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姐夫小心!」死獸的靈魂直接吞噬了泰坦神熊的靈魂,對陌塵極為仇視,畢竟是陌塵將其騙到了混沌世界,而且,在陌塵身上,死獸能夠感受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啊。

「好恐怖的力量!」這時候,陌塵臉色大變,泰坦神熊高達千米的身體,朝著陌塵揮舞一下拳頭,空氣都凝固了,那種強大的壓迫感,就算陌塵是這個世界的主人,也擺脫不了強大的壓迫啊。

「哼,我乃混沌之主,與我抗衡,就是與整個位面抗衡!」花落,陌塵不甘示弱,同為力量型,拳頭,才是戰鬥的最好武器啊!

「轟隆隆!」陌塵的拳頭,與泰坦神熊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頓時,陌塵直接被砸飛了出去,泰坦神熊趁勢跳了起來,朝著陌塵抬起了自己的大腳掌,猛然踩下!

轟隆隆!頓時,地面震蕩,陌塵直接被泰坦神熊一腳踩中,地面都塌陷了千米。

「姐夫!」

透視小邪醫 「陌塵!」三大始祖神臉色難看,在泰坦神熊面前,他們依舊渺小啊,當然,死獸之所以能夠瞬間就侵佔泰坦神熊的身體,那是因為,死獸吞噬了太多的強者,本身的靈魂之力,已經完全超越了泰坦神熊的靈魂之力了啊。

「哇!」陌塵整條手臂,都聳拉了下來,身體竟然都麻痹了。

開玩笑,被泰坦神熊踩踏,陌塵的身體,百分之八十都受損了,若非陌塵有著不滅金神,僅僅這一腳,陌塵都扛不住!

「這力量,竟然如此撞牆,泰坦神熊,好厲害!」現在陌塵狂化了,都無法匹敵,足以說明這泰坦神熊的恐怖力量啊。

「哼,泰坦王之力,麒麟臂!」陌塵全力爆發,頓時,洶湧澎湃的力量,宛如火山一般,從陌塵的身體之中爆發而出,這個時候,泰坦神熊趁機朝著陌塵撲了上來,吞噬之力爆發,試圖吞噬陌塵。

「龍!形!拳!」到了混沌境巔峰,陌塵還沒有試過,自己全力開啟之後,力量到底能夠達到何種地步,龍形拳雖然只是一個地級戰技,但是,卻是陌塵最喜歡用,也是最能施展出陌塵力量的戰技啊。

「昂!」激蕩的龍吟之聲響起,陌塵的拳頭,直接將死獸泰坦神熊的釋放出來的吞噬之力轟得粉碎,陌塵氣勢不減,朝著泰坦神熊轟了上來。

「吼!」似乎是感覺到了陌塵身上的氣勢,泰坦神熊怒吼一聲,抬起粗壯的手臂,朝著陌塵轟了上來。

「轟隆隆!」碰撞的瞬間,天地變色,整個混沌世界,都震動了起來,無數的強者,朝著陌塵飛來,混沌世界三千混沌境強者,全部到齊,至尊閣的人,也紛紛來到,當他們看到陌塵正在與泰坦神熊戰鬥的時候,一個個臉色大變,混沌世界的人都知道,這泰坦神熊,可是排名第二的凶獸啊。

「這不是凶獸,死獸已經侵佔了他的身體,陌塵,是在對付死獸!」身為混沌境強者,自然能夠感受得到泰坦神熊身上的死獸氣魄。

「哇!」第二次碰撞,陌塵在一次被擊飛了,此時此刻,陌塵臉色完全沉了下來,全力開啟,還是無法抗衡被死獸附體的泰坦神熊。

「該死,真的無法抗衡么!」陌塵藍色沉了下來,八彩神劍嗖的一聲,落入陌塵的手中,頓時,強盛的氣勢,爆發開來。

「那是始祖神的神劍,是混沌之主,是我們的混沌之主回來了!」很多人不認識陌塵,但是,他們感受到了始祖神的本命神器的氣息了啊。

「混沌之主!」

「混沌之主!」一時間,所有強者,都呼喊著混沌之主的名號。

陌塵臉色沉了下來,六大魔獸,也紛紛從沉睡之中蘇醒,被陌塵召喚了出來,漂浮在陌塵身體周圍,六大混沌境巔峰的魔獸,一個個怒視著泰坦神熊,特別是十首烈陽蛇與黑龍,兩人同為凶獸,如今達到了混沌境巔峰,看著泰坦神熊,一副想要衝上去戰鬥的慾望,當然,小金,藍楓,大紅和沙丘也不弱,六大魔獸,目光都落在了泰坦神熊的身體之上。

「主人,這個傢伙就交給我們了!」說著,黑龍仰天一聲震天的龍吟之聲,朝著泰坦神熊衝擊了上去,藍楓,小金,緊跟其後,沙丘嗖的一聲,也躥了出去,大紅則在遠處,施展自己的本命技能,音波攻擊,最後是十首烈陽蛇,十大蛇頭,紛紛分離出一團籃球大小不用顏色的能量,融合在了一起,恐怖的氣息爆發開來。

「混沌之主的六大魔獸發威了,大家撤退!」看到陌塵六大魔獸發力,包括至尊閣的人,紛紛朝著遠方退開,這種級別的戰鬥,他們根本無法插上手啊。 步步逼婚 開玩笑,六大混沌巔峰之境的強大魔獸爆發出來的氣勢,誰能抵抗?就算的三大始祖神,也遠遠的避開了。

「混沌之主的六大坐騎,每一隻都很恐怖,快看,十首烈陽蛇的元素融合攻擊,好恐怖的氣勢!」七大魔獸戰鬥在一起,那場面,很壯觀,黑龍率先撞上了泰坦神熊,但是,在力量之上,黑龍也不及泰坦神熊,被逼退,緊接著是藍楓和小金一左一右,夾擊而至。

「轟隆隆!」三大魔獸夾擊,泰坦神熊在強大,也要吃虧,但是,泰坦神熊的身體比生鐵還要堅硬,兩大魔獸撞到泰坦神熊身上,直接被強大的力量反震開了。

「吼!」這時,泰坦神熊一聲怒吼,大紅和沙丘,直接被震傷了。

「你們閃開,讓我來!」這時,十首烈陽蛇的十種元素攻擊到了。

「轟隆隆!」帶著毀滅性的氣勢,直徑超過十米的元素之秋狠狠的撞都了泰坦神熊的身體之上,頓時,泰坦神熊怒吼的一聲,身體被轟炸得倒在了地上。

「哼,讓你嘗嘗我的龍炎!」看到泰坦神熊被十首烈陽蛇擊倒在地,黑龍怒吼一聲,張口吐出一口黑色的龍炎,朝著泰坦神熊撲了上去。

「吼!」這時候,泰坦神熊雙眼赤紅,從地上猛然爬了起來,腳下一蹬,龐大的身軀竟然沖了起來。

「轟隆隆!」黑龍直接被泰坦神熊撞飛了出去,根本無視龍炎的腐蝕性啊。

「昂!」這時,藍楓和小金在次來到,但是,泰坦神熊一手一個,直接將兩大魔獸抓在手中,在原地轉了一圈之後,將小金和藍楓給甩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下子,就受了重傷了。

「嗯?」剩下最後的十首烈陽蛇,臉色一變,正要在次凝聚元素攻擊,但是,泰坦神熊速度極快,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十首烈陽蛇身邊,一拳就將十首烈陽蛇轟飛了出去!

「該死,六大魔獸,全部受傷了,這泰坦神熊的實力,當真恐怖至極!」陌塵臉色凝重,這時,泰坦神熊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姐夫小心!」光明也黑暗始祖神,趕忙將自己的本命神器丟給了陌塵,陌塵見狀,趕忙接過,但是,卻沒有充足的時間進行融合。

「碰!」陌塵被轟飛了出去,這時候,以泰日天為首的一眾至尊閣弟子,紛紛飄飛而至。

「小塵,我們來擋住這個傢伙,快,你融合始祖神的神劍!」說著,泰日天怒吼一聲,開啟最強狀態,沖了上去,緊接著,生命女神,空間之神,四方戰神,紛紛衝去!

「嗎的,消滅死獸,是每一個人的責任,這些神界的人都敢上,我們堂堂混沌境,豈能退縮,上,為混沌之主爭取時間!」

「轟隆隆!」面對排名第二的凶獸,泰坦神熊一掌就能拍飛一個混沌境巔峰的強者,就好像拍死一隻螻蟻一般簡單。

「神劍,融合!」看著一個一個的強者死在泰坦神熊手中,陌塵臉色沉了下來,趕忙催動神力,將剩下的兩把神劍融合了起來。

「呼!血戰,血戰啊!」一個個強者,包括泰日天等人,直接被泰坦神熊給撕碎吞噬,衝上去的,沒有一個活口,全部被泰坦神熊給吞噬了。

「轟隆隆!」所有強者,幾乎死去大半,這個時候,陌塵的十彩神劍,終於融合完成!

恐怖的氣勢爆發的一瞬間,整個混沌世界,似乎都在顫抖,十彩神劍,十大始祖神的本命神劍融合之物,現在,終於具備了能夠毀滅死獸的能力!

「昂!」正當陌塵要動手的時候,混沌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當他看到陌塵手中的十彩神劍的時候,驚呼道:「神劍終於融合了,小子,我禁錮他,你去毀滅死獸的靈魂!」

話落,混沌獸身上,一股強盛的混沌之氣爆發而出,將泰坦神熊籠罩在內,頓時,泰坦神熊身體似乎不能動彈了。

「就是現在!」混沌獸大喊一聲,陌塵趕忙一躍而起,舉起手中的十彩神劍,猛然斬下!

「轟隆隆!」泰坦神熊,直接被斬成了兩半,死獸的靈魂,被十彩神劍散發出來的毀滅之力撕成了粉碎,整個混沌世界,都被十彩神劍的劍芒給撕裂了一道黑色的空間裂痕!

「呼!」這一劍,幾乎消耗了陌塵所有的神力,狂化狀態消失,這一刻,陌塵是多麼的輕鬆,死獸除掉了,神界委員會破滅了,星際又開始恢復了平靜。

「死獸,終於死了!星際,和平了,但是,你們卻永遠的走了!」陌塵身體墜落的瞬間,往日的一幕幕出現在自己眼前,這一刻,陌塵終於完成了使命,雖然沒能奪回獸神本體,但是,卻拔掉了神界委員會,這一刻,神界,只有至尊閣!

數萬年之後,至尊閣也成為了神界老大,陌塵帶著自己的妻子,在星際位面之中遨遊,魔獸,也終於得到了人類的尊敬,與人類和平共處!

獸神血脈寫到了這裡,完了,雖然結尾有著草率,但這是陪伴了小弟一年的獸神,每一個字,都是小弟辛辛苦苦用鍵盤敲打出來的。

獸神血脈完結了,雖有不舍,但是,新的篇章開啟了,小弟不敢鬆懈,新書《至尊靈帝》已在逐浪小說網開始連載,喜歡小弟的大大們,可以支持一下小弟。各位大大,多謝各位一直的陪伴,獸神寫了一年,草草的完本了,在這裡小弟給大家說聲抱歉,同時,新書《至尊靈帝》已在逐浪開始連載,喜歡獸神的朋友們可以搜索閱讀,有什麼好的建議,可以告訴小弟,小弟一定努力,寫好至尊靈帝。

關於獸神,這是小弟的處女作,後續會出獸神前傳,小弟保住,每一本書都在用心去寫,至尊靈帝,開篇引用了斗破蒼穹,但是只要大大們往後面閱讀幾個章節,你會發現另外一個世界。 痛!疼痛的感覺遍布全身!

這是蘇七月恢復意識后的第一個感覺。

只一瞬,她就清醒了過來!被炸藥炸飛了她居然還沒有死,真是命大啊!

蘇七月心中慶幸著。只是沒等她慶幸完,一段話就傳到了蘇七月的耳朵里。

「老大,真,真要丟這啊?」

聽腳步聲,應該是兩個人在抬著她走!果然,蘇七月才想到,另一個人就說道:「廢話,不然放你家啊?」

「不,不是,難道不挖個坑嘛?」男子畏畏縮縮的道,顯然有些懼怕。

「哼!不過一個廢物,直接丟進森林裡都已經是抬舉她了!」那名「老大」滿臉的不屑,道,「就是這天殺的,反倒晦氣了老子的手!」

蘇七月聞言,眼底閃過寒光,同時,腦子裡一陣疼痛,一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呼嘯而來。

蘇七月一個蒙圈,她,她這是穿越了?!

雖然很不可置信,但是蘇七月如今也沒有空想這些事。趕忙將腦子裡的記憶梳理清了,蘇七月才知道了一切事情。

原來,這片大陸是一個可以修鍊的,向來以武為尊。而她如今用的身子的原主,名叫衛語嫣,乃崇玄大陸南宇國宰相衛德之女。

但奈何出生那麼好,但卻是個不能夠聚靈的廢靈體。

所以,衛語嫣從來不得寵,更是在十四歲再次被測出廢靈體之時,被剝奪了「衛」姓。

原本,衛語嫣的外公家,也就是在整個崇玄大陸都排得上號的大家族蘇家還想著接她回去,但不知怎麼的,卻讓衛家的幾個整日里欺負衛語嫣的姐妹們得知了,怕衛語嫣到了蘇家之後亂嚼舌根,於是,她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就直接買兇殺人!

再然後,蘇七月就在這兒了。

就在蘇七月理清了記憶的同時,那兩個抬著她的「屍體」的人也停下了。

蘇七月頓時回神,眼中閃過厲光,不待那兩個人將她丟出去,她就一個鯉魚打挺,就在兩人的肩膀立了起來,隨後腳尖一扭,只聽「咔嚓」一聲,那名「老大」隨即斷氣。

蘇七月盯著那畏畏縮縮的男人,眼中冷氣瀰漫,渾身都散發著不善的氣息。

這樣的蘇七月不禁讓那人哆嗦一下。

也不怪那個人會怕,只因為此刻的蘇七月實在太過於恐怖!活像一個從地獄爬出來的索命修羅!

正在那個人以為自己會沒命之刻,蘇七月的聲音便傳進了他的耳朵里:「這一次,我放過你!下一次,呵!」

蘇七月說完,便抬腳走了。

只餘下那人獃獃的站在原地,不知思考什麼。

只是任憑那人如何也想不到,蘇七月不殺他的原因只是因為,他還有想過要給「自己的屍體」挖坑埋了而已。

弱肉強食的世界,蘇七月早有領會。

但是在這麼一個世界里,強者居然還會留了那麼一絲善心,也是不容易。

蘇七月看著眼前的道路,心中嘆道:崇玄大陸,我,回來了。

蘇七月知道自己穿越后,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可置信,畢竟她在現代生活了那麼多年,早就被現代的無神論洗腦了。 但是後來她才想起,她原本就是從崇玄大陸穿越過現代的啊!

既然都已經穿過一次了,再穿一次也不奇怪。

念到此處,蘇七月才舒暢了起來。

算上如今已經穿越的她,她已經活了三世了,第一世就是崇玄大陸里風家的家主,也是煉藥師公會的會長。身份高貴。

只不過後來被親父親陷害,導致死在天劫,才穿越到了現代,沒想到現在又穿回來了。

我家有個仙俠世界 不過,此刻的崇玄大陸跟她以前待的那一個,相差可大了!

想不到她在現代才活了十九年,在崇玄大陸居然已經過了十萬年!蘇七月心下不由震驚。

想著想著,蘇七月卻忽然停了下來。

她怎麼感覺這個地方有點熟悉?

也許是錯覺吧!蘇七月念道,然後繼續趕路。

但……

連續幾次都倒回原路時,蘇七月也知道不對勁了!

第一,附近沒有一點聲音!

第二,這裡的月亮永遠是在一個位置。

第三,樹木的擺設有規律!

三點判斷之下,蘇七月便知道了,她是被困在一個低級陣法了!

蘇七月冷笑一聲,哪怕她現在沒有任何玄氣,也不是好惹的存在!

只見蘇七月在地上隨意撿起一塊石頭,向著其中一片樹葉一丟,只見該樹葉一個錯位,隨即「砰」的一聲,陣法破了!

蘇七月見此,亦毫不意外。前兩世的她,雖然是一個煉藥師,但是也有學過一點陣法。畢竟在沒有人為自己護法的情況下,也不能不煉藥啊!而像這種給學徒用的陣法,解決起來壓根沒有任何壓力。

不過,好在也是低級迷陣,裡面的場景也是在現實的,只不過由於玄力才讓一個人失去了感官從而反覆在一個地方巡迴的走罷了。

不然換了其他陣法需要玄氣破解的,現在的她可做不到!

蘇七月輕哼一聲,又繼續趕路。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破解了這麼一個低級迷陣的同時,在森林裡的水池裡「泡澡」的男子卻忽然睜開了眼睛,只是一瞬,月亮便到了正中央,男子也來不及去看哪個傢伙破了他的陣法,便透露出一股痛苦的神色。

長夜漫漫,隨著月亮的移位,男子也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另一邊,蘇七月也早就走到了森林中央;

「咦?那是什麼?」蘇七月看著不遠處水池裡的「不明物」,自問道。

「噫!原來是個人!」

「不過這個人好像有點不太對勁。」蘇七月拿著枝頭戳了戳男人的臉,直把男子那一張俊美的人神共憤的臉劃開了一道口子,才停下來低聲喃喃道。

如果讓外人看到這一幕,肯定以為蘇七月是一個瘋子,自言自語能維持那麼久,也是厲害了!

當然,蘇七月並沒有去救這個男人。

她第一個反應是,看果體!

蘇七月自學醫以來,就一直想解剖活體。

但是前世的她,雖然是一名醫生,可由於她師父的存在,並沒有看過果體!更別提解剖了。

故而她做夢都想親眼看一看人體的內臟,當然,是要看自己解刨出來的。

但是她師父卻拒絕了,給出來的理由是:女孩子家家,矜持點!

對此,蘇七月的反應是:矜持是什麼東西?

現在,穿越了,重生了!沒有師父管著了。

果體嘛!掀開就有!

懷著這麼一個念頭,蘇七月立馬將魔爪伸向那名男子。

只見蘇七月三下五除二的便飛快扒下了男子的外衣,只一會,男子就只剩一套褻衣褲的存在。

見此,蘇七月不禁心跳加快!她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扒下,就有果體可看了!

沒有絲毫的猶豫,蘇七月伸出了自己那邪惡的爪子…… 只是,沒有她意料的那般。

當她的手伸進男子的胸膛之內的時候,一道聲音傳進了她的耳朵:「手感好么?」

「還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