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吧,過去的已經過去了,你背叛了我是事實,看在這兩年的感情份上,這事情也就算了,這張卡裡面有一筆錢,另外,這棟房子也是你的了,會有律師辦好一切法律手續……」

「不,不,我不要錢,我不要……我要你,我要你……」卡琳猛的撲到中年男人的懷裡。

「你認為,這有可能嗎?」中年男人的身體紋絲不動。

「嗚嗚……」卡琳的身體癱軟在了地上。

「好了,走了。」

中年男人果斷的站了起來,眉宇之間居然露出了一絲莫名的放鬆,彷彿,了卻了一件心事一般。

「呯!」

當中年人消失在門外的時候,卡琳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在鄒子川和小黑身上掃了一眼。

「卡琳……」捲縮在地上的小黑可憐巴巴的看著卡琳。

「限你們二十四小時滾出去,我會給你們違約金!」卡琳一臉嫌惡的看了一眼小黑。

「卡琳,我愛你……」

「你也配愛我?」卡琳一臉刻薄的看著小黑冷笑道:「你有錢嗎?你有貌嗎?你有權嗎?你只不過是一個貧民區出來的可憐蟲,整天和一堆垃圾光腦在一起,你是貧民,哪怕是你進入星瀚機甲大學,你始終是窮人,光是這棟房子,你一輩子也買不起……」

「不,不,卡琳,不是這樣的,我是瑞德爾帝國最有前途的程序高手,你要錢,我可以給你錢,只要我願意,我可以賺到很多很多的錢,我可以給你買車,給你買房,甚至於,我可以給你買一顆星球……」

「哈哈哈……」卡琳先是一愣,終於控制不住爆笑起來,眼睛裡面都笑出了眼淚。

「卡琳,我說的是真的。」小黑急急道。

「呯!」

回答小黑的是重重的關門聲音,小黑只能一臉茫然的看著鄒子川,他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是這樣,卡琳現在和那中年男人已經分手了,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卡琳反而不理他了。

「小黑,準備收拾吧!」鄒子川站了起來。

「為什麼?」小黑直愣愣的看著鄒子川。

「沒有為什麼,你只是犧牲品而已,他們互相都想擺脫對方,但是,都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而你,就成了卡琳的目標。」

「為什麼?」小黑一臉茫然,似乎沒有聽懂鄒子川的話。

「那中年男人不想再和卡琳保持關係,而卡琳也想擺脫那中年男人,但是,兩人似乎都不好開口,所以,卡琳採取了主動,她勾引你,讓那男人發現,至於為什麼找你,我猜測,是因為你的身份地位不會引起那中年男人的嫉妒……」

鄒子川嘆息了一聲,這個解釋有點牽強,但是,他也無法解釋卡琳的心態,最讓鄒子川難以解釋的是卡琳居然不怕激怒那個男人,小黑不知道那男人是誰,鄒子川可是清清楚楚,這個男人在瑞德爾帝國也算是非常有權勢的人,殺人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以決定的事情。

鄒子川自然是不知道,卡琳的心理嚴重扭曲,她找上小黑完全是一種報復,報復那中年男人,報復自己,報復小黑,報復鄒子川,鄒子川的思維哪怕是再縝密也想不到,卡琳就是要報復他看不起她,她想利用中年男人報復小黑和鄒子川,可惜的是,中年似乎並不想為她殺人……

「她為什麼要選我?」

「她為什麼要選我?」

「為什麼……」

……

小黑失魂落魄的念叨著,一臉憔悴,顯然,他已經深深的陷入了進去而無法自拔,卡琳對小黑只是一種報復,而小黑對卡琳卻是一種單純至極的愛。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收拾東西吧!」鄒子川伸出手拉小黑。

「不,不……!」小黑粗暴的甩開鄒子川的手。

「你想怎麼樣?」鄒子川的瞳孔赫然緊縮。

「卡琳愛我,她愛我,她說過,她愛我的!」

「是嗎?」

鄒子川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走到了卡琳的房間門口敲門。

「咚咚!」

「幹什麼?」卡琳打開房門,一臉藐視的看著鄒子川,她現在已經有了藐視鄒子川的資本,因為,這間房子現在屬於她了。

鄒子川赫然伸手,巨大的手掌一把捏住卡琳白皙的脖子,一臉冷酷的光芒。

「啊……你……咳咳……」卡琳感覺自己喉嚨就像被鐵鉗鉗住一般,一臉恐懼的看著鄒子川那雙射出冰冷光芒的。

「兩條路,第一,和小黑和好。第二,死亡!」鄒子川聲音無比的平淡,但是,卻充滿了一股不容懷疑的堅定。

「不……」卡琳倔強的搖頭,吐出了一個字。

鄒子川沒有說話,一臉冷漠的看著空中的卡琳,手掌慢慢的收緊,卡琳的雙腳拚命的踢著,她感覺自己的生命正在一點一點的流逝。

「子川哥,放了她!」

小黑站了起來,一臉死灰的看著卡琳,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呯!」

「咳咳……咳咳……」

鄒子川鬆手,卡琳重重的摔在地上,捂住自己的喉嚨拚命的咳嗽著。

「咳咳……馬上滾,馬上給我滾出去,十分鐘,十分鐘不滾我就報警了!」卡琳歇斯底里的朝鄒子川和小黑咆哮著,嬌艷的臉變得無比的猙獰。

「我滾……」

小黑看了一樣卡琳,失魂落魄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鄒子川冷冷的看了一眼陷入癲狂狀態的卡琳,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十分鐘后,鄒子川拿著他的私人物品走了出來,他的東西並不多,小黑也走了出來,在他的右手提著他謀生的工具袋,左手拿著一張小小的卡片,除了這些,他什麼都沒有帶,甚至於,連衣服都沒有帶一件。

卡琳站在大廳裡面,一臉漠然的看著鄒子川和小黑。

「卡琳,我明天會來的!」

「哼!」卡琳懶得回答,只是重重的哼了一聲。

……

當鄒子川背著包提著東西從高速電梯出來后,菲利普不禁愣了一下。

「鄒……」

「我們要離開了,以後會有機會見面的。」鄒子川打斷了菲利普還沒有問出的話。

「菲利普大叔,我明天這個時候來,你能夠讓我進來嗎?」小黑一臉央求的看著菲利普。

「你們不是有卡嗎?」

「我們已經不住這裡了。」

菲利普有點為難的看了看鄒子川。

「明天我和他一起來!」鄒子川輕輕的拍了拍菲利普。

「是!」菲利普彷彿著魔一般點了點頭。

……

看著高大的鄒子川和那矮小瘦弱的小黑離開,菲利普有一種恍然如夢的感覺,他不記得這是鄒子川第幾次拍他的肩膀,但是,每一次拍肩膀都讓他有一種極端熟悉的感覺,這種感覺似乎很遙遠,又似乎很熟悉……

鄒子川和小黑不得不回到宿舍,好在星瀚機甲大學的男生宿舍管理並不嚴格,兩人用卡領取了被褥後上了宿舍樓,鄒子川和閔小黑都是新生,在同一棟大樓,而且相距不到兩個房間。

「子川哥,謝謝你。」小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著鄒子川。

「這個世界上,最多的就是女人!」

「我明白,錢而已!」小黑目光之中露出了一股強大的自信。

「小黑,很多時候,錢並不能夠解決問題。」鄒子川眉頭一皺,他感覺到小黑有一種怪怪的味道,好像受了刺激一般。

「我明白!」

小黑用卡打開了門,朝鄒子川揚了揚手中的卡片,就在他關上門的一瞬間,他的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鄒子川搖了搖頭,他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那笑容不應該出現在單純的小黑身上。

鄒子川也懶得想再多,相對於其他的人來說,他為小黑已經說了太多的話,這並不是他的習慣。

鄒子川不知道,就在他剛轉身進門,小黑那瘦弱的身體就如同幽靈一般從房間裡面閃了出來,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閃爍著炙熱的光芒。

錢!

我真不當小白臉 錢!

錢是什麼?

錢對於我來說只是一個數據而已!

在黑暗之中,小黑的身體彷彿都變得高大了,整個人充斥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小黑的目標是離星瀚機甲大學不遠的一台宇宙銀行的自動取款機。

這個晚上,出了一件震驚宇宙的虛擬銀行「暴力」搶劫案件,嫌疑犯不知道用什麼手段,在十分鐘的時間,以一台自動取款機為突破口,暴力進入了宇宙銀行在瑞德爾帝國的核心繫統,價值一萬億金幣的虛擬貨幣被分解成數千億個賬戶,然後,如同人體的心臟周圍的血液一樣,這些賬戶細化分流,憑空消失,沒有絲毫痕迹……

這次虛擬銀行的搶劫案被記錄進入了人類宇宙開發時代以來的經典案列之一。

這個案件成了一個人類不解之謎,整個宇宙的人類都在尋找這個只用十分鐘時間就能夠進入宇宙銀行的天才人物,甚至於,有的大公司願意賠償這筆損失,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把這個黑客天才招攬。

就是宇宙銀行也放出話來,只要這個黑客願意為宇宙銀行服務,宇宙銀行將不會追究其刑事責任,而且,願意把那價值一萬億金幣的虛擬貨幣作為薪水。

可惜,人們只知道一個代號:卡琳!

卡琳是這個黑客在宇宙銀行主控光腦上留下的兩個字,沒有人明白這兩個字的含義。

這個人突然的出現,突然的消失,如同流星一般,只是綻放了一霎拉耀眼的光芒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不過,他在人類黑客史冊上面留下了重重的一筆,因為,人類還沒有出現過能破解宇宙銀行的黑客。

從「卡琳」出現在宇宙銀行的主控光腦之後幾十年之內,宇宙銀行舉行了幾次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黑客挑戰賽,無論是誰,只要能夠破解宇宙銀行的核心光腦程序,獎金是一萬億……

沒有人能夠拿下這筆天文數字的獎金!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半個小時后,小黑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他相信,相信卡琳會回心轉意!

學校的房間都是三室一廳,公用一個廁所,其實環境還不錯,有光腦配置,衣服被子都有專門的服務公司收取。

另外兩個房間緊閉著,鄒子川用卡打開自己的房間,這房間一直空著,還是軍訓的時候睡過幾天。

整理了一下床鋪后,鄒子川把自己的筆記本接到光腦的線路上,鄒子川已經習慣了這台老式筆記本,當然,最關鍵的是,這筆記本上面有很多機甲的資料,鄒子川懶得移到光腦上面,畢竟,學校的光腦是不可移動的硬體設施,沒有筆記本來得方便。

剛打開筆記本,立刻跳出一個對話框。

「鄒子川同學,我是您的朋友卡爾,看到留言請回復!」

「在!」

「鄒子川同學,等了你很久。」

「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