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快的速度,好霸道的力量!這陳天斗,究竟用了什麼怪招!現在這種狀態下的他,難道需要我召喚出自己的守星之靈來應對嗎?」

莫小奇已經好久沒有遇到這樣有趣的對手了。

雖然她能感覺到陳天斗的修為並不高。

但是這些奇怪的招法,和他體內的力量,似乎為他增加了隱形的修為。

此時此刻,莫小奇的熱血居然也沸騰了起來。

「有意思!」

莫小奇冷冷一笑,右手向後一拉,便是將那隻剩下了一張臉的雙面傀儡拉回到了身邊。

可是陳天斗卻絲毫不放過這個機會,馬上就貼了過來,跟著那飛回的傀儡,就是向著莫小奇刺了過去。

只見莫小奇側步一個飛身,便是脫離了陳天斗的纏鬥。

接著,她從懷裡掏出了四枚如錐子一樣尖利的鋼釘,分別射向了這片空地的四周,將陳天斗和自己圍住。

隨即她不容片刻停留的將花枝傀儡祭於胸前,左手握法決,喝道:「毒靈陣!」

「噗!」

頃刻間,那雙面傀儡便是張開了嘴巴,噴出了一陣暗紫色的煙霧,向著陳天斗飄了過去。

而在傀儡噴出煙霧的一瞬間,莫小奇又是從懷裡掏出了一顆黃色的藥丸,吞了下去。

見那傀儡毒霧噴出,陳天斗便向後一個飛身,想要離開這片區域。

可是在他向後飛躍的一刻,卻被一股強橫的力量給彈了回來!

「嗯?」

陳天斗一怔,轉頭看去,卻見從那四個鋼釘的身上居然射出了四道綠色的光壁,彷彿形成了一個圍欄,將陳天斗和莫小奇都圍在了裡面!

「陳天斗!你完了!」

莫小奇說了一句,便是加快了傀儡口中噴出的毒煙。

不過片刻的功夫,陳天斗便被吞噬在了濃濃的毒煙之中。

「陳天斗!」

此刻,一旁的憐星也是有些著急了,怔怔的望著被煙霧吞噬的陳天斗,一顆心也提了起來。

只怕這一次,莫小奇是想要了陳天斗的命!

這一刻,陳天斗已經無法抵抗那撲面而來的毒煙,將那些紫色煙霧都吸進了鼻子里去。

忽然,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片虛幻的景象。

那過去的洛河村,居然近在眼前。

他看到了過去的村民們。

看到了那正站在茶館說著北冥戰神故事的自己。

也看到了在燒餅店裡忙碌的老娘。

這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以至於讓陳天斗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回到了那令人懷念的洛河村。

「老..老娘…」

陳天斗伸出了手,向前踏出了一步,想要去碰觸那自己最熟悉的母親。

可是突然間,就在他向她走去的同時,眼前的景象卻又消失了。

接著,那被屠戮的慘象,布滿鮮血和屍體的景象,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不…不!!」

陳天斗瞬間崩潰了,一步步的向後退去,不可置信而又痛苦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一切。

而此刻,一直在毒靈陣中觀察著陳天斗一舉一動的莫小奇,卻是陰森森的一笑,隨即祭起手中的花枝傀儡,便是向著他攻了過去。

現在,毒霧中的陳天斗正對著自己面前空蕩蕩的空地痛苦的搖著頭,似乎見到了什麼勾起他悲慘回憶的東西。

可那一隻傀儡,卻是急速的接近了他。

手中的鐮刀,閃動著寒冷的殺氣。

「唰!」

突然間,一道紅光閃過!

遠處的莫小奇大吃一驚!

只見那一隻沖向陳天斗的傀儡身子晃了一晃,看上去十分古怪。

接著「啪啦!」一聲,居然被劈成了兩半,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一幕不禁讓莫小奇驚呆了。

她瞪大了眼睛,怔怔的望著那被劈成了兩半的傀儡人偶,眼中疑雲凝而不散。

「這怎麼可能!他明明已經中了我的毒霧,為什麼還能反擊我的傀儡!」

莫小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在從前,只要是有人中了自己的毒霧,是絕對不可能從那痛苦的幻覺之中掙脫出來的!

在那傀儡被劈成兩半之後,似乎便失去了繼續製造毒霧的能力。

而很快,那毒靈陣中的紫色毒霧便是慢慢散去。

漸漸的,陳天斗的身影居然安然無恙的站立在原地。

他的右手,還保持在剛剛揮劍一刻的動作,沒有絲毫的晃動。

莫小奇眯起了眼睛,仔細的打量著那漸漸從毒霧中顯露的身影。

當他看到陳天斗那張嘴的時候,眉頭卻是忽地一皺!

「那是!」

莫小奇心頭一沉,輕輕搖了搖頭,不可置信的說道:「大玉金羅丹!」

只見此刻在那陳天斗的口中,正含著一枚吞掉一半的紅色丹藥。

顯然,在剛剛的緊急時刻,他靠著自己最後一點殘存的意識,將這顆丹藥吞進了嘴裡。

可是才咬下一半,他便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但是,當那一半的丹藥進入到自己體內的之後,他便立刻行動自如,恢復如初了。

此刻,陳天斗緩緩的睜開了那帶著紅色眼影的眼睛,眼中殺氣閃動。

「哼!」

只聽陳天斗一聲冷哼,嘴角微微一翹,便是傳來一聲冷笑。

接著,他「咻!」的一下,將那剩下的半顆紅色藥丸,便是吸入了口中,吞入了體內。

看著眼前的一幕,莫小奇怔怔的定在原地,一臉狐疑的望著陳天斗。

「原來,仙兒給我的這顆藥丸,是這樣用的。」

陳天斗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久違的,自信的微笑。

看來在吞下這一顆丹藥之後,所有的幻術,便都解除了。

並且在一段時間之內,那毒霧幻術不會再對他起到一丁點的作用。

此時此刻,莫小奇暗嘆大事不妙,便是急忙問道:「這大玉金羅丹你是從哪裡弄到的!」

陳天斗神秘一笑,回道:「朋友送的。」

「朋友送的?你那朋友是何人?為何會有南巫國這種極其珍貴的禁藥!」莫小奇冷著臉問道。

如果說陳天斗能夠弄到此丹藥,說明他與南巫國權力最大的人距離很近,或許認識也說不定。

這樣一來,陳天斗的身份背景,便更讓莫小奇感覺到古怪了。

只見陳天斗又是笑了笑,說道:「我那朋友家裡,是開錢莊的,有點錢買點丹藥,難道不可以嗎?」

「哼!你可知這大玉金羅丹是何物?如果不是南巫國君的親信,是不可能弄到這東西的! 重生之侯門孤女 連我的都沒有辦法拿到這丹藥!」

聽她這樣一說,陳天斗心中便是一怔:「國君親信才能弄到的丹藥?」

「哼!看來你還不清楚你那朋友的身份,我看你真是走了狗屎運!不過那也沒用,就算幻術現在對你無效了,我還有其他方法可行!」

看莫小奇那樣子,似乎是動了怒氣。

守護十二星宮數百年來,除了北冥戰神,從來沒有人再能夠通過她這一關。

而如今,這陳天斗的出現,卻讓她深深的感覺到了威脅,同時也點燃了她的鬥志!

「別以為只有你才有辦法!我也有破解你傀儡之道!」

說罷,陳天斗便是高高的躍向空中,手中石劍在空中凌空揮舞。

接著,一層層如蓮華一般的真氣,便在他的身邊緩緩綻放。

由於莫小奇乃是幾百年前的人物,所以對這幽蓮宮的招法並不了解。

當她看到陳天斗施展了蓮花御雷訣之後,便是眉頭一皺,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真氣撲面而來!

「好強的真氣!」

只見片刻之後,陳天斗的身後已經綻放開了一朵暗紅色的真氣之花!

下一刻,他手起劍落,釋放出一道十米長的巨大劍氣,便是向著莫小奇劈面打來!

「蓮花御雷訣!」

只聽陳天斗一聲暴喝,那巨大的劍氣,便是兇猛的落下。

「轟!」的一聲巨響,劍氣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莫小奇所在的地方。

頃刻間,這鏤空的巨樹也是劇烈的晃了一晃,塵煙四起!

莫小奇的身影,已經完全被吞沒在了那一片夾雜著淡淡血腥味的煙霧之中。

「落!!」

陳天斗又是一聲大喝。

接著那些如花瓣一般的劍氣,便是一道又一道的向著莫小奇所在重重落下。

霎時間,地面又是劇烈的搖晃了幾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