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了,可以取下龍晶了。」

半個時辰之後,鹿羽看準一個時機,再度施展龍爪手,將龍晶給取了下來。

這個時候,血光都讓血陽子給吸收的差不多了,龍晶自然也沒有足夠的反抗力量。

「轟隆隆!」

當龍晶被從祖龍石磐取下來的一剎那,整個祖龍山谷上籠罩的結界,頓時是崩碎開來。

絲毫不亞於一場大雪崩的威勢,不過好在一切都在無形中發生,並沒有什麼翻滾兇猛的能量,濺射到裡面來。

無論是藍古仙子,還是這邊的鹿羽、池瑤,都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整個祖龍大陣都毀了。」

池瑤深吸了一口氣。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

不知道存在了幾個萬年的古老之物,因為鹿羽的出手,一切都改變了。

但是她又知道,鹿羽此舉對龍族是好的。

不然任由龍晶變異下去,這血光只怕要開始吞噬整個龍之墓地了。

「成了。」

鹿羽看著手中的龍晶,眼睛是閃亮不已。

這來自祖龍身體中的絕世之物,就像是天神的眼瞳一般,給人一種震撼人心的力量。

這個時候鹿羽的超級金身和元神都是全面開啟的,但是他的身體都讓龍晶的氣息給衝擊的狂亂。無論是髮絲,還是衣袍,都被無形的力量給吹的獵獵作響。

龍晶都還沒有真正的開啟呢,只是被把握在手中,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了。

尤其是那環繞著龍晶的淡淡游龍,更是讓鹿羽確信,這裡面的沸騰能量,或許能解開龍族起源的一些謎底。

旁邊,忽然臭氣熏天,卻是血陽子打了一個飽嗝。這個時候他將所有的血光都吸收完畢了。

看的出來,他都有些吃撐了。 反正現在能量是恢復很多了,至少,比之當初和詛咒力量對抗時,要強的多。

「血陽子,這次你滿足了吧。」

鹿羽對著血陽子看了一眼,眼神中帶著一種讚許之色。

說實話,一直以來,鹿羽對血陽子都沒什麼好臉色看,因為他覺得血陽子這個元嬰,給人非常血厲的感覺。似乎本質上不是什麼善物。

但是現在再來看,血陽子也挺可愛的。

「唔唔!」

血陽子卻像是個孩子般,對著鹿羽比劃著什麼東西。

池瑤看不懂血陽子的意思,鹿羽卻是明白的。

「不行,這龍晶豈能給你。」鹿羽哼了一聲。

原來血陽子是向鹿羽要這龍晶。

血陽子的眼神中,滿滿都是熾烈之色。他對這龍晶的渴望,就像是求偶一般。

「他為何這麼喜歡龍晶?」池瑤問道。

鹿羽說道:「那是當然,他們本來就是非常高層面的物質,兩者之間自然是存在著一些共通的地方的。」

「這血陽子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居然和龍晶屬於同一層面?」

池瑤被鹿羽的話給驚住了,她不得不重新看待血陽子。

這個從鹿羽身上召喚出來,她從來沒見過的血厲東西,居然能和龍晶屬於同一層面,也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好了,血陽子,你先給我回來吧。」

鹿羽也懶得和血陽子廢話,直接將血陽子召喚回了自己的身體中。

血陽子他是滴血過的,兩者屬於主僕關係。

他要召喚血陽子回來,血陽子連抗拒的能力都沒有。

「你總是這麼霸道。」

池瑤神色複雜的看了鹿羽一眼。

她本來心性最是高傲的,但是在鹿羽面前,卻總是感覺被壓制的抬不起頭來。

「好了,現在祖龍石磐這邊的變故解除了,該去看看她了。」

鹿羽緩緩說道,他的眼神閃動。

時間也差不多了。

池瑤當然知道,鹿羽口中的「她」指的是誰。

「但願仙子已經將聖花仙體給修復好。」池瑤祈禱。

「應該不成問題。」

鹿羽對盛焰靈花的藥效,還是有些非常充足的自信的。

正如鹿羽所言的那樣,當池瑤跟著鹿羽回到原地的時候,發現藍古仙子的情況變得十分的好。

那自藍古仙子周圍釋放出來的層層紅色花瓣,沒有一片是殘缺的了。

花瓣最能反應聖花仙體的情況,這是相互對應的。

這說明聖花仙體此時應該是恢復完整了,之前出現的裂痕,也都完全修復了。

嘩!嘩!嘩!

天地空間中的花瓣還在紛紛飛舞,不過這個時候已是朝著藍古仙子的身體回收回來。

這說明聖花仙體整體的能量也在回歸。

在這漫天鮮花的大背景下,藍古仙子的身影曼妙而唯美,讓人驚為天人。

那傳說故事中的九天玄女,怕也不過是如此美態。

「仙子!」

池瑤真心為藍古仙子感到高興。

她感應到,藍古仙子身體整體來說雖然還很虛弱,但是聖花仙體既已修復好,那一切都不成問題。

只要給藍古仙子時間,藍古仙子的力量就能逐步的回歸。

至少,不用再擔心藍古仙子的性命了。

「鹿羽,盛焰靈花真神物也。」池瑤由衷的感慨。

鹿羽的眼睛還在緊緊的看著藍古仙子,他深深的說道:「我早說過,一旦服用盛焰靈花,則聖花仙體的傷勢立刻得解。中間雖然出現了一點波折,好在……最終還是得到解決了。」

「鹿羽,你有時候那麼霸氣……其實也是對的。」

池瑤忽然這麼說了一聲。

她不由想到了當初在雲麓域的時候,鹿羽曾帶著她進行的一次次驚動人心的闖蕩。

鹿羽的霸氣,總是給人一種說不出的魅力。

「做事若不果斷,又如何能成事。」

鹿羽深深的說道。

要麼不做,要麼就做絕,這一直是他人生的座右銘。不管是在前世,還是在後世。

這次他若是不果斷行事,此時藍古仙子怕是要自毀在自己的手裡了。

嘩! https://tw.95zongcai.com/zc/34789/ 嘩!

當最後一片鮮紅花瓣飛回到藍古仙子身體中的時候,藍古仙子完成了最後的過程。

隱隱有一個曼妙的虛影小人,自藍古仙子的身體中透出來,帶著一種無限神奇美好的氣息,宛若是天地間最為美麗的精靈。

鹿羽知道,這虛影小人就是藍古仙子的聖花仙體。

此時聖花仙體正處於一種穩固自身的狀態,他從這片虛影中可以看出,事情正如他想象的那樣。

聖花仙體好了!

他再也不用擔心,藍古仙子聖花仙體不穩的問題了。

當初他一直不肯告訴藍古仙子自己的真實身份,無非就是知道藍古仙子仙體的壞情況。若是情緒太過激動之下,以聖花仙體的屬性,只怕要裂痕加劇。

現在,所有的後顧之憂都沒了。

然而這時,一場新的危機,正朝著鹿羽籠罩而來。

「唰」的一聲,那一邊藍古仙子在恢復后的第一時間便出手,聚花成劍,將萬千花瓣凝練成一道鋒利的大劍。

這柄鮮花之劍看似鬆軟,實則比之一般的准仙器都要鋒利的多。

藍古仙子冷峻絕倫,以手中執掌之劍,直接刺向了鹿羽。

堪堪就在劍尖要刺入進鹿羽喉嚨中時,這一柄劍才堪堪停止下來。

藍古仙子只需要將手隨便再移動一分,就能立馬要了鹿羽的命。

場中的形勢,瞬間就冷到了極點。

「啊!不可啊仙子!是鹿羽救了你的命!」

旁邊的池瑤連聲驚呼。

她沒想到,藍古仙子會忽然就對鹿羽出手。

一切變化太快,她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此時藍古仙子雖然只是初步修復了聖花仙體,身體還非常虛弱,但隨便一出手,威勢便是翩若驚鴻,非常的迅疾。

鹿羽和池瑤不一樣,其實他是有時間閃避開來的。剛才藍古仙子出手雖快,但他的反應時間也足夠。

他只是自己沒有去動。

即便是被用劍抵在了咽喉,他的眼神中依然沒有任何的畏懼,甚至沒有一點驚慌。

他的眼神無比的冷靜,用一種靜的可怕的目光,看著藍古仙子。 鹿羽實在太冷靜了,竟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生命。

就連藍古仙子,眼神中也是微微閃過一抹詫異之色。

她雖然是想要殺鹿羽,但也不得不承認,她蒼靈學院的這個弟子,的確乃是人中龍鳳。單單是這份氣魄,就足以將他們蒼靈學院,帶上一個新的高度。

「你可知,上古以來,從未有人敢這般強迫於我。」

藍古仙子冷峻的說道。

她的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高傲。這種高傲乃是與生俱來的。

她是這個世上最為驕傲的天驕鳳女,從來沒有人敢像鹿羽這般,對她行強迫之事。雖然說,正是鹿羽的強迫,才讓她的性命得以拯救。

這些她都不管,只是因為鹿羽強迫她這一條原因,就足夠理由殺了鹿羽。

沒有人可以褻瀆她藍古,從來沒有。

鹿羽卻只是深深的注視著藍古仙子,說道:「活著真的不好嗎,死了,可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鹿羽的回答讓人很意外,面對藍古仙子的咄咄逼問,居然並不直接回答,而只一副循循引導藍古仙子的語氣。

倒像是鹿羽是蒼靈學院的祖師,而藍古仙子是蒼靈學院的弟子一樣。

鹿羽這種口吻讓藍古仙子非常的不舒服,同時藍古仙子又隱隱感覺到鹿羽的眼神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覺。

這種熟悉的感覺具體是什麼,她又一時間說不上來。

「你無需多言,你敢褻瀆於我,我必是要殺你的。」藍古仙子的態度依然堅定。

之前鹿羽在強迫她服用盛焰靈花的過程中,曾和她有過一點肌膚相親,這在他看來,都是不能容忍的。

她一生獨愛輪迴帝尊,也一直緊緊守護著自己的貞潔,她認定了自己乃是輪迴帝尊的女人。

她的身體,只能是輪迴帝尊的。其他人哪怕是有一絲一毫的褻瀆,在她看來,也是萬萬不行。

鹿羽哪怕只是用手接觸過她的一些肌膚,對她來說,也唯有將鹿羽殺了,才能成全自己對輪迴帝尊那無暇的愛。

旁邊池瑤只怕藍古仙子真的動手,連忙說道:「仙子!鹿羽又是帶你前往熔漿之海去尋找靈藥,又是想辦法讓你服用盛焰靈花,可都是一心要救你啊!他作為蒼靈學院的弟子,我認為他這麼做沒有錯。」

「你不必為他求情,他必死無疑。」藍古仙子不是不知道池瑤的話對,但是她是絕對過不了心裡那個坎的。

自己的身體,絕不容別的男子接觸半分!她絕對不能對不起自己的愛人輪迴帝尊。

就算是輪迴帝尊已經羽化登仙而去,她也要堅定的守候著自己的忠誠。

卡律布狄斯 她的手堅定而有力,似乎下一刻,就要將自己手中之劍,貫入到鹿羽的咽喉中。

池瑤連忙說道:「仙子!你再怎樣,也要為自己蒼靈學院考慮下吧!鹿羽若是死了,在這大爭之世,你認為還有誰能在未來庇佑蒼靈學院的弟子啊!您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蒼靈學院的弟子在以後被強人所屠戮嗎?」

「閉嘴!你再怎麼求情,我也必殺鹿羽!」

藍古仙子很少有這般發作的樣子,但這個時候,她的確是滿臉激烈之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