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對,青龍血令,絕對沒錯。」

「不能放過這個兇徒。」

「一群白痴,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有人冷笑,打破了前面的激進火熱。

「你說什麼?」幾個老頭怒目想吃人,「難道你們也想反了,不尊青龍尊者血令?」

「老子家人都死在惡魔手中,與惡魔不共戴天,但老子又不是玄盟的,憑什麼尊那狗屁血令。」那人嗤笑,「一切自有公道,青龍捨棄我們逃跑,南州王幫我們誅殺所有惡魔,救了多少人性命,你,你,還有你,若不是他,你們早被惡魔滅了,還在這兒叫喚?」

「這樣一個殺戮惡魔的人,你說他是惡魔?就因為狗屁青龍一句話,誰看到了,誰知道,我看青龍不是公報私仇,就是自己有問題。」

「侮辱青龍尊者,該殺。」

「殺你妹,幾個老不死,誰敢上來試試?」那邊也有不少人。

「惡魔要殺你們,千星殺你們了嗎,剛剛怎麼不敢吭聲,跪下了難道說話都說不了?」那邊大漢嗤笑,「最討厭你們這些傢伙,一個個愚蠢就罷了,還攛掇大家跟你們送死。」

「千星殺戮惡魔,就是為我報仇了,老子心中痛快,就是支持他。」

「一個殺戮惡魔剛救了大家的人被你們這群白痴敵對,得多寒心?你們當中才有姦細。」那邊有人哼道,只恨剛剛離得遠,沒有說什麼,千星都走了。

之前在前面的,都是對千星有敵意,怒吼著想衝出去的。

前面一群人充滿怒火,「妖言惑眾,貪生怕死。」

「都聽我說,我們有長城古陣……」

「哈哈,長城古陣好像是在歡呼,歡送南州王離去,我想起來了,倒是那個青龍,古陣對他有些敵意。」有人說道。

長城不會說話,只是簡單意識。

一群激進分子臉色難看,對青龍是否有敵意他們不知道,也絕不會相信,但對千星真的像是在歡送。

「那些惡魔想隔著殺我們都難,千星不受任何阻礙,他是惡魔?殺你們了嗎?白痴。」

「啊啊,其心可誅……你們不配留在這裡,給我滾出去。」

「你算什麼東西,你們留在這裡,才更危險呢。」

有人對罵,激進分子更多,占著人數優勢,黑漆漆一片,但實力不一,弱小的也很多,而對面理智些的多是一些戰神級高手,一些漢子實在看不過去,頗為不爽。

還有人神色變幻,在那兒沉思觀望。

稍微冷靜下來,確實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先不說別的,玄武朱雀都是主星,威名在外,是天下的支柱,他們都是戰到最後,喋血沙場,悲壯可敬,青龍呢?還沒怎麼,自己先跑了。

激進分子很多,鬧哄起來,都在大罵,熱潮遠佔上風。

「青……青龍才是惡魔,是他……是他害了玄武大人,破壞洞天陣法……」就在這時,有人渾身是血說道,石破天驚。

「胡說八道。」

「就是青龍……」來人充滿恨意。

「誰指使你的,我看你才是叛徒。」

「哈哈,我這一身傷都是假的嗎。」

「有傷而已,又不算死了,惡魔最陰險。」

「把這個姦細殺了……」前面一群人真是群情激奮。

「姦細?哈哈,還有我,我也看到就是青龍……他本來就是獨角魔魔子。」又有傷重的人從後面走出來。

玄盟龐大,各路高手無數,青龍準備再充足,裡應外合,殺陣無邊,短短時間也不可能沒有任何蛛絲馬跡留下,不可能沒有一個人看到他們發現了秘密僥倖跑掉,況且他們還有自己人,混亂的很。

若是沒有千星,給他時間以他的手段或許可以清理乾淨,現在並沒有。

有人活著出來,還親眼見過陰謀,充滿恨意。

他們都傷重,有些也不敢隨便出來,之前就有人含怒出來,結果還沒有說什麼,直接就被青龍的爪牙滅了。他們忍辱隱匿,至少要活著出去揭露青龍惡毒嘴臉,現在有人再也忍不住,看著一群人帶動著大家仇恨千星,尊崇青龍,他們憤怒至極。

先前青龍已逃,他們還有什麼不敢站出來,就是要出來告訴天下人,青龍才是惡魔,殘忍無情,假仁假義。

「你們這群賊子哪裡來的,禍患軍心,侮辱尊者,你們都該死……」有老者氣的鬍子一抖一抖,反正他是死也不相信這些人的話。

在有心人帶動下,那邊都很憤怒,沒人相信。

他們不信,不代表另一邊的人不信,包括那些中立者,一個個都神色變幻。

若真是這樣,那就都解釋通了,但那可是青龍,玄盟領袖,乃至世界的領袖級人物,怎麼能……不少人心底冷汗,他們剛剛還跟著青龍戰鬥,要真是這樣,他們還真差點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相比前面衝動盲從亦或頑固的傢伙,後面那幾個受傷很重的人看著更可信。

在場高手不少,不都是傻子,也有聰明人,一些事情越想越狐疑。

反正他們兩邊都沒見,唯一湊巧的就是千星之前在玄盟不敬主星,肆意殺人,還暗算傷了兩大主星,這也是玄盟大敗的導火線,後來千星又如何勾結惡魔,破壞陣法,暗算前輩……那誰都沒有見過,都是青龍說的,包括前面那些,也都是青龍一方傳出的。

最先那次前因後果他們大多都清楚,之前相信青龍,絕對沒錯,現在再想,並不完全是那麼回事。

若青龍有問題,一開始就和風皓天一起針對千星呢。

剛剛陣前親眼看到威勢,他們這些人大多原本都不在玄盟,偶爾有玄盟跑出來的,也都沒發現青龍秘密……千星重現,威勢驚天,他們震撼,這等威勢若是惡魔,上次就能殺更多人,還需要掩飾什麼。

不論上次,還是這次,他都沒有亂殺,殺的都是不懷好意的傢伙。

越想越不對,不少人面面相覷,作為中立者,他們覺得這邊不能待了,太危險。

說千星是惡魔,太多不通,反之都通,這個結論太嚇人,青龍代表的意義不同,天下人的領袖是敵人?

不是難以置信,是都不願相信。

後面剛剛反對的也都想通了,一個個破口大罵,而前面的青龍支持者眼紅衝動,群情激奮,這是對他們心中神聖信仰的玷污,若不是有人勸說,已經打起來。

****** 「千星才是惡魔,青龍血令,天下人見者必殺。」

「白痴,自己找死不要帶著別人。」

「你說什麼?」

「不是嗎,玄盟太多古老布置,尤其是星宿洞天,簡直是聖地,千星常年沒回來過,很多地方不可能知道,他怎麼破掉,還沒人看到,都是人說的。這些也只有青龍這個主星了解,能夠做到。」

「虧他還滿口仁義道德,真是好狠毒。」

「放屁,我受不了了,這些腦後反骨的傢伙,青龍尊者剛走,他們就想反了,長老,下令吧,滅了他們,一個也別想走。」

一些人驚醒,一些人依然,同時消息也傳遍天下,世界嘩然。

更多還是痛恨千星的,支持他的要少太多,呼聲都幾乎聽不到,被血令熱潮壓過,還有一部分陷入沉思,不管怎麼說,這次青龍沒有抹乾凈,確實有可疑。

玄盟的傷亡出來,世界都沉默,很多人無力,覺得沒有希望。

惡魔的傷亡跟著傳出,所有人無言,好似又有了希望?但這個人又是青龍血令必殺之人。

前去攻擊玄盟的惡魔很多,大型堡壘都去了三個,中型堡壘更多,化境二變的最高境界惡魔都去了不少,還有化境一變的強橫惡魔。

惡魔統領,最高首領,成長起來的魔子……千星一人全滅。

不論是誰勾結的惡魔,但玄盟淪陷也苦戰近一日,千星反滅士氣正高的惡魔,前後也沒有多久,都是按分鐘算的。

若只是這樣還好,青龍再誹謗,不少人都會懷疑,但千星隨性而為,不止殺惡魔,還殺人,而且還當著無數人面,殺了不少,最關鍵還是他那沒人認識的魔翼,太過冷冽,吞噬無情。

非人的手段,生死力讓人恐懼,很像是惡魔,這一點沒人能解釋,就像青龍的一些疑點一樣沒有能解釋。

「他根本就是死了女人,看誰都不順眼,不是惡魔也已經入魔,我還是相信青龍。」

「他要是惡魔,之前惡魔為什麼花費大心力算計他,差點殺他,最後也把他殺得半廢。」

「可能他還沒有覺醒,那些惡魔也不知道,也可能他人緣忒差,還是惡魔彼此爭鬥,再說惡魔和天使才是天敵,他們是更想殺天使,千星撞進去的。」

「進攻玄盟的惡魔隊伍不少都參與圍攻過他,殺他女人也有份,他這是報仇,惡魔之前又不是沒彼此殺過,既然稱惡魔,都是無情,內訌也正常。」

「是嗎?腦殘。」

「我之前在長城內看過他殺那些惡魔,眼睛都沒眨過,只有冷漠,我不信這樣的敵意會引領惡魔進入玄盟,之後又轉頭殺。」

「惡魔的世界觀你能懂,況且這是一個剛死了女人,已經發瘋,扭曲的惡魔,心理早已不正常。」

「聽說他受傷了,之前拼著半廢的身體用了禁忌才勉強支撐的。」

「哼,別讓我碰到他,我定殺這個魔頭。」

天下人都在議論,包括惡魔也在議論。

「他那是什麼羽翼,這麼龐大的很少見,還能這麼快的,青色的,灰色的,彩色的,銀色的,金色的,紫金的都有記載,這純冷黑色的是什麼,還確實像魔雲,黑翼也有,純的就少,這麼奇怪的更沒聽過,感覺像是能掌控生死心神難定……之前明明是個人啊,這怎麼看也不像人。」惡魔們也不解。

「難道真是我們惡魔?或者不是獨角魔,是傳說中天魔族的?他怎麼過來的。」

「是嗎?」

「要是就好了,哈哈,還是我們魔族牛,那幾個魔子在外面都很強,來這裡還沒恢復就莫名出事,真是讓魔不爽。」

一些高層惡魔臉色沉重,他們自然知道千星不是他們的人,但下面惡魔到處都是,一些還是狐疑的,人類那邊議論的太多,好像已經鐵定,他們都開始懷疑。

作為普通惡魔,他們關心的也不同,閑來一樣會議論傳說中的大事。

戰神高手依然是各方的強者,三星是個大坎,三星之上對於很多都是需要仰望的,雙方都是。

世界風雲動,什麼聲音都有,支持青龍者更多,同仇敵愾,敵視千星。

青龍威望很大,尤其是在普通人普通修者心中都有,無數人都聽說過玄盟領袖青龍,又有多少普通人聽過南州王虛日鼠。

若是三個月前千星沒廢,一直崛起,天下第一人身份,現在誰更有名望都未必,但三個月他沒有再出現。

末世天下,三個月滄海桑田,發生太多,無數人死去,無數人崛起,風雲變幻,他的名聲早不在。

青龍這段時間名聲大漲,作為玄盟實質上領袖,在很多修者心中,他二十年前就被人熟知,如今出現,力王狂瀾之勢,無數人信服。

一些普通人普通修者接觸不到太多,再有有心人挑撥,起鬨,對千星敵意極大,好似是最大的魔頭。

再聰明的人,潛移默化總會受身邊人影響,一次十次百次,本來理智也會對千星沒好感。

有的強者已經出去追殺,血令必殺。

千星沒有出現,再加上之前的傳言,很多人都相信千星還是半廢,只是用了禁忌,並不可怕,這等魔頭就應該趁他病要他命,不用給他講道義公平。

青龍代表意義不同,忠實支持者很多,很多普通人都不知道什麼,跟風就沒錯。

一時間千星人人討伐,有些人根本解釋不通,任何疑點,哪怕已經是實質證據,他們都可以歪曲,找出理由,堅定自己想法。

他們會自然忽略功,放大他們認為的過,千星一役殺了多少惡魔,救了多少人,但也殺了不少,所以都是罵他的,不問他為什麼殺。

曾經千星也救過多少,直接間接,沒有感恩,只以為陰謀,一旦認定,衝動怒火,什麼都不信。

這是世界最大的風聲。

還有始終堅信千星的,有的都會遭遇激進者圍攻,可悲可恨。

當然也不乏理智中立,沒有摻合任何。

就是南州都有不少人離開,玄盟的人一樣有離開,他們相信主星青龍。

而更多還是留下,南州大都是曾經無比支持千星的,現在依然,千星對他們的幫助絕對不會假,他們痛罵那些人,但蓋不過世界大潮大勢。

即便這樣,依然有人支持千星,繼續前去南州,走也有,留也有,去也有。

滾犢子很憤怒,氣的不輕,天天都在論壇上罵戰,他們都出去過,不過沒找到千星,現在聽說千星重現發威,都很激動。

誰說二哈真二的,一樣有情義。

千星行走荒野,雲淡風輕,有些風聲他也聽說,沒工夫搭理,解釋沒用,玄武給他有信物,一般人不認得,他也不屑解釋。

既然愚忠,哪天被青龍滅掉,算他們倒霉,他也不信青龍能一直隱瞞,不在乎什麼。

想起遠古星宿,那是可敬的,現在如此卻是可悲,曾經的青龍應該是自己人,只不過被這個惡魔什麼手段替代了。

還是他們後輩人無用,他也沒本事,也是湊巧,正好他進入洞天,與外界沒有聯繫,不然以他的速度,回來或許還來得及。

****** 曾經的故友前輩都不在了,現在的已經不值得他尊敬。

他尊敬可不是看實力,如越老,現在還不是戰神,他依然尊敬,如今這些沒資格。

千星心中蒼涼,更覺得可笑。

惡魔兇悍,人人害怕,他更強,人人喊打,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面對惡魔時怎麼不見跳出來。

各地都有不少挑撥攛掇的險惡用心之人,複雜難辨,很多人才被蒙蔽,都是習慣迎合大勢,或許不能怪他們,但也並非可以原諒。

早晚他會揭露青龍真面目,不是如何,只是必殺此人。

風皓天也罷,青龍也好,天大地大,又能逃到哪裡,外面的惡魔堡壘他已經無懼,等穩固一些自身,他全部滅了,到時候再殺兩個長久經營的惡魔基地。

都跑不了,這一天不會太久,等他殺遍天下惡魔,還往哪裡藏。

如今天地規則慢慢變幻,他已經走在最前列,無懼任何。

千星漫步目的得到走著,心境淡然,感悟著武道。

每次戰鬥他都有感悟,他也拿出一些星辰碎片,直接吞噬吸收,恢復傷勢,一邊走一邊也沒閑著。

他臉色煞白,狀態很不好,連續巔峰廝殺,他也又添傷勢,關鍵還是觸及本源創傷,他沒有立馬去殺戮別處,也是穩固一下自己,順便感悟所得。

肆意殺戮發泄,安靜下來,心中還是有苦,縱使殺遍惡魔,月兒也沒了。

天下人都知道月兒出事,他也切實感覺到,就在身旁出事,無數次感應,月兒都不在了,他又能如何,只剩冰封的心。

重生嫡女悍妻 想起小飛,他的話猶在耳畔,他更願意相信一切都是真的,哪怕虛無縹緲。

開始時惡魔們還人心惶惶,就連一些敵意很重的城市一樣人心惶惶,千星好像有能力殺戮任何。

Leave a Comment