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安若,對不起,這是幾年來我一直想要對你說的話。其實我今天來,不過是因為捨不得你,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厚著臉皮來找你,我怕我再也回不來,所以想在臨走之前見你一面……」

如果是以前的話,我看著這些消息,一定會感動的感激涕淋,可是今天,我竟然自己這些消息一點感覺都沒有了。

再看看那些已經接聽過的電話,我不敢想象,顧勛到底和他說了些什麼,又或者說,顧勛到底聽到了他對我說了些什麼。

不過從他打電話的頻率上來看,這的確算得上是騷擾電話了。

對於往事種種,我已經不想再回頭了。

如果現在有一個人問我,你是不是已經放下了慕容華,我一定會斬釘截鐵地對他說,我還沒有。

可是如果今天慕容華回心轉意,又想重新和我在一起的話,我一定會搖搖頭,拜拜手說,算了吧。

軍婚有毒 人就是這麼奇怪,放不下的東西,不一定會向要擁有,已經擁有了這東西,卻不一定會放不下。

看著旁邊熟睡的顧勛,我的心竟然有一絲顫動。

顧勛,你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你為什麼總是對我這麼冷酷,可是細細回味起來,你又像是對我格外的照顧。我越來越搞不懂,也更加摸不透這個人的心思。

按道理說,揣摩一個男人的心思,是我在難受不過的事情了,可是為什麼到了這個男人的面前,我就如此的束手無策了呢?

更加讓我奇怪的事,在許多個瞬間,我總覺得顧勛看上去十分的眼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冰冷的月光從窗外灑了進來,剛好落到了顧勛俊美的臉龐之上。

在這樣安靜的時光下,不做出那樣冰冷的面容的他,看上去是如此的不一樣。

才剛剛二十三歲的他,剛剛退去了稚嫩的年華,稜角分明的面孔,讓人忍不住要多看幾眼。

可是肚子咕嚕的叫了幾聲,已經開始抱怨了,我不敢在沉迷於此,於是穿上鞋子,走下樓,到了廚房,我準備找一些可以吃的東西,只要能夠用了墊墊肚子,不要餓著我肚子裡面的孩子,就已經讓我心滿意足了。

冰箱裡面有酸奶,除此之外還有一塊全麥麵包。

我打算將就著下肚。

這是聽到動靜的值班傭人從卧室裡面出來。

霸道婚寵:BOSS大人,狠狠疼 「夫人,您這是幹什麼。」

「哦,我肚子有些餓,所以來吃些東西。」

傭人見我手中拿的食物,連忙著急的搶過去,收了起來。

天道天驕 「夫人,您怎麼能吃這些東西呢?你要是餓了,吩咐我一聲就是,你現在可是有身孕在身,怎麼可以吃這些剩下的東西呢。」 接下來的幾天,我的身體都抱恙,即使是這樣,可我依然強撐著精神,努力工作。

在懷孕之後,我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好,免疫力越來越低,也正是因為精神狀態總是不好的情況下,工作起來,也老是力不從心,總是出錯。

不過即使如此,我也能個漸漸地感覺到自己在工作上做的越來越順手。

公司裡面的流言蜚語,我已經聽慣了,不過就是那些貶低我的話。

我承認自己的確不是什麼乾淨的女人,也就任由她們去說三道四。在她們看來我只不過是他們茶餘飯後的談資而已,之所以會如此的貶低我,不過就是看不慣我現在擁有的這一切罷了。

下午回到家,我已經累癱了。

每次一坐到沙發上,我都會下意識的去摸摸自己的小腹,我期待著孩子的成長,這次的夢中,我的夢見我的孩子能夠快樂的和我嘻戲打鬧。

傭人給我遞上來晚餐。

「夫人,不是我說你。你說你現在有了身孕,放著好好的夫人不當,幹嘛非要跑到公司裡面去,千辛萬苦地做個跑腿的秘書呢?」

我斜眼望著她,「你是怎麼知道的?」

傭人閉口不言,眼睛不敢看我。

「我知道,你們自有你們的小道,我也知道你是為我考慮,只是,現在我做的事情,並不是我一時腦熱。以後這些事情,你就不要多問了,做好自己份內的事。」

傭人悻悻的點著頭,接下來沒有說過一個字。

如果不是投入到這份工作當中,我不會知道,自己除了以前的那些勾當,還能通過這種途徑獲得自己應有的酬勞,如果不是投入到這份工作當中,我更加不會知道,除了依靠男人,我還能夠靠自己,去養活自己和自己的孩子。

有時候,我甚至會有那種念頭,就算以後我拿不到顧家的一分錢,我也能夠靠著自己的努力和雙手,就算日子過得苦點累點,也能堅持下去。

在公司裡面我學到的知識也不少,沒天晚上我都會把他們一一的記在本子上。

顧勛今天並沒有來公司,下午的時候我得了一大圈的空閑時間,正好身體不是很舒服,就稍稍的休息了一下。

可是一直到現在,顧勛都還沒有回家。

我竟然有些不可思議的在擔心他。

我大約一直工作到了晚上八點,隱約聽見樓下有動靜,大概是顧勛回來了。

我佯裝口渴,準備下樓接水。

回來的不只是顧勛一個人,在他的懷裡,還有另外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既不是米蘭也不是上次顧勛帶回來的那一個。

他醉醺醺的,東倒西歪。

上門相公:嫡女捧上天 女人清瘦的身體努力的支撐著他身體的重量,也跟著他的腳步搖搖晃晃,傭人趕緊迎上去幫忙,三人終於走到了沙發前,將顧勛放在沙發上。

「雖說你也這麼大了,感情方面的事情我不該管。可是,要是你如此濫情,恐怕對顧氏集團的名聲不好。」

站在樓梯上,我忍不住說道。

顧勛聽到了我說的話,卻十分叛逆似的,一把將旁邊的女人拉住他的懷中。

女人嬌羞的紅著臉,臉上笑意盈盈,看上去好似一隻美貌的餓狼,恨不得馬上就把顧勛吞進肚裡。

「你我非親非故,用不著你來管我。」顧勛一邊和那個女人曖昧不清,一邊用他低沉的嗓子告訴我。

沒錯,我和他非親非故,今天晚上這是怎麼了,也愛管起閑事來了。

顧勛在女人的攙扶下上樓,經過我的時候,他看著我,眼中是一種倔強,還有一些其他的情緒,可我看不清楚。

我沒有阻攔,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更加不是那種會壞人好事的人。

看著他們兩個進了房間,不知為何,心中竟然有一絲酸楚,我聳了聳肩膀,我告訴自己,這關我什麼事呢?

我依然下樓,卻發現飲水機裡面沒有水了。

「張媽!今天怎麼回事兒呀!連口水都喝不成了是吧!」

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那麼大脾氣,我的脾氣從前也不是很好,但也不至於這麼差,難道是自己受什麼刺激?

張媽急匆匆的跑過來,仔細探看了一下飲水機。

「喲,夫人,對不起,我這就去換。」

張媽是一個虎背熊腰的女人,從某些方面來看,她比一個男人都還要強壯。

張媽在顧家一待就是三十年,聽說顧勛就是由這個張媽從小帶大的,所以和張媽的感情也最深厚。

張媽見證了顧氏集團的榮辱盛衰。

張媽去倉庫看了看,可是過了一會兒還是無功而返,不斷的向我道歉,不斷地對我說是他的疏忽,今天忘記了買水,一邊說著還要一邊進廚房,給我燒水。

「算了算了!不喝了。」

本來我也只是借口下來和水而已,誰知道運氣這麼不好,也就懶得再呆在樓下了。

氣沖沖的上樓去,看到對面那扇緊閉的房門,我心裡不由得冒出酸酸的味道。

每隔一段時間,顧勛都會有一個新寵,雖然在他的身邊女人非常多,他也經常帶著各種女人回家,但是,同一個女人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帶回來超過兩次,除了那個米蘭,畢竟人家也是富家千金。

我想,顧勛應該是喜歡米蘭的,只是米蘭人太不懂事,而且性格也潑辣的很,這才會引得顧勛找其他的女人。

第二天我徹底的病了,我簡直不想吐槽自己的身體,怎麼就這麼虛弱呢?

自從懷孕以來,自己去醫院的次數用十個手指頭都數不完了。

這一次是發燒。

傭人叫我起床的時候,見我在房間裡面一直都沒反應,於是忍不住進了房門,才發現我竟然已經燒得迷迷糊糊的了。

張媽等不及車子來接,乾脆直接把我背到了停車場,司機師傅這時也剛到,迷迷糊糊之中,我只感到一路的顛簸。

在醫院,我掛了幾瓶水,高燒就基本控制住了。 令我出乎意料的是,顧老爺子竟然也來了醫院,而且是專門來醫院探望我。

葉倩和顧長森很難得的竟然沒有跟著一起來,這讓我心情舒暢了不少。

其實顧老爺子的心情我也很能理解,但是在這個社會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更何況我知道,就算我真的像顧老爺子勸我的那樣主動放棄那些財產,顧老爺子也絕對不會把我當作是真正的兒媳婦兒來對待。

畢竟在他的眼裡,若不是因為我這腹中的胎兒,我就是一個骯髒的人,是一個有損他們顧家顏面的人。

「老爺子,你怎麼來了。」我禮貌性的坐起身來,顧老爺子卻杵著著拐杖,連忙制止我的動作。

「你就老老實實的躺著吧,小心你的肚子。」這話從顧老爺子的嘴裡脫口而出,顧老爺子因反應過來自己的目的似乎有些太明顯了,於是又收斂了一下,調轉了話題,「聽說你去集團工作了,怎麼樣?還習慣吧。」

我虛弱的點點頭,「還好,顧勛給我安排的不過就是先端茶倒水的工作,我也都還做的來。」

「端茶倒水?他怎麼能讓你去端茶倒水呢?這跑來跑去的工作,該是由一個孕婦來完成的嗎?!這小子也太不懂事了,不行我待會兒得找他說一說。」

我心裡不禁苦笑,哼,說來說去,還不就是,關心我這肚子裡面的孩子。

我算是什麼。

好不容易應付了顧老爺子,讓張媽把他送走,終於能讓我得一會兒清閑了。

「夫人,你真是好福氣啊!雖然總裁現在不在了,幸好你的肚子裡面還有他的孩子,瞧顧老爺子對你多重視呀。」

話多的張媽自從送了顧老爺子出去回來之後,就在旁邊一直對我說個不停,聽得我心煩意亂。

「張媽,你先出去吧。我想靜一靜。」說完我就翻了個身,背向著她,假裝睡覺。

「好嘞。」張媽連忙收斂了一下自己的語調,緊接著又小心翼翼地走出病房,關門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

她的這個動作,倒是讓我舒心不少。

我閉目養神,不一會兒就真的睡著了。

是手機鈴聲驚醒了我,是一條簡訊。

是她,林靜,慕容華現在的女朋友,我以前的好閨蜜。

「安若,最近過得還好嗎?阿華要出國了你知道嗎?你就不去送送他嗎?」

簡訊里是這樣說的。

可讀了這條簡訊之後,我總覺得搞不懂這兩個人是在想什麼,特別是這個林靜。

她是神經病嗎?我現在和慕容華已經一點關係都沒有了,更何況我早就已經知道嫁給了別人,雖說現在喪偶,可好馬不吃回頭草,就算我對慕容華還有一些情意在,又憑什麼要去送他呢?

「你不是他的女朋友嗎?」

我這樣回信。

然後就將手機甩在一邊,繼續埋頭睡覺。可還沒等我安心的把眼睛閉上,手機鈴聲又響了。

「畢竟你們曾經相愛過,我不想這麼可惡的讓你們連面的見不成。」

看到這條簡訊之後,我只想笑。天吶,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可笑的人!她是真的愛慕容華嗎?先不說我願不願意去送他,就說說我和慕容華現在的關係,我們之間已經什麼也不是了,我對他的情分也早就用完了,說句難聽的話,現在他是死是活,又關我什麼事呢?

我才沒有那個閑工夫去辦這檔子閑事。

見我許久不回消息,對方竟然直接打了個電話過來。

我有些不耐煩,可還是接了電話。

我已經很久都沒有聽到過這個聲音了,這個聲音,在我的學生時代陪我走過了整個校園時光,這個聲音會和我說她的秘密,這個聲音會陪著我一起笑,這個聲音是我整個學生時代的所有記憶。

「安若,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可是……」對方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又帶著哭腔,「可是,和他相處了這麼久,一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他的心裡一直有你。你一直都是那個他日夜牽挂的人。」

我對這些話感到不屑,像這種假惺惺的裝好人的模樣,我已經看膩了。

「那又怎麼樣呢?」我毫無感情的問。

「安若,後來我才知道,其實他當初選擇和我在一起,也只不過是因為一時衝動。而你才是他那個內心深處,永遠的女人。」

聽著他的這話,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可有因為身體虛弱,笑著笑著卻又咳嗽起來。

「林靜,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人是會變的,也許你看見我當時是那個樣子,更何況現在我已經改頭換面。既然你們兩個當初已經選擇了背叛我,那麼就請你們好好的狼狽為奸,不要試圖博取我的同情,我絕對不想和你們在有任何的交情。好自為之。」

通話時長兩分鐘,其中有一分半鐘都是林靜在勸著我。

剩下的三十秒鐘里,是我禮貌性的回答,在加上最後的一句肺腑之言。

沒想到,等我掛了電話之後,林靜還是給我打來。

「這女的是有毛病吧?有這麼把自己的男朋友望別人的身上推的人嗎?」我憤憤地想。

可就在幾天之後,我又看到了慕容華的身影。

他不是出國了嗎?難道是因為我沒有去機場送他,所以才沒有走的嗎?

不過這也不可能呀!再怎麼說去越南也是件大事,總不能因為兒女情長,就把這事情給耽擱了吧。

在公司不遠的街道上遠遠的望著那個身影,我卻不敢上前去問,萬一自己是看錯人了呢?那到時候尷尬的可不是僅僅自己一個人了。

我在顧氏集團裡面想要學到的可不止是端茶倒水這麼簡單的事情,我想要做到的,是怎樣才能保護我和我的孩子。而這裡的一切,看上去的比登天還難。

沒想到,這邊在公司門口碰到的人,還真是慕容華。

他不是去越南了嗎?難道真的像我想的那樣,所以才臨時決定不去了嗎? 慕容華的時候一下子落空了,尷尬的懸在空中,久久的不知道應該放在哪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