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像是這樣的吧!」華無明此時也有些激動地說道。

「不就是一個內城弟子身份罷了,跟著晨哥,進入中尊界也不會是太過遙遠之事!」齊九霄卻覺得這一切都理所應當一般。

當年跟著晨哥,比這更不可能思議的事情都已經見得太多,所以眼前的情況,對於齊九霄來說只能算是小場面。

「到是有些改變你的初衷了!」李逸晨是看著苗天龍有些歉意地說道。

因為他知道在,若是苗天龍一心想要成為內城弟子的話,根本等不到現在,而且以他的天賦和潛力也同樣可以說是三大派系由他選,但苗天龍為了心境的自由足足堅持了近兩百年,如今卻因賭輸給了自己而令他的堅持化為烏有。

「也許這就是命吧,或許我近兩百年來的堅守就是為了等待著與你同行,至少就目前看來,跟著你的好處還是挺多的!」苗天龍有些無奈,似乎也有些釋然地說道。

「這樣想就對了,總之你相信一件事,跟著晨哥修鍊,速度絕對比你自己折騰要快得多,所以就算為了自身修為,履行當初的賭約也絕對是你一生最明智的選擇,這話我就放在這裡,百年千年之後,你再回憶一起,一定會相信我所說的!」李逸晨還沒開口,齊九霄已經賣弄起來。

當然也是這段時間的相處,令齊九霄覺得苗天龍這傢伙偶爾有些傲氣之外,到也挺不錯的,而且他身上的傲氣也隨著被晨哥揍過幾次之後已經好了許多。

「既然你已經決定跟我一起,那麼有些事我也有必要給你說一下,希望你再聽過之後,再做最後的決定!」李逸晨卻是擺了擺手,對苗天龍認真地說道。

「你是說你與輪迴殿之間的問題嗎?」苗天龍當即問道。

「啊……這你也知道?」齊九霄頓時一愣。

「畢竟在青雲城混了這麼多年,還是能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消息,而且在與霍雲龍一戰,他又施展出靈火三式,這自然也就更加證實了我聽到的消息!」苗天龍到沒有否認,接著說道,「不過我既然輸了自己十年給你,那麼這十年,即便輪迴殿要找你,我自然也不會離開,但十年之後……十年之後的事情還是十年後再說吧!」 “久遠歲月,你們已經忘了,當初有一尊始皇!”

江道明的話語,在兩位人眼腦海炸響。

他們沒有去過那個祕境,如果去了,估計當場就被始皇給屠了。

“始皇?!”

兩位人仙瞳孔一縮,久遠歲月之前,一個無上皇朝,滅六國,一統天下。

人仙不敢犯,地仙不敢輕動,只能以各種手段算計,坑害的始皇。

曾鑄十二金人,曾屠人仙,欲要開創萬載皇朝。

始皇將那個皇朝,帶到了極爲鼎盛時期,可是,卻又迅速崩塌。

“身化龍魂?”

魔如來神情凝重,此刻的始皇,正是龍魂。

他早已隕落,化身冥道,如同他的誓言一般,化成了龍魂。

“天下的毒瘤,九州的孽障!”

始皇神情冷厲,漆黑龍魂浩蕩,無盡龍威加持,江道明氣息暴漲。





九龍九象咆哮,無盡的龍魂之力加持,浩瀚無邊的力量,凌駕天地之上的力量。

“二位人仙,上路吧!”

江道明一步踏出,便是龍象登天步,第六步。

鎮天偉力,鎮壓整個魔氣空間。

雙手結印,一方大印凝聚而出。

龍象翻天印!

此刻,有了龍魂加持,是真正的鎮天偉力,翻天之力。

“如來入魔!”

魔如來冷喝一聲,整個化作一尊魔佛,一掌探出,遮天蔽日,魔氣滔天。

“天心印!”

兲瓊目光一凝,雙手結印,天威浩蕩,殺向江道明。

“天,在本殿主這邊!”江道明冷嗤一聲,並指如劍,天威無盡,眉心天眼張開:“向天借劍!”

遙遠天山,金光萬道,照亮整個天山區域。

雪山之頂,天劍引動,沒入虛空,瞬息消失。

“天劍下山,是江殿主。”

天劍宗的武者們,第一時間想到了江道明。

如今世界,除了天劍宗的武者,也只有江道明,能夠請動天劍。

他們都沒有請動,那只有江道明瞭。

轟隆隆

天劍跨越空間而來,無盡金光洞穿魔氣,一劍落下,直刺天心印。

龍魂加持,向天借劍,天威無上,這一刻,天劍這劍仙神之兵,被江道明完全發揮出來。



天心印炸裂,天劍摧枯拉朽,無物可當。

噗嗤

仙血灑落,金色的血液,每一滴都蘊含着可怕力量。

天劍貫穿了兲瓊軀體,哪怕是人仙,也無法抵擋天劍之威。

天心,瞭解天,卻幹着逆天之事,如何配稱爲天心?

轟隆

龍象翻天印砸落,恐怖的龍魂之力爆發,魔氣湮滅,巨大的魔佛法相崩碎,魔如來吐血橫飛出去。

凌駕天地之上的人仙,在龍魂面前,差了一個檔次!

“這便是現世人仙?”

始皇懸浮在江道明背後,漠然道:“還真是弱啊,你們應該剛踏入人仙不久,不對,是天地限制了。”

這個世界已經虛弱到了可怕地步,人仙已是極限。

修成人仙,難以再進步,不可能修成地仙。

魔如來和兲瓊,成就人仙的時間不短了,卻也無法再精進,這不是天資問題,而是世界的問題!

兩尊人仙瞬間受創,兲瓊傷勢最嚴重,天劍斬過,無盡天威,在摧毀她的生機,壓制他的仙力。

江道明神情冷漠,龍象登天步,鎮壓魔氣空間,魔氣俯首。

“人仙,也不過如此!”

對不起,愛情不美麗 江道明不屑一聲,攜帶無上鎮天之力,殺向兩尊人仙。,

龍象翻天印再起,砸向魔如來。

天劍震盪,綻放萬道金光,浩大天威,如同蒼天親臨。

“走!”

魔如來面色大變,身子在虛幻,想要離開。

兲瓊目露驚恐,體內仙力催到極致,連傷勢也顧不得了。

龍魂,天劍加身,他們這兩尊人仙,根本不是對手。

轟隆隆

噗嗤

整個魔氣空間在震盪,金色血液,黑色魔佛之血,灑落空間。

鎮天偉力,鎮壓魔氣空間,魔如來虛幻的身子,再度凝實。

恐怖的鎮壓之力,讓他們仙軀,魔佛之軀,都龜裂了。

死亡的氣息,籠罩着他們。

兩尊人仙駭然,擋不住的話,真的會死!

“兲瓊,本座助你。”

魔如來沉喝一聲,無盡魔佛之力,灌入兲瓊體內:“以你天心印,打開一個缺口。”

“好。”

危急時刻,兲瓊來不及多想,牽引魔佛之力,再現天心印。

“無力的掙扎!”

江道明神情冷漠,龍象翻天印,攜帶龍魂和鎮天偉力,鎮殺而下。

天劍隨之再起,勢要斬殺人仙。

轟隆隆

天心印轟然崩碎,卻不是斬碎的,而是自己炸裂。

隨着天心印炸裂,魔氣空間動盪,一個巨大缺口出現。

兲瓊神色一喜,卻見,一股魔佛之力竟是推着她,撞向翻天印:“抱歉了。”

盛世嫡女:病嬌王爺要娶我 一聲抱歉,魔如來,直接衝出缺口,虛空撕裂,天威浩瀚,直接將他吞沒。

“魔如來!”

兲瓊怒吼,卻是沒有任何辦法,龍象翻天印已經到來。

轟然一聲,天穹軀體炸裂,化作漫天血霧,金色血液灑落而下。

“擊殺人仙,掠奪命元1000。”

“發現命元500,是否掠奪?”

“嗯?”江道明眉頭一皺,卻見漫天血霧之中,一道七彩光芒飛出,飛出缺口,消失不見。

“本源之力,當真是毒瘤!”

始皇冷聲道:“這人仙,竊取了不知多少本源之力。”

“擊殺人仙,這本源之力能夠迴歸?”江道明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道。

“沒有煉化的,可以迴歸。”始皇目光開合,道:“世界限制,人仙已經難以進步,他們掠奪本源,也只能延長一些壽命。”

“他們已經超脫出去,於世間幾乎無敵,他們要的就是壽命。”江道明冷聲道:“只可惜,跑了一個。”

“他已經被天地排斥出去,無法再回歸,想殺他,只能去星空了。”始皇道:“但,寡人無法離開這個世界。”

江道明點點頭,表示明白。

始皇身化龍魂,永鎮華夏,庇護這方世界,也無法離開這個世界。

“始皇龍威之強,遠超本殿主意料。”江道明道:“接下來,本殿主是該去滅了天心宗,還是繼續遵守十年之約?”

¤ ttκΛ n¤ c o

“等人仙們吧,他們會來找你。”始皇淡淡道:“如何決定,寡人不干預。” 苗天龍雖然沒有明言,但其實也表現出他已經漸漸融入這個團體之中。

距離丹器大比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而且這些事齊九霄他們根本上不到場,那麼享受著內城濃郁的靈氣,最重要的事情,自然也就是修鍊。

畢竟內城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濃郁的靈氣,如果白白浪費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不過李逸晨剛剛過到道心境中期巔峰,想要再次突破還需要一些累積,此時再怎麼修鍊也沒有太大的意義,索性在諸人閉關之後,向著青雲峰直奔而去。

畢竟靈猴當初雖然說那顆丹藥給力,而且事後李逸晨也向火靈詢問過情況,但還是覺得要過去看看心理才能踏實。

再次進入青雲峰,李逸晨自然已經輕車熟路,片刻之間便趕到苗天龍之前的洞府之前,不過有了霍雲龍的榜樣在搬在哪裡,哪怕這段時間大家都已經知道李逸晨他們進入內城,但仍然沒有哪個地榜弟子敢於來打此地的主意。

因為靈猴可是個狡猾的傢伙,洞府正被一大群靈獸所圍住,雖然聖沙地的靈獸離開聖沙地不得超過三個時辰,但靈猴卻給他們安排換班制,反正聖沙地的靈獸多,兩個時辰換一批也根本不會有任何影響。

「吼……吼……」

李逸晨剛一出現,四周靈獸立刻俯地朝拜著他們心中的王。

「你們好好守著,我去看看那個傢伙!」李逸晨靈獸丟下一句話,也不顧他們是否聽懂,身影一閃已經飄入洞府之內,那些靈獸自然也不可能阻攔於他。

「咦……老大,你來了?」剛一進入洞府,耳邊立刻傳來靈猴的聲音。

「你把藥力吸收完了?」李逸晨仔細一算,他們離開前後也就幾天的時間,而靈猴本身卻彷彿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當然,不過老大……這個丹藥你還有沒有,實在太給力了,那丹藥彷彿是專門為靈獸而煉的,比我以前服過的丹藥效果實在好太多!」靈猴當即站起身來,鼓著拳頭說道。

「那本來就是專門為靈獸煉製的,不過現在沒有了,以後有機會再給你煉製吧!」看著靈猴似乎實力有所提升,李逸晨也有些高興地說道。

「對了,恭喜老大在內城一戰成名,如今應該快要成為內城弟子了吧!」見丹藥沒著落,靈猴立刻意識到,老大的馬屁要拍好。

「這你也知道?」李逸晨不由一愣。

「當然了,老大競技台一戰威震四海,別說是我,估計現在就連外戰都在津津樂道,我又豈敢不知!」靈猴說著眼角又流露出幾分哀怨地說道,「不過老大成為內城弟子,可不可以帶我一起進入內城?」

「你去內城幹什麼?」雖然內城有著更好的修鍊環境,但對於人類武者來說,靈猴畢竟屬於異類,內城對於他來說還是挺危險的地方。

「當然是跟著老大了!老大在哪兒,我就在哪兒,老大幹什麼,我就幹什麼!」靈猴理所當然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