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果是圈套,這個全套顯然太過明顯。」菲利普臉上的表情鬆動了一下,露出了一絲不屑之色。

「團長大人,您錯了,這才是圈套高明之處,不管是誰得到這個消息,都會立刻趕到大禹星系,因為,沒有人能夠輸得起,如果真的開發出了小型光速引擎,那麼,任何強大的宇宙戰艦都會成為靶子,目前為止,還沒有科技力量能夠攔截近距離達到光速的武器,你可以想象,如果一個移動宇宙激光炮塔擁有了小型光速引擎之後,躲藏在浩淼的宇宙之中,當確定了地方艦隊的位置之後,達到光速的炮塔鋪天蓋地的進入作戰位置,那會造成怎麼樣的後果?」真真臉上露出了無比嚴肅的表情。

「……」菲利普微微張了一下嘴,終究還是忍住沒有說話,他知道,什麼時候不適合他說話,顯然,現在他就不適合說話,因為,他根本無法反駁真真。

「任何一件小型武器,包括機甲,如果這些武器裝載了小型光速引擎之後,其殺傷力就會無限的誇大,別說是這些設備上面可以攜帶致命的武器,光是這些設備在浩瀚的太空之中以光的速度撞過來,都會給宇宙戰艦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沒有人能夠輸得起,我也不能!」

當真真說到後面的時候,幾乎是咬著牙關,一字一頓。

「明白!」菲利普沒有在爭論。

「從現在開始,未來之星的所有指揮工作將由我親自指揮,軍團大人做好協助工作就是。」真真突然話鋒一轉。

「協助工作?!」菲利普的眼神赫然變得無比的鋒利。

「是的,協助工作,開啟所有宇宙戰艦的核心密碼,我會在任何時候進入宇宙戰艦的光腦。」真真沒有迴避菲利普那刀鋒般的目光,靜靜的看著菲利普,彷彿是在等待著狂風暴雨一般。

氣氛變得無比的壓抑,全息影像上面的菲利普身體站得筆挺,如同雕塑一般紋絲不動。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著。

菲利普沒有說話,真真也沒有說話,空氣之中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較量著。

「好吧!」

菲利普的目光在真真那頭雪白的銀髮上面掃了一眼,長長嘆息了一聲。

「菲利普軍團長,謝謝!」

真真突然深深的朝菲利普鞠了一躬。

「不用,什麼時候開始啟航,真真大人?」菲利普臉上再一次恢復了木然的表情。

「現在。」

「現在?!」菲利普臉上的眉頭皺起。

「有問題?」

「真真大人,似乎還有一支艦隊沒有趕到。」

菲利普作為未來之星的第一批將領,自然知道未來之星的艦隊數量,現在未來之星有三大艦隊,第一自然是菲利普統帥的雄獅軍團,這個軍團的名字還是鄒子川取的。而第二大軍團就是吉利的猛獸軍團,這支艦隊主要是收編一些冒險團的成員。而最後一個艦隊就是英雄軍團,這個軍團主要是以瑞德爾的學生構成,由刀哥率領。

不過,除開這三支軍團,還有一個沒有名字的軍事組織,最特別的是,這支軍隊全部都是由雄獅軍團、猛獸軍團和英雄軍團裡面抽調出來的人手,這是一支神秘的軍隊,也是唯一一支直接被真真控制的軍隊,菲利普嘴裡說的那支艦隊正是這支沒有從各個艦隊抽掉,沒有任何番號的軍隊……

「不用管,啟航吧,軍團長大人!」

「是,大人!」

……

在浩瀚的宇宙之中,這支龐大的艦隊開始按照預定的線路飛行,很快就消失在了那漆黑如漆的夜空之中……

就在各路厲兵秣馬之時,鄒子川一直聯繫的颶風冒險團正在皇浦家族的一顆星球上面修養生息,

颶風冒險團早已經不是昔日的冒險團,這已經是一支龐大的艦隊,而且,在最近皇浦家族強力的支持之下,颶風冒險團的勢力出現爆炸式的增長。

這是一顆編號為01的星球,在人類聯盟公布的星圖上面,是找不到這顆星球的星圖位置的。

這裡,才是皇浦家族真正的總部。

這顆外貌看起來非常原始的星球有著人類聯盟最強大的防空網路,而太空之中布置的衛星幾乎是把這顆星球籠罩得密不透風,哪怕是拳頭大一塊隕石經過這顆星球,因為會被先進的儀器捕獲……

這顆星球沒有地面建築物,也沒有星際港口,但是,這顆並不是太大的星球地下歷經上千年的歲月,幾乎已經挖空了。

這是一個巨大的研發基地,皇浦家族的一些技術儲備都藏在這堅固的地下堡壘裡面。

在這個堡壘的裡面,有著一個恢弘的會議室,這個會議室至少可以坐下數千人,實際上,這裡是一個娛樂活動中心,除了必要的會議之外,主要是舉行盛大的集會,在這個恢弘的會議室旁邊,還有一個裝飾一場奢華的小型會議室。

這是一個多功能小型會議室,容量不足五十人,卻盡顯奢華,純金的水晶吊燈,多哈星的多哈地毯雪白無比,會議桌是古地球的珍稀櫸木,牆壁上掛著幾副價值連城的中國畫,而其中,一副清明上河圖顯得異常的醒目,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圖章告訴人們,這並不是一副贗品,而是一副真跡……

會議室坐了很多人,沒有人欣賞那副價值連城的畫,氣氛顯得很凝重。

繁霜穿著一套淺藍色的長裙,靜靜的坐在下首,她的目光一直都落在那個一臉嬰兒肥的少女臉上,她對這個雍容華貴的女孩子充滿了興趣,因為,這個女孩子對她也似乎充滿了興趣,兩人不時的互相看一眼。

當然,沒有人知道繁霜在想什麼,因為,根本沒有人注意幾乎是坐在角落的繁霜。

米雪坐在繁霜的身邊,她顯得有點心不在焉,微微低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那個嬰兒肥的正是貝兒,她坐在父親皇浦嚴峻的下首,在她的背後,金莎如同一桿標槍站著,那緊身的一副勾勒出無比優美的曲線,顯得英姿颯爽……

在米雪的對面一排,坐著吉桑、七劍客和七個海盜等人,除了吉桑一臉嚴肅,其他的人都是一臉坐立不安的表情。

「尊敬的吉桑團長,希望你們能夠仔細考慮,皇浦家族和颶風冒險團現在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一直沉默的皇浦嚴峻終於忍耐不住說話了。

「皇浦先生,我們的團長大人還沒有回來,我無法定奪。」吉桑搖了搖頭,一臉嚴肅道。

……

PS:呵呵,月票的速度雖然不是很快,也還不錯,兄弟們,最後兩天了,希望支援一把霸道,有月票的感覺投了吧,現在可是月票雙倍,不投就浪費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這裹著王毅的颶風內,靈力十足,充滿了霸道的荒古氣息,普通修靈者要是深陷其中,定是無法自拔,氣血渙散而死,但是對於現在的王毅來說,這簡直就是大補!

他早已能熟練的運用獸氣斗門決,這颶風中蘊含的荒古氣息靈力,能讓他更好的去吸收,甚至會提升自己的修為!

王毅想到這也是咧嘴一笑,心中大喜,回頭看了一眼漸漸遠去的墓地,神情認真道「此恩我王毅銘記在心,我定會重振我異界之地!」

王毅說話之後,緊閉上了雙眼,在這颶風之中,吞吐沉浮了起來,此刻精氣神都匯聚于丹田一處,肉眼可見,四周無數的零星小點的藍色晶體不停的融合在了王毅的體內。

王毅頓時就感到了全身上下舒暢無比,像是被洗禮了一般,輕鬆、舒適而又暢快,呼吸之間,感覺體內有一股升騰之力,瞬息可發,全身上下也是感到精力充沛,彷彿擁有了無窮的力量一般。

與此同時,王毅丹田之內的內丹卻是發生了驚天的變化,竟像是敲碎了的玻璃一樣,開始紛紛瓦解,本有雞蛋般大小金丹,竟變成了一個只有彈珠一般的大小,但是通體血紅,散發著磅礴的氣血,就如同一個肉球一般,妖異而腥血。

「好!王毅你體中的金丹成功轉化成了命丹!你的修為也突破到了歸一境二重天之境!」

王毅體內的魔蛇欣喜開口道,他現在的精神也是充沛之極,他的內傷不僅被龍龜給治好了,現在王毅修為突破他的實力自然也跟著有所上升。

「命丹?」王毅聽到魔蛇的話,也是微微一震,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就在睜開之時王毅的雙目內閃過一絲精芒,一股霸道的荒古氣息頓時折透而出,給人一種極具危險的氣息。

「老夫給你解釋一下,這歸一境之下的修靈者都是在摸索與異靈融合的變化,但是只要突破到歸一境那體內的金丹也就轉變成了命丹,這命丹是與你自身氣血融合在一起的,亦是你自身的至寶,也是攻擊敵人的殺招!」

「何意?」王毅微微的皺起了眉頭,心中頓時就來了興趣,想知道個究竟。

「這命丹是你金丹轉變而來當然是你自身的至寶,更是你的命門所在,但是若是不敵對方,當可自爆命丹,與對方兩敗俱傷,這是最後的殺手鐧,也是最強大的攻擊,但付出的代價卻是自己的生命。

不過,修靈者要是異魂不消散,也死不了,只需重凝身形便可再次重生,這就相當於不死之身,想當年異界大戰之時,無數的修靈者皆是自爆命丹,只為多殺一個敵人,現在想想真是感慨萬千啊!」

魔蛇緩緩而道,聽的王毅也是怔愣不已,心中對這些捨己為公的修靈者有了一份崇高的尊敬之情!

「原來是這樣,我現在精通火、土兩行,雖掌握了水行性質,但是卻未修鍊任何功法,還有那七矢雷離刃也一直存放於儲物戒之中,也不能運用,雖突破到了歸一境二重天之境,但是我的實力仍然不夠強大!

我現在更是背負著通緝令與龍龜至尊的稱號,更加要小心行事,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蹤,否則將會給自己引來飛來橫禍!」

王毅神情凝重了起來,他對自己現在的狀況了如指掌,所以定要小心行事,不能露出一些馬腳被小人發現了弊端。

「嗯,言之有理!嗯?那叫鄭子武的小兒竟還未走,老夫感應到了他的氣息!」魔蛇突然震驚道。

「哦?難懂他正是如老祖宗所說的那般一直在監視與我不成,他到底有何居心?罷了,我還是不要理會的好!省的節外生枝。」

呼呼呼呼???

颶風呼嘯在天地之間,向著遠方疾馳而過,雖快如閃電,但是散出的霸道荒古氣息卻是毫不遮掩,這氣息像是一把鋒利之極的利刀,戳向人的心中,給人一種無窮的危機感與壓迫感。

「嗯?」

躺在草叢之中的鄭子武本事側身而卧,嘴中還含著一個草根,神情懶散之極,但是感應到了這颶風散出的氣息,立馬就站立了起來,運轉了體中的靈力,凝視望去。

他看見這颶風之中有一道身影,正處中央,竟在這颶風之中打坐養神,好像這氣息就是他散出的一般,沒有絲毫的不適。

憑著鄭子武的歸一境四重天的修為,一眼就看出了這人的修為,但是就算修為相差二個等級,他心中竟也是產生了一種顧忌之感,好像自己全力應戰也不能將他給瞬間滅殺一樣。

「這氣息???」鄭子武瞪大了雙眼,微微的張開了嘴,已是神情怔愣的僵住了,緊隨其後,他便是猛地皺起了眉頭,一臉的凝重之情。

他立馬運起了全身的靈力,瞬時間就消失在了虛無之中,像是融在了四周一般,無跡可尋。

「王毅!不會錯的,是他!沒想到他竟真的獲得了龍龜傳承,現在實力大增,就算是我全力應對,他也有反擊之力了!此事必須要告訴老爺!」

颶風席捲而過,捲起了漫天的黃沙,勾勒出了鄭子武隱隱約約的輪廓,只見他在右手上凝聚出了一團藍色的靈力,嘴中默念起了口訣,瞬時間這一團藍色的靈力,便就幻化成了一條面部猙獰的變色龍。

這變色龍縱身一跳,搖了搖尾巴,雙目也凝視著颶風之中的王毅,像是在收集情報一般。

「咔咔???」

鄭子武舉起右拳猛地向虛無之中擊打而去,頓時就發出了一聲轟鳴,虛無的空氣如同實質了一般,竟碎裂了開來,露出了一條漆黑的縫隙,瞬時間,這條活靈活現的變色龍便凌空躍起,攀爬了了進去,頓時就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鄭子武還一直隱藏在地面之上,緩慢的跟著王毅隨行,他心中暗自想道「看來是該按照老爺的吩咐去散播這王毅的身份了!」

「你可別大意了這小兒,沒想到他竟是與變色龍合修的,這等異靈雖是稀少,但是強橫之極,現在老夫傷勢已經恢復,這方圓百里的動靜,我都能清清楚楚的感應到,所以你大可放心!大膽前行就是!」

「嗯,謝謝魔蛇前輩!」

王毅心中也是感慨了一下,自從他與魔蛇誠心交談了一番后,他們的關係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魔蛇已經散去了那種高高在上,自己為尊的勢頭,而是平易近人的與王毅交流,真心想輔佐與他重振異界! 「吉桑團長,我希望我們的合作能夠有實質性的進展,這短短的二年多時間,皇浦家族為颶風冒險團提供了數十萬億金幣的資金,數十萬架重型機甲,還有代為採購了數萬艘宇宙飛船,而且,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幫助颶風冒險團改造宇宙戰艦,在這裡,本人可以獨膽說,沒有皇浦家族,就不會有颶風冒險團!」

「尊敬的族長大人,請允許我說一聲。」瓦鐵突然站了起來,一臉怪笑道。

「請!」

「族長大人,我個人認為,您應該在還要加上一句話。」

「什麼話?」

「如果沒有颶風冒險團,就沒有了皇浦家族的輝煌,可否?」

「你……」

「哈哈……皇浦老兒,別說我瓦某人不尊重你,皇浦家族和颶風冒險團本就是互相利用而已,你現在卻想讓整個颶風冒險團為你們家族賣命,這自然是不可能的。」

「大膽!」皇浦嚴峻赫然站了起來,一臉鐵青,一雙眼睛射出兇橫的光芒,死死的盯住瓦鐵的臉。

「哈哈,皇浦老兒,今非昔比,我們颶風冒險團高手如雲,可容不得你作威作福的。」

瓦鐵哈哈大笑,對皇浦嚴峻的兇狠毫不為意,一臉藐視的表情,而幾乎同時,整個房間裡面一股強大的氣流升騰,一個有形無質的領域突然形成,如同一個牢不可破的屏障。

「你……」

皇浦嚴峻氣得一臉通紅,凶厲的目光看了一眼瓦鐵背後靜靜站立的幾個陌生人,恨恨的坐了下來。

的確,正如瓦鐵說的,現在的颶風冒險團今非昔比,不光是除了強大的艦隊,而且,有擁有不計其數的高手,而其中,光是六級高手就有二個,五級高手十幾人,加上江老大等人和七個海盜,這勢力,已經足夠和現在的皇浦家族抗衡了。

會議室陷入了沉默。

氣氛突然變得尷尬起來,除了一臉粗獷的瓦鐵依然不停的吃著會議桌上的稀有水果之外,所有的人都是一臉的沉默。

「父親大人,我看……」貝兒小心翼翼喊了一聲。

「說!」

皇浦嚴峻感覺無比自己的內心無比的焦躁,小型光速引擎的技術突破讓皇浦家族面臨以前多年以來最大的災難,上一次的機甲危機比起來,這一次的災難更致命,上一次的機甲開發雖然處於劣勢,但是,皇浦家族有著雄厚的技術儲備,只要花點心思,花點時間,很快就能夠轉危為安。

小型光速引擎的出現會讓皇浦家族哪怕是最先進的技術儲備都會變成廢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