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子軒!我是你的姐姐啊!你一點都不記得了嘛?」

木子軒停下了手中動作一臉冷笑。

「四號已經死了,我是五號,請多關照。」

聽到這個消息,木子墨和木紫茜瞳孔緊縮,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骷髏架子日常 「要感謝上官逆月博士,讓我獲得了新生,而我這次的任務就是把你這個異端消滅掉。」

木子軒一步一步走向木紫茜,而此刻的木紫茜也一臉堅定,好像做了什麼決定一般,手中聚集了大量的紫雷狠狠的錘擊地面,巨大的衝擊波環繞四周,將之前斬斷的樹木全部吹飛,一下清理出來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場地,而空氣中布滿了紫雷,不斷的閃爍著。

「哦?你這是做什麼?氣急敗壞?」

而木紫茜一臉神秘的樣子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木子軒的背後,手中聚集大量的紫雷一拳轟擊出去,可惜被木子軒發現,回身就是一刀,但是斬到的卻是木紫茜的殘影,木紫茜不斷在周圍閃爍,速度非常的快,用肉眼無法捕捉,連木子墨都張大了嘴巴,吃驚的不得了,沒想到許久不見木紫茜竟然會這樣的技能。

木子軒此時好像發現了什麼一樣,一刀斬向身側,眼看預判成功已經斬擊到了木紫茜,但是卻看見殘影變成了兩段,這讓木子軒不得不再次認真對待眼前的戰鬥。

突然以木子軒為中心,從六個方向飛來六把由紫雷構成的長刀,木子軒高高跳起,卻被突然出現的木紫茜一腳踢了下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木紫茜的速度真的很讓人頭疼,木子軒靜下心來不算思考著對策。

「劍技·黑月!」

不知道為何木子軒竟然用出了這招,但是與木子墨所用的不同,因為,這個刀氣是兩個不同的月牙疊加在一起了,木紫茜不斷的閃爍,最終這招也打空了,木子軒此時氣的牙痒痒,為什麼,為什麼就追不上對方的速度呢?

雷電的速度說多了也只是音速左右,但是沒達到神級,哪來的音速?

「姐姐救我….」 木子軒捂著受傷的小腹,體內的魔息不斷修復著傷口,這時木子軒才發現周圍的空氣中有紫雷不斷的閃爍,難不成對方是依靠這個進行不斷的高速移動?

「呃…啊!!!!」

木子軒瞬間爆發出強大的魔息,將空氣中的紫雷全部吹飛,隨後沖向木紫茜,果然這次木紫茜沒有再次高速移動,而是用紫雷轉換成唐刀與木子軒對砍了起來。

「叮叮叮。」

不知不覺中木子軒感覺自己的雙手麻酥酥的,這時木子軒有想到了一個問題,自己的兵刃是導電的,而對方的兵刃是有紫雷構成的,所以自己才會感覺到麻痹,木子軒迅速後退尋找到一顆大樹,將樹皮剝了下來,纏繞在手中的長刀的刀柄上,這樣就可以避免導電的問題了。

「你真的很聰明,但是你以為這樣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了嘛?」

說著木紫茜全身紫雷環繞,紫色的長發無風自動,隨後將手中的紫雷唐刀插入地面,地面上出現一片雷域,而身在雷域內的木子軒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僵硬,立刻用鋒力跳向天空,可是這些紫雷好像都是活著的一般,變成了一隻手將木子軒狠狠的從天上拽了下來。

木子軒憤怒之下揮舞這自己的長刀將木子軒插在地面上的紫雷唐刀斬為兩段,而雷域也消失不見,正當木子軒想鬆一口氣的時候,木紫茜面露兇相在木子軒的背後狠狠的斬了一刀,傷口特別深,不斷有黑紅色的魔息從裡面泄露出來。

「啊!!!」

木子軒痛苦的哀嚎著,趁著這個機會木紫茜再次斬擊了一刀,黑紅色的魔息再次飛出來很多,就在這時木子軒迅速的抓住了木紫茜揮刀的手,一臉猙獰的表情。

「陪我一起死吧。」

這時木子軒選擇自爆,而木子墨在遠方根本趕不過來,隨後一聲巨響,強烈的光芒,巨大的衝擊波,把衝過來的木子墨吹飛到百米高空中,當一切都結束之後,一個百米深坑出現在木子墨的面前,而深空中間躺著兩個人。

木子墨從高空中降落下來之後迅速向深孔中跑了過去,因為過於著急整個人摔倒,連續翻滾了下來,即便如此木子墨依舊堅強的站了起來,一瘸一拐的來到了自己兒女的面前。

木子軒渾身都在流血,這樣下去肯定會死掉的,而一旁木紫茜幾乎沒有任何氣息了,木紫茜一臉惋惜的看著木子墨。

「爸…爸..對不起…我還是…大意了…」

說完這句話木紫茜失去了氣息,身體也變的冰涼,木子墨看到之後死的心都有,都怪自己,如果一開始去戰鬥的是自己的話,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啊!!!老天!!!你為什麼這麼對我!!上官逆月!!我與你!!不共戴天!!!」

木子墨揚天長嘯著,這時天空中降下一道紫雷正好擊中到木紫茜的身體里,而木紫茜的周圍出現了蛋殼隨後變成了一個蛋,這個蛋比剛發現她的時候還要大一些,畢竟這些年木紫茜成長了。

「對啊,我怎麼忘記了,紫茜是一隻鳳凰啊,她可以涅槃!!」

木子墨開心的笑了起來,但是木子軒…

「不要猶豫了用你的血來補充他流失的血吧….」

這時一個莫名其妙的聲音傳入木子墨的耳中,但是一時想不起來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只是聽起來特別的耳熟。

「你忘記我了嘛?木子墨?你是木家最後的子嗣了,但是你身懷天命,無法運用鬼氣,是我啊,木青天」

聽到這個聲音的解釋木子墨瞬間知道對方是誰,但是聽他的意思是說,木子墨是木家最後的子嗣,而木青天是當年鬼王…

「正如你所想的一般,你體內擁有我們鬼王一族的血液,這也是為何你可以自由的使用鬼氣,將你的血液輸送到這個孩子體內,他就會流淌著你的鮮血,就如同你的親生兒子一般,而且,他擁有操控鬼氣的天賦,而且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我的魂力不多了,快點吧。」

雖然不知道木青天是在哪裡與自己對話,但是為了救自己的兒子,自己也豁出去了,在自己的手腕處開了一口子,然後掰開木子軒的嘴,將自己的血液就這樣餵給了木子軒,木子墨在用紫雷不斷的修復這木子軒的傷口,在將剩餘的黑紅色魔息逼出體外,最終木子軒的傷口全部痊癒,體內也沒有一絲魔息。

但是木子墨突然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木子軒的心臟處也會不會有一個魔息晶核。

「你多慮了,就算有也會成為鬼氣的糧食。」

木青天的聲音再次出現在木子墨的腦海中,木子墨沉默不語,用左手抱著已經化為一顆蛋的木紫茜,有右手餵食木子軒血液。

「諸天神佛也快回來了,你們接下來的敵人不是那個所謂的魔皇,他只是一個挑梁的小丑而已,抓緊變強吧,這個孩子將會代替我完成我的夢想,他也將是你最親近的人,好好珍惜你,不要再失去他了….」

木青天的聲音越來越小,逐漸消失,而木子墨此時想明白,原來一開始的鬼氣,其實就是木青天的殘魂,他一直默默的陪伴著木子墨,直到他的力量全部用完,還要默默的陪伴著木子墨,他將要消失的時候也要幫助木子墨挽救身邊的人,木子墨去卻一直不知道,卻一直厭惡著鬼氣,想想就很讓人心痛。

「前輩,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木子墨仰望著天空淡淡的說道,這時木子墨感覺有一些睏倦,可能是失血過多導致的吧,木子墨緩緩的閉上了雙眼做了一個好夢。

夢見自己,白雪柔和芊靈兒在一個海邊無憂無慮的生活著,身邊有兩個孩子,一個是木紫茜,一個是木子軒,兩個孩子都是特別的懂事,就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著,正當木子墨沉浸在夢境中的時候,感覺一切都逐漸變的模糊,就這樣木子墨緩緩的醒來。

發現右手被簡單的包紮了,緊張的木子墨看到懷中的蛋還在就鬆了一口氣,但是木子軒卻不見,焦急萬分的木子墨四處張望,希望下一刻看到的就是木子軒。

可惜讓他失望了,正當木子墨要站起來的時候發現在自己的腳受傷了,這時才想起來之前因為心急不小心崴腳從上面翻滾了下來。

「父親,最好不要亂動,現在的你還是好好的養著吧。」

一個熟悉的影子出現在了木子墨面前,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木子軒。

「子軒,你跟我講講你離開的這段時間都發生了什麼吧。」

木子軒點了點頭,把樹枝摞起來做了一個簡單的營火,再把捉來的魚用樹枝串好放在那裡烤著,隨後自己慢慢開始講述。

原來木子軒在跟魔皇離開的這段時間,再次遇到了上官逆月,而上官逆月不知道發明了什麼藥水,讓木子軒強行的喝了下去,最終身體變成十五歲左右的樣子,而體內寄宿了一個魔魂,只是這個魔魂一直處於睡眠狀態,後來在魔皇的秘密宮殿里發現了金雷克的蹤跡。

而金雷克無時無刻不想要木子墨的命,而這次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更強大的力量好讓木子墨凄慘的死去,所以木子軒才會偽裝給予木子墨提醒。

https://tw.95zongcai.com/zc/56888/ 當木子墨潛入魔族的時候木子軒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父親,為了幫助自己的父親動用了自己的魔息,導致魔魂逐漸的蘇醒,之後白雪柔等人從學院撤離的時候,木子軒想第一時間感到可惜最後感到的時候呂紀已經奄奄一息,木子軒選擇給呂紀一個痛快,最終將他埋葬在一處洞穴中。

之後不知道那個洞穴中有什麼東西,竟然讓木子軒體內的魔魂蘇醒,魔魂特彆強大,一下子就得到了身體的控制權,木子軒用自己體內的一絲鬼氣作為自己的靈魂替身,而魔魂真的吞噬掉了這個鬼氣,認為自己已經完全得到了這個身軀,而木子軒的靈魂本體沉睡在意識深處。

最終這個魔魂自爆,導致木子軒的靈魂回歸,但是那個時候已經萬念俱灰了,雖然看到了自己想念的父親,但是自己的壽命已經所剩無幾了,最後奇迹發生了,木子墨的血液拯救了木子軒,而木子軒現在體內流淌著與木子墨相同的血液,並且可以隨時使用鬼氣,鬼氣已經成為木子軒力量的一部分,還得到了一個奇特的記憶。

這個記憶力存儲著鬼氣的各種使用方法,好像是一個前輩留下來的,這個記憶的最結尾出給木子軒一個忠告,就是珍惜眼前的人。

聽完這個故事之後木子墨將木子軒抱在懷中,如同抱著自己的親生兒子一般。

「這些日子讓你受苦了,對不起讓你經歷了這麼多不該經歷的事情。」

木子軒享受著木子墨懷中的溫暖。

「子軒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當聽到木子墨的疑問木子軒趕快來到火堆旁邊,看到的是兩個烤焦的魚,木子墨微微一笑從空間戒指中拿出兩份便當,遞給木子軒一份,自己一份,兩個人開心的吃了起來,當木子墨看到懷中的蛋,心中特別難過,而木子軒也特別的內疚。

「父親,你說我還可以回到原來的班級嘛?大家會不會恨我…」

木子墨一臉和藹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沒有人會責怪你,你也有你的目的,不是嗎?你的身世….」

木子軒點了點頭示意木子墨自己的確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我的身份其實是人與神的孩子,因為某種原因被拋棄在野外,所以我天生帶有一些神性,所以壽命很長。」

這個答案讓木子墨沒有料到,原來人和神真的可以產生下一代。

「你有想過去尋找你的父母嗎?子軒。」

木子軒搖了搖頭,他此時並不想去尋找自己的真正父母,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相認吧,現在有木子墨就足夠,這就是木子軒的真實想法,這時一個傳送門打開,魔尊走了出來。

「可讓我好找,回去吧,你這裡發生的一切我們都知道了,你在這裡有些事情也是無法解決的對吧?」

木子墨點了點頭,將蛋抱了起來,而一旁的木子軒卻猶豫不決的樣子。

「我….我真的可以跟你們一起回去嘛?」

木子墨有一些小生氣,這個猶猶豫豫的性格真讓人討厭,拽起木子軒穿過了傳送門。

出傳送門出來的一瞬間,蘇晚晴和劉婷婷撲倒了木子軒的懷中,痛哭流涕。

「對不起子軒,當初我如果不離家出走,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情,對不起,對不起我讓你受了那麼多的苦….嗚嗚…」 第二天一早,木子軒,劉婷婷還有蘇晚晴在河邊抓魚,看著很歡樂的樣子,其實他們也很擔心木紫茜的情況,只是沒有表現在臉上而已。

而木子墨成天到晚的抱著化為蛋的木紫茜,妖帝曾經勸過木子墨,將化為蛋的木紫茜放在營養液中,但是木子墨還是拒絕了,木子墨是這樣回復妖帝的。

「我希望紫茜醒來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我,就如同第一次相見那樣。」

對於木子墨的這個決定妖帝一也不好干涉。

一天,妖帝正在大殿中看著時裝雜誌,一臉開心的樣子,而人皇這個時候走了進來,一臉憂愁。

「妖帝,我有事情求你。」

妖帝知道人皇會來,只是沒想到他這麼早就來了。

「我們人族被魔族肆意虐殺,現在人族只剩下最後的防線了,那就是華夏國,懇請你派兵幫我防守華夏國,否則人族就會因此滅絕的。」

妖帝毫不在意的看著手中的雜誌,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一般。

「看在人與妖族多年友好交往的面子上,求求你的妖帝。」

妖帝放下手中的雜誌,一本正經的看著人皇。

「不是我不幫你,我幫了你雖然可以解決一時的困難,但是我不能幫你一世,華夏國所謂的那些政府機關,只會指揮,從來沒見過他們辦過一樣像樣的事情。」

人皇也嘆了一口氣。

「妖帝啊,你也知道現在對人類來說基本是末世了,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求生慾望,所以這也不怪他們。」

人皇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釋這件事情了,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的,真正自私的人,也不是沒有,也有很多,但是這樣的人,早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既然如此,我們把所謂的高層人換掉不就可以了。」

木子墨緩慢的走了進來,手中依舊擺著那枚蛋,看著人皇和妖帝一臉愁容,也想辦法解決當下的事情。

「子墨你的想法是很好,可惜不現實,因為像我們這種有鋒元之力的人是不允許攝政的,自古以來都是這個樣子。」

木子墨不以為意,因為他一開始的打算也不是如此。

「那就讓普通人攝政不就好了,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樣只顧及自己性命的。」

妖帝瞬間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頓時醒悟了過來,原來如此啊。

「這個方案可行,但是你有什麼人選嗎?」

木子墨此時搖了搖頭,的確沒什麼好的人選。

「沒有我們可以尋找,這樣如何,妖帝我們打個賭如何?」

妖帝一聽木子墨要跟自己打賭,勾起了妖帝的興趣。

「說吧,怎麼賭。」

木子墨點了點頭繼續說了下去。

「如果我在三日之內尋找到了合適的人選,那麼妖帝就派兵駐紮幫助人族守衛家園,你也看到了整顆藍星在一天時間全部被夷為平地,全部變成了魔族的領土,而妖族雖然隱藏於世,但是有一點我還是知道的,妖族連島是緊挨著華夏國的,如果做好了防線,人族與妖族合作的話….」

這一點的確很誘人,妖帝也漏出了狡黠的笑容。

「如果你輸了呢?」

木子墨只是呵呵一笑。

「我不會輸。」

當木子墨看到妖帝憤怒的表情的時候冷汗直流。

「我輸了我就….」

妖帝一臉疑惑的看著木子墨。

「你就?」

看到妖帝疑惑的眼神,木子墨嘆了一口氣,算了反正自己也輸不了。

「如果我輸了,答應你一件事情,什麼事情都行,只要不違背我的本心。」

妖帝皺著眉頭,雖然這個賭約對她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好處,也只好答應下來了。

「算了,你小子我也懶得說什麼了,從現在開始計時,去吧,但是你確定你抱著這枚蛋去?」

木子墨認真的點了點頭,正當木子墨苦惱蛋的大小時,懷中的蛋竟然縮小到雞蛋的大小,木子墨就可以這樣輕而易舉的拿到了手中。

「真是乖孩子啊,自己涅槃了也不忘記方便自己的父親。」

妖帝看著木子墨手中的蛋一臉羨慕的樣子,而身後不知道魔帝是什麼時候出現,而且早早的就打開了一個傳送門。

木子墨一臉自信的走了進去,當木子墨走掉之後妖帝沒給魔帝好臉色,一臉怒氣的看著魔尊。

「你這樣慣著這個孩子,以後慣壞了怎麼辦?」

魔尊攤了攤手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魔尊真的讓木子墨舒舒服服的傳送過去了嘛?答案當然是…

「啊!!#¥%&」

木子墨此刻罵人的心都有了,這次傳送又是千米高空,讓木子墨心驚膽戰,都忘記自己會飛行這回事了,當想起來的時候已經快降落到地面了,木子墨立刻用元氣和鋒力包裹住自己,減少了大量的衝擊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