慶幸自己有先見之名,不然的話,今天真是大麻煩了。

下面來使很多,如果還有人站出來,鹿死誰手還說不定呢!

看到這麼多人站出來,白向仁臉色有些難看,說道:「海妖獸,你們敢跟我們飛族作對,就不怕我踏破你們海宮嗎?還有青猿族,就憑你們一個小小的種族,捏死你們,就像一隻螞蟻一樣。」

被他這麼一吼,海妖獸跟青猿族的兩名金丹修士猶豫了,但是他們很快就站出來,說道:「你們膽敢碰我海妖獸,人族絕對不會手旁觀的。」

「說得沒錯,咱們青猿族跟人族是朋友,朋友有難,我們絕對不會就手旁觀。」

葉雄見機站了出來,大聲說道:「今天是人族大難的日子,錦上添花的人,我記不住,雪中送炭的人,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今天誰出手,誰不出手,我記得清清楚楚。」

他的聲音很大,遠遠地傳了出去,場下的百族,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可惜,除了海妖族,青猿獸,巨人族,螳螂族跟土族之外,其餘的百族忌憚於白向仁的實力,全都不敢站出來幫忙,生怕得罪了他,招來滅頂之災。

葉雄頓時十分失望。

「哈哈哈。」白向仁大笑起來:「識時務者為俊傑,姓葉的,一百多個種族來參加,只有五個不怕死的,我看你們今天怎麼擋住我們的腳步。」

「白族長,別跟她們廢話,咱們動手吧!」

白向仁後面,一名長著八隻腳的人臉妖獸站了出來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