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那我跟你們一起去。」

……

下午,王大雄帶著陳牧在內的七個隊員來到車庫。

他們出去巡山巡林也不是每次所有人都去的,總得有人留守營地,所以都是輪換著來。

一般每次出勤兩輛車,五到八個人皆可。

這次湊出八個人一趟已經屬於人手充裕的罕見情況了,主要還是王大雄不太放心陳牧這個新人。

上車后,座位上的隊員也很詫異。

「隊長,這小夥子不是昨天剛來的嗎?今天就跟隊巡山?是不是太早了?」

王大雄車門一關,瓮聲瓮氣道:「你覺得你比他能打嗎?」

「額……」那人頓時不說話了。

「那你還嗶嗶個屁!!」

王大雄也是不慣著,油門一轟,吉普車「嗡」的一下便竄了出去,粗獷的機車聲就和王大雄這個隊長的風格一樣——

狂野,堅定,一個唾沫一個釘。

既然答應了帶陳牧來,那就不婆媽不嗶嗶嗶。

至於新人?

無所謂了,他又不是那種喜歡擺架子講輩分的隊長。

陳牧這個小夥子他各方面都很滿意,能打、話少、雖然從城裡來但不嬌貴不事逼,執行力更是強的雅痞。

而且更為難得的是人還異常自律。

如今在車上,就連他們這些老隊員都在聊天、打屁,看風景,唯有陳牧自始至終都在安靜的給膝上的獨劍鞘塗抹保養品。

這樣的小夥子除了不是正式隊員,過至多兩個月就要走,王大雄沒有任何不滿意的地方。

深入山區之後沒過多久,周圍出現野生精靈的頻率頓時高了起來。

而他們的車隊看的出來和精靈們的關係還不錯。

不僅沒有精靈因為他們闖入保護區而生氣,相反還有許多熱情的精靈跟著吉普車一路飛一路跑,主動給他們指引方向,還給車上的人送果子吃,頗有一副夾道歡迎的意思。

陳牧正擦著獨劍鞘呢,忽然間邊上拋過來一枚丹紅色的樹果。

這種體驗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是?」

一旁的隊員笑著跟他解釋道:「沒事的,直接***靈送你的。」

陳牧把玩著這枚樹果,一時嘖嘖稱奇。

這是他過去再也無法想象的待遇。

曾經那個年代他去往聯盟邊境以外的森林,不被設套伏擊下黑手就不錯了,還指望有果子送你?怕不是想屁吃。

就算真有那時的陳牧一定也不敢吃,因為基本百分百有毒……

如今這真的是,時代變了。

變得他覺得挺新鮮,也挺好的。

咬了一口,果子味道真不錯,甜甜的,脆脆的。

與此同時開車的王大雄也在跟周圍比較聰明的智慧種精靈交流,詢問他們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巡林對於東煌這邊的護林員來說大部分時候都是比較平和的。

作為治安較好的大聯盟,東煌這半邊的保護區邊界上精靈偷獵總體還是很少的。

他們出勤大部分時候都是幫這裡的精靈處理處理私事,義務幫忙,純當結個善緣,換點果子。

大家也樂意如此,山裡的精靈大多都是樸素的,你幫了忙,他們都會記著你的好。

只是這回,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陳牧來了,心中的念想有了回應。

跟王大雄交流的那隻哈力粟竟然帶來了少見的人類活動消息。

王大雄讓副駕的副隊用手勢再三跟哈力粟確認,終於確認了。

「兄弟們,西面的山林里有人類活動的跡象!這在保護區里是不該出現的!所有人都打起精神來,我們這趟來活兒了!!」

(這章補昨天欠的那一更,晚上正常更新的,盡量……) 一半個時辰后……

黃陶先結束煉製,一爐上好上的氣血丹煉製成功。

跟大家猜測的差不多,一共十四顆,顆顆圓潤飽滿。

那些弟子紛紛上前,拿出衣服,披在黃陶的身體上。

「師父威武,這個小子死定了!」

十四顆氣血丹,在場除了九星煉丹師,沒有人能贏他。

誰也沒有上前檢查,黃陶人品雖然不咋地,煉丹術在十名八星煉丹師當中排名中上游,這些丹藥間隔很遠,都能聞到濃郁的香氣。

接下來看畢宮宇的表現了,能不能擊敗黃陶,就看這最後時刻。

隨著最後一株靈藥丟入煉丹爐,終於進入凝丹階段。

一團團淡淡的氤氳出現在丹爐上空。

「你們快看,氤氳之氣,難道他真的要煉製續靈丹。」

突然出現的氤氳之氣,讓很多人大驚失色,發出一陣陣驚呼聲。

黃陶心裡咯噔一聲,他煉丹百年,只出現過一次氤氳之氣。

今天又是丹雲,又是氤氳之氣,讓他心裡七上八下。

出現一次也許是巧合,連續出現兩次,這就說不過去了。

不少人悄悄的看向柳無邪,每個人看向他的眼神,充滿著敬畏。

什麼樣的師父,才能教出如此妖孽的弟子。

剛才嘲笑柳無邪的那些弟子,紛紛閉上了嘴巴。

一玄突然站起來,恨不能上去幫助畢宮宇一把。

他對煉丹術一竅不通,只能幹著急。

一楠枯瘦的手掌緊緊的捏住椅子扶手,想要站起來,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筋脈早已萎縮在一起。

氤氳之氣越來越濃,形成一座丹藥的形狀,場面甚是壯觀。

每個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所驚呆了。

小小的天罡境,竟然能煉製出如此妖孽的丹藥。

還未徹底成丹,恐怖的丹藥香氣,充斥整個廣場。

「怎麼回事,我受傷的筋脈竟然在癒合!」

靠的近一名弟子突然發出驚呼聲,他手臂上有一條筋脈,被人用長劍擊中,導致筋脈受損。

這麼多年過去了,筋脈一直沒有恢復。

嚴重影響他的實力。

吸入大口的香氣,他受損的筋脈,居然在癒合。

簡直是不可思議。

「續靈丹,真的是續靈丹。」

無數人瘋狂了,如果真是續靈丹,豈不是打破了丹藥界的平衡,他們天寶宗,瞬間搶佔丹藥市場,奪回屬於自己的地位。

這些年天寶宗一直被青紅門打壓,續靈丹一旦問世,天寶宗地位將一飛衝天。

難怪這些弟子都瘋狂了。

最可怕是續靈丹的藥效,試問在場這些人,誰筋脈沒有受過傷。

一玄嗖的一聲,站在畢宮宇身後,深怕畢宮宇有什麼閃失,或者說,他擔心續靈丹出現,被人搶走。

丹香四溢,黃陶終於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空間一陣扭曲,虛空上出現一道人影,誰也沒有發現。

「這小子,還真是給我一個大驚喜!」

沐天黎說完,身體一點點消散,只是一道意念演化,本體還在修鍊。

打完最後一道手印,畢宮宇累的氣喘吁吁。

當著這麼多人煉製,壓力很大。

輸了,師父就要喪命,他輸不起。從煉製到現在,神經一直繃緊。

成功的那一刻,突然坐在了地面上。

一玄迫不及待掀開丹爐,裡面躺著五顆丹藥,伸手一招,落在手心。

「續靈丹,真的是續靈丹!」

一玄老淚縱橫,這五年時間,他踏遍了整個南域,為了給孫子尋找一枚續靈丹。

求過人,被人利用過,這些年一玄吃了多少苦,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莫沖衝上前去,想要從一玄手中搶到一顆,卻被一玄緊緊抓住。

今天誰也休想從他手裡搶走一顆續靈丹。

孫子身體裡面的筋脈受損嚴重,一顆也許不夠,可能需要三顆,也許五顆,一玄不確定,所以打算全部佔有。

「無邪,這五顆續靈丹能不能送給我。」

一玄大步走到柳無邪面前,一副央求的語氣。

幾萬道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柳無邪,那可是一玄長老啊,堂堂化嬰境巔峰強者,居然央求一名普通弟子。

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震驚天下。

「這些續靈丹,原本就是送給一玄長老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