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果真的有兩成機會,那到也值得我們唐家在他身上投資一二,只是他的身份有些麻煩,黑甲宗以前的弟子,又是主戰派趙正川,司徒長老那裡恐怕不會放過他。」唐勝沉吟道。

「司徒長老和蘇兄弟的恩怨,自有蘇兄弟自己去處理,老黃應該會有些安排,司徒長老也不可能明目張胆的打殺一個真傳弟子。」唐慕風笑道。

「出手打殺不置於,不過他在海皇宗中的日子恐怕不怎麼好過。」唐勝又和唐慕風討論了一些問題,完畢之後才雙雙回到宴會上。

「蘇兄弟,那日你到底是如何從我的船上離開的,實在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唐勝笑容滿面的看著蘇淺雪說道:「那個時間應該沒有其他的船隻經過,附近又沒有海島,你到底走了哪裡呢?」

「讓唐前輩見笑了,我只是跳入海中,不知道怎麼就漂流到了一座名為青葉的小島上,也許是上天垂憐,讓我撿了一條命回來。」蘇淺雪淡淡地說道。

唐勝自然知道天下不可能有這麼幸運的事,青葉島他是知道的,那麼遠的距離,一個人怎麼可能河流過去,還這樣活下來,而且蘇淺雪也不像是一個盲目尋死的人,不過蘇淺雪不願多說,他也就沒有繼續問下去。

因為唐勝本就是唐家的人,原本許多複雜的審核手續也就簡化了,蘇淺雪三人實際上已經算是海皇宗的弟子,這就是上面有人的好處,若是換了其它島嶼的人進入海皇宗,只是審核身份這一步,蘇淺雪恐怕就難以通過。

隔天一早,蘇淺雪三人還有沙沙就跟隨唐勝上船出海,目的地並不是海皇宗,因為還要去其它的島嶼上帶其他的弟子,至少要一個多月才能夠回到海皇宗。

「蘇兄弟,我當初就知道你不是凡俗之輩,只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以黃金體拳殺赫連岩,當真是讓我有些吃驚。」唐勝與蘇淺雪並肩站在船頭的甲板上看著晨光,唐勝微笑著說道。

「只是僥倖罷了,幸好我練過傷心拳,否則就算赫連岩站在那裡讓我打,我也殺不了他。」蘇淺雪說道。

「聖心宮秘傳的傷心拳,你從何處學來?」一個有些綿軟軟的聲音從兩人背後傳來,卻見是一位素衣女子從船艙裡面出來,向著兩人走來。

「景香,你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怎麼跑到外面來吹風了,快些回到船艙裡面去。」唐勝有些著急的說道。

「已經差不多都好了,每天在船艙裡面也悶的很,出來透透氣病也好的快些。」景香微微一笑,依然看著蘇淺雪問道:「你還沒有回答我,你的傷心拳是從哪裡學來的?」 「一個聖心宮的弟子傳授給我的。」蘇淺雪先看了唐勝一眼,唐勝向他使了一個眼色,蘇淺雪頓時瞭然於胸,實話實說道。

「聖心宮弟子,最近到海上來的,似乎只有琴情一人,難道是那琴情傳授給你的傷心拳?」景香十分好奇的問道。

蘇淺雪點點頭,算是默認了,但是卻沒有多說話。

「能不能與我說說,那琴情是怎樣的一個人,我聽過她許多的傳說,聽說她是聖心宮這一代最有天賦的一個緣女,不知道她到底有何過人之處?」景香沒有繼續問傷心拳的事情,反而問起琴情的事情來。

「我與琴情相處沒有幾日,對她的了解也不多,只知道她是一個漂亮而又十分厲害的女人。」蘇淺雪答道。

「與我差不多的年紀,卻能夠一個人遊歷四海,那自然是極厲害的,不像我,長這麼大,這才是第一次離開海皇島。」景香羨慕的看著蘇淺雪繼續問道:「你再多說些琴情小姐的事情給我聽好嗎?」

蘇淺雪正想要開口推脫,卻見唐勝向他使了一個眼色,猶豫了一下,便講了一些他對於琴情所知道的事情。

景香聽的十分入神,偶爾問上一句,似是對於琴情的十分的神往。

「阿雪,飯菜做好了,你現在要吃嗎?」沙沙從船艙裡面跑了出來,蘇淺雪回過神來,發現已經快中午了,唐勝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船艙去了。

「景香小姐,我們下次再聊。」蘇淺雪正被景香問的有點不知道再說什麼,畢竟他對琴情的了解也實在不多。

「小妹妹,你們吃什麼,可以算我一份嗎?」景香有些好奇的看著沙沙,情不自禁的伸手玉手,想要抱一抱可愛的沙沙。

「好啊,漂亮姐姐一起來吃,沙沙的手藝很不錯的。」沙沙高興的說道,拉著景香的手往船艙而去。

蘇淺雪跟在後面進了船艙,加上鐵劍,四個人圍著一張桌子吃沙沙做的燉肉,景香的食量很少,只是淺嘗了兩塊,蘇淺雪和鐵劍,還有沙沙三個卻是狼吞虎咽。

「香姐姐,沙沙做的燉肉不好吃嗎?」沙沙吃了一大碗燉肉,準備再去盛的時候,發現景香都沒有怎麼吃,瞪著大眼睛問道。

「沙沙做的很好吃,是香姐姐自己已經習慣了,每天都要吃大量的葯膳,一般的肉食只能少量食用。」景香微笑著說道。

「原來是這樣,沙沙還以為自己做的菜不好,香姐姐不喜歡呢。」沙沙說著,自己又盛了一大碗,她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吃的不比蘇淺雪和鐵劍少。

蘇淺雪沒有教沙沙鎧甲術,主要是因為《邪情種玉鎧》他沒有辦法教也不敢教,《逆刃術》是武裝術,而武裝術確實是禁術,他就更加不能教,所以也就沒有什麼鎧甲術能夠教沙沙了,只能到了海皇宗之後再想辦法。

沙沙的資質還算不錯,蘇淺雪至少也要尋一門差不多的鎧甲術讓她修鍊,一般的鎧甲術,連蘇淺雪自己都看不上眼,自然也不可能讓沙沙去修鍊,只會壞了根基。

景香細嚼慢咽,許久才吃一小塊燉肉,到是看著蘇淺雪三人大口吃肉喝湯,臉上一直帶著笑容,似乎是十分享受的模樣。

沙沙和景香很快就混熟了,沙沙給景香講了不少青葉島的事,兩人聊的十分開心,蘇淺雪吃完飯之後,就悄悄離開了房間,直接去了唐勝的房間。

「唐師叔,那個景香到底是什麼人?」蘇淺雪自然看的出來,景香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兒,而且唐勝對她的神情也有些不對。

「別問了,我不能說,我只能告訴你,你若能討了她的歡心,以後在海皇宗中大有好處。」唐勝詭笑道。

唐勝雖然沒有明說,可是他的語氣已經透露了許多東西給蘇淺雪,這景香必定是海皇宗中極有權勢人物的女兒,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罷了。

蘇淺雪卻沒有刻意去討好的心思,儀仗女人的關係,大多都是一柄雙刃劍,有可能會得到好處的同時,也有可能會帶來更大的麻煩,所以蘇淺雪並不願意去房間接近景香。

只是蘇淺雪不想去接近景香,景香自己卻與他走的十分近,準確的說是與沙沙走的很近,在船上的時候兩人幾乎形影不離,沒有兩天,沙沙就已經搬去了景香那裡去住。

「啊!」景香抱著沙沙躺在被窩裡,聽沙沙講故事,講到緊張的地方,情不自禁的驚叫出聲:「那秦東天怎麼這麼壞,蘇淺雪原來也是一個壞人,他怎麼忍心這樣對你?」

「阿雪才不是壞人,他那樣做自然有他的道理,青葉島上的人那時也都與香姐姐一樣,認為阿雪是個壞人,可是我卻一直相信阿雪……」沙沙繼續講下去。

故事跌宕起伏一波三折,聽的景香入了神,一直聽到沙沙講到獸巢圍城,然後獸王突然從島主府地下衝出來的時候,景香擔心的說道:「這可怎麼辦……你還在島主府中……那不是危險了……」

「是啊,那時候真的好危險,可是那時候我卻一點也害怕,不知道為什麼,我腦子裡一直覺得,阿雪一定會來救我,我躲在床下面,一直等著阿雪,於是阿雪就真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青葉島上那麼多人,那麼多鎧武者,都沒有人敢衝進島主府救人,可是阿雪他卻真的來了……」沙沙一邊講著,大眼睛裡面竟然又泛起了晶瑩,雖然那個畫面已經在她腦海裡面回放了無數次,可是每次想到的時候,依然忍不眼眶泛紅,那並不是悲傷,而是一種喜悅。

聽著沙沙講途蘇淺雪如何把沙沙救出來,如何與秦東天聯手斬殺了獸王佛陀蟾蜍,景香也忍不住在腦海裡面浮現出那激動人心的畫面,因為太過激動,皮膚上的毛汗都激突起來。

「這麼看起來,蘇淺雪竟然是一個大好人,那秦東天也不太壞。」聽沙沙講完之後,景香長吁了一口氣,神色異樣的說道。

「阿雪自然是好人,自然外人不明白他的好。」沙沙大眼睛一轉:「不過那秦東天卻算不得什麼好人,只是阿雪一直都說,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再壞的人也有好的一面。」

「這話說的十分有道理,秦東天為了救他的兒子,可以不顧自己的性命,這一點上面卻是沒有幾個人能夠做的比他更好了。」景香連連點頭,輕嘆著繼續說道:「如果有一個人肯為我這樣不顧一切,我就算是死了也值得了。」

「那可是難的很,沙沙也只有一個阿雪。」沙沙得意的說道。

「香姐姐真羨慕你。」景香捏了捏沙沙的小臉蛋。

「都這麼晚了,我們睡覺,明天早上起來還要給阿雪做飯呢。」沙沙靠在景香懷裡,小手抓著被角閉上了眼睛。

「嗯。」景香抱住沙沙也閉上了眼睛,很快就進了夢鄉,這一夜景香都沒有睡好,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裡面自己彷彿變成了沙沙,在那洶湧的獸潮之中,有一個人衝殺而來……。

蘇淺雪每天天還未亮,都會站在船頭而立,暗自修鍊逆刃術的呼吸之術,清晨海上帶著海腥味的海風吹來,有著野性的清新,讓他的精神變的極好,修鍊起逆刃術的呼吸之法也特別的順暢。

「你在修鍊什麼武技?」清晨的海上有點寒意,景香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皮毛製成的披風,款步走到了蘇淺雪的身旁。

「只是不入流的武技,入不得景香小姐的法眼。」蘇淺雪微微皺眉,他並不喜歡在這個時候被人打擾。

「你若是想學不錯的武技,我到是可以教給你幾種。」景香輕聲說道。

「我還沒有正式加入海皇宗,這樣不大合適?」蘇淺雪有些奇怪的看著景香,不知道景香怎麼會突然提議要傳授給他武技,他似乎並沒有討好過景香。

而且,蘇淺雪也怕自己還沒有加入海皇宗,就學了海皇宗的武技,到了海皇宗總壇之後,會被人對他不利,所以他也不敢和景香學,還有些懷疑,景香會不會是想要陷害他。

「你人不錯,就是實力差了些,海皇宗內不比其它地方,多學些武技,也能保護好自己和沙沙。」景香輕聲說道:「你已經算是海皇宗的弟子,學海皇宗的武技也沒什麼,情況我要傳給你的武技,也不是海皇宗秘傳的武技,海皇宗內認識這些武技的人都不多,你也不必擔心幫規。」

「景香小姐的好意在下心領了,無功不受祿,在下還是等到了海皇宗之後再學武技也不遲。」蘇淺雪搖搖頭,還是拒絕了景香的好意,雖然景香可能是因為沙沙的原因,才想要傳授給他幾門武技,可是他卻不想為了幾門武技去冒險。

「父親他們是這樣,你也是這樣,你們為男人為什麼都總是那般千般算計,彷彿天下所有人都要害你們一樣?」景香臉上露出奇怪的神色,說不上是惱怒,又有些不甘和幽怨。 「因為死人沒有辦法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東西。」蘇淺雪淡淡地說道。

景香微微一怔,看著蘇淺雪說不出話來,這句話初聽似乎沒什麼意義,可是仔細思索,卻讓景香有些痴了。

「多謝景香小姐的好意,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先告辭了。」蘇淺雪轉身離開甲板,返回自己的房間。

景香看著蘇淺雪離開的背影,張了幾次嘴,卻沒有再說出話來,只是看著蘇淺雪消失在船艙的入口。

大船在海上行駛了一個多月,一共帶了二三十名各種島嶼上的弟子,返回了海皇宗總壇所在的海皇島。

海皇島從外面看,根本想不到它只是一座島嶼,還以為是真正的大陸,一眼看不到邊的海岸線,依靠著許多大大小小船隻的繁華碼頭,還有不遠處的繁華城池,都預示著海皇宗的強大與繁榮。

蘇淺雪抱著沙沙站在人群中,隨著唐勝一起下了大船,登上了這座禍福難料的海皇島。

迎接這些新人弟子的場面似乎過分的盛大了一些,只是三級鎧武者就看到了好幾位,其中一位滿面白須的老者,更是頭戴著四級神具海皇之冠,分明就是海皇宗的宗主。

「唐勝,這一趟辛苦了你了。」海皇宗主大步的走過來,對唐勝說了一句,然後立刻就看向站在唐勝身邊的景香:「小香,你怎麼可以這樣任性,你知道師叔師伯們都是多擔心你嗎?」

「父親,景香知道錯了。」景香低頭說道。

「算了算了,這不是平安的回來了嗎?宗主你就別為難小香了。」海皇宗主身邊的幾個三級鎧武者都連連勸說海皇宗主。

蘇淺雪早已經猜到,這麼大的陣仗不可能是為了迎接他們這些新進的弟子,只是沒有想到景香竟然是海皇宗主的女兒,她真正的名字應該是海景香才對。

海皇宗主等人迎了海景香回去,海景香臨走前看了沙沙和蘇淺雪一眼,卻也沒有和他們說話,便跟著海皇宗主等一行人離開。

蘇淺雪等新進的弟子,被安排在了海邊一個小鎮上,等待著真正加入海皇宗前的測試。

各個島嶼來的人,只是有資格加入海皇宗,但是並不表示一定能夠加入海皇宗,必須通過一定的測試,達到了海皇的標準,才能正式成為海皇宗的真傳弟子。

除了唐勝帶回來的二三十人,還有其他執事帶回來的人,小鎮上已經聚集了一百多人,聽說以後的幾天裡面,還會陸續有一些人被帶回來,最後應該會有兩百二十人左右,那時候才會開始真正的入門測試。

最基礎的測試就是武力測試,只要武力夠強大,就可以通過測試。當然,武力測試只是其中一項,如果是有特殊技能,比如神具鑄造術、烹調術、製藥術等等方面有一定的才能,就算是武力差些,也會被允許加入海皇宗。

蘇淺雪沒有其它方面的特長,在填寫測試項目選擇的時候,只填寫了最基礎的武力測試,選擇這個項目的人也是最多的,基本上兩百多人裡面,會有超過兩百人都會選擇這個測試。

在小鎮上等了四天,終於迎來了正式的測試,蘇淺雪和鐵劍隨著一眾人進入測試場的時候,臉色微微變了一下。

高高座在主位上,主持這場武力測試的人,赫然就是司徒晨風,而司徒光就站在司徒晨風的身後。

在真正的海皇宗弟子指引下,這一群等待著加入海皇宗的年輕人,排著隊到司徒晨風面前領取號碼牌,他們所得到的號碼,就決定著他們的命運。

「蘇師侄,你能加入海皇宗,那真是極好的事,你終究是一個聰明人,不像趙正川那個不知死活的老頑固。」當蘇淺雪站到司徒晨風面前的時候,司徒晨風微笑著說道。

「以後還請司徒長老多照顧。」蘇淺雪淡淡地說道,與司徒晨風口角爭鋒對他沒有半點好處,他要的是斬殺司徒晨風為師父報仇。

「你我關係不同,本長老以後應該會好好照顧你。」司徒晨風一邊說著,一邊把一個號碼牌交給了蘇淺雪。

蘇淺雪看著司徒晨風的眼睛接過了號碼牌,從司徒晨風那笑眯眯的眼神中,他看到的卻只有冰冷的殺機。

蘇淺雪退下去之後,看了看自己手裡的號碼牌,上面寫著一個十字,就是說他要前往十號格鬥場完成自己的入門測試。

鐵劍拿到的是八號,他們不在同一個格鬥場,只能分頭行動,蘇淺雪趕到十號格鬥場入口的時候,已經有七八個人排著隊等待著進入格鬥場參加入門測試。

格鬥場內有海皇宗捕獲的野生成年鎧獸,這些鎧獸幾乎已經不可能被馴服,只是為了作為鍛煉弟子與鎧獸的戰鬥能力之用,而用來進行入門測試的鎧獸,一般都是黃金體的一級鎧獸,只要能夠在規定的時間內斬殺鎧獸,就正式成為了海皇宗的真傳弟子。

排在蘇淺雪前面的年輕人一個個進入格鬥場,有的成功了,有的失敗了,八個人最後有五個成功三個失敗,成功機率到不算低。

成功的人興高采烈的跟隨著接待弟子離開,準備等著測試全部結束之後前往聚海廳,在那裡他們會被分派到給不同的海皇宗強者作為弟子,而失敗的人只能回到鎮上等待著被送出海皇宗。

蘇淺雪不相信司徒晨風會這麼輕易放他進入海皇宗,當蘇淺雪進入格鬥場之後,頓時確定了自己的猜測果然沒有錯。

被厚重石牆圍起來的格鬥場內,一隻身長近三米,通體銀輝燦燦彷彿白銀鑄就一般的猛虎正從打開的柵欄中走出來,兩目帶著令人膽寒的血腥氣息盯著蘇淺雪,額頭上一個白銀鎧紋閃閃生光,而在它的尾巴上面,同樣有著一道似蛇般纏繞著的白銀鎧紋。

「雙白銀鎧紋的二級鎧獸銀光虎。」蘇淺雪看過的鎧獸資料眾多,一眼就認出了這隻鎧獸的來歷,也確定了司徒晨風想要殺死他的決心。

原本只需要戰勝一級黃金體鎧獸就可以正式加入海皇宗的蘇淺雪,現在卻不得不面對二級鎧獸銀光虎。

銀光虎也許不是二級鎧獸中最強大的,但是絕對可以進入三十之列,而且對於人類來說,許多比銀光虎更加強大的二級鎧獸,也不如它對人類的威脅大。

因為銀光虎擁有著二級鎧獸中頂級的速度和力量,雖然鎧甲的防禦力稍差一些,但是對付比它低級的人類,速度和力量卻是最有用的武器,遠比強大防禦力更有效。

看著那已經餓了許多天,瘋狂奔跑而來想要噬人的銀光虎,蘇淺雪可以肯定以自己的速度,絕對躲不開銀光虎的撲擊,速度上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而銀光虎的力量也足以在撲擊中的一剎那把他的身體撕開,就算他身上穿著佛衣,銀光虎撕不開,也可以一口咬下他的腦袋。

一臉冷笑的司徒光出現在看台上,輕蔑的自語道:「本以為你逃到了天上去,卻沒有想到自己跑來送死,你以為你打敗了赫連岩,就真的天下無敵目空一切嗎?可以進入海皇宗與我們父子對抗,真是白痴一個,像你這種人,想要玩死你實在太簡單了,你連進入海皇宗的機會都沒有。」

赫連岩在生死台上被人擊殺的消息很早就已經傳到了海皇宗,畢竟金風島是海皇宗所屬,金風島主被殺海皇宗不可能坐視不理,不過赫連岩是死於生死台上,也已經簽下了生死契約,海皇宗也不會再追究什麼,只是另派了一人接收金風島。

司徒光和司徒晨風聽說殺死了金風島主的人竟然叫蘇淺雪,就立刻留上了心思,然後又看到了這次進入海皇宗的弟子名單,於是就提前設計了這一切。

他們知道蘇淺雪斬殺赫連岩是依靠的詭異身法,那身法很可能就是唐家的枯榮陰陽身法,所以司徒晨風特別挑選了這隻速度極快的銀光虎,以絕對的速度擊殺蘇淺雪,無論蘇淺雪的身法再玄妙也沒有任何用處。

司徒光嘴角露出殘酷的笑意,雙眼死死的盯著蘇淺雪,準備欣賞他被銀光虎撕爛身體的畫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