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好好,以後不說了。我只是希望,你以事業為重。」她還是保留自己的觀點,她覺得,像徐晨這樣優秀的男人,不應該太過兒女情長。

「我算是能理解,唐玄宗『從此君王不早朝』的心理了。」他難得還記得一句詩。

「這你都知道?我可沒有楊貴妃那麼胖,難道,你要做個昏君?」她笑着問到。

「不是沒這麼想過,但是,我不想讓你失望,畢竟,你還要在星晨一直工作。」他揉着她的長發說到,這個男人還真是會「換位思考」。

「熟悉的路口,你轉身我轉頭向右…」她的電話鈴聲響起,看了下來電提示,竟然是張玉。徐晨自然也看到了,示意她接電話。

「嫂子,有什麼事嗎?」她隨口問到。

「昨晚睡得好嗎?身體還吃得消吧?」張玉的問話很曖昧,一看就是過來人。

「玉姐,你不要問得直接好嗎?我知道你和大哥是一類人,但也不要這麼唯恐天下不亂吧?」思語很不好意思地說到,她怎麼可以問自己這麼私人的「閨房」問題。

「好了,不逗你了。其實今天早上我就給你打過電話了,你當時在睡覺,是徐晨接的。他跟我說,讓我放心,他會好好照顧你,既然如此,我和你大哥也就不擔心什麼了。你大哥說,徐晨是個有責任有擔當的人,為人也成熟穩重,讓你不要有太多顧慮,隨心就好。」張玉溫和地說到,她雖然只見過徐晨幾次,但她對他的印象一直不錯。

「嗯,謝謝你們,替我向大哥說聲感謝,我現在挺好的。」她繼續說到。

「你自己想明白就好,雖說徐晨是成功人士,但你也很優秀,我也相信,你會越來越配得上他的,所以,順其自然就好。」張玉對她是真的很關心。

「我明白的,嫂子,你不用擔心我太多,我心裏有數的。」在張玉面前,她也不需要偽裝什麼。

「好,那我不打擾你們約會了,先這樣啊。」張玉說完就掛了電話。

結束和張玉的通話后,她看了看徐晨:「以後,你還是別隨便在我嫂子面前說什麼了,畢竟人家是『高手』的枕邊人。」

徐晨很認真地說到:「都是過來人,沒關係的。再說了,他們把這麼好的妹妹交給我。我也要讓人家放心。」

「其實昨天那頓晚餐,我真的有種和你一起…見家長的感覺…而且,你和『高手』竟然聊得那麼投契,他下午的時候,有沒有為難你?」她還是想知道,昨天下午他們聊了什麼。

「他是想為難我,不過還好,也沒下手太狠…」他故意逗著這個小女人。

「其實我之前跟他說,不用太過為難你…他可是能跟自己的岳父在酒桌上稱兄道弟的人,要是想為難你,分分鐘的事。」這個點,估計思語能記一輩子。

「是嗎?那我可要找機會和大哥多合作了,這個經驗值得交流。」徐晨很「認真」地說到。

「一邊去,想什麼呢…」她沒好氣地說到,這可扯太遠了。。 「啥,分家!?」彭二爺像聽到了什麼驚天大事情一樣,不可置信像個潑婦一樣,尖叫出聲。

可是,老祖宗的拐杖比他的叫聲還快,在他出聲叫的時侯,老祖宗就一拐杖揍到了彭二爺身上,還一邊怒吼:「你叫什麼叫,叫什麼叫,有本事,你的孫女你自個兒救。」

彭二爺痛的眼冒金星,都叫不出來了。

過了好半會兒,他才哭喪著臉說:「真的不能分家,大哥,分家了我們可怎麼辦呢?」

彭家老祖宗嗤笑一聲,看著他怒聲說:「不分家,你們是想把我們長房卡死。」

彭二爺低著頭說:「那怎麼可能呢?」

彭家老祖宗憤怒的看著他說:「不可能,之前,我兒子在競選的時候,需要用錢,他去找過你吧,你怎麼說沒有呢?我兒子如果競選上了,對整個家族對你們也是有好處的吧,你就能夠對他說沒有錢。」

彭二爺低著頭吶吶地說:「當時我不在,如果是我在的話,肯定不會讓正賢他拿不到錢,大哥,以後肯定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了,你相信我,我們還是不要分家了好嗎?求求你了。」

藤家老祖宗呵呵笑道:「相信你,我不如相信一頭豬,行了,你也不要再說廢話了,到底分不分家,不分家,你就等著你孫女兒被毒死吧。」

一旁的彭若若這時淡淡的開口:「反正,這個孫女兒已經毀了,留著也沒什麼用,死了也就死了,沒什麼關係吧?」

彭就家老祖宗冷眼看著自己的弟弟問:「你是這麼想的嗎?」

「不不不,臭丫頭,你不要胡說八道,我才不會像你這樣冷血。」彭二爺怒瞪一眼彭若若,瘋狂的搖頭。

彭若若輕呵一聲,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根銀針,拈在手上,搖了搖,她笑眯眯的對著彭二爺說:「二爺爺,你要搞清楚,現在是你在求人,現在能夠救你孫女兒的時候,只有我,我就不救你孫女,取決於你對我的態度。」

彭二爺瞪著一雙紅彤彤的眼睛看著她說:「你敢不聽你爺爺的話?」

彭若若依舊笑眯眯的說:「你覺得我爺爺會和你一樣嗎?你以為,現在我為什麼會站在這裡?」

彭二爺扭過頭,哀求的看著彭家老祖宗,說:「大哥,求你了。」

彭家老祖宗滿臉厭惡的看著他,說:「在這個家裡,我所有的孩子,就是我最重視的人,正賢是,若若也是,而你對他們的態度,讓老子不喜歡,你能疼你的孫女兒,老子親生的兒子和孫女,你不能讓老子不疼吧,老子為什麼要幫著你,欺負老子最疼愛的人,老子又不傻。」

彭二爺憤怒的都快要扭曲了臉,問:「你就是不肯答應叫我孫女兒是不是?」

彭家老祖宗杵了杵拐杖,冷冷地說:「老子的孫女兒願意救啊,只要你答應了分家的條件就行。」

彭二爺張著嘴巴跪在那裡,他既不想分家,卻還是想要彭若若救自己的孫女。

因為,就算分家,但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分出去,這麼多年,自己掌管族中的財產和營收,由於他們沒多大本事,根本不是那塊料,實在是沒賺到多少錢。

一直都是在吃老本,而且,自己的兒子成親,女兒出嫁,他將族中的大部分共有的財產,都當成了他自己的,也全都用的差不多了。

也正因為如此,在彭正賢跑去找他要錢辦事的時候,他才會讓人跟彭正賢說自己沒錢。

這個時候再分家,讓人知道了族裡真正的情況,彭家現有的所有的族人,會把他大卸八塊吧。

所以,打死都不能答應分家啊!

想著現在這些情況,彭二爺急的背後冷汗直冒,臉色忽青忽白,像調色板一樣,難看至極。

老大現在緊迫盯人,他連想辦法糊弄的時間都沒有怕,這可怎麼辦?

看著自家大哥和彭若若虎視眈眈的目光,一時間,彭二爺急的直想吐血。

。。 聽到野獸這個詞,劉曉菲並沒有表現出驚嚇和失落反而流露出喜色!

哪一個虎王不是野獸?

不是野獸能成為虎王?

「這麼說,祝融也許真的能夠成為虎王?」

胡校一時間無言以對。

他還在擔心劉曉菲的狀態,卻沒想到的劉曉菲的關注點竟然在這兒!

年輕人腦迴路就是不一樣,年紀大了就是跟不上啊!

不過想到自家的母老虎頓時又想開了!

女人嘛!變臉快一點不是很正常?

「也許吧!」

他也希望看到這一點,那樣也算是完成了他一個願望。

畢竟他的年紀已經不小了!

如今已經接近四十的他若是再拍攝不到虎王,那以後也許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老虎的壽命在10-20歲之間,等到祝融10歲的時候他已經50了!

:曉菲姐不要放棄!祝融一定會成為虎王的!我們會一直支持你的!

:算我一個!我也相信祝融會成功的!

……

等劉曉菲離開后,祝融身上的不安和警惕感才消失。

他輕輕低吼一聲。

虎妹被祝融剛才的架勢給嚇到了,有聽到祝融再次發出吼聲便小心翼翼的將爪子放在祝融的後背上。

見到祝融再次舒服的閉上雙眼她才放心下來,賣力的討好著祝融。

「不能這麼繼續下去了!」

「老虎的壽命最多也就20歲,普遍都是十幾歲!」

「正常情況下,老虎18個月就要離開母親獨自尋找新的領地,而且其中還有一半的老虎都沒有辦法安全成長到兩歲!」

「動物的世界是很殘酷的!」

「看來以後還是不能偷懶,要有計劃的進行訓練了,這才是獲得力量的主要來源。」

祝融想着便在心中給自己安排了一張日程表!

「早上七點起練習一個小時爬樹,練習一個小時奔跑,再練習一個小時游泳,中午休息一會兒兩個小時,下午重複一組訓練,傍晚進食(一定要吃飽),晚上早點休息!」

「先這樣試試,若是感覺太輕鬆的話就晚上趁著虎媽去捕獵再多做一組訓練。」

心中安排好一切,他便在虎妹的『服務』之下進入了夢鄉。

次日,祝融從睡夢中悠悠醒來。

天已經亮了。

「身邊沒有鐘錶還真是有些麻煩,但是感覺也就七點左右吧!」

祝融將虎妹搭在自己身上的爪子挪開,隨後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樹洞。

熟悉的照相機,熟悉的新鮮空氣。

劉曉菲和胡校還在汽車的睡袋裏。

突然,他心中來了一絲興緻。

祝融學着虎媽的樣子匍匐在地上,悄悄的來到了攝像機的另外一面。

攝像機上清晰的顯示著時間,7:10

「看來我的生物鐘還挺準的!」

看完時間他又悄悄的抬頭,車裏一點動靜都沒有。

「就這還想把節目做好?」

祝融對此嗤之以鼻,鼻孔發出類人的不屑聲,隨後朝着昨日的菩提樹而去。

樹還是昨天那顆樹,只是上面沒有鳥了!

祝融並沒有立刻開始自己的爬樹訓練,而是默默的打開了系統。

「系統,屬性列表!」

【宿主:祝融

種族:東北虎

年齡:一個月零一天

力量:5.5

速度:4.3

耐力:5.3

感知力:5.1

戰鬥技巧:暫無

特殊強化剩餘點數:0】

「屬性提升了這麼多?」

他有些驚訝的望着屬性列表,昨天的爬樹訓練只給他帶來了+0.1的屬性加成,即便是加上之前抽獎獲得的特殊屬性也不該有這麼大的變化才對!

他退出,將系統重啟了一遍。

數據依舊沒有改變。

這讓他皺起眉頭。

「系統,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尊敬的宿主,這就是您當前的屬性狀態!】

系統冰冷的聲音打亂了祝融的思緒。

為什麼突然出現這麼多的屬性?

想了半天他還是沒有想明白,只好閉上雙眼仔細的體會了起來。

力量感好像真的比昨天重一些。

難道是因為血食的緣故?

東北虎的體重成長曲線是個很誇張的過程。

雄性東北虎出生只有三斤重,但是食物充足的情況下,只用兩年的時間就能夠長到450斤到500斤!

平均每個月要長20多斤,每個星期要長5斤!

這麼仔細一算祝融就明白了!

他的屬性點之所以變化這麼快,並不是他訓練的效果,而已因為他的身體的自然成長。

「好好吃飯才是第一要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